2021 年 2 月 1 日

像這種開山大會,可是增長人脈的好機會,龍騰,鬼燕則負責招待著,黃雲趙傾城早就跑得沒影了,也不知做什麼去了。

「龍騰,鬼燕,你們宗主有事去了,你們好好招待,一個宗派想發展,除了本身底蘊,修鍊資源,還需要人脈,這可是增長人脈的好機會。」秦濤叫來龍騰鬼燕二人,低聲叮囑。

「是,是。」兩人聽得兩點頭,恭敬的不得了。

這可是七級武者,論身份更是大漠域最高的那幾個之一,他們當然恭敬,或者說是一種懼怕,不過看秦濤沒什麼架子,笑容也親切,兩人倒也漸漸放鬆了。

。。。

第八座山峰,一山頂懸崖旁。

黃雲盤膝坐在這,趙傾城則站在他身後,寒風呼嘯,滾滾而動,任由那颶風吹打在面頰上,黃雲一臉愜意,風系武者,終究還是更喜歡風元素!

「究竟發生了什麼?你突然跑到山頂來修鍊?」趙傾城還在追問。

「兩月後,我會和玄武宗老宗主一戰,這一戰逃不了,不是他死就是我亡。」黃雲呼出口氣,無奈道。

「什麼?」趙傾城臉色大變。

和老宗主一戰?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所以我得儘快突破,只有突破了,才有更多底氣去應付他。」黃雲看著趙傾城。

這次是真逃不掉,與其說敵人是玄武宗老宗主,倒不如說是那神秘老人,他目的很明確,就是要自己在兩月內突破,且斬殺玄武宗老宗主,斬殺不了,就只能被反殺了,自己和老宗主,最後只有一人能活。

「只有一人能活。」黃雲深深吸了一口氣。

「你們說的那位老人是誰啊?也太強勢了,怎麼都聽他的,他讓你去菩提山你就一定要去?」趙傾城抱怨道,臉色卻很不安,擔憂看著黃雲。

聞言,黃雲苦笑一聲。

一個可推演寶物的天地武者!

能不強勢嗎?

ps今天還有一章。(未完待續。。) 山道上寧靜得很。

那玄武宗老宗主在山道上掠行,每一次掠行都能引起空間的震顫,七級武者有三分勢,八級武者有六分勢,九級武者有九分勢,再往上就是天地武者了。

「我現在感悟了三分勢,像秦濤,青奎他們,最多最多就兩分勢,甚至那所謂的五大巔峰之一—莫言,也就一分勢。」老宗主冷笑一聲。莫言感知他時,他也在感知莫言,到了七級武者,周邊一切都能感應得很清楚。

「剛剛為什麼不殺黃雲?」

「都是因那位前輩,起碼現在殺不得。」玄武宗老宗主皺起眉頭。

他來這前,神秘老人曾叫他去談過話,就說了一句話—殺黃雲,可以,但不是現在,兩月後再殺,只要你有那實力,黃雲任你殺。。這是神秘老人的原話,否則他早就出手了,他一出手,這裡沒人能攔住他。

「兩月後再殺。」老宗主眼底有著一抹森然。

「徒兒,你再等兩個月,馬上黃雲就下去陪你了,再等等。」老宗主呼出口氣,臉上殺氣一閃,呼的直接從山道上消失了,兩月時間,說短不短,說長也絕對不長。

「就再讓那黃雲活兩個月。」

夜。

落丹宗山門內。

開山大會已經散了,一個個客人各自返回了家族,部落,整個落丹宗也顯得寧靜安逸,包括飄渺門門主—秦濤也回了飄渺門,為兩月後的菩提山一行做準備,不過秦嫣倒是留下了。

山道上,一個個落丹宗弟子來來往往,欲返回各自的山洞內。

一個個山洞,也被落丹宗弟子們挖掘成了居住地,每個弟子都有自己的住處。畢竟第八座山峰分前山後山,後山山洞多得很,住三百多人遠遠足夠。

一山洞內。

「哈哈,開宗立派了。」謝賢六個老頭高興的嘴都合不攏,從來沒感到日子這麼幸福,落丹宗開宗立派成為大漠域第五大勢力,連門下弟子也增長到三百人,莫言,趙傾城這些人更是六級武者,甚至七級武者!

