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內心似乎要比以往要踏實很多,是因為艾娜的關係,以後難免是要養家糊口的,於是放學后,元一走出教室門口問道:「班長知不知道,有什麼比較適合我這樣的人賺錢的工作嗎?」

怡瑤回道:「你是想賺錢嗎?讓我想想,嗯……冒險者聯盟里接受委託,這個貌似就挺賺錢的,完成的任務越高級,獎勵也就越豐厚,一些甚至是晶石都買不來的。」

「冒險者聯盟……」他想起來了,書里是這樣記載過,身為冒險者,可以領取一些危險的任務來換取獎賞,聯盟即是公會的上層,每一個國家都有一個聯盟,還有大小數十幾個公會,一般來說,聯盟的規模是公會的幾十甚至幾百倍,是聚集強者的地方。

怡瑤說道:「如果你想賺錢的話,能不能等我三天,等期末魔法考試之後,我和你一起去領取任務,我之前做任務得來的錢已經沒了。」元一問道:「你之前已經領取過任務了嗎?」怡瑤道:「是的,礙於我在這裡的生存,只能被迫去做些任務來維持生計,但做的都是些簡單的小任務,一來是錢夠花就好,二來是不想浪費時間。」

「之前給我買的貴族餐是你做任務賺來的錢?」元一突然想了起來,怡瑤笑道:「嗯,沒錯。不過話說回來,貴族餐的確很貴,才四五頓就幾乎花光了我的積蓄。」

「謝謝。」現在除了說這個,他好像也沒什麼能說的吧。怡瑤道:「如果你過意不去的話,也可以考慮考慮以身相許報答我,我不介意養你一輩子。」

元一的一輩子,可不能以普通人來計算,那可需要一筆不菲的資金。

艾娜突然出現,挽起元一的手,朝著怡瑤做了一個鬼臉:「略略略~我家元一已經有主了。」怡瑤撇嘴:「沒領結婚證,還不算合法夫妻。」元一好奇地問:「結婚證是什麼?」怡瑤說道:「是我家鄉夫妻之間的一種象徵,就像進入冒險者聯盟需要註冊認證一樣,夫妻之間也是需要的。」艾娜滿不在意的說道:「一個破認證是承載不了我們之間的感情的,我們才不需要。」說著,艾娜拽起元一的手往前走。怡瑤笑道:「說的也是呢。」她也跟著走上前。

防火防盜防怡瑤,這是艾娜現在的首要職責,她可得隨時提防,以免對方耍什麼花樣,其實大可不必,元一還是很自覺的與怡瑤保持了距離,無論是上課的時候,還是走路的時候。

自從上次被元一從宿舍扔飛之後,多德夫再也沒有找平民學生的麻煩了,現在就算平民學生晚點去吃飯,也不會遭到擠兌,可能是良心發現,也有可能是真被元一給嚇住了,無論是哪一條,都是好事吧。

到食堂之後,艾娜蹦蹦跳跳的收颳了一大堆食物進入異空間,一半給自己,一半給米拉,開心得像個兩百斤的胖子。

平民食物和自助餐差不多,把幾十種菜式放成一排,讓平民學生自己拿著碗筷去盡情搭配。

元一選了半葷半素,而怡瑤選的全是葷菜,在碗旁還放了果汁,其他人見兩人坐在一起吃飯,都是議論紛紛。

「班長很喜歡吃肉嗎?」元一見怡瑤碗里全是肉,便問道。 重生星中有你 怡瑤笑道:「我小時候比較挑食,非常喜歡吃肉。」元一道:「肉吃多了好像對身體不好,葷素搭配才健康。」怡瑤笑著問道:「你是在擔心我的身體嗎?」

「額……」元一總覺得自己說的話讓對方誤會啥了,道:「是出自對於朋友的關心。」

怡瑤站起身:「就算是作為朋友之間的關心,我也非常樂意。」她又去了打菜的地方,估計是要添上幾道素菜吧。

吃完飯,兩人分別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怡瑤在來元一房間的時候,似乎看中了元一半路上撿來的那塊破鐵礦,元一見她想要,便給了她,本來就是一塊破鐵,沒什麼大不了的。

