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兩隻戰鬼身後的千萬陰兵齊聲吶喊,如潮水般涌了上來,霎時間,刀光劍影,殺聲震天。

「好厲害啊!」紫嫣看著腳下無數的陰兵戰在一起,數不清的刀槍劍戟亂扎亂打,跟平時的江湖之斗根本不可同日而語,到處都是人,到處都是兵器,平時的那些招法根本派不上用場,雖身在巨石之後,仍然還是不寒而慄。

「紫嫣,你看。 灰燼之燃 剛才追趕咱們的陰兵里的旗號。」葉泊雨用手指了一下。

紫嫣低下頭,遠遠看去,果然看見後邊的陰兵旗號隱隱好像有一個斗大的「蜀」字,怔了一下,忙問道:「泊泊雨哥,莫非?」

「紫嫣,後邊肯定是以前諸葛丞相的軍隊,跟他們戰在一起的肯定就是司馬懿的軍隊了。」葉泊雨低聲說道:「這些陰兵也真是可憐,身前打了一輩子的仗,死後還是這樣沒完沒了的廝殺。」

紫嫣想來也覺得確是如此,搖搖頭道:「泊泊雨哥,那我們幫哪邊?幫諸葛丞相那邊?」

葉泊雨卻按住紫嫣的手道:「不,兩頭都不幫。」

「兩頭都不幫?」紫嫣杏眼圓睜,疑惑的看著葉泊雨。

「正是,兩頭都不幫。」葉泊雨鎮定的說道:「現在已經沒有魏蜀之說了,我們如果貿然衝出去,只會引得那些陰兵同時向我們招呼。」

紫嫣點點頭,再看腳下,只見黑暗之中,兩隊陰兵殺聲正酣,領頭的兩個戰鬼也你來我往,殺的難分難解,看來一時三刻,難見分曉。

敬請讀者期待觀看下一章《神鬼大陣》

作者註:鬼族修鍊歷程:遊魂、鬼卒、大鬼、厲鬼、戰鬼、鬼將、鬼王、鬼皇、九幽鬼帝。 內蜀道位處蜀山劍門關地下深處,沒有白天黑夜之分,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葉泊雨和紫嫣一直藏身在巨石之後,看著兩隊陰兵廝殺了半晌,也不見分曉,兩人都不禁暗暗著急起來。

過了一陣,那個手執開山巨斧的戰鬼先前與葉泊雨交手了幾個回合,消耗了不少功力,初時與這個持長矛的戰鬼尚能戰個難分難曉,時間一長,漸感體力不支,巨斧不禁的慢了下來,變的防守多進攻少。

長矛戰鬼也看出巨斧戰鬼體力不支,手中長矛一緊,上下翻飛,只想趕緊把巨斧戰鬼斬落馬下。這下巨斧戰鬼更是難以抵擋,虛晃一招,拍戰馬就向後逃去。長矛戰鬼哪裡肯舍,大吼一聲,緊緊追趕。

「那個追趕的戰鬼要吃虧了。」紫嫣輕聲說道。

「怎見得?」葉泊雨回頭瞥了紫嫣一眼,低聲問道:「現在可是手持長矛的那個戰鬼佔盡上風啊。」

「窮寇莫追,你沒有聽說過啊!」紫嫣撇撇嘴說道,小聲嘀咕道:「真笨,這麼簡單的事兒都看不出來。」

果然,剛追得幾十步遠,那個巨斧戰鬼把巨斧交於左手,右手偷偷從戰袍里掏出一把流星飛錘,一回身,看準追趕的長矛戰鬼迎面甩了出去。

長矛戰鬼正在全力追趕,突然看見前邊精光一閃,知道不好,忙低頭躲閃,但是時機已晚,流星飛錘閃電一般飛來,正好打在自己的左臂之上,長矛戰鬼左臂一麻,手中長矛拿捏不住,掉落在地。

