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其實一開始星炎便選擇了靈炎體,但要求極為苛刻,這種鍛體靈技需要的肉身力量至少是地靈境初期,繞是星炎如今的肉身力量在如何的強橫,距離那種層次,也還有一大截。

修鍊靈炎體可以大幅度增強肉身力量,而且如此高階的靈技,僅是初窺門徑,都能夠讓你立足於同級之中而不敗,面對實力比自己強大的對手,也能一較高下,如果修鍊至爐火純青的地步,便不言而喻了。

轉眼之間,星炎擁有了三種強大的靈技,他自詡在同齡人之中,底蘊都不可能有人比他更甚,就算在四大家族中,靈階低級已經算是頂尖的了,擁有一種靈技中級,那更是至寶,更不說高級是怎樣的存在了。

「或許這兩物只有那神秘墓府才有可能存在吧?」

星炎咧嘴一笑,能夠如此高匹配獲得兩種火屬性靈技,他不否認自己撿了天大的便宜,那種得天獨厚的滋味也特別的有滿足感。

以天炎玄訣奇妙的煉體效果,或許星炎只需要達到人靈境後期,便可一試靈炎體,到時候他的肉身層次可就要再次遠離本身的實力,大步跨越了。

「靈炎訣,就讓我試試你的神奇,看看擁有何等的強大之處。」

再次閱讀了一遍靈炎訣的修鍊之法,星炎的周身便涌動出赤色的靈力,靈力波動漸漸強大,隨意流動,體內的功法也悄然運轉起來。

隨著體內的靈力過渡到一個真正的狀態,星炎便愈發認真,雙掌探出,印法不定變幻,磅礴的赤色靈力慢慢的席捲而來,相比之前,眼下的靈力似乎多出了一分靈動,還有明顯的炎熱感。

第一次感受到體內的靈力如此的靈動,猶如半個生命體一般,星炎也忍不住驚疑,這種感覺彷彿讓他隨時能夠將體內的靈力帶入最為凝實的狀態,進而具備強大的爆發力。

但是此刻星炎所修鍊的畢竟是靈階高級靈技,靈技當中,級別越高,就越困難,功法也一致,再以星炎如今的人靈境初期實力,此時修鍊靈階高級的靈技,已經算是非常勉強了,所以一時半會兒他也不敢有煩躁的念頭。

欲速則不達的常識基本每一位接觸修鍊之人都深有體會,儘管也有一些自認為本身天賦異稟,放縱的去嘗試,最後卻落了個根基不穩,終身半殘的下場,但星炎並不在此列,即便面對著如此高深的誘惑,他也有一顆堅定的耐心和充足的時間。

一晃便是消逝了三個多小時,在這段時間中,星炎雖然一無所獲,但他的狀態終於恢復了,疲累也蕩然無存,感覺很是清爽。

在他的記憶中,也有那位前輩對靈炎訣的修鍊心得,這種心得算是給予了後者不可多得的引導,讓他少走彎路。

恢復的狀態之後,星炎緩緩的於岩石上起身,目光掃視前方的黑暗,於是低頭看了看左掌,掌中,隱匿在血肉中的東西微微發出鴻蒙的光華。

目光收回,星炎含笑的道:「接下來,就要看你的指引了。」

話音方落,那道修長清瘦的身影便縱身自山岩上落下,隨後如鬼魅般鑽入前方的黑暗之中。

對於擁有神源之鑰的星炎而言,修鍊靈技的速度遠遠超越了事半功倍,且也是頂端的獲得完美的效果,得到最正確的修鍊方式。

它的秘密雖然還未開啟,但也已經給星炎帶來了不盡的好處,在修鍊上,它可謂是一名不可多得的導師,其它物事上也有很巧妙的解決方式和對神秘靈物的感應能力。

經過神源之鑰的導引,星炎便開始了正確路數的修習,而在每一段過程中也頗為順利,即使還有一定的難度,卻也顯得輕鬆不少,如果沒有神源之鑰的導引和那位前輩的修鍊心得,就算以星炎異稟的天賦,那也不可能一蹴而就的領悟出來。

黑暗之中,在星炎進入不久,那沉寂的黑暗中忽的閃動起微弱的靈光,不過大多原因是天幽谷對視線的削弱效果,可它卻無法將其中的異動掩藏,反而在寂靜中,更加明顯的襯托出星炎逐漸變強的氣息。

