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其他幾位公子哥紛紛附和道:“對,咱們和七哥可都聽見了。”

馬臉李聰道:“我沒醉,明兒你們就瞧好吧!”

話剛說完,李聰便一頭趴到了桌子上。

李基笑道:“中書,來來再喝點!”

書生臉博中書擺擺手道:“七哥,我喝不了了,明兒收拾了那小子咱們再喝慶功酒!”

說完,也趴下了。

李基看着一桌子東倒西歪的狐朋狗友不禁暗中得意:看來這一幫人還是挺有用的,徐默,等着吧,明天本王子看你怎麼應付!

……

……

徐默被王庭內衛擄走的事情,柳三江在第一時間便回去通知了茅元龍。

正在庭院中賞月的茅元龍穿着一身寬鬆的金絲薄棉袍,躺在搖椅之上舒服的晃盪。

“晉王才叫我派幾百驍騎去平匪,這便有內衛將徐默擄走。武宗天境的內衛可不是一般人能指派的,若說這事與晉王沒關係,我不信。”

柳三江帶着斗笠在一旁立得筆直道:“副都統,莫不是晉王有意見見這小子?”

茅元龍笑道:“不太可能,現在這小子一點成就都沒有,上官文龍態度也不明確,晉王絕不會見他,可到底是誰?”

柳三江想不出,茅元龍也想不出。

武宗天境的內衛只有晉王有指派權,當然除了晉王最寵愛的五公主李嫣然身邊有兩個貼身內衛也是武宗天境外,不過這些事情,茅元龍與柳三江並不知道。

茅元龍又道:“這件事先不想了,擄他去的人並無惡意,這小子肯定還會回來。現在讓我頭疼的是北安天居然還在三仙宮,而且憑你彙報的情況來看,北安天是要護着這小子咯。”

柳三江道:“反正屬下聽到北安天和這小子竟然稱兄道弟。”

茅元龍不禁哈哈大笑:“傳聞北安天當年受了極重的傷,此刻看來果然不假,爲了三仙宮,居然和一個武師小子稱兄道弟,可見他的傷仍然沒好。”

柳三江道:“應該是,我看北安天的氣勢早不如前,而且周身散發的魂力氣息很不穩定。”

醫者子苓 茅元龍笑道:“他的魂脈受損,實力有以前的一半就不錯了。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北安天還是要注意的。”

柳三江道:“敢問副都統什麼時候才準備動手殺徐默?”

茅元龍眯眼笑道:“等他混不下去的時候,我就不信,區區一個武師小子能讓三仙宮再活起來?”

……

……

晉王這邊沒多久也收到消息,便直接起駕前往五公主李嫣然的所住的碧華園。

在轎子中的晉王有些怒意,這個叫徐默的小子桃花運怎麼這樣好?這纔跟上官文鳳訂了親便又被嫣然派人擄走了,而且還是光着身子。

五公主可是晉王最最疼愛的女兒,不然怎麼會給她祕密派兩個天境武宗的貼身護衛。

萬一他的寶貝五公主與徐默這小子發生點什麼……

晉王不敢再想下去,他也想不明白是何原因。

催着宮衛一路打馬疾馳,沒過多久便來到碧華園,幾位宮女還未跪下參見他,晉王便三步並作兩步的走到李嫣然的居所。

“嫣然!”晉王踢開五公主的房門大吼一聲。

正在作畫的五公主嚇了一跳,但想到晉王深夜來此所謂何事時,便立即平靜下來。

在一旁的紅纓綠柳已跪下參見,晉王瞪了她們一眼道:“起來吧!”

“父王,怎麼了?”李嫣然眨着一雙無辜的大眼睛看着一臉怒意的晉王李延平。

而李延平看到李嫣然完好無損後,心總算放了下來,不過他還是問道:“徐默呢?”

“什麼徐默?父王在說什麼,嫣然聽不懂!”

李嫣然顯得分外無辜。

李延平對着這個精靈般的女兒也發不出火,只道:“有消息傳來說那個與上官文鳳訂了親的小子被兩名天境武宗女內衛劫走,你敢說不是紅纓綠柳?”

李嫣然燦爛的笑道:“怎麼會呢?我又不認識那個徐默,擄他幹什麼?紅纓綠柳一晚上都在房裏陪我,沒出去啊。”

晉王轉臉逼視着面無表情的紅纓綠柳道:“是嗎?”

紅纓綠柳同時拱手道:“屬下二人一晚上都在陪着主人,看主人作畫。”

李嫣然目露讚賞的看看紅纓綠柳,平常果然沒有白對她們好。

晉王還是有些不信,可若徐默藏在這屋子中,他身邊的侍衛必然能感受到。 晉王在屋子中度了幾步,總覺的有些不對。

徐默必然是被紅纓綠柳擄來的,可不在李嫣然這兒能去哪呢?

這王庭之中還有誰與這個徐默有關係?

晉王思前想後,腦中忽然靈光一閃,隨即對身後的侍衛道:“走!”

“父王你去哪兒……”李嫣然話未說完,晉王已帶着幾名侍衛急匆匆的走了。

李嫣然趕緊對紅纓綠柳道:“你二人快去鸞鳳園,能有多快有多快!”

晉王出了碧華園,直接往車上一躍,便道:“快,去鸞鳳園!”