巨斧戰鬼回過馬來,手持巨斧當頭向長矛戰鬼劈下,長矛戰鬼沒有了武器,無法抵擋,只好勉強拍馬側身躲避,巨斧擦身而過,把長矛戰鬼的戰馬劈成了兩段。

長矛戰鬼一落馬,就地一個打滾,逃到了陰兵群中。巨斧戰鬼勒馬大吼一聲,揮斧殺入亂軍之中,蜀軍陰兵軍威大振,無不驍勇上前,以一當十。魏軍陰兵看主將落馬,無心戀戰,發一聲喊,后軍變前軍,潮水一般向後逃去。

蜀軍陰兵哪裡肯舍,直向前追去,魏軍落後的陰兵不是被斬殺變成一道道黑煙,就是被斬落在懸崖之下,一時之間死傷無數。

兩軍廝殺的身影轉過一個山頭,又過了半晌,才聽不到喊殺之聲。

葉泊雨這才拉著紫嫣從巨石之後跳落在地,兩人互視一眼,都被剛才你死我活的陰兵大戰所震撼。

「泊雨哥,我們怎麼辦?」紫嫣半天才緩過神來,低聲問道。

葉泊雨想了一下,望著前邊綿延無盡的棧道,緩緩說道:「紫嫣,我們還得繼續向前。最多走到五丈原,肯定會有出口的。」

紫嫣銀牙咬著櫻唇,偏著腦袋說道:「泊雨哥,你是不是為我擔心啊?你放心,只要你還能走得動,我肯定沒問題,別忘了,我還是你的師父呢。」

葉泊雨心裡感動,點點頭說道:「紫嫣,前邊還不知道有什麼危險,但是只要我在你身邊,一定會捨命保護你。」

紫嫣頭一歪,笑著說道:「那好吧。徒弟保護師父,天經地義。」

兩人沿著天階一般的棧道盤旋向上,一路上小心翼翼,生怕再遇上大部隊陰兵的伏擊,其時大部分陰兵都在互相交戰,兩人走了十幾個時辰,只不過遇到幾個零散的遊魂而已,都是被紫嫣一劍解決。

蜀道盤旋而上,直到山頂,兩人沿蜀道登到山頂,只見四周高山聳峙,黑雲低壓,如巨大的魔鬼一般低身俯瞰著大地,蜀道之下是深不見底的峽谷,也被黑雲籠罩,根本看不到底,遠處山崖上一道飛瀑直下,撞擊有聲,如萬馬賓士一般,比之李白筆下「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的廬山飛瀑不遑多讓,雖然情景陰沉詭異,但走了這麼長時間的狹窄棧道,葉泊雨和紫嫣還是心胸為之一盪,覺得抑鬱之氣大減。

「想不到,這地底下也有如此壯闊的景象啊。」紫嫣四處看了一陣,不由得感慨道。

葉泊雨也不禁為老天的鬼斧神工感到驚奇,平日里他走訪的名山大川何止千百,但象這樣在地底之下,仍然如此雄壯的景色也是頭一次見到,深以紫嫣所說為然。

看到這裡,葉泊雨突然有一個奇怪的念頭,這個地方與自己在兩幅畫中看到的那個山谷頗有相似之處,只是,畫中的山谷陽光明媚,林木蔥鬱,這裡卻是陰雲密布,幾無生機,葉泊雨不禁搖搖頭,心道,無論如何,范寬也不能遊歷到這種地方,還好整以暇的把這裡畫出來。自己否定了自己這個荒謬的想法,頭一轉,還是向自己的前方道路看去。