七八點左右,房門被敲響了,敲門聲比較深沉,像是用手掌在拍門,不是怡瑤的風格。

這種時候,誰會來找他?元一打開門之後,發現門外沒有人,也沒有任何痕迹,就好像沒有人來過。

為了確認一下自己沒有出現幻聽,他向艾娜和米拉確認了一下:「剛才,你們有沒有聽見敲門聲?」

「有。」「沒有。」

截然不同的回答,說「有」的是艾娜,說「沒有」的是米拉。

米拉說道:「剛才聽到聲音的,只有元一一個人,艾娜聽到的,是從你那兒傳來的,而我自己留意了一下,除去元一耳朵里聽來的以外,我並聽不見任何敲門的聲音。」

元一道:「奇怪,難道真是我出現幻聽了?」米拉道:「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事情有些蹊蹺,最好還是不要出去。」

就這樣,元一稍微觀察了一會兒,除了覺得房間里有點冷以外,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可能真是他的幻聽。

十點鐘,他上床睡覺,剛熄燈五分鐘,門外又傳來了沉重的敲門聲!

元一在床上猛然一驚,快速地翻下床打開門,門外還是沒有人……來回不過一秒的時間,無論他有多快,在他握住門把手的那一刻,就沒有了敲門聲。

艾娜已經睡著了,可米拉還醒著,她沒有像元一一樣放鬆警惕,從剛才就一直留意著,她說道:「先上床,不要發出任何的聲響,那個聲音是針對你的,極大可能是幻聽,也有可能是我沒見過的某種手段,但你一定要記住,千萬不要發出任何聲音。」

雖然不知道米拉意欲何為,但元一同意了,上床之後,整個人的神經是繃緊的,他也在留意著門外的動靜。

約莫到了十二點……

「砰砰砰~」

悠遠而漫長,無比的沉重,就好像每一下都敲在了靈魂上,元一沒有動,也沒有發出聲響,他在聽,米拉也在聽。

「小爺,你要買我的鮮花嗎?新鮮的鮮花,剛摘的。」門外是一個老奶奶的聲音,她的聲音死氣沉沉,比死人還更加死人…… 「回她。」就連米拉的呼吸也有些沉重,她能很清楚的感知到!門外面沒有任何東西,那傢伙不是人……

斷斷續續的風,夾雜著零零碎碎的鈴聲,陽台上的門沒有關,元一是背對著陽台側身睡的,儘管他的被子裹得很緊,依舊能感覺得到風中的寒意。

元一回道:「夜深了,我不需要花,您請回吧。」門外再次傳來老奶奶的空靈聲音:「花是剛摘的,很新鮮,小爺真的不要嗎?」元一道:「謝謝,我真的不需要。」

門外的腳步聲走了,很輕很輕,像是赤裸著腳走在地板上一樣,越來越遠,元一懸著的心總算收了肚子里。

剎那間!

「砰、砰、砰!」

老奶奶的聲音是在他的房間里響起!她還在問:「你真的不需要嗎?花是免費的,我給你放在床邊上,很新鮮,怪好聞……」

他動不了了!除了呼吸與眨眼是正常的以外,他其餘的部位完全不能動,就好像這不是自己的身體。他眼睜睜的看著那個佝僂著的身影,一瘸一拐地走到他的床邊,灰色的身影,看不清臉,乾枯的老手,泛黃的長指甲,手的粗糙紋路上能清晰的看見黑色的泥垢。

就這樣,花被放到柜子上之後,飄出一股奇異的香氣,佝僂著背的身影走出了屋子,「吱嘎」的門響,她出去之後關上門,透過門縫之中的光線,又再一次看見了乾枯的老手。

能動了,元一的身體逐漸恢復知覺,就跟做夢一樣,似幻似真,他坐起身來靠在床頭上,旁邊的桌上擺放著一個瓷白的花瓶,瓶中插著幾朵瑰紅的鮮花。

元一心有餘悸地問道:「剛才的那究竟是什麼。」米拉回道:「感覺不到她的任何氣息,不像是生物。」剛才在那道詭異身影進來之後,她就做好了戰鬥的準備,幸好對方沒有動手,在不清楚對手實力的情況下,冒然出手可不是什麼好事。

米拉自己嘀咕道:「難道是使用了特殊類的魔法嗎?只針對個人而施展的屏蔽魔法,雖說以前沒有見過,但理論上並不是不能實現。」元一問道:「她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只為了給我大半夜的送花?」米拉回道:「我哪會知道她想幹嘛,以她的隱藏能力,只要她不願意現身,誰都不能察覺到她。」

