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再觀其劍柄,長約三寸。

在劍穗處有著一個奇怪的獸形雕飾,沒人知道,這種獸首是什麼妖獸。

所有人迷惑了,為何突然會出現一把不凡的佩劍?

不過他們意念卻突然發現,懸浮空中的劍不凡和蕭如水則一臉獃滯,就好像整個身體被定格,看上去極為僵硬。

什麼情況?

這把劍雖然看上去很是不凡。

但你們好歹也是劍宗宗主和大長老,不至於被震驚的如此模樣嗎?

劍不凡何止是震驚,簡直是小心肝都快被驚出來,因為他一眼就認出那劍柄處獸首雕飾!

只看他顫抖著雙手,吞了一口唾沫,從喉嚨里艱難地發出聲音:「武……武神佩劍!」

看到劍宗宗主那般模樣,眾人差點笑出來。

不過當他們把話聽完,猛地仿若遭受電擊,所有人紛紛如同劍不凡那般僵硬在虛空!

就連商弘權也是瞪圓了雙目,脫口說道:「劍宗主,你說這把劍是武神佩劍?」

「不錯!」

穩住心神,劍不凡終於口語連貫的說出了兩個完整的字。

可心中的震撼則是翻江倒海!

他從沒見過武神佩劍的劍身,而歷屆的先輩也無人見過!

在閣樓里,這把劍除了劍柄,其餘部分都陷在地面內。

可以說,此劍自從插在地上那刻起,就沒有人再見過劍身。

今天,他看到了!

還是如此的突然,如此的難以置信。

蔣先生的小嬌妻 商弘權和在場諸多強者見劍宗宗主如此肯定,心中的震驚絲毫不弱於他。

守劍城的建立,就是為了那把斬殺凶獸的武神佩劍。

雖然他們不曾見過,但有關它的傳聞則耳熟能詳。

這劍在漫長的歲月里,從來沒有人可以拔出來。

可如今,卻出現在武鬥台,這讓所有人始料未及!

劍不凡震驚過後,驀然飛射而去,落在武神佩劍旁邊,旋即伸手握向劍柄。

此劍乃守劍城的鎮宗之寶,如今莫名其妙的飛出來,他必須拿走。

甚至他以為這把劍飛出來,也許無法拔起,仿若被下了封印的魔咒便會消失,此刻應該很輕鬆就可以拿出來。

但他想錯了,而且還是大錯特錯。

因為在他伸手剛剛觸摸到武神佩劍的劍柄,所有人頓時就看到一道光芒從其中爆射而出。

「砰!」

眾人就看到劍不凡仿若遭受重擊,直接爆飛出去,最後重重摔在地上,噴出一口老血。

「嘶!」

所有人看到這一幕,紛紛倒吸了口冷氣。

武皇巔峰啊!

只是去觸摸那把劍,竟直接被彈飛,彈傷,這簡直不敢想象!

劍不凡被彈飛之際。

跪在司馬耀面前的古木也早已察覺,不過劍光閃爍卻並沒有對他產生絲毫傷害。

站起身,他將師尊抱了起來。

現在除了無盡的悔意外,古木對這把劍根本沒有去在意,或者說根本就沒有發現。

「嗖!」

而在古木剛剛走了兩步,頓時感覺一陣風吹起。

旋即便發現商弘權已經站到了武神佩劍面前。

「商弘權,此劍乃我守劍城之物,你若敢碰,我劍宗和商家勢不兩立!」劍不凡艱難的從地上站起來,然後沉聲喝道。

此物是守劍城歷屆先輩窮其一生所守護的劍!

自己身為當代劍宗宗主,決不允許別人碰!

同時也非常的懊悔。

武神佩劍突然出現,讓自己過於震驚,竟不由自主把此劍的名字當眾說出來。

其實也不怪劍不凡,畢竟此劍存在近乎萬載,一直插在富麗堂皇的閣樓內。誰又會想到,在今天會突然出現,滅掉萬千雷電,落在武鬥台呢。 一盆冰冷的水,當頭澆下。

將滿腔的熱情和激動,澆滅得一絲不剩。

林沁兒裹緊了身上的衣服,只覺得渾身都冷冰冰的,沒有一點溫暖的感覺。

「喂?林小姐,您在聽嗎?」

林沁兒仰起頭,將淚水收了回去,「在聽,你來接我吧。」

「好的,您稍等五分鐘。」

五分鐘后,秘書來了,接過林沁兒的行李放到後備箱。

總裁室里,陸胤擰著眉頭吞雲吐霧,他本可以去接林沁兒的,可轉念一想,又派了秘書去接。

不知道過了多久,秘書打來電話,說已經安全把林沁兒送到了下榻的酒店。

放下手機,陸胤起身離開。

晚上八點。

林沁兒一個人呆在酒店套房裡,晚餐叫了送餐,侍應生將一桌食物送來。

面對精緻美味的菜肴,她提不起一點胃口。

一桌子的菜都沒動過,她回了卧室。

拿出手機,想了想,還是給陸胤打了電話。

她很想知道,他現在在忙么?