星光不斷在黑暗中閃動,不定時移動,同時還伴隨著一道道破空之聲,空間的陰寒之氣不時也緩緩變得溫和不少。

剛開始閃動的靈光並不怎麼長久,不過經過不短時間的修習,已是能持久了一些,按照這種速度,星炎有信心可以快速的領悟其中的玄奧。

以神源之鑰作為輔助,且融合了無名前輩的高深造詣,星炎的修鍊速度愈發的加快,掌握得也越來越成熟,連續的修習,讓他不知不覺已經度過至第二日正午。

最強神話帝皇 抬頭望了望天幽谷頂端,那極為模糊的曜日,這才緩緩了吐出一口氣,停了下來。

剛是稍微的放鬆,星炎便發現,體內再無一絲可以支配的氣力,當即一把坐在地面上,大喘粗氣,滿汗淋漓。

直到休息了半個小時,全身的熾熱感才徹底的褪去,同時,疲累的星炎也發現,他似乎又變強了那麼一些,雖然感覺還不太明顯,但卻很充實,相信再修鍊數日,他還能攀升得更高。

第一次嘗試修鍊,星炎真的有些力不從心,靈炎訣可不是什麼普通的靈技,即便有高深的指導,但那種艱難還是需要由他來承受,神源之鑰可不能替他承擔下來。

不知疲累的沉睡了多久,直到星炎一個翻身,肉身不經意碾壓著細碎的石子,一雙眸子才徹底睜開,掃視起周遭無盡的黑暗,再度起身。

不消多時,黑暗之中接著又出現的道道靈光,靈光在黑暗中武動,破空聲也盡數傳開。

而當這些動靜愈發增幅時,直接令得岩洞中,靜靜坐立的少女睜開了美眸,一顆心已經被驚動了。

經過多時的休養,她的臉色已經恢復了些許紅潤,體內的靈力也在協助身體治癒肩膀上的傷勢。

此時,柳月兒臉色微變,她緩慢起身,步伐輕邁,在她行走到岩洞口時,美眸便愕然發現,之前的響聲是由那片黑暗中發出來的。

「好強的氣息……」

美眸緊緊的望著黑暗中的靈光,柳月兒甚至不敢相信,星炎能夠帶動起如此強大的氣勢。

「難道他正在修鍊靈技?」

美眸眨了眨,少女眼中閃過一絲自嘲,怪不得後者會拒絕她為其精心挑選的靈技,原來已經有了更好更強的了。

「他到底是什麼人啊……」柳月兒自言自語,她從小受著眾人矚目長大,天賦也是家族第一,可在星炎面前,好像從未具備過這些,而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少女,完全看不清星炎的底細,每當質疑他的實力,總能看到一個更強的他。

「轟!」

就在少女呆愣起來時,一道轟鳴之聲自那黑暗響起,接著一道靈影閃爍而去,重重的轟在一塊巨岩上,下一刻,碎屑崩散,猶如一顆炮彈般頗具毀滅性。 暮色無邊,天幽谷中,一切的物事全都如同暗黑深淵一般,其中只存在某些小小的差別。

而這點差別,可以小到令人直接無視。

深寒的朦朧墨色中,一道修長身影若隱若現,徘徊不斷的穿梭在其中,頗為矯健,在武動中,其身法也在接連的遊行,只不過比往常多出了一分強勢與神秘。

頭一回修鍊如此高深的功法,饒是做足了準備,星炎心中,也還是免不了一絲絲的激動,這種激動讓他很興奮,時刻有種躍躍欲試的感覺,到得現在,還一直陷入深邃的修鍊狀態中。

或許是因為星炎的太過沉浸,這才沒有注意到岩洞前方,那道注目而來的柔美目光。

觀望了許久,柳月兒才感到疲憊的微微眨了眨眼眸,本欲貼近些看看,但想到如此會打擾到星炎的修鍊,所以環視了一眼周遭,悠悠回到了岩洞中,繼續平復傷勢。

此時的星炎可謂是讓她大為驚愕,雖然她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現星炎在修鍊上有這般天賦,速度比尋常修鍊者要快上不少,但也不曾想到,在修鍊靈技上,天賦絲毫不弱於平常的靈力修鍊,按照柳月兒精心推算,就算放在洛天帝國之中,應該也罕有卓絕在他之上的人物。

恍惚中,柳月兒又再次猜疑起了星炎莫名的來歷,傳聞那荒域可不是什麼人都能隨意進入的,而從那裡走出的人,在修鍊天賦上也與其他人有些差別。

因為這些天的相處,已經讓她心中積攢了一些神秘感,她也知道,天賦異稟者,大多都是來自於高貴的家族血脈,而這種家族血脈,顯然不會平白無故的出現在冰山一角處,所以不得不令柳月兒心生猜疑。

天幽谷雖然暗無天日,不過並不影響時間的流逝,而加上星炎的意識盡數沉浸於靈炎訣中,不知不覺,時間已是悄然消去了數日,在這數日中,他幾乎未曾停歇,只是稍稍的補充些食物。