真是主動上門的麻煩事兒,經過這一鬧,元一已經無心睡眠,打開房間的燈后,他坐在床沿上把玩著花瓶:「這不就是路邊普通的野花嗎?」

從維特拉到王都的半年時間裡,他在路途中見過不少這樣的花。米拉來到現實空間,從元一的手裡拿過花瓶,掂在手中打量著,湊到鼻子邊聞一聞,沒什麼奇怪的味兒,就是很普通的花與瓶子。

「嗯?」她觀察的時候,好像發現了什麼東西,仔細一看,從瓶底環部發現了少許的泥土,她拈起黑泥在手裡搓了搓,說道:「有些濕潤,應該是之前放在地上過。」

瓶子里裝的是水,是為了延長紅花的存活時間吧。米拉左手握住瓶頸,用食指勾住花莖,瓶身傾斜倒出其中的水,右手的食指抵在瓶口用來接住水,本該從指尖滑落的水珠懸浮在了她的指頭上,透明的顏色,可經過她的一番魔力灼烤,變成了渾濁的白色。

瓶子被放回桌上,米拉說道:「這是米水,裡面還有別的成分。」系列動作一氣呵成,看得元一眨了眨眼,感嘆道:「認真的米拉好帥。」米拉稍微羞澀了一下,修正道:「我是女性,不能用帥來形容我。花瓶里除了米水,底處還有黑泥,這花不是摘的,是本身就種植在這裡面的,除了這兩樣東西之外,還有一樣成分讓我頗為在意。」元一問道:「是什麼東西?」米拉手指上的水珠被她的力量給蒸發掉了,在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腐臭味兒:「是人類的血肉,而且還是有魔力的人類,魔法師在訓練自身魔力的時候,魔力會侵入血肉之中。」

元一的表情變得複雜起來,難以置信地問道:「難道是用人類的身體來培養這些花嗎?」米拉道:「恐怕事實就是如此。」她回憶起了往事:「以前見過用人養獸的,現在又見用人養花的,世界大了什麼壞人都有,雖然不知道她有什麼目的,但我覺得她應該是盯上你了。」

平白無故的,元一好像也沒得罪什麼人,怎麼會引來這個麻煩事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米拉說道:「還記得嗎?康威爾白天時候所說的話。」元一道:「你是指這件事跟失蹤案件有關係?」米拉點了點頭,托著自己的下顎在房間里遊走,說道:「有血肉的氣息,說明肯定已經有人遭殃了,血氣魔力凝固不化,土是新的花是鮮的,只要關聯在一起,就完全行得通。」

「可她是怎樣盯上我的?」元一是白天早上時候回來的,沿途他可沒有耽擱,直接返回的學院。

米拉回道:「可以把我們到達王都郊外之前排除,飛在天上誰也看不見我們,那就把時間地點鎖定在來的路上與學院,現在有兩種可能性。」元一問:「哪兩種?」米拉說道:「來的路上就已經盯上你了,或者是,她是定點蹲在學院里的,宿舍里的學生是她的最佳下手對象,你就是被選中的倒霉蛋,要知道,她的選擇對象可是魔法師,皇家高等魔法學院正好滿足了她的條件,夜晚留宿在學校的學生,這不是已經準備好了的現成美食嗎?」元一問道:「她剛才明明已經進來了,為什麼不對我下手?」米拉坐到椅子上:「我能推理出的線索就這麼多。」

能得到這些信息,已經很不錯了。元一準備出門看一看宿舍里的情況,既然對方的目標有可能是宿舍,那麼其他的同學也可能會遇到危險,他自然不能視而不見,袖手旁觀。

兩層樓,女同學的房間都是在第二層,加上元一的房間,這一層只剩三個空餘的房間,來回只有二十幾米的走廊,有黃色的燭光照明。三個空餘的房間,就在元一門口的對立面,應對的就是他與怡瑤的房間,最靠外的一間應對的是樓梯。

元一房間的左邊,就是樓梯,嚴格來說,樓梯不是靠著他的房間,只是出口接近,樓梯豎在走廊的中間,只要從下面走上來,到達的就是元一的寢室門口,樓梯的兩邊有狹窄的小道,是通往其他的寢室,一排五間房,對面也是五間房。

