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冥老凝視著謝龍天輕聲而道。

唰!

謝龍天沒有理會冥老的話,而是再次暴起,隨著一陣狂風呼嘯而去,狂暴的能量在其體內迅速醞釀。

「你的黑爪確實厲害,那麼,你也試試我這一招。」

謝龍天爆射而出,五指驟縮,凌厲而強悍的氣息自其五爪之上極速運轉。

在其正對面的冥老見此眉頭緊皺,神色凝重,在謝龍天的那五爪上他感受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在同等級修為當中很少有人能夠讓他有這種感覺,可見謝龍天並不一般。

「金龍爪!」

謝龍天低聲喝起,五爪金光大放,一隻粗大的黃金龍爪凝聚而成,凌厲氣息展現出無限的鋒芒,鋒利的黃金龍爪就連空間都承受不住被撕裂出五條猙獰的裂紋。

「玄級高階武技!」

冥老一眼認出謝龍天所施展出來的武技等級,即便是玄級武技,但是在不同修為的武者手裡其威能也是不盡相同,目光緊緊地鎖定謝龍天,冥老不敢有任何的大意。

唰!

巨大的黃金龍爪劃破空間疾速臨近,冥老運轉全身靈力,黑色的靈力在周身旋轉,化作一陣漩渦,隨即冥老雙手結印,周身的靈力迅速凝聚化為黑色巨鍾將其身體籠罩在內。

「御靈鍾!」

冥老沉聲而道,隨後那黑色巨鍾散發著濃郁的黑光,一股渾厚而堅固的氣息自黑色巨鐘上擴散開來。

「玄級高階防禦武技嗎?不過這可擋不住我的金龍爪的。」

這靈力所化的巨鍾防禦力確實不凡,但是他的金龍爪卻是更強一籌。

呼!

臨近黑色巨鍾,謝龍天一爪狠狠地朝黑色巨鍾拍去,凌厲的氣息和強橫的氣勢即便是深處巨鍾之內的冥老都能夠清晰的感受得到。

「不可能,同樣是玄級高階武技他的武技威能怎麼可能這麼強?」

巨鍾之內,冥老身軀微顫,一抹恐懼在體內蔓延開來,他難以自信這謝龍天竟然能將玄級高階武技運用得比他還要強悍。

不過,他也不弱,一咬牙,冥老再次結印,那散發著黑光的巨鍾愈加明亮,能夠明顯的感受到這防禦巨鍾再次增強了不少。

轟!

剛勁猛烈的黃金龍爪狠狠地落在黑色巨鍾之上,金色靈力和黑色靈力四處濺射,強大的氣息擴散開來令人心顫,面對這剛猛凌厲的一擊,在場的人自信除了地靈後期以上的強者之外,沒有一個人能夠抵擋的下來,黑色巨鍾猛然一震,鐘身劇顫,令得鍾內的冥老心頭一緊,雙手緊握,額頭之上已經布滿了密密麻麻的汗水。

隨之,巨鍾漸穩,冥老心中那緊繃的弦也在這一刻緩緩地舒展開來。

可就在他還沒有徹底鬆口氣的時候,一道低喝聲瞬間將他心裡的那根弦再次緊緊地綳直,就連身體都動彈不得。

「破!」

在冥老那瞪大而駭然的雙目中,只見謝龍天氣勢猛然一變,急劇驟升,那黃金龍爪金光璀璨,巨大龍爪在黑色巨鐘上緩緩劃過,五道粗大的裂紋在龍爪的凌厲和猛烈的攻勢之下朝巨鐘的周邊蔓延而開。

嘭!

在冥老驚駭的目光下,那黑色巨鐘表面密密麻麻的裂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朝周邊蔓延,隨之一陣嘭響,黑色巨鍾爆裂開來,靈光碎片浮於空中消逝而去。

見此,在場之人除了謝龍涯他們外,其餘之人紛紛駭目而望,就連那未動手的同為地靈後期的余老也是目光微顫,心生懼意。

連同樣施展出玄級高階武技的地靈後期都抵擋不住這一招嗎?

此時的眾人才意識到這謝家家主謝龍天是有多麼的可怕。

不可能,怎麼會這麼強。

另一邊,那受傷的萬圖的心裡同樣震撼,極為不是滋味,他還是不想承認謝龍天的實力達到了這麼強大的地步,可是眼前的一切卻是令他不得不去相信。

想到年輕時自己與他的修為相近,可如今卻被後者拉得如此之遠,一抹不甘緩緩而生,其神色也漸漸變得猙獰起來。

今天無論如何也要將你踩在腳下。

對於謝龍天年輕時搶盡風頭,這讓萬圖一直對他心存怨恨,不過由於謝家勢大,這讓他一直沒有尋找到合適的理由,當然這也是他一直不敢找謝龍天挑戰的借口罷了,所以他只有在夜裡做夢時才有機會將謝龍天踩在腳下。

不過今天無論如何他也要將謝龍天打敗,不然以後他還真的要生活在謝龍天的陰影之下了,況且他不相信以他和冥老的聯手敵不過一個謝龍天。

隨著黑色巨鐘的破裂,謝龍天的攻勢並沒有結束,黑色巨鐘被破的瞬間,謝龍天再次跺地而起,黃金龍爪朝冥老快速拍去,剛猛凌厲程度絲毫不比落在黑色巨鐘的弱。

若是被這一爪擊中,那麼這冥老不死也得在床上躺個半個月之久。

唰!