「不對呀,怎麼還有埋伏!」葉泊雨一看之下,又嚇了一跳,前邊山崖里一股殺氣衝天而起,比之剛才的那兩隊陰兵有過之而無不及。

「什麼埋伏?在哪裡?」紫嫣剛放鬆的神經又繃緊了,一拉葉泊雨,忙低聲問道。

葉泊雨用手指指前邊,苦笑道:「就在咱們前邊的山口上,看樣子比剛才的陰兵還要多。」

「啊!」紫嫣差點兒沒哭出聲來,「這樣下去,那何時是個頭啊。」

葉泊雨沉吟了一下,說道:「這樣吧,紫嫣,咱們一會兒悄悄的先去看看,如果真是陰兵埋伏,我們看看能不能想辦法悄沒聲的從兩側山崖繞過去。」

「從山崖繞過去,虧你想得出來。」紫嫣看看兩邊陡峭的山崖,低聲道:「這麼陡,恐怕連猿猴都上不去,你讓我上山崖。」

葉泊雨四下里看看,說道:「車到山前必有路,我們先去悄悄查看一番,再作計較。」

「哼,查就查,有什麼了不起的。」紫嫣也沒有辦法,撅了個小嘴,跟在後邊。

兩人也不敢行動太快,露了行跡,如果再驚動了陰兵那可不是玩的,小心翼翼的又過了一個多時辰,兩人才接近了葉泊雨所說的那個衝天殺氣的地方。

「不對呀,這裡沒有什麼陰兵啊?」兩人俯身仔細觀察了半天,別說什麼大隊陰兵了,連遊魂也沒有看見半個。紫嫣回頭看看葉泊雨,低聲問道:「你是不是被剛才的那些陰兵嚇昏了頭了,弄的草木皆兵的。」

葉泊雨也覺得奇怪,明明剛才看到就是這裡殺氣衝天的,而且現在在跟前更能強烈的感受得到,這股殺氣就在身前,但是,眼前卻一個陰兵都沒有,這是怎麼回事,葉泊雨自己也沒想明白。

看著葉泊雨苦思冥想,一頭霧水的樣子,紫嫣也不忍心在責備他,柔聲說道:「泊泊雨哥,我們還是先趕路吧。」

葉泊雨也沒有辦法,低聲道:「好吧,我們過去看看,但是還是要一切小心。」說著,長身而起,走在紫嫣前邊。

走到近前,自己剛才看到的那個殺氣衝天的地方,其實是山腰中凸出的一個十餘丈見方的小小平台,平台一側是陡峭險峻的山崖,另一側就是深不見底的峽谷,剛才看見的飛瀑就傾瀉在這個山谷里,隱隱還能聽見深谷中巨浪咆哮之聲,聲勢甚是驚人。

葉泊雨和紫嫣幾步就踏入到那個平台上,平台上也是鋪的跟棧道一般的巨大松木板,紫嫣還特意走到平台邊上,探頭往下看去,只見下邊黑浪滾滾,不斷的打倒兩邊的山崖上,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響,水汽蒸發上來,夾雜著地下的陰氣一起撲上來,寒氣迫人。

葉泊雨冥眼看的分明,知道這是地下深處的火山噴出來的岩漿和熱氣,夾雜著地底的陰寒之氣,兩股不同的氣息攪在一起,才變成這樣。葉泊雨大喜,知道這是天地自然生成的陰陽二氣,比平日里的靈氣強之百倍。忙伸手借過紫嫣的碧泉劍,使個長鯨吸水的陣法,劍柄上的綠石深邃不見底,金色的符籙不斷流轉,把山崖峽谷里的陰陽二氣引了上來,傳到葉泊雨丹田之中。

這天地間的陰陽二氣果然霸道,過了不到一個時辰,葉泊雨就覺得丹田之中氣息涌動,真元脹滿,竟然把《八荒劍氣訣》第三重境界一下子突破了。陰陽二氣在體內分清濁,定龍虎,丹田之內的陽氣化成三昧真火,葉泊雨冥眼相觀,自己體內的那個陰影又脹大了不少,隱然變成了一把小劍的輪廓,一運起真元,身後也能彷彷佛佛現場一個與自己一樣大小的黑影,葉泊雨知道,那就是自己修鍊出來的法身。

葉泊雨吸夠了陰陽二氣,足夠自己消化一陣子了,才把碧泉劍還給紫嫣。紫嫣看了一陣,指著山崖下的深谷,回頭對著葉泊雨笑道:「泊雨哥,說你草木皆兵你還不信,我看啊,你剛才神秘兮兮說的什麼衝天殺氣,是不是就是這個啊?嘻嘻。」