怡瑤不太喜歡有人吵到她休息,所以選寢室的時候,就選了一間離她們最遠的。

三間空曠的房間,元一擔心那個人就潛伏在空餘的房間裡面,所以就都查看了一番,在晚上,就算開門的動作再輕,也會發出響聲,在走廊里回蕩,就算身負魔法,多少還是會感到害怕,畢竟場景詭異的很。

二樓已經檢查完畢,沒有異常,就差一樓的會議室了,元一手中亮起一團火焰,走下樓梯,手裡拿點東西終歸會多些安全感,若是遇到什麼對手,只管一巴掌呼上去就是。

剛到一樓,就能聽見某人撼天動地的呼嚕聲,就跟要拆樓似的,門板都要被掀飛,好在二樓隔音好,一樓里的動靜聽不太清。

走到會議室門前,元一握住了門把手,右手攥起冒著火的拳頭,最後一間房了,裡面最好什麼都沒有。他慢慢打開房門,這裡他只來過一次,裡面被收拾得較為整齊,並沒有什麼古怪的東西。

他給自己安排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吧,當他關上門,從背後突然有一隻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慌忙之下,他右手的手肘向後橫掃,拳頭打在了某人的身上。

只見那人雙手交叉護住自己的胸前,向後退了好幾步,哭笑不得的說道:「如果不是我擋的及時,可能就被你打飛出去了。」

「怡瑤?」元一放下了自己的手,走上前問道:「你沒事吧,剛才有沒有傷到你?抱歉,我不知道是你在我後面。」

怡瑤甩了甩自己的雙手,笑道:「沒事,不過元一的氣力真是大得驚人啊。」她盯著元一的右手,問道:「你不是風系魔法師嗎?剛才怎麼會……」

人家怡瑤泄露的秘密更多,元一這點小破事自然也沒什麼好隱瞞下去的,就回道:「我是多屬性的魔法師。」怡瑤好奇地問道:「是幾種呢?」元一沒有說話,怡瑤明白了他的意思,笑道:「沒事沒事,你不用告訴我,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小秘密,包括我也有,所以我是不會在意的。」元一問道:「你怎麼突然就下來了?」怡瑤回道:「我在睡覺的時候,聽見外面有開門的動靜,然後看見你下樓,我就想跟在你後面嚇嚇你來著……」

是被嚇了一跳,還不輕,換做老年人的話,恐怕已經卧地不起了吧。

撒旦老婆冷冰冰 元一說道:「這是什麼惡趣味。」怡瑤道:「只是開開玩笑啦,你剛才是在找什麼東西嗎?」 事態嚴重,告訴怡瑤較為穩妥,也好讓她有個防範,元一道:「現在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清楚,去我的房間,我慢慢給你講。」「好。」怡瑤跟在他身後,隨他走回了房間,剛一開門,撲面而來的寒氣令兩人不禁打了個冷顫。

怡瑤抓住了元一的袖子,沖他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進去,而她站在門框之外,閉上雙眼,幾秒后,她突兀睜開眼,眸子變成了銀色,眉間有一道銀色的玄妙印記。

「好強大的怪物。」她收回了自己的天眼,說道:「我們進去吧,只是殘留下來的氣息。」就是剛才的那個老太婆所致。

關上門,元一問:「班長能察覺那東西留下來的痕迹?」怡瑤道:「嗯,以前接受過煉獄級別的魔鬼訓練,為了保命,隨時都得保持警覺,所以現在形成了慣性反應。你要告訴我的事,就跟這道氣息有關係吧?」

「沒錯。」元一將之前所發生的告訴了怡瑤,怡瑤對此事和元一是同樣的態度,只要是牽扯到R班的同學,他們就不會袖手旁觀,可這深更半夜的不睡覺能幹嘛,做什麼事也得等到白天吧。

走之前,怡瑤問道:「元一同學一個人在寢室里怕不怕?要不今天晚上去我房間睡一晚。」元一快速拒絕道:「不用了,今晚她已經來過一次,想必不會再來第二次,而且我這裡還有艾娜在,她傷不到我,反倒是你,一個人有沒有問題?」

