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兩隻器靈當即放出元力,快速注入到了陣法中。

「主人,快醒醒!」與此同時,昀天向陣法中的神魂傳音道。

陣法內,蘇魅的一縷神魂正處在昏睡中。

解開封印前,她為了防止自己完全失控,特抽出一縷神魂,將之封印在了識海深處。

幸而入魔后的神魂一直在與魔鼎抗衡著,無暇顧及到這處封印,裡面的神魂才得以保全下來。

不過抽出神魂本就費了不少力,再加上還要布置大陣,因而這縷神識才疲憊的陷入到了昏睡中。

什麼聲音?

好像有人在喚她!

昏昏沉沉中,蘇魅似乎聽到了某種聲音。

不一會,這聲音竟變成了兩道,且越來越清晰。

被這聲音所擾,這縷神識漸漸有了意識。半晌后,她聽出了什麼。

是昀天與浮光在喚她!

意識到這一點,這縷神魂終於蘇醒了過來。 第965章、這個小白臉不一般!

王九九心裡還正在為事情順利解決秦洛即將放出來感到高興呢,沒想到爺爺過來不是幫忙的,反而是攪局的。

人家田真都主動提出來要放人,你還抬著端著拿什麼架子啊?

就算欠他一個人情又怎麼樣?難道王家還還不起嗎?

王九九正要說話,王泥猴卻適時的握了握她的手,眼神笑眯眯地看了她一眼。

王九九想起在大廳門口答應爺爺的事兒,無論他做出什麼決定都不能出聲反駁,這才適時的閉嘴,沉默不言。

可是不由得,心裡的那根弦又再次繃緊起來。

俗話說:關心則亂。

以王九九的政治智慧其實並不難想到這樣做的深意,但是事關自己深愛男人的生命安全,她就不由得不小心謹慎。

如果可以的話,她會選擇立即把秦洛給救出來。而不是再用『他』去下棋布子甚至反擊別人。

傷人一千,自損八百。即便在這次博斗中自己要大佔便宜,王九九也仍然捨不得損,王泥猴卻耍得是遊刃有餘。

如意算盤落空,讓田真的心裡憋了一口悶氣。可是這悶氣又無處發泄,讓他有種想把這老頭按倒在地上飽揍一頓狠咬上幾口的衝動。

自己都放下臉面主動說出讓他們把人帶回去的話,他們還裝什麼『聖人』說自己從來不幹這事兒,好像全天下就是自己一個人會『徇私枉法假公濟私』似的。

熱臉貼上別人的冷屁股,這種落差誰能夠受得了?

現在怎麼辦?

這老匹夫不按照劇本的內容來配合,他難道還得哭著喊著求他把人給領回去?

那樣的話,就不是王家欠他人情了,而是他反欠王家一個人情。

再說,這種事情傳出去后,他的顏面往哪兒擱?

所謂博弈,無非就是輸人不輸陣。就算打腫臉充胖子,這口氣也不能就這麼被他給『泄』了。

田真表情一僵,很快就恢復了正常,笑呵呵地看著王泥猴說道:「王老高風亮節,佩服佩服。既然王老下達指令說要好好審認真審,我這做晚輩的也就不得不聽命行事——我這就交代下去讓他們加快審訓進度。一定會給王老一個公平公正的答案的。王老先回去休息吧,等到結果出來我會第一時間向王老彙報的。」

「有勞了。」王泥猴隨意地揮手說道。「我就不回去了。省得跑來跑去的麻煩。佔用你一張椅子兩隻杯子不礙事吧?」

「這倒不礙事。」田真為難的說道。「只是王老身份尊貴,讓您老人家在這兒坐著實在是於情於理都不合適。如果事情傳出去了,我田真不懂待客的惡名怕是就要傳出去了。」

田真對著身後的黃玉打了個眼神,說道:「王老,我讓秘書在對面的酒店開了個房間。你老人家先去酒店休息如何?」

「不用麻煩不用麻煩。」王泥猴說道。「我在這兒坐著就挺好。」

「老爺子,不麻煩。這也是我們首長的一點兒心意。酒店是督察部的內部酒店,環境要比這兒好多了——房間我已經準備好了。我這就帶老爺子過去吧?」黃玉躬著身子一臉討好的笑著。原本在這種場合根本就沒有他說話的機會,只是因為這涉及到他的服務內容,所以才敢出腔接話。

「不用。」王泥猴大手一揮,說道:「這兒的條件就好的很啊。當年我們過雪山走草地的時候條件比這還惡劣,不也都過去了?你們這些年輕人啊,不能太貪圖安逸。多出去和群眾接觸,了解他們的疾苦,這樣才能夠為老百姓做好事做實事——我就坐這兒了。你們該忙什麼忙什麼。不用管我。放個水壺在這兒就行了,我要喝水就讓孫女倒——」