葉泊雨也覺得自己確實是有點兒神經過敏了,弄的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看著紫嫣頑皮的樣子,輕聲笑了笑,說道:「紫嫣,我們連日趕路,就在此處稍作休息一下吧。」

紫嫣走過來拍拍葉泊雨的肩膀,假裝老氣橫秋的說道:「行吧,泊泊雨哥,我們就在這裡休息一會兒,養足精神再走,省得你老是神經兮兮的。」

葉泊雨哭笑不得,轉身在一塊大石頭上坐下,紫嫣卻不肯休息,來來回回在平台上看個不停。

葉泊雨閉目養神了一會兒,突然聽的紫嫣在一邊不經意的說道:「這個平台上的石頭真多啊,東一堆,西一堆的,是不是發生過地震啊?」

葉泊雨也不以為意,緩緩睜開眼,一路走來,內蜀道的棧橋上沿途都是大大小小的落石,平台上有一些石頭,確實也不引人注意,剛才沒有注意,現在聽紫嫣這麼一提醒,還真是如此。十幾丈見方的平台上放眼看去,到處都是高高低低的石頭,大堆小堆的,看似雜亂無章,其實細細看去,好像還有跡可循,而且每一堆石頭上邊,都隱隱冒著那麼一股陰氣。

「不好!」葉泊雨突然想起一事,驚得一下子跳了起來,大聲叫道:「紫嫣,我們大事不妙了。」

敬請讀者期待觀看下一章《神鬼大陣—中》 內蜀道位處蜀山劍門關地下深處,沒有白天黑夜之分,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葉泊雨和紫嫣一直藏身在巨石之後,看著兩隊陰兵廝殺了半晌,也不見分曉,兩人都不禁暗暗著急起來。

過了一陣,那個手執開山巨斧的戰鬼先前與葉泊雨交手了幾個回合,消耗了不少功力,初時與這個持長矛的戰鬼尚能戰個難分難曉,時間一長,漸感體力不支,巨斧不禁的慢了下來,變的防守多進攻少。

長矛戰鬼也看出巨斧戰鬼體力不支,手中長矛一緊,上下翻飛,只想趕緊把巨斧戰鬼斬落馬下。這下巨斧戰鬼更是難以抵擋,虛晃一招,拍戰馬就向後逃去。長矛戰鬼哪裡肯舍,大吼一聲,緊緊追趕。

「那個追趕的戰鬼要吃虧了。」紫嫣輕聲說道。

「怎見得?」葉泊雨回頭瞥了紫嫣一眼,低聲問道:「現在可是手持長矛的那個戰鬼佔盡上風啊。」

「窮寇莫追,你沒有聽說過啊!」紫嫣撇撇嘴說道,小聲嘀咕道:「真笨,這麼簡單的事兒都看不出來。」

果然,剛追得幾十步遠,那個巨斧戰鬼把巨斧交於左手,右手偷偷從戰袍里掏出一把流星飛錘,一回身,看準追趕的長矛戰鬼迎面甩了出去。

長矛戰鬼正在全力追趕,突然看見前邊精光一閃,知道不好,忙低頭躲閃,但是時機已晚,流星飛錘閃電一般飛來,正好打在自己的左臂之上,長矛戰鬼左臂一麻,手中長矛拿捏不住,掉落在地。

巨斧戰鬼回過馬來,手持巨斧當頭向長矛戰鬼劈下,長矛戰鬼沒有了武器,無法抵擋,只好勉強拍馬側身躲避,巨斧擦身而過,把長矛戰鬼的戰馬劈成了兩段。

長矛戰鬼一落馬,就地一個打滾,逃到了陰兵群中。巨斧戰鬼勒馬大吼一聲,揮斧殺入亂軍之中,蜀軍陰兵軍威大振,無不驍勇上前,以一當十。魏軍陰兵看主將落馬,無心戀戰,發一聲喊,后軍變前軍,潮水一般向後逃去。

