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其實坐在駕駛座上的是韓林,他忍著心中的好奇,神情專註地開著車。

這一天,不僅是東方玉卿的遭難日,更是他這個首席助理的災難日。

總裁的天價丑妻 可謂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還真是跌宕起伏,讓人應接不暇啊!

從未有過的身心疲憊讓身為旁觀者的韓林都有些招架不住了,可想而知作為當事人的東方玉卿和秦菲又將面臨著怎樣的考驗?

掛完電話,恰好看到之前去吃飯的幾個男人迎面走來。

看到秦菲已經從急救室出來了,郁林俊率先反應著跑過來,而暫時落後的那兩位則默契地對望了一眼,無奈地搖頭輕嘆。

唉,誰讓人家是身經百戰的軍人,自然是比他們這些凡夫俗子有優勢,而且還不是一星半點兒。

眾人快速將秦菲送回了先前的病房。

經過一番折騰,秦菲沉沉地睡了過去。

幾人刻意壓低了嗓音,開始著手處理秦菲被人下藥的事情。

保鏢根據那個女護士的提醒,已經找到了走廊上的監控視頻。

大概是確定秦菲一時半刻醒不過來,所以幾人就留在病房內的套間點開了那個視頻。

首先出現的就是東方溢和蕭伊敏拎著兩個一模一樣的食盒,想必那個「道具」便是出現在秦菲病房內裝著雞湯的器皿。

看了一會兒還是沒有什麼其他的變化,在場的幾個男人誰都沒有表現出不耐煩。

終於,有人出現在走廊的另一端,是白倩倩。

三人在醫院的走廊偶遇后應該是寒暄了一會,這些都貌似很正常。

很快就看到具有戲劇性的一幕,看得出來是白倩倩故意伸腿絆了那個女護士,因此有碘酒濺到東方溢的皮鞋和褲腿上……。

還沒看到真兇,但秦海已經忍不住咒罵了一句:「這個該死的女人,不安好心!」

這個白倩倩,果然不是個省油的燈,難怪東方玉卿當年就選擇了他家秦菲。

東方玉卿、郁林俊,還有郁林楓三人依舊目不轉睛地盯著監控上的畫面,生怕錯過任何一個細節,而秦瓊則是狠狠地瞪了秦海一眼,其中的警告意味再明顯不過了。

人家東方玉卿還在場,啥時候輪到你一個外人指手畫腳?

好吧!秦瓊承認他也是一個外人,不過他有身為外人的自覺性。

很快,通過監控能夠清楚的看到白倩倩和蕭伊敏兩人小心的在走廊那裡觀察了一會兒,大概是覺得不會有人注意到這裡,於是在附近的座椅上打開了食盒。

蕭伊敏負責擰開蓋子,而白倩倩則是把手裡一直捏著的粉末倒了進去。

接著就看到兩人說了些什麼,然後又把另外一個食盒打開,將剩下的全部粉末都倒了進去。

「我靠,這……」又是秦海忍不住冒出了一句話,只不過他看到東方玉卿的眼神后,沒敢往下說。

不得不說,東方玉卿的眼神比他哥的眼神犀利多了,讓他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秦小爺都有幾分膽怯!

白倩倩離開的時候嘴角勾起的微笑恰巧被監控放大了,她大概以為自己的計劃完美無缺,但是似乎忘了醫院這個地方除了消毒水之外,就是監控最多了。

也不知道是哪個位置上的監控把白倩倩和蕭伊敏的動作拍的一清二楚,包括面部的細微表情。

東方玉卿透過監視器里的影像把所有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鬱結於心的憤怒悄無聲息的發酵著。

只見他握緊了雙手,站起來就想去找白倩倩和蕭伊敏兩人算賬。

秦菲懷的是他東方玉卿的孩子,那兩個蠢貨憑什麼這樣對她?