幾名侍衛打馬疾奔,馬蹄噠噠之聲立時響徹王庭夜空。

只是一會工夫,晉王已到了鸞鳳園前,與之前去碧華園一樣,他沒理任何人的參拜,直接踢門而入,可眼前的場景卻與他預想的不同,李瀟瀟正穿戴整齊的坐在牀上,頭髮略微有些凌亂,哪有別人的影子?

“參見父王!”李瀟瀟並未起身,只是坐在牀上。

晉王雙眼凌厲,瞪着李瀟瀟身後鼓鼓囊囊的被子道:“你怎麼不起身?被子爲什麼那麼亂?”

李瀟瀟道:“父王,瀟瀟身體有些不適,剛把被子拉開,便聽到您來了!”

晉王李延平冷哼一聲,一個箭步跨到牀前,直接將被子掀開。

“父王您這是幹什麼?”李瀟瀟顯得有些緊張。

卻不料掀開的被子下空空如也,晉王立時臉色鐵青,咳嗽了兩聲才道:“沒事,父王就是來看看你,既然不舒服,便早些睡吧!”

“謝父王關心!”李瀟瀟恭敬的道。

晉王又掃視了一圈屋內,見沒有什麼異常,便氣呼呼的轉身走了,卻把門甩的咔嚓作響。

確定晉王出了院子後,李瀟瀟趕緊起身把開着的窗子關了,又回來看了看金黃棉絲牀單上剛纔被她屁股壓着的那一處落紅,不禁長舒了一口氣,暗道:好險!

若不是剛纔紅纓綠柳早來一步,正在與她顛鸞倒鳳的徐默便要被晉王抓個正着,那還焉有命在?

李瀟瀟回想着與徐默纏綿的場景,紅撲撲的臉上盡是甜蜜。

“徐默,我等你來救我!”

……

……

晉王李延平剛出鸞鳳園,便對鸞鳳園外看守李瀟瀟的幾名武宗道:“從明日起,再給我加派十個武宗守着這裏,不僅園子外要有,三公主的門前也要有人把守!”

儘管沒有當場抓住徐默,但晉王知道,這小子一定來過。

這小子究竟有什麼魅力,居然能讓瀟瀟夥同嫣然能把他擄到王庭私會。

看來上官文鳳那丫頭也是真的迷上這小子了。

晉王並不反對徐默這個不知名的小子娶上官文鳳,但他絕不能讓徐默碰瀟瀟。

熊破天手握軍權,是他必須要掌控在手中的人。

回到養心殿中,晉王又立刻宣來莫平衝,叮囑他死死盯着徐默,絕不能讓這小子亂跑,尤其是不能再被人無緣無故的擄走。

莫平衝看着一臉鐵青的晉王李延平,連稱微臣失職,又向晉王誓死保證了一番後,才抱拳告退。

……

……

徐默又以同樣的方式被送回了三仙宮的逐仙苑之中,紅纓綠柳把他往院子中一扔,便又飛身走了。

徐默一臉無奈,不禁在院中打了兩個滾將牀單展開,然後又重新圍在了腰間。

剛想往二層小樓中走,卻見上官文鳳與陳搖櫓面色焦急的走了出來。

一見光着上身的徐默,上官文鳳便跑到他身前關切的道:“是誰把你擄走了?”

徐默尷尬的道:“是瀟瀟!”

上官文鳳不禁道:“嚇死我了,我還以爲誰要對你不利!一聽到消息就立即與陳護法趕來了,可是卻不知去哪兒找你,只好在這兒等着。”

徐默笑道:“沒事沒事,就是瀟瀟想見我一面,她與熊漁虎訂親了。”

陳搖櫓在一旁笑道:“沒想到姑爺這般風流,居然連三公主都拿下了。”

徐默道:“陳大哥,你就別取笑我了,快給我找身衣服,之前練功把衣服都撐爆了,也沒準備。”

陳搖櫓仍然笑道:“所以你就這般出來了,還被擄走見了三公主,姑爺真是豔福不淺,我都想不出你是以何種樣子見三公主的。”

徐默白他一眼道:“陳大哥,快去找件衣服好不好,我求你了!”

陳搖櫓看了看徐默道:“嘖嘖嘖,姑爺樣貌雖不好,可這身材還真是誘人哩!”

“陳大哥,你在我心中也是個老成持重的人,怎麼……”

徐默話還沒說完,陳搖櫓已大笑着閃身走人了。

上官文鳳也笑的花枝亂顫道:“瀟瀟見你都說什麼了?你沒有傷害瀟瀟吧?”

“進屋再說!”

二人進了屋沒一會,便聽上官文鳳驚叫一聲道:“什麼?你和瀟瀟那個了?”

徐默尷尬的點頭。

上官文鳳不禁叱道:“你個風流鬼,這不是害瀟瀟嘛!若被人知道這件事,你兩都活不了!”

徐默堅定的道:“我一定要把瀟瀟救出來,絕不會讓她嫁給熊漁虎!”

上官文鳳撅嘴道:“若沒有兩個天境武宗輕車熟路,你連王庭的第一道城牆都過不了,況且離熊漁虎與瀟瀟大婚的日子還有不到兩個月,你怎麼救?”

徐默道:“我心中已有計劃,但卻急不得。”

“什麼計劃?”

徐默便附在上官文鳳耳邊悄聲對她說了半天,上官文鳳一會點頭一會皺眉的聽徐默說完才問道:“你確定這能行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