蜀軍陰兵哪裡肯舍,直向前追去,魏軍落後的陰兵不是被斬殺變成一道道黑煙,就是被斬落在懸崖之下,一時之間死傷無數。

兩軍廝殺的身影轉過一個山頭,又過了半晌,才聽不到喊殺之聲。

葉泊雨這才拉著紫嫣從巨石之後跳落在地,兩人互視一眼,都被剛才你死我活的陰兵大戰所震撼。

「泊雨哥,我們怎麼辦?」紫嫣半天才緩過神來,低聲問道。

葉泊雨想了一下,望著前邊綿延無盡的棧道,緩緩說道:「紫嫣,我們還得繼續向前。最多走到五丈原,肯定會有出口的。」

紫嫣銀牙咬著櫻唇,偏著腦袋說道:「泊雨哥,你是不是為我擔心啊?你放心,只要你還能走得動,我肯定沒問題,別忘了,我還是你的師父呢。」

葉泊雨心裡感動,點點頭說道:「紫嫣,前邊還不知道有什麼危險,但是只要我在你身邊,一定會捨命保護你。」

紫嫣頭一歪,笑著說道:「那好吧。徒弟保護師父,天經地義。」

兩人沿著天階一般的棧道盤旋向上,一路上小心翼翼,生怕再遇上大部隊陰兵的伏擊,其時大部分陰兵都在互相交戰,兩人走了十幾個時辰,只不過遇到幾個零散的遊魂而已,都是被紫嫣一劍解決。

蜀道盤旋而上,直到山頂,兩人沿蜀道登到山頂,只見四周高山聳峙,黑雲低壓,如巨大的魔鬼一般低身俯瞰著大地,蜀道之下是深不見底的峽谷,也被黑雲籠罩,根本看不到底,遠處山崖上一道飛瀑直下,撞擊有聲,如萬馬賓士一般,比之李白筆下「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的廬山飛瀑不遑多讓,雖然情景陰沉詭異,但走了這麼長時間的狹窄棧道,葉泊雨和紫嫣還是心胸為之一盪,覺得抑鬱之氣大減。

「想不到,這地底下也有如此壯闊的景象啊。」紫嫣四處看了一陣,不由得感慨道。

葉泊雨也不禁為老天的鬼斧神工感到驚奇,平日里他走訪的名山大川何止千百,但象這樣在地底之下,仍然如此雄壯的景色也是頭一次見到,深以紫嫣所說為然。

看到這裡,葉泊雨突然有一個奇怪的念頭,這個地方與自己在兩幅畫中看到的那個山谷頗有相似之處,只是,畫中的山谷陽光明媚,林木蔥鬱,這裡卻是陰雲密布,幾無生機,葉泊雨不禁搖搖頭,心道,無論如何,范寬也不能遊歷到這種地方,還好整以暇的把這裡畫出來。自己否定了自己這個荒謬的想法,頭一轉,還是向自己的前方道路看去。