大概是聽到了手指關節的聲音,郁林楓抬頭看過去,便看到東方玉卿的表情實在是不太好。不過他也能理解東方玉卿現在的心情,暗自嘆氣。

秦海剛轉過身想去走廊外面抽一支煙,就發現東方豪宇和韓林站在病房門口,臉色蒼白。

話說東方豪宇在給東方玉卿打完電話后,沒過多久又親自給守在秦菲病房外的保鏢通了電話。

事實上,東方豪宇跟東方玉卿他們幾乎是同步看了那段監控視頻,此刻的心情自然是波濤洶湧,一時間都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東方玉卿。

那兩個肇事者,一個是東方玉卿的母親,而另一個也算是跟他有著緊密聯繫的前女友。

雖然單純從視頻上看不出東方溢是否參與了這件事,但他叮囑過保鏢,一定要讓秦菲喝完他送來的雞湯,就顯得有些動機不純。

還有一個疑點就是,連蕭伊敏都率先離開了,為什麼東方溢會繼續留在醫院裡等秦菲醒來呢?

東方豪宇率先打破了這尷尬的對視,「哥,你沒事吧?」

「正如你看到的,我能當做一切都沒有發生過嗎?為什麼……秦菲究竟做錯了什麼,她們要趕盡殺絕?」說到最後,東方玉卿幾乎是情緒崩潰地吼出來的。 「是方兄弟。」

「方兄弟帶我們進來有恩,希望他能進去真龍城。」

之前幸得方昊天帶進來的田宇等人看到方昊天都是臉現笑意,他們沒能力爭這個名額,自然就希望對他們有恩的方昊天能爭到。

知道方昊天實力的人內心中對他能爭得一個名額是很有信心的,但不知道的人看到方昊天身邊僅是一個蘇無夜,對他便是不以為然。蘇無夜的實力雖然不差,平時大家也都給他點面子,但這個時候若不是金仙境存在,誰給面子?

小面子平時可以給,但這個時候給的就是大面子了。

什麼叫大面子?

實力就是大面子。

如果蘇無夜是金仙境存在,那自然就有大面子,敢與他帶來的人爭名額的自然就只有金仙境存在才行。但今天在此金仙境就這麼幾位,有足夠的名額何必去搶。

「蘇無夜,離開這裡我完全可以給你面子,但在這裡還是憑實力拿名額吧!」馬上就有人跳出來。

「魚龍幫!」蘇無夜雙眼微眯道:「你不去跟別人搶名額直接就跑來我這裡搶我兄弟的名額,呵呵,這是當我好欺負啊!不過你的話說的倒是沒錯,名額還是憑實力來拿,我兄弟這個名額是要定了。」

「爭吵無益。」百靈老祖突然出聲,他的聲音不大但在場所有人都能聽得很清楚。「我們也不過份,我們九人也就要九個名額,不多要,相信大家也不會說我們不公平,那餘下的十八個名額,我有個提議,你們誰想進真龍城都站出來決鬥,由我們九個老傢伙來當見證人,最終勝出的十八人便獲得進入真龍城的資格,大家意下如何?」

「老祖。」

在偏執傅少身邊盡情撒野 之前那幾個像提前定下名額但沒有金仙境坐鎮的勢力頓時臉色變了。

「百靈這個提議不錯,既可以減少爭吵與混亂,也減少傷亡。」有一個金仙境點頭附和,「我願意當見證人。但我要補充一句,這十八個名額的獲得者必須是參加決鬥的人。」,說完他看向其餘的七位金仙境。

那七位金仙境都輕輕點頭。

他們的名額沒人敢搶,現在距離城門開啟的時間還遠,反正閑著也是閑著,看看年輕人比武也算是有樂子打發時間。

九位金仙境巨頭都表示用決鬥的方式決定那十八個名額,像唐六和鬼千變等人也只能苦著臉接受,開始暗中對自已身邊要進真龍城的年輕人指點,面授機宜。

「九位前輩。」蘇無夜突然揚聲道:「既然決鬥定名額,那個決鬥可是有什麼規矩?」

桃源仙庄 那九位金仙境暗中交流了一會,由百靈老祖開口說話道:「反正時間多的是,就一對一吧,決鬥過程中不得任何人幫助,誰敢擅自出手相助殺無赦。但人畢竟多了點,就由我們九人在此地布起九個氣界,這樣可以同時有十八人決鬥,勝出者站到我的右後邊空位上,等第一輪決鬥完后勝出者繼續進行第二輪決鬥,第三輪也是如此,直到最後十八人出現。當然,如果有誰在前面幾輪都無人敢挑戰的話便默認其獲得一個名額,那十八個名額就會減少一個。現在也不搞什麼抽籤之類的,現在誰認為自已能在第一輪獲勝的人就自行上去。」,說完,他手一揮,便在他的面前布起了一個圓形氣界。