「黃雲。都是因為黃雲。」謝賢握了握拳頭,他現在很滿足,從靈魂深處感激著黃雲,都是因為黃雲,落丹宗才有現在的輝煌。如果不是黃雲,落丹宗怕早就解散了吧!!

「老宗主,還剩下九十七枚丹藥,二品丹藥三十二枚,四品丹藥十八枚。一品丹藥也有四十七枚。」五師兄燕南天忽然道,他們一有時間就會煉製丹藥,畢竟落丹宗弟子多了,一些丹藥是遠遠不夠的。

「還剩九十七枚?」謝賢一愣。問道。

「嗯,我這幾天觀察了下,拍賣城內拍二品丹藥的多,但一些稀缺的二品丹藥卻是沒人拍。畢竟稀缺的,就是好的,沒人願意拿去拍。我們煉製的又大多是稀缺丹藥,二品,三品,甚至四品。」

「我們可以拿去拍賣。」

「拍落丹宗的修鍊資源。」燕南天目光發亮道。

「嗯,宗主也這麼打算的,明天老五你就找龍騰鬼燕二人,拍賣城內的拍賣行基本都被他們控制著。」謝賢點著頭,這山洞,也成了六個老頭煉丹的地方,到了以後,甚至有了一個名字—煉丹洞。

平常煉丹時,就算宗主也不得接近。

。。

。。。

接下來數日。

由龍騰鬼燕二人組織,拍賣城內舉行了一次龐大的拍賣大會,這次是有主的,大規模的,有組織的,一個個拍賣行,壓軸之物就是各種稀缺丹藥,這也吸引了一大批武者前來,落丹宗要拍賣稀缺丹藥?

且都是主草稀缺的丹藥!!

這則消息幾乎要爆炸了,很多武者一來是碰碰運氣,看是不是真事,二來也是真想拍一些丹藥,丹藥對武者而言,重要性不言而喻。

某拍賣行樓閣上,龍騰鬼燕二人站在窗戶旁。

「我們雖然控制了絕大多數拍賣行,可。。。人才太少了。」鬼燕皺著眉頭,一個拍賣行,畢竟得有管理者,有能調動氣氛的管理者,像喬式拍賣行,管理者是喬山,主持人則是喬詩詩。

「對。」龍騰嘆息。

差人!

拍賣行太多了,虎風傭兵團被趕出拍賣城后,等於他們的那二十多個拍賣行也歸他們接管,人才太少了,根本分不夠,兩人交談時,拍賣城一石板街道上,一小隊人馬駕著馬車緩緩行過,馬車內是一對父女。

「這是什麼城?」那紅衣女子問馬夫。

「拍賣城,城內最大且唯一的勢力是落丹宗,在第八座山峰上。」馬夫介紹。

落丹宗成立后,幾乎公認的,拍賣城就是有主之城了,主人就是落丹宗,大漠域也不再是四大地域。。。飄渺支域,玄武支域,藏經支域,水月支域,現在則多出了落丹支域—拍賣城!

「落丹宗。」馬車內的女子喃喃著,忽然問道:「宗主是誰?」

那馬夫明顯一愣。

「小姐你外域來的吧?」落丹宗成立已經四天了,也就是這短短四天,落丹宗大名傳遍了整個大漠域,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所以馬夫很奇怪,馬車內的小姐居然不知道?

「嗯,剛進內域不久。」那女子嗯了聲。

「我就說嘛。。。要說那落丹宗宗主啊,那可是英雄出少年,小小年紀就是六級武者了,開山大會上更是與玄武宗老宗主叫板,玄武宗知道吧?那可是一尊龐然大物啊。」說起落丹宗宗主,這馬夫興奮的不得了。

也是。

只要是年輕人,幾乎都把黃雲當做了崇拜的對象!很多家族小姐,部落少女,甚至把黃雲當成了夢中情人。

「哦?宗主叫什麼?」那女子聲音中多出了一絲好奇。

「黃雲—黃宗主。」馬夫高聲道。

「黃雲?」馬車內尖叫一聲,隨後一張略顯蒼白卻不失美麗的面龐從馬車內冒出了,赫然正是喬詩詩,那個身世凄慘到極致的少女!!!李綿死後,父女兩本來以為脫離了惡魔的手掌。喜極而泣,卻不知還有更凄慘的故事等著他們。

連喬式拍賣行都被玄武宗滅了,在玄武宗強者追殺下,不得已逃到了內域,他們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想賭一把,一路逃到了落丹宗。

「他現在在哪裡?黃雲在哪裡?」喬詩詩蒼白的面頰,瞬間多出了一抹紅潤,好像黃雲這個名字給了她無窮的動力!