「不對呀,怎麼還有埋伏!」葉泊雨一看之下,又嚇了一跳,前邊山崖里一股殺氣衝天而起,比之剛才的那兩隊陰兵有過之而無不及。

「什麼埋伏?在哪裡?」紫嫣剛放鬆的神經又繃緊了,一拉葉泊雨,忙低聲問道。

葉泊雨用手指指前邊,苦笑道:「就在咱們前邊的山口上,看樣子比剛才的陰兵還要多。」

「啊!」紫嫣差點兒沒哭出聲來,「這樣下去,那何時是個頭啊。」

葉泊雨沉吟了一下,說道:「這樣吧,紫嫣,咱們一會兒悄悄的先去看看,如果真是陰兵埋伏,我們看看能不能想辦法悄沒聲的從兩側山崖繞過去。」

「從山崖繞過去,虧你想得出來。」紫嫣看看兩邊陡峭的山崖,低聲道:「這麼陡,恐怕連猿猴都上不去,你讓我上山崖。」

葉泊雨四下里看看,說道:「車到山前必有路,我們先去悄悄查看一番,再作計較。」

「哼,查就查,有什麼了不起的。」紫嫣也沒有辦法,撅了個小嘴,跟在後邊。

兩人也不敢行動太快,露了行跡,如果再驚動了陰兵那可不是玩的,小心翼翼的又過了一個多時辰,兩人才接近了葉泊雨所說的那個衝天殺氣的地方。

「不對呀,這裡沒有什麼陰兵啊?」兩人俯身仔細觀察了半天,別說什麼大隊陰兵了,連遊魂也沒有看見半個。紫嫣回頭看看葉泊雨,低聲問道:「你是不是被剛才的那些陰兵嚇昏了頭了,弄的草木皆兵的。」

葉泊雨也覺得奇怪,明明剛才看到就是這裡殺氣衝天的,而且現在在跟前更能強烈的感受得到,這股殺氣就在身前,但是,眼前卻一個陰兵都沒有,這是怎麼回事,葉泊雨自己也沒想明白。

看著葉泊雨苦思冥想,一頭霧水的樣子,紫嫣也不忍心在責備他,柔聲說道:「泊泊雨哥,我們還是先趕路吧。」

葉泊雨也沒有辦法,低聲道:「好吧,我們過去看看,但是還是要一切小心。」說著,長身而起,走在紫嫣前邊。

走到近前,自己剛才看到的那個殺氣衝天的地方,其實是山腰中凸出的一個十餘丈見方的小小平台,平台一側是陡峭險峻的山崖,另一側就是深不見底的峽谷,剛才看見的飛瀑就傾瀉在這個山谷里,隱隱還能聽見深谷中巨浪咆哮之聲,聲勢甚是驚人。

葉泊雨和紫嫣幾步就踏入到那個平台上,平台上也是鋪的跟棧道一般的巨大松木板,紫嫣還特意走到平台邊上,探頭往下看去,只見下邊黑浪滾滾,不斷的打倒兩邊的山崖上,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響,水汽蒸發上來,夾雜著地下的陰氣一起撲上來,寒氣迫人。

葉泊雨冥眼看的分明,知道這是地下深處的火山噴出來的岩漿和熱氣,夾雜著地底的陰寒之氣,兩股不同的氣息攪在一起,才變成這樣。葉泊雨大喜,知道這是天地自然生成的陰陽二氣,比平日里的靈氣強之百倍。忙伸手借過紫嫣的碧泉劍,使個長鯨吸水的陣法,劍柄上的綠石深邃不見底,金色的符籙不斷流轉,把山崖峽谷里的陰陽二氣引了上來,傳到葉泊雨丹田之中。

這天地間的陰陽二氣果然霸道,過了不到一個時辰,葉泊雨就覺得丹田之中氣息涌動,真元脹滿,竟然把《八荒劍氣訣》第三重境界一下子突破了。陰陽二氣在體內分清濁,定龍虎,丹田之內的陽氣化成三昧真火,葉泊雨冥眼相觀,自己體內的那個陰影又脹大了不少,隱然變成了一把小劍的輪廓,一運起真元,身後也能彷彷佛佛現場一個與自己一樣大小的黑影,葉泊雨知道,那就是自己修鍊出來的法身。

葉泊雨吸夠了陰陽二氣,足夠自己消化一陣子了,才把碧泉劍還給紫嫣。紫嫣看了一陣,指著山崖下的深谷,回頭對著葉泊雨笑道:「泊雨哥,說你草木皆兵你還不信,我看啊,你剛才神秘兮兮說的什麼衝天殺氣,是不是就是這個啊?嘻嘻。」

葉泊雨也覺得自己確實是有點兒神經過敏了,弄的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看著紫嫣頑皮的樣子,輕聲笑了笑,說道:「紫嫣,我們連日趕路,就在此處稍作休息一下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