另一位置,柳月兒在這段時間當中,也未曾前來打擾星炎絲毫,儘管對於少年的來歷感到壓抑,但她也曉得把它放在心裡便好,只需要知道這名少年不會對她有任何壞處,相反,有著前者在岩洞前做警衛,她倒是可以無所顧忌的安心養傷。

經過數日調養,身上的傷也是漸漸的癒合了起來,看上去幾乎連同以往的神采一併恢復了,如此一來,柳月兒也無需太多去擔心她會成為負擔。

即使少去了一位柳亦,但怎麼說他們皆是貨真價實的人靈境初期強者,這等實力,就算不是最頂尖的,隨便在人群中一走,也不能使其他人輕易的將他們二人忽略了去。

……

黑暗中,一如既往準時修習靈技的星炎,在凝神修習了數個小時之後,敏捷踏動的步伐終於再次停歇了下來,而經過數個小時的修習,他的體力及靈力也枯竭了十之八九,汗液淋漓。

「呼。」

深深喘著粗氣,身軀脫力般癱軟在地,抬頭望著天幽谷頂端,黑沉沉的墨色再次壓來,在原本已是幽黑的空間上鋪上一層更為深厚的墨色。

「又過了一天,好像第六天了吧?」

目光掃視起周遭那些被自己折騰得一片狼藉的修鍊地,星炎微微咧嘴,在這六天之中,他除了稍微留意岩洞內的動靜之外,剩餘的時間幾乎都是在這裡度過,經過了六天的探索與修習,對於靈炎訣的掌控也略微的得心應手了。

雖然僅僅算是點皮毛,但這般高深的靈技,即使是其他的族中天才,也不一定能夠在短短數日窺探出什麼來,他能有點小進步,已經算得上不易,若再有其他苛刻的要求,未免也太急於進取了點。

以星炎的推測,柳月兒的傷勢估計差不多痊癒了,可能明天便會動身,在此修鍊也並非他的本意,如今身在靈元大賽的場地中,對其他參賽者來說,都是分秒必爭,他們卻在這裡停留了六天,要不是出於意外,自己也無心騰出修鍊的時間。

疲憊的坐了許久,星炎便懶散的緩緩起身,行至岩洞處,走了進去。

洞中還堆放著不少獸骨,火焰升騰,身子進入的剎那便感到陣陣暖意。

星炎目光落在火焰旁閉目調息的少女身上,微微看了一眼,隨後默不作聲的坐了下來,靜靜等待。

不過在他還未停留幾分鐘,美目緊閉的少女卻緩緩開口,柔和的道:「或許明天就可以動身了。」

聞言,星炎只是略微一笑,在他修習靈技的這些天,眼前的少女似乎不想因為某種拖累而加緊的恢復傷勢,同時也很配合的服下自己留下的療傷靈丹,所以達到這種效果,並不奇怪。

點了點頭,星炎問道:「出了天幽谷也算是過了第一關了,不知道下一個點是?」

柳月兒緩緩睜開眼眸,對視了前者一眼,然後收回目光,淡聲道:「靈元大賽的考驗極其複雜,除去兇險的境遇,還會存在高級靈獸,因為每一關的難度都不一樣,所以久而久之已經讓人明確的劃分了,一共分為三關,而每一關都有不同的路徑,且難易度不等,第一關就是擁有三條路徑,天幽谷是其中之一,等到第二關時,路徑會只有兩條,一條是天閻峰,一條是鏡心湖。」

星炎微微點了點頭,難易度劃分,這樣一來,倒可以讓人提前做好應付的準備,免去不必要的恐慌,不過天幽谷雖然屬於第一道關卡,可在星炎看來,此地的麻煩也不會少,光是一道死氣屏障就已限制了不少人的腳步,可能真正的險境還未被觸及。

「那最後一關是什麼?」說到此,星炎心頭也有些好奇,隨口問道。

「最後一關地圖上根本沒有,就連那裡的山脈也只是草草幾筆,可能除了掌管靈元賽的幾人外,誰也不知,但我能確定,父親口中所說的神秘墓府就在最後一關的偏遠地帶。」

柳月兒失望的搖了搖頭,顯然對這最後一關的信息極為在意,但既然是如此嚴苛的靈元賽,便會有神秘所在,還好在離開前,她父親已經在最後一關的地圖上模糊標註了那座神秘墓府的位置,否則,要在這廣袤無邊的地域中尋找出來,著實不易。

「看來只能小心摸索了,就當是好事多磨吧。」對此,星炎倒也是很釋然的揮了揮手,微笑道。

「嗯。」柳月兒俏臉上也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這好像還是她痊癒以來,第一抹笑容,頓時那貌美的臉頰令人有些獃滯。