。。

。。。

山門內那懸崖邊。

黃雲盤膝坐在這,四天了。黃雲一直坐在這,任由懸崖周圍的狂風呼嘯,吹打在他軀體之上,他則盤膝坐著,運轉著種子決。

呼~~呼~~

狂風呼嘯,連黃雲的衣衫都吹得獵獵作響,頭髮也全部舞動起來,黃雲持著虎嘯劍,虎嘯劍劍尖觸在懸崖邊的岩石上。

「進展緩慢。越想突破就越突破不了,現在這種情況,除非修為突破,精神力突破。否則不可能是玄武宗老宗主的對手。」黃雲皺著眉頭,他有很多手段,像虎嘯劍決,火龍掌。速度,精神力等,都是能突破的。

但是除非修為突破。連帶著精神力突破,精神區域壓縮,才能和玄武宗老宗主叫板,精神力突破,就代表青色力量突破,精神區域壓縮,則七級武者的勢,對黃雲影響就沒那麼大了。

「殺不了他,就得被反殺。」說實話,黃雲很急,不知道該怎麼去突破,他修鍊的是種子決,從五級突破到六級,除非精神大樹長到二十米高,精神海範圍擴展到二十里。

但這可能嗎?

「怎麼辦?」黃雲心緒不寧。

拍賣城深處。

那小院落內,神秘老人遙遙看著黃雲所在的方向,像是隔著遙遠虛空,看在了黃雲身上,眉頭也微微皺了起來。

「的確急了些。」神秘老人搖頭嘆息。

其實放在平常,黃雲還有可能兩個月突破到六級,可現在明確規定,兩月內必須突破,這種心境首先就亂了,自然突破不了。

「不過我感受到這小子體內有一股強大力量,潛伏在身體內。」神秘老人仔細看著虛空,他感受到的強大力量自然就是圖騰第二種進化出的能力—吞愈能力了,只有還有一口氣,圖騰內的元氣就會爆發出,修復黃雲身體。

但只能用一次!而且有著危險性,如果直接死絕了,那是絕對修復不了的。

「有這力量在,這小子想死都死不了,我得幫幫他,否則兩月後肯定死。」神秘老人皺皺眉頭,隨後目光一亮,他想起了龔吟,這是目前為止,和黃雲修為最接近,戰鬥力最接近的人,且和黃雲不死不休!

「嗯,就這麼決定了。」神秘老人枯槁面上露出一抹詭異笑容,隨後乾枯手掌猛的一探,探進了虛空中。

拍賣城外。

龔吟正在一樹林間打坐,他太恨黃雲了,這幾天來,所有人都在傳黃雲多麼多麼偉大,多麼多麼英雄少年。

越傳,龔吟越恨。

甚至只要聽到有人談論黃雲,他就直接出手斬殺,四天來,已經有三十五人死在他手上了,個個一擊斃命。

「毀我家族,滅我潛力。」龔吟緊緊握著拳頭,臉上有著猙獰之色,忽然旁邊虛空一陣撕裂,一乾枯手掌探出了,一把將他抓去。

下一秒。

龔吟再度出現在這神奇的小院落了,面前石墩上坐著的依舊是那神秘老人,就算隔著虛空,他也僅僅只是一抓,就把自己抓來了。

「前輩。」龔吟連恭敬叫道。他也知道,這老人強大的有些逆天,得罪不起。

「我知道你恨黃雲,恨他入骨。」神秘老人審視著龔吟。

「我現在給你一個殺他的機會,你可接受?」(未完待續。。) 「殺黃雲?」龔吟一愣,隨後連連點頭,臉上也出現了振奮之色,他做夢都想殺了黃雲,可惜落丹宗山門守衛太森嚴了,有太多太多強者,根本殺不了。

「我接受,什麼時候?」龔吟激動道。

「你選了這條路,就將面臨兩個結果。」神秘老人盯著龔吟。

「不管什麼結果,我都能承受,」龔吟斬釘截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