怡瑤莞爾一笑,搖了搖頭,以她的手段,只要不遇上強得過分的對手,就沒有什麼問題,而且元一的房間就在隔壁,要是真打起來,元一也能第一時間發現並且趕到。

送走怡瑤之後,元一也回到自個房間,倒在床上悶頭大睡。艾娜睡得就跟個小豬似的,撅成一團躺在樹下,鼻子上冒出泡泡。米拉有事情要做,今晚她就暫且不睡。

天亮之後,元一被怡瑤的敲門聲給驚聲,怡瑤又捎飯回來了,只不過這次是買了三份,有一份是給艾娜的。

被元一叫醒,艾娜起床氣有些發作,皺起小眉頭有些不高興,但聽見有吃的之後,拉著米拉直接跑了出來。

怡瑤見到米拉,目光在她的頭頂瞟了瞟,不由愣了一下,說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還有一位漂亮姐姐,只帶了三份,如果姐姐不嫌棄的話,就吃我的這份吧。」

米拉盈笑道:「謝謝你的好意,我就不吃了,你吃吧,待會兒還得上學,不吃飯哪兒來力氣上課。」艾娜把自己的飯讓給了米拉,說道:「太少了,不夠我吃,既然天亮了我就去食堂多帶點東西回來吧。」說著,艾娜看向怡瑤說道:「別以為你拿好吃的來收買我,我就會把元一讓給你,不可能。不過,我還是得和你說一句謝謝。」

怡瑤說道:「我本來就沒有用飯來收買你的意思,只是單純想為朋友買頓早飯。」艾娜沒有說話,變為一道紅光就飛出了陽台。米拉說道:「你別介意,艾娜就是那樣的性格。」怡瑤道:「可以理解,如果有人要搶我男人,我可不會像她那麼溫柔。」

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的語氣之中透露出了殺氣,不過轉眼即逝。這話絕非妄言,怡瑤溫柔的時候很溫柔,冷淡的時候很冷淡,彷彿生來就有一種凌駕於他人之上的氣質,就連米拉在她面前,也能隱隱感到壓迫感。

怡瑤在吃飯的時候說道:「看姐姐的特徵,是龍族。」米拉「嗯」了一聲,吃著自己的飯,怡瑤笑道:「我從來沒有見過真正的龍,但姐姐的角,應該和一般的龍不一樣吧。」米拉回答道:「因為血統的關係,所以不太一樣。」怡瑤說道:「姐姐該不會知道,此龍非彼龍吧。」

米拉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抬起頭問道:「什麼意思?」怡瑤笑道:「在我的家鄉,龍只存在於傳說中,神秘而強大,但種類卻非常繁多,並不是所有龍都有尊崇的地位和強大的力量。」米拉問:「你想說什麼。」怡瑤回道:「姐姐能不能告訴我,你化為龍形的時候,爪子是幾爪?」「五爪。」

漂亮的犄角,絢爛的龍身,米拉無疑是龍族之中最為奇特的存在。

怡瑤道:「那就是了,在我的故鄉天朝,你的龍形就是帝王的象徵,也是我天朝的圖騰。」米拉道:「可我的龍形是隔代嫡傳,只有祖輩才是我這樣,難道你是想說,我龍族祖先跟你天朝有淵源?」怡瑤道:「東方神龍是我天朝獨有,它是屬於我們的榮耀,天子御龍出,萬朝皆臣服,萊雅大陸的龍族我多少在書上看見過,實話告訴姐姐,你和那些長著翅膀的龍並非一個種族,相同之處,大概也就是都叫龍了吧。」

不同的種族,這給了米拉不小的衝擊力,她繼續問道:「你所說的天朝,究竟是什麼地方?」怡瑤笑道:「怎麼說呢,一個讓我又愛又恨的地方吧,它的強大讓我敬畏,它的風雨壓得我喘不過氣,我想逃離它,卻又捨不得它。」

米拉大抵明白了怡瑤的意思,在她的身上,肯定背負著太多東西。

「關於天朝的龍族。」米拉最想知道的便是這個。而怡瑤為她解釋:「東方神龍,一個在洪荒之中崛起的種族,在那個荒獸橫行的時代,龍族能奪得一席之地,跟祖龍有密不可分的關係,祖龍的力量可跟神魔抗衡,而且,是最強大的一批神魔。」元一問:「你故鄉的神明很多嗎?」怡瑤道:「反正我是沒見過,但如果把神話里的一一說出來,估計不在萬數之下吧。」

「萬數!?」米拉完全震驚,神話歷來都有一定的可靠性,像萊雅大陸至今流傳的神話,大多數以前都發生過,她是少數知道真相的人,萊雅大陸只有萊雅一個神明,而怡瑤的故鄉,存在的神明居然不在萬數之下?