田真看到王泥猴不肯走,心裡暗自著急。知道自己這個時候不得不做一回惡主了,說道:「王老,我是怕秦洛的嘴巴硬,這案子一時半會兒的審不下來——」

王泥猴知道他想說什麼,打斷他的話說道:「不著急不著急。反正我這退休的老頭子平時也沒什麼消遣——一個小時審出來,我就等一個小時。一天審出來,我就在這兒坐著等一天。」

田真笑了笑,說道:「既然王老這麼決定,那我們就不打擾了。」

說完,田真便微笑著轉身向外面走去。

黃玉躬身幫王泥猴的杯子里加滿了茶水,這才小跑著跟了上去。

等到黃玉離開,王九九才抓著王泥猴的手,氣憤的說道:「爺爺,你怎麼能這樣呢?你到底是來幫我的還是來害我的啊?田真都主動提出來我們可以把人帶走,你幹嗎要拒絕他啊?要是把他激怒了怎麼辦?秦洛現在的情況不是很危險嗎?」

王泥猴老神自在的捧著一杯清茶吹著上面的茶葉片子,聲音悠閑的說道:「現在我們把人帶走,一個強搶豪奪的罪名是要背上了。那樣的話,我們不是幫了秦洛,而是害了秦洛。大家就會想啊,秦洛是誰?秦洛是什麼人?憑什麼他打了人就無罪釋放我們打人就要關禁閉?」

總裁的替罪新娘 「可是——」

王泥猴笑呵呵地看著自己的孫女,說道:「九九,靜下心來。好好地想一想。認真地想一想。這件事情不會就這麼完了的。我們不僅要把人帶走,我們還要贏——不贏的話,秦洛進去一趟就沒有意義,我這張老臉出來賣一次也就不值回程票嘍。」

看到爺爺一幅心有成足的樣子,王九九隻得按捺住心中的著急,坐直身體心平氣和的想著他打得這手牌的含意。

————

————

啪!

田真剛剛回到辦公室,就把自己慣使的那隻紫砂杯給摔在牆上砸得粉碎。

「倚老賣老。給臉不要臉。他當自己是什麼東西?一個退休的老不死,還腆著臉跑來使壞耍潑——他當真以為這樣就能給我施壓?」

領導發脾氣,做秘書的可不能發脾氣。

黃玉一邊賠著笑臉,一邊蹲在地上收拾茶杯碎片,說道:「首長,現在怎麼辦?」

「怎麼辦?我怎麼知道怎麼辦?」

說完之後田真才覺得自己失言,看了一眼牆上掛著的那幅『忍』字,心裡翻騰的氣血這才平靜了一些。

一個領導在下屬面前失控,只會讓下屬對你的能力看輕。

這樣的話,他就會對你失去信任感和神秘感,不利於以後的駕馭。

好在黃玉一直低頭忙著收拾碎片,沒有注意到這些似的。

重生之星空巨蚊 田真皺著眉頭想了想,聲音陰沉地說道:「這老頭子是擺明了來給姓秦的那小子撐腰的,趕都趕不走。沒想到那小子關係那麼硬,竟然和王家也有這麼深厚的關係——事到如今,如果我們輕描淡寫的把這件事情結了,反而顯得我們理虧。」

黃玉很適時的收拾好垃圾,站在田真面前問道:「首長,那您的意思是?」

「審。認真的審,好好的審。該怎麼審就怎麼審——秦洛打人屬實,我們就實事求是的把這個結果給審出來。這樣的話,才能堵住這些人的大嘴。」

「明白了。」黃玉回答著說道。「我現在給揚渡打電話,讓他見機行事。」

「讓他抓緊時間。事情越拖越對我們不利。」田真囑咐著說道。

黃玉快步走了出去,很快的,他又返了回來,向田真說道:「首長,千重來了。」

「讓他進來。」 https://tw.95zongcai.com/zc/63681/ 田真的聲音里不自覺的多了一股壓抑不住的憤怒情緒。

「是。」黃玉知道領導生氣了,答應了一聲就快速的逃離。

皇千重進來時,視線情不自禁的注意到地板上的一塊瓷片碎沫。

他臉上的笑容快速的斂去,換做一幅小心翼翼的模樣,謙遜地說道:「田叔叔,你找我。」

「皇千重,我問你,你知道秦洛的身份嗎?」田真臉色鐵青的問道。

「知道。」皇千重說道。

田真怒了,抓起桌子上的筆盒就朝他腦袋上砸過去,罵道:「知道你不告訴我?知道你還怎麼害我?」

砰!