稍稍看了一眼少女的容顏,星炎這才從短暫的失神中清醒,隨即略微認真的道:「如果真的尋找到了那座神秘墓府,恐怕還會是除了第三關的考驗之外,擁有致命般的危險之地。」

說到致命,也並不假,畢竟為了進入這神秘墓府,柳家可是葬送了不少新鮮血脈,然而付出了如此大的代價,也僅僅只能探尋了一點點神秘,留下細微的足跡。

這等損失,直接令得柳家這些年來一直排在四大家族末端,靈元賽中失去了當年獲得魁首的榮耀,同時也險些失去了靈元賽的參賽資格,到現在也不敢太過聲張。

能夠在最後一次機會中,讓柳翟選擇繼續賭一回,想必他也是鼓起了堅定的信心與勇氣,否則也不會讓自己的親生血脈冒險其中。

「這個確實不假。」柳月兒猶豫了一會兒,不久點點頭,頗有感觸的道:「柳家的年輕天才如果沒有葬身其中,說不定柳家也早已成為最受矚目的存在,只可惜……,到時候如果真有什麼危險,就不要繼續以身犯險了。」

「還沒到那一步呢,就算有,我也會把命放在第一位,不會做出愚蠢的事的。」星炎笑道。

「那就好。」柳月兒若有所思的道出一句,便深深獃滯著,不再言語。

……

一夜的時間很快便流逝而去,到來的卻是那無法看清的黎明,經過一夜的養精蓄銳,兩人的狀態也提升至巔峰狀態,特別是星炎的氣息,完美的收斂在體內,完全沒有因剛步入人靈境初期不久而產生任何的不適,反而在操控實力上,擁有遠超常人的駕馭能力。

「動身吧。」

對著身旁的少女微微說道,星炎輕微吐出一口氣,隨後星眸閉合,一股無形莫名的力量自體內湧出,融入空間,直到數分鐘后,俊逸的臉龐上方才浮現一抹笑意。

在精確的辨別方位之後,星炎也就不再有所停留,身形一動快速的進入前方的黑暗中,其身後,柳月兒也急忙跟上,修養了數日,直到現在她才感到有種壓抑釋放了出來,令內心感到頗為輕鬆。

不僅在宗成兩人身上做了點手腳,在他們的隨行隊伍上,星炎也留下了不少的靈魂印記,只要他們其中一人還有一口氣,想要跟上他們的腳步且方位不會失誤,那只是時間問題,只需要在行進的途中盡量提防隱藏在最暗處的殺意,應該不出意外。

落伍了那麼久,他們也該是時候真正的嘗試那種競爭了。 一處空間狹隘的偏靜地帶,一支隊伍默默不語的前行著,速度與動作都保持一致,身軀微弓,似乎在小心翼翼的躲避著什麼,加上周遭的漆黑,使得更為神秘了一些。

這支隊伍約莫模糊摸索了幾個小時,察覺到危機解除之後,那前方領頭的男子方才深深鬆了一口氣,心頭嚴密的警惕也放鬆了不少。

「終於甩脫他們了嗎?」

那名領頭男子伸出手臂揮了揮,隨後身後的人影便靜靜的癱坐下來,靠在凄涼的石壁上暗自拭去一頭的冷汗。

「王哥,好像真的甩開他們了。」

再次確認,身後的一名少年才緩緩湊上前來,對著領頭男子道。

領頭男子點了點頭,「應該沒跟上來了吧?他們盯了我們三天三夜,要不是走的及時,恐怕真的死了。」

「那現在該怎麼辦?」

「能怎麼辦?葛鴻與宗成大哥已經消失了六天,他們說過,只要三天不回來,估計是凶多吉少了,現在看來真的回不來了。」領頭男子搖搖頭,失去了那兩名人靈境強者的庇護,他們這支隊伍可謂怯意大增,那還有半點強勢,如今還提防的保留半條命。

「他們都是人靈境的強者,誰有那個能耐把他們殺了?難道真的是星炎那二人不成?」身後的人追問道。

頓時,所有人緩緩湊了上來,對於這件事情,他們也是略有耳聞,就連之前葛鴻欲要謀划的事情都是率先囑咐過他們,只要出了什麼事,此事與那星炎應該脫不了干係。

「是啊,葛鴻大哥說過,只要發生意外,便要去尋找葛葉大哥來救援。」

提到葛葉這個名字,一些知曉者忍不住激動一番,而此名的來頭他們也一清二楚。

「你們懂個屁,難道忘記了我們臨走前遇見的那頭魔猿了嗎?那東西的戰鬥力豈是人靈境初期實力可以相比的?就算現在請來了葛葉大哥,那他也沒能耐找魔猿算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