怡瑤道:「其實,天朝對於神明的定義並不是很清楚,無神能主宰天朝,因為天朝是仙人當道。」米拉問:「仙人是什麼?比神還厲害嗎?」怡瑤笑道:「神與生俱來就是神,人生來就是人,就像龍不能變成人族一樣,就算能把體型變成人形,但終究還是龍,而仙人的話,就是天朝一套獨特的修鍊法,講明白一點,就是我們奪了天地的造化,然後讓自己的身體進化,從而成為遠超普通人類的終極生物。」

米拉多少明白了些:「你就是說,神明是先天的產物,而仙人就是人類後天經過努力而形成的吧?」艾娜笑道:「沒錯,姐姐真是聰慧,一下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其實,我在猜測,姐姐很有可能是我故鄉流傳的一種神獸。」

「神獸?」嚴格來說,萊雅大陸的龍族很是討厭有人把自己當做獸,在生物圈裡,人類似乎除了自己和神以外,幾乎是把別的生物都當做獸,龍也不例外,可現在被怡瑤加上「神」這一字,怎麼感覺變得高大尚起來了呢?

怡瑤道:「獸有野獸、妖獸、靈獸、神獸、凶獸和聖獸,妖獸就是未化形的妖怪,靈獸就是比較特別,擁有一些奇異力量的獸,神獸相對來說就高級很多,它們的力量比一般的神還要厲害很多,凶獸的話,我那個世界神話里也沒幾隻,都是打醬油送經驗的,聖獸和凶獸一樣,也是四隻,不知道存不存在,而姐姐的特徵,就和我天朝的五爪金龍一模一樣。」

元一道:「可米拉是紫色的,不是金龍。」怡瑤這邊把飯吃光了,說道:「只是個名字,又不一定非得是金色的,而且我在那邊又沒見過真正的龍,怎麼知道它是啥色的。」

說的也在理,光顧著聽怡瑤說話,米拉的飯還沒吃完,這些對她來說也沒那麼重要,權當個故事聽了吧,就算祖先真是來自天朝又怎麼樣,在這片萊雅大陸生活了那麼多年,她早就已經是這個大陸的人了,也沒想著要去別的地方。

過了一小會兒,艾娜拿著餐桌布裹著一包食物飛回來了,她一屁股坐到床上,慶幸說道:「好險,差點就被食堂阿姨發現了。」

元一上前摸了摸她的腦袋,笑道:「那麼多食物不翼而飛,人家早就發現了,只是一直抓不到罪魁禍首而已。」艾娜很喜歡元一這樣摸她的腦袋,當即往元一的手上蹭了蹭,笑道:「在你能給我做美食之前,就讓我自食其力吧!」元一笑了笑,艾娜還真是憑本事吃飯。

怡瑤在後面提醒道:「今天是考試,時間就快要到了,我們現在就去教室吧。」元一讓艾娜和米拉先回異空間休息,然後跟著怡瑤一同前往教室,在路上的時候,怡瑤給元一說明了考試規則以及要求。

很簡單,有定靶測試與對戰測試,根據定靶測試的攻擊力來分級,然後會隨機匹配到相對應的對手。

就像大力士掰手腕,先拿測試器測你有多少的力,然後會找跟你最為接近的人來互相比試,勝者將會繼續進行下一次比試,敗者會由評委打分來判斷期末考試的得分。 測試場地是在一片巨大的操場,操場已經是人滿為患,一眼望去白壓壓的一片,幾乎都是貴族的學員。

R班的場地在最角落裡,每次見到平民學生路過,貴族學員都會露出令人討厭的譏笑,他們圍觀平民學生,就好像是在看動物一樣。

怡瑤和元一的到來,立刻引來了不少人的目光,然而對於怡瑤,貴族學員們收斂起了不屑,這個習慣扎著高馬尾的黑髮少女可是R班的最強者,整個學院鮮有人是她的對手。

操控得如火純青的雷系魔法,在她手裡變幻莫測,都說雷系魔法最為消耗精神力,可在怡瑤手裡,卻顯得無比的輕鬆,雷系本來就是攻守兼備的屬性,發揮得好,攻擊力可趕火系,防禦力可及土系,靠著這種力量,怡瑤一直比肩著天賦達到S2的天才,是學院之中不可小覷的一大戰力。

元一同樣引來不少人的目光,女生對他的關注偏多,大部分男生現在都被怡瑤的顏值給迷惑住了,哪有心情看別人。

如果仔細一看會發現,元一和怡瑤的特徵很相似,都是黑頭髮棕眼睛,五官屬於比較秀氣的類型,這讓人懷疑,他們之間是不是有親情關係,兄妹,還是姐弟?

