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兩個人的事迹,傳的南疆人人皆知,卻沒有人知道,兩人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是什麼讓羽公子不顧一切的追求葉飄飄,

是什麼讓葉飄飄下定決心,拒絕如此優秀的男人,

對於這些事,兩個當事者從來不說,人們自然也猜測不出,人們只能看見,接下來的時間裡,羽的變化,

他不再執著於武學,他也不留在寒冰島,他甚至不出現在人們眼前,

這樣一個天才,就好像憑空消失,最初的時候,還偶爾有人說,在哪裡哪裡見到過羽公子,但隨著時間的流逝,談論羽公子的人越來越少,

然後便又崛起了一代年輕人,年輕人甚至都沒有聽說過羽公子的名字,他們喜歡談論的,變成了南疆四傑,

伍冰,便是羽公子消失后崛起的,

現在,他成了寒冰島未來的支柱,而羽公子,卻是變成了一個糟蹋的猶如乞丐的男人,

伍冰已經是武尊境界,而羽公子,卻連武王都能傷他,

天才也會落魄,

但是羽公子此時在意的,卻不是什麼武道強者,他的追求在二十年前就變了,

此時,他見到葉飄飄臉上那如同帶著面具般的笑容,羽公子的眉頭皺起,「我不喜歡你這樣的笑,我也不喜歡你對我說謝謝,」

葉飄飄卻還在笑,「那你喜歡什麼,」

「喜歡你拋開偽裝,真誠對我,就像剛剛那樣,你會為我哭,你會對我溫柔,」

「是你想多了,我們之間什麼都沒有,我也不會去做你喜歡的事,你救了我,我感謝你是應該的,現在沒什麼事了,我就先走了,」葉飄飄說著說著,轉身就走,這變化把沈雲飛都給看愣了,