皇千重站在那兒不閃不躲,任由筆盒把他的腦袋砸出一個血泡。

他卓然而立,聲音平靜的說道:「田叔叔,我知道他來自一個中醫家族,名下有一家還算有點兒規模的公司,和燕京幾個女人關係曖昧——有人稱他為燕京第一小白臉。」

「小白臉?」田真咬牙切齒的說道:「有哪個小白臉能驚動那麼多人出來說情?有哪個小白臉征服了孫女還能把爺爺也搬出來?」

皇千重心裡暗嘆。

他早就知道這個秦洛是非同尋常的小白臉,可是,他能夠講出來嗎? 「昀天、浮光——」

不一會,陣法內終於傳出了一道極為虛弱的聲音。

「是主人!」

聽到這聲音,兩隻器靈頓時激動了起來。

「主人醒了!」

蘇魅的確蘇醒了過來,雖然神魂疲憊至極,但總算是恢復了意識。

感應到陣法外的魔威,她沉思了片刻后,忽然將昀天與浮光吸入到了陣內。

「昀天、浮光,我需要藉助你們的力量,將那些魔氣重新封印起來。」蘇魅沉聲開口道。

她的這縷神魂太過虛弱,封印不了如此龐大的魔氣。如今她的主魂已陷入到沉睡中,唯有趁此機會將這些魔氣封印起來,否則一旦等主魂蘇醒,這縷神魂必會被其同化,繼而成為真正的魔。

「是!」

昀天與浮光聞言,立刻化為兩道白芒,將這縷神魂罩在了其中。

蘇魅見此,當即撤去了陣法。

展開神識,她快速施展起了封印術。

好在主魂正陷入沉睡中,再加上有昀天與浮光相助,她這才得以將識海中的魔氣再次封印了起來。

由於融合了蘇魅的完整魂魄,再加上又契約了滅世魔鼎,蘇魅識海的面積頓時翻了一番,而魔威也比之前強了數倍不止。

如此恐怖的魔氣,即使被困在封印內,依然散發著極為駭人的魔威。

感應到這股魔威,蘇魅心驚不已。

這魔威如此明顯,恐怕是個強者都能感應到,更別提是次神了。

就算有浮光鎮守在此,也擋不住這股魔氣。

怎麼辦?難道她要一直待在空間裂縫中不出去么!

意識到這一點,蘇魅頓時心塞不已。

就在她萬般糾結之時,一道紅芒自識海中浮現了出來。

紅芒——

神魂一緊,她當即便朝那東西看了過去,發現竟是那塊混沌石心。

它怎麼變成紅色了!

而且,它為何會在自己的識海中?!

很快,蘇魅便發現這塊混沌石心竟然被她給契約了。

原來她在入魔時吟出的終極魔咒,竟連帶著將那片空間也給契約了下來。

愕然的盯著那塊約一米高的紅色精石,蘇魅忽然有了想法。

混沌石心的隔絕力極為強大,若是將這些魔力封印到這裡,應該就沒人能感應到她身上的魔威了吧。

想到就做,她當即便利用最後一股力,將封印后的魔氣送入了混沌石心中。

「終於成了么!」

魔氣進入混沌石心后,果然再沒露出半點異樣來。

蘇魅見此,頓時鬆了口氣。就在她感到放鬆之時,早已疲憊不堪的神識,再次陷入到了昏睡中。

這一次,昏睡的這縷神識終於融入到了無邊的識海中。

「沒想到主人竟將混沌石心給契約了!」

浮光怔怔地看著那塊正沉入識海深處的紅色精石,有些驚訝的開口道。

「主人連至尊魔器都能契約,又何況是混沌石心。」昀天聞言,淡淡的回答道。

「只是如此強大的魔威,主人若是無法掌控,遲早都是要入魔的。」昀天再次開口道,只是聲音卻凝重了許多。

浮光聞言,沉默了下來,它知道昀天說得沒錯。

那魔威乃是主人的本源之力,可以封印,卻無法剔除。若不能掌控,一旦萬年之期到來,她勢必會徹底入魔。 空間內,魔魁剛拿到靈泉與靈果,便驚覺到了空氣中的變化。

好強的元力波動!

只見四周的鴻蒙之力像是發了狂般,鋪天蓋地的朝著一個方向涌去。感應到這股波動,魔魁身形一展,立刻朝元力涌動的方向飛了過去。

很快,它便回到了原地。

「好大的動靜,主人又要晉級了么!」

眼見整個空間內的鴻蒙之力全都朝這邊湧來,源源不絕的注入到地上的身影內,魔魁雙眉高挑,頗感驚愕。

「果真是要逆天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