穿過熙攘的人群,來到了R班規劃的區域,R班的其餘同學都已經到齊了,十六個人,這大概是全院人數最少的班級,所以場地看起來還有多餘的。

梅婭導師看起來面色不錯,她最習慣性的動作,雙手抱在胸前,見到怡瑤來了之後,她說道:「就等你們兩個了,我們班就先開始吧,趕緊忙完好收工。」梅婭就是迫不及待就想忙完這三天,然後好愉快地渡過這個假期,學生放假,導師自然也得跟著放假,好日子就快來了,這讓她如何不激動?如何沒有好面色。

怡瑤無奈地笑了笑,目光鎖定在魔力測試靶上,只要拼盡全力往上面發出一擊最強一擊就行了,她做為班長,R班的門面,必須是第一個。

一般測試的時候,為了保證自己不被傷到,測試者都會距離靶子十米遠,進行詠唱遠程攻擊就行了,反正不是騎士,不需要打近身戰。

怡瑤這次做了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決定,她英姿颯爽漫步上前,獨特的天朝江湖氣質在她身上散發,女中豪傑者,為怡瑤是也。

站到靶子面前,她搓揉著自己的右拳,她的眼神篤定,輕緩出一口氣,放鬆自己的身體,她記得給元一的承諾,拿第一名回來……不會食言。

她身形一頓,體內真氣迸發而出,在身體周遭形成一道無形的氣勁,她的略卷鬢髮因自身氣勁的澎湃而飄蕩在空中,起手式——真元護體,納氣聚拳。

「轟!」猶如要將空間撕裂開來的拳勁,在揮出的那一刻,像極了自天而降的天外隕石,與大氣摩擦發出巨大的呼嘯聲,在擊中靶子的時候,整片大地被砸出一個大窟窿。靶子是特殊晶手製造,四級以下的魔法師無法撼動其半步,而怡瑤一拳卻將靶子中心打出一個大坑。

沒有動用魔力,光憑肉體的力量,就有這般威力,如果這一拳是打在人的身上,不難想象人會變成什麼樣——一灘肉泥。

周邊的導師同學,以及其他班的人紛紛看傻了眼。怡瑤收回拳,撤去一身真氣,與靈力不同,真氣是人通過自身的不斷努力而修出的氣,視為練武之人的根本,除了同為練武高手的人能感知到之外,其他人一律察覺不到。

怡瑤來到梅婭的身邊,問道:「老師,我的評測結果是幾級?」梅婭頭疼地回道:「你都沒使用魔力,這讓我怎麼算,得了,就當做四級吧。」

學院的期末考試,測試定靶時,會把實力分為五級,相對應的就是從一級魔法學徒到五級魔法師,而怡瑤所表現出來的實力無法評估,只能算作四級。學院有過明確規定,五級魔法師會直接從學院畢業,進入王宮為國家工作,享受非同一般的待遇,現在整個學院,除了莎麗殿下無限接近五級以外,別的天才都還停留在四級以下。

「她是怪物嗎!剛才她沒有使用魔法!」

「不可思議,她的身體強度比騎士還要強大,為什麼不去騎士團?沒準將來還能成為白銀騎士!」

在這些未見過大世面的貴族子嗣眼裡,徒手打壞靶子就像天方夜譚,不使用魔法,他們什麼都不是。

而一些傢伙震驚之餘,還在自以為是的自我安慰道:「再大的蠻力,也不可能是魔法的對手,她不可能勝得過公主殿下,劣等刁民。」

貴族即恐懼,又擔心,擔心他們貴族的地位會被比下去,堂堂貴族魔法學院,讓一個平民奪得第一像什麼話。

梅婭檢查了一下靶子,只是多了一個坑而已,還能用,於是她就讓剩餘的學員接著測驗。

R班的學生,怡瑤是四級測評以外,赫斯是三級,除了元一還沒測驗之外,別的都是二級,是水平較高的尖子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