另外的八名金仙境也是如此。

「我先來。」

總有一些心急者,氣界一成就迫不及待的飛入氣界,然後傲然掃視,更是有人姿態略顯囂張彷彿無敵一樣聲音震蕩:「誰上來與我一戰?」

「我來戰你。」

「我來。」

很快九個氣界都有人上去,決鬥很快就開始。

有些一個照面就分出勝負,勝出者被氣界的布施者移出來后自覺落到百靈老祖的右手方向的空位上。

第一批的十八人決鬥完畢,有三人死,五人重傷,只有一人自知不敵對手時就大聲喊認輸而其對手直接罷手這才讓失敗者輕傷離場。

決鬥無疑也是最殘酷的,死傷程度全靠對手的心性。

若是遇到殘忍好殺之輩,一旦戰敗就只有死路一條。當然,你如果有一個好的背景,對手雖然比你強也好殺但忌於你的勢力背景還是會手下留情的。

這個時候,越發讓人覺得實力與勢力背景的強大有多麼的重要。

「天極門聖子太殘忍了。」

「是啊,人家都認輸了竟然還殺。」

「第二輪我絕對不會找他。」

勝出區的人看了天極門聖子不但殺死認輸者而且手段還是惡劣殘忍時,不少人臉色變化內心生懼。

似乎不是為了爭名額的決鬥,而是在報不共戴天大仇一樣。

對手都認輸甚至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的情況下趙登堂還是將對方打得粉身碎骨而死,不但不饒對方一命,就連全屍都不給一個。

在場的人對殺人估計都沒有反感者,但趙登堂的行為還是激起了許多人的怒火,四周罵聲一片。

不過罵歸罵,趙登堂表現出簡直半步金仙境的實力也確實讓人忌憚與畏懼,再加上天極門的強大,所以一會想選他當對手的人很少,很少,少到幾乎沒有。

「那傢伙也確實強大,絕對是媲美半步金仙境的實力,比他任何一個護衛都要強大。」蘇無夜說道:「再加上天極門的強大,根本沒有人願意去惹他,如無意外的話他會提前勝出,將一個名額佔去了。」

「他進不了真龍城。」並不急著出戰而冷靜觀看每一場決鬥的方昊天突然冷冷出聲,「這樣的人如果真到達金仙境絕非仙界之福。」

蘇無夜臉色微變:「你要殺他?他的背後可是天極門,不比你蒙山宗弱。」

「那又如何?」方昊天眼中有毅芒。「此人心性邪惡,修鍊的是童心血手,雖然他掩飾的好但我不會錯,這樣的人我必殺他。」

其實方昊天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他已經殺了對方九名真仙境強者,事後天極門遲早會有人查出是他所為,他跟天極門早就註定了是不死不休的關係,那現在有機會滅殺對方一個潛力巨大的聖子,他自然不想錯過。

「他修鍊了童心血手?」蘇無夜動容,「修鍊此功需要十萬童心之血才能入門,這是仙界禁忌之功,來源於魔界。趙登堂居然敢修鍊,膽子不小啊!」

「所以我不怕殺他。」方昊天胸有成竹道:「我殺他之前會將他的童心血手逼出來,這樣天極門的人想替他報仇就不會那麼明目張胆了。」

蘇無夜輕輕一嘆,道:「要是你將趙登堂的童心血手逼出來,天極門會有大麻煩,雖然不會就此滅門但元氣大損是肯定了。但如此一來天極門對你是恨之入骨,不殺你不快了。」

方昊天微微一笑。不殺趙登堂天極門也恨他入骨。

第一輪的決鬥繼續著,傷亡情況很嚴重。

方昊天覺得差不多時就出戰了。

出戰前,方昊天對蘇無夜說道:「前輩,你見多識廣,如果我的對手是該死之輩你就第一時間提醒我。」

「這個沒問題。」蘇無夜一口應下,道:「我也最見不得作惡之人,該死的自然不能讓他有機會活著出去。現在你最好選百靈老祖結界的那個傢伙,他叫步喜……」

一會,方昊天飛身落入百靈老祖的氣界。

步喜是一個身形魁梧的大漢,小臂粗壯如老樹盤根,筋肉虯結,渾身氣息,極為駭人。

「方昊天,你竟敢挑上我,你以為我好欺負?」

步喜也沒有急著動手,看著方昊天臉有喜色又暗含嘲諷。

「不是你好欺負,而是你該死。」方昊天淡然一笑,一拳轟出。

「死!」步喜渾身肌肉一震,一臉獰笑中他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面大鼓迎上方昊天的拳頭。