為什麼……還不來找她?

「喂?」

男人低沉的嗓音,有些冷。

林沁兒縮了縮脖子,被他的冷漠擊中,快要打退堂鼓了,「陸胤,你……還在忙么?」

「嗯,有應酬。」

「那你少喝點酒。」

「嗯。」

「沒事了,那你先忙吧。」

最終,她還是沒有勇氣說出口。

如果,這個孩子不是他期待的呢?

如果,他不想要這個孩子呢?

說來也奇怪,他每次都會做好安全措施,為什麼偏偏就懷上了,她也不明白。

他會不會以為她在避孕套上做手腳?

胡思亂想著,她又沉沉睡去。

…………

慕家官邸,西翼。

書房裡,小糯米坐在辦公桌上,晃蕩著兩條小短腿,慕靖西坐在大班椅上,跟她對視。

小傢伙心虛的哼哼,「爸爸,你為什麼這麼看著小糯米?」

「你就沒有什麼話要跟爸爸說么?」

比如解釋一下,為什麼讓他去接她回國,轉眼就跟陸胤一起回來了。

她有沒有想過,他這個當爸爸的,情何以堪?

感覺自己被耍了一樣,心情有點糟糕。

「爸,爸爸想聽小糯米說什麼呀?」

「就說說,你為什麼騙爸爸。」

小糯米猛地搖頭,臉蛋綳得緊緊的,「小糯米沒有騙爸爸,沒有的。」

「那你解釋一下,為什麼讓爸爸去接你,又放了爸爸鴿子?」

原來爸爸生氣的是這件事。

小糯米鬆了一口氣,嘟了一下小嘴巴,「爸爸來接小糯米,要好久好久呢,粑粑就可以馬上送小糯米回來見麻麻呀。」

慕靖西:「……」

所以,他輸在了距離和時間上了,是么?

聽她說完,慕靖西心塞的感覺,減輕了那麼一點。

至少,她是被陸胤利用的。

而不是自己自願的要戲耍他。

「好,這件事談完了,我們再談談下一件事。」

小糯米歪著小腦袋,漆黑的眼珠子滴溜溜的,瞄著他辦公桌上的那些糖果。

小爪子悄咪咪伸出去,一邊回答,「要談什麼呢?」

爪子還沒碰到,一直大掌,便把糖果送到了她面前。 「劍宗主大可放心,我想看看自己是否有能力拔出這把傳說中的武神佩劍,沒有別的意思。」商弘權是武聖,也是個老江湖。

佩劍是武神所用,絕非凡品。

在以前被劍宗嚴加看管,根本無緣見到,如今出現在面前,怎麼也要試一試啊。

當然,如果成功拔起來,他也不介意拿走。

每個人都有貪婪之心,武聖商弘權也不例外。

畢竟武神佩劍享譽尚武大陸,更是被人封為萬劍之祖,凌駕於絕品之上。

如果自己可以拔出,如果可以使用。

區區劍宗豈會懼怕?

一個好的兵器在手,完全可以讓武者實力提升一大截。

武神佩劍傳聞是凌駕於絕品之上。

商弘權肯定,自己如果能夠拔出這把劍,配合自己的武道修為,戰鬥力必然暴漲。

屆時此劍在手,就算面對武聖中期,他也有自信可以一戰!

帶著這份憧憬,帶著這份貪婪。

他無視劍宗所有人憤怒的目光,猛地伸手抓向劍柄。

不過當貪婪的心和霸道的劍柄接觸。

「砰!」

武聖初期的商弘權也是如同劍不凡那般,在所有人目視下,猛地被彈飛出去,最後重重摔在地上,更巧的是,位置和劍不凡相隔不遠。

兩人頓時有著難兄難弟的感覺。

不過好在這傢伙是武聖,修為雄厚,沒有當場吐血。

劍不凡冷冷盯著他,臉上的怒意非常明顯。

他不是三歲小娃,這貨心裡的想法如何猜不出?

不過好在他也沒有成功,這才頓然放鬆不少。

商弘權狼狽的從地上站起來,感覺到劍不凡的怒意。撮著返老還童的嫩臉,搖頭嘆了一聲,道:「江湖傳聞有誤,此劍別說拔出來,想要觸碰都很難啊。」

這貨擺出了一副『我已經儘力,讓你失望了』的表情。

同時好像在對劍不凡說:哥們,我是真想試試,沒有佔為己有的想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