葉飄飄轉過身,又向著二妹和三妹等人走過來,這個時候,她是背對著羽公子的,這個時候,她的妹妹們,沈雲飛和蔣浩然等人,都看見了她眼角溢出的淚,

葉飄飄快步走到沈雲飛面前,那些女人,也都已走到葉飄飄身後,

「謝謝你剛才救了我,」葉飄飄說道:「但我們之間的事情還不算完,我們還是對手,還是敵人,不過今天,我不會找你算賬,但等到下次遇見,我一定殺你,」

沈雲飛沒有說話,沈雲飛只是點了點頭,

葉飄飄也不啰嗦,帶著姐妹們就要離開,

而就在此時,卻忽然有幾股強橫的氣勢,從遠處的天邊傳來,

那氣勢由遠及近,只是片刻間,便到了眾人頭頂,

沈雲飛連忙仰頭看去,他看見了三個人,三個熟人,

北冥宮歐陽海,寒冰島伍冰,和欲仙樓蘇庄,

南疆四傑,除了皇子,其餘的三人,竟是都來到了天一城,

沈雲飛看著他們,他們也在看著下方,

三個人一眼就看見了沈雲飛,

「是你,,」三個人的臉色同時一冷,

他們都想起了,在蒼山頂,沈雲飛帶著數十頭玄獸,把他們逼走的事情,

這對他們來說是恥辱,

尤其是伍冰,眼中更是現出殺意,當初,他可是被玄獸從天空給擊落過,

這筆賬,他自然算在了沈雲飛頭上, 三個人站在空中,高高在上,

他們全都冷眼看著沈雲飛,

顯然,他們是被葉飄飄釋放的氣勢吸引過來的,卻不料在這裡遇到了沈雲飛,

「看來你也對天盪山的異寶感興趣啊,」伍冰冷聲說道:「真是沒想到,還能在這裡遇見你,小子,現在沒有玄獸了,我看誰還能救你,」

一股冰寒刺骨的氣息,從伍冰身上散發出來,整個天一城,好像在瞬間被冰封,

地面上的鮮血,眨眼間就凍結,

沈雲飛被凍得發抖,他的身體,沒有以前強悍,現在的他,不再擁有異體,

沈雲飛看著頭上的三個人,他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緊緊握住手中的血獅劍,

不過握住劍也沒用,沈雲飛根本就沒有和伍冰抗衡的實力,

現在的他還太弱,對方只要動動手,就可以把沈雲飛打的魂飛魄散,

伍冰的眼神冰冷,他已準備要出手,他當然不會放過沈雲飛,

而就在這時,羽公子卻是忽然開口說道:「伍冰,放過他一次吧,」

「嗯,」伍冰眉頭皺了皺,他低頭看向下面的羽公子,來到這裡后,他並沒有發現下面有什麼強者,最起碼在他的眼中,沒有強者,

他只認識沈雲飛,他的注意力自然就放在了沈雲飛身上,現在,忽然聽見有人叫他的名字,伍冰一愣,便把注意力挪到了羽公子身上,

雖然伍冰的名氣很大,但是真正見過他的人卻不多,能夠叫出他名字,而且還敢直呼他名字的人,也應該是他認識的人才對,

可是這個人……

伍冰仔細的看著對方,那是一個邋遢的猶如乞丐的男人,不過伍冰當然不會把對方當成乞丐,他一眼就看出,對方擁有巔峰武王的境界,

伍冰隱隱覺得這個人有一些熟悉,他感覺自己應該認識才對,

可是他無論如何也想不起,在哪裡見到過這樣一個人,

忽然,伍冰注意到那個人手中的扇子,

伍冰立刻從空中落下,徑直落到那個人面前,他彎下腰,仔細的看著男人手中的扇子,

他忽然說道:「我可以摸一摸這把扇子嗎,」

「你摸,你看,」羽公子直接把扇子遞到了伍冰的手中,

一股冰涼的氣息,從扇上傳來,伍冰閉著眼,感受著這股冰涼之氣,

伍冰的臉色越來越激動,

「冰河,果然是冰河寶扇,」伍冰雙眼猛然睜開,他的眼中,發出明亮的兩道光芒,他緊緊盯住眼前人,「你是羽大哥,」

羽公子笑笑,「喜歡冰河嗎,喜歡我就送給你,」

伍冰搖了搖頭,伍冰恭敬的把扇子遞還給羽公子,「這把冰河寶扇,只有在羽大哥的手中,才能發揮出它的威力,給我就浪費了,」

「在我手中,也只是一把扇子而已,」羽公子搖了搖頭,「沒想到能在這裡看見你,我們兄弟有很多年沒見了吧,」

「還差三個時辰,就是二十年零十八天,」伍冰激動的說道,

「沒想到,你還記得這麼清楚,」羽公子用他的臟手,拍了拍伍冰的肩,伍冰本是穿著一身雪白的衣衫,被羽公子這一拍,肩頭上便多了一個黑色的手印,

伍冰是一個很愛乾淨的人,如果是別人把他的衣服弄髒,恐怕他立刻就會殺人,但是現在,他卻一點也不在乎,

「我每一天都記得羽大哥,我從來不敢忘記羽大哥對我的提攜和指點,」伍冰道:「我還清楚的記得,當年你走的時候,對島主說的話,」

「當年,」羽公子眼中現出一絲追憶,「當年的事情,都快要忘記了,便是島主的模樣,我都記不清了,」

「當年你對島主說,伍冰可以代替羽公子,撐起寒冰島,」再見到羽公子,伍冰感覺自己渾身的血都在燃燒,

他永遠也忘不了,二十年前的那些日子,他在修鍊上有任何不懂的地方,都是他的羽大哥,從不厭煩的給他講解,直到他理解為止,不管有什麼困難,只要找到他的羽大哥,羽都必定會為他解決,

甚至在羽臨走的時候,還想著他,還對島主說了那樣一句話,

正是因為那句話,才有了今天的伍冰,才有了南疆四傑的稱號,

每個人都有優點,伍冰自然也有,

不只是實力才能證明一個人,

便只是那一句「還差三個時辰,就是二十年零十八天,」這一句話就足以證明,伍冰的重情重義,

要在心裡把一個人放在什麼位置,才能連時辰都記住,,

羽的眼中,也現出一絲感情波動,他看著眼前的伍冰,一如回到了二十年前,那個成天跟在他後面,張口就是羽大哥的小伍冰,

現在他已長大,他已能撐起一片天空,

「羽大哥,回寒冰島吧,」伍冰激動的抓住羽的手,「我們一起回去,相信島主看見你,一定會很高興,將來島主的位置,依然是你的,」

「我不回去,」羽笑笑,「我的事情還沒有辦好,」

聽得這句話,伍冰忍不住轉頭,看了看不遠處的葉飄飄,「羽大哥,都這麼多年了,你還沒有放棄嗎,她有哪點好,她既不年輕,也不懂人心,你如此對她,她卻一點都不知道感激,這樣的女人,值得你追求嗎,」

「值得啊,」羽還在笑,「怎麼會不值得呢,除了她,這世上可是再很少有人能夠配上你大哥了,」

「原來你還是如二十年前那般自負,」伍冰忽然笑了,「看見你這個模樣,本來我還在為你擔心,現在我知道是我想多了,大哥永遠都是大哥,永遠都是那個驕傲自負的羽公子,永遠都不需要別人為他擔心,」

「知道就好,」羽道:「今天大哥只想求你一件事情,放過沈雲飛,因為大哥欠他一個人情,哪怕明天你再殺他,大哥都不管,但今天,你不能動他,」

從葉飄飄之前對沈雲飛說的話中,羽公子已是知道了沈雲飛的名字,

「大哥欠他人情,」伍冰眉頭皺了皺,他忽然轉身,一步便跨到沈雲飛面前,

「你就是沈雲飛,」

「我就是沈雲飛,」沈雲飛點頭說道,

伍冰忽然跪下,對著沈雲飛就磕了三個響頭,

「大哥欠了你人情,就是我伍冰欠了你人情,將來,不管你遇到什麼麻煩,都可以找我,我可以為你做一件事情,替大哥還人情,」

話落,伍冰站起,再次走到羽身旁,「大哥,我可不可以留在你身邊,」

「不可以,」羽搖頭,「你現在是寒冰島的撐天柱,你有很多事情要做,」

「我明白了,」伍冰又跪下,對著羽又磕了三個頭,他再站起來的時候,只說了三個字,「我走了,」

「去吧,」

伍冰凌空而起,御風而去,眨眼就消失在天邊,

他來的快,走的更快,

而這個時候,天上卻還有兩個人,他們一直都在低頭看著,

直到伍冰走了,欲仙樓蘇庄才是說道:「原來你叫沈雲飛,好霸氣的名字,你應該是沈家人吧,我想也只有沈家人,才敢起前通天武神這麼霸氣的名字,」

「我是沈家人,」沈雲飛淡淡應道,

伍冰走了,那刺骨的寒氣也消失,沈雲飛的身體不再顫抖,他站的筆直,他仰頭看著空中的蘇庄,一雙眼中全是淡然,

「但是不管你是不是沈家人,我今天都要殺你,」蘇庄說道:「我想你應該知道原因,」

「知道,我讓你們沒了面子,」沈雲飛手中的血獅劍舉起,「那就來吧,來與我一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