「巨靈鼓!」有人驚呼,「原來巨靈鼓是在步喜的身上。傳說中此鼓遇強越強,打在鼓上的力量越大產生的聲音就越有殺傷力……」

驚呼聲未落,「砰」的一聲巨響,方昊天的拳頭與巨靈鼓撞在了一起,發出震耳欲聾的響起。

步喜在方昊天的拳頭落到巨靈鼓上時嘴角便勾起了憐憫的嘲諷之色,在他看來,方昊天如此大力的一拳跟著就會被巨靈鼓的聲波轟殺。

然而步鼓臉上的嘲諷之色瞬間消失,他駭然的看到巨靈鼓發出的巨響聲不是鼓聲而是炸裂聲。

巨靈喜不但沒有發出鼓聲滅殺方昊天,反而被方昊天一拳就打爆了,然後方昊天的拳頭仍然前進,直奔步喜的面門。

四周的人也是很愕然,包括了那九個金仙境的存在。

沒有人知道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傳說中就是金仙境存在都不敢以蠻力直打的巨靈鼓為什麼會如此脆弱不堪。

就是強如金仙境們都無法想到方昊天的拳頭臨近巨靈鼓之前就已經將一道靈魂力滲入巨靈鼓內部從內部進行破壞。也就是說方昊天的拳頭打在巨靈鼓之上時巨靈鼓已經壞了。

「可惡。」步喜看著面前快速放大的拳頭,他瞬間反應過來后隨則為方昊天毀去他的巨靈鼓而憤怒,全力揮拳砸向方昊天的拳頭。 大概是忘了秦菲還在睡覺,所以東方玉卿吼得這一嗓子直接把噩夢纏繞的秦菲給驚醒了。

透過玻璃窗遠遠望去,怎麼會有這麼多人呢?

等等,郁林楓竟然也在,秦菲被嚇得趕緊閉上了眼睛。

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秦菲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腹部,幸好那裡還是鼓囊囊的,看來孩子沒事。

秦菲不知不覺地紅了眼眶,放在被褥上的手也攥成了拳頭。

「那個,我先回去陪鈺兒,有事電話聯繫。」郁林楓說了一句,然後就離開了。

就在大家以為東方玉卿暫時不會說話的時候,卻聽到他說,「你們也都回去休息吧,明天再來替我。」

「二哥,你……要不先吃一點東西?」秦瓊皺眉說著,心裡忐忑的要命。

「等一下我再吃,你們回去的時候路上小心。」

很快病房內就只剩下東方玉卿和郁林俊兩個人,一時間氣氛詭異到令人窒息。

秦菲閉著眼睛,聽力頓時變得靈敏多了。

察覺到有凌亂的腳步聲靠近,秦菲猶豫著要繼續裝睡,還是睜開眼睛?

「菲菲,你醒了?」

秦菲猛然睜開眼睛,原本以為最先看到的會是聲音的主人,卻不料是東方玉卿,心臟沒來由地漏跳了一拍。

東方玉卿憐惜地觸摸著秦菲的臉頰,輕聲問道:「頭還暈嗎?」

「我沒事。」秦菲咬著下唇,看上去像個受盡委屈的小媳婦。

郁林俊適時開口,「菲菲,要不要先喝點水?」

「我餓了,想吃東西。」秦菲故作撒嬌狀,說話的同時就想要掀開被子下床。

「別亂動,你身體還虛,想要什麼我幫你。」東方玉卿伸手扶秦菲坐起身,還順手拿了個靠枕墊在身後。

等一切準備就緒,郁林俊已經折返回來,手中提著保溫桶,還有一份打包回來的快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