而就在謝龍天的龍爪眼看要落在了冥老的身上時,在其後方,一陣疾風一閃而來,伴隨著凌厲的攻勢直襲謝龍天而來。

感受到背後來人,謝龍天嘴角微翹,一抹詭譎的弧度浮現。

就在這一刻,謝龍天身軀猛然迴轉,而後拔地而起,剛猛凌厲的黃金龍爪對著來襲之人迅猛落去。

閃動著金光的龍爪再度明亮了許多,散發著璀璨的金光,令得在場之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極為危險的氣息在金光內迅速醞釀著,這一擊比之先前還要恐怖啊,若是被擊中這萬圖即便不死也得終身殘廢了。

「不好!」

見謝龍天朝自己奔來,再看其嘴角邊的詭譎之弧,萬圖發現這謝龍天就是等待著自己朝他發動攻勢,他的最終目標是自己。

也對,這次對謝家動手是以他為中心的,若是將他給幹掉了或者是重創了,那麼各大家族和兩大勢力的人就不敢輕舉妄動了,謝龍天這是想給他們一個威懾啊。

該死!

萬圖心中暗罵,面色陰沉到了極點,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竟然被謝龍天給算計進去了。

不行不能讓他得逞。

萬圖心一狠,咬著牙,極力的調動體內的靈力。

轟!

狂暴的土褐色靈力在萬圖的周身猶如風暴一般旋轉,雙手結印,一堵靈力凝聚而成的土褐色牆體出現在萬圖的身前,土褐色的牆體厚實無比,在其渾厚的表面瀰漫著強大的防禦氣息,可見這等防禦絕對不再那冥老的御靈鍾之下。

「厚土牆!」

萬圖低喝一聲,印記迅速變換,牆體上的防禦之力愈加的強大。

轟!

謝龍天那黃金龍爪重重地落在了牆體之上,牆體除了輕顫,卻是沒有任何的異動。

呼!

見自己的厚土牆將謝龍天的龍爪抵擋了下來,萬圖長長地舒了口氣。

「哈哈,謝龍天,還以為你這龍爪有多強悍呢,看來也不過如此嗎?有本事再破給我看看啊。」

萬圖對著謝龍天譏諷道,好不容易有個打擊謝龍天的機會,萬圖可不會就此放過。

「玄級頂階武技!」

謝龍天看著眼前的這堵牆,眯著眼睛詫異道,難怪能夠攔下他這一擊,萬圖自身實力本就不弱,加上這玄級頂階武技,能夠攔下他這一擊也不為怪。

「不過還是差了些火候。」

就在萬圖神色得意之際,謝龍天的嘴裡發出冰冷的聲音在其耳邊響徹開來。

隨後,只見謝龍天五指緊縮,鋒利的龍爪緩緩地刺破渾厚堅實的牆體,謝龍天緩緩划動,五道猙獰的裂痕在萬圖等一行人震撼的目光下浮現在渾厚堅實的牆體之上,伴隨著恐怖的能量注入,牆體也出現了裂紋,裂紋快速擴散令得牆體面臨著解體。

而不管萬圖如何催動靈力都跟不上裂紋蔓延的速度。

嘭!

很快,一道震聲蕩漾而開,使得萬圖等人的心臟猛然跳動起來。

………………………………! 隨著牆體的破裂,謝龍天的黃金龍爪疾速探向萬圖而去,凌厲的爪風若是落在萬圖的身上絕對是被撕裂成碎塊。

在黃金龍爪不斷地接近萬圖時,萬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那凌厲的爪風帶動著空氣令得其皮膚割得陣陣生疼,望著那逐步逼近的黃金龍爪,萬圖心中布滿恐懼。

而各方人馬同樣是將整顆心都提到了嗓門上去了,若是萬圖真被謝龍天給擊殺了,那他們該怎麼辦?難不成還要繼續朝謝家大宅院衝去?

沒有了萬圖和王室做靠山,他們還真不敢衝進謝家,不說謝家裡面有沒有埋伏,就從這多年來對謝家的調查一無所獲的結果下,謝家的神秘感足以令他們忌憚,不敢上前,若非今天所來的家族或勢力都接受過萬家的好處,即便萬圖是城主,背後有王室,他們也不敢踏近謝家,更別說是踏進了。

所以萬圖的生死關係到他們的決心。

「爾敢!」

就在黃金龍爪距離萬圖不到一米之長時,一道暴喝在謝龍天的身後響起,隨之一陣疾風而過,一道凌厲的黑影朝著他橫掃而來,速度之快不得不讓謝龍天暫時先放棄萬圖。

謝龍天一個側身,從側邊倒退而去。

謝龍天一退去,那黑影散發著狂暴的靈力波動橫掃至先前謝龍天所在的位置,若非謝龍天緊急撤出,這一擊落在身上絕對不好受。

而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冥老。

被冥老救下來的萬圖不僅高興不起來,反而依舊存有對謝龍天的恐懼,甚至在這一刻他心中有著打算放棄的想法。

「城主,你沒事吧?」

見萬圖楞在那裡不說話,冥老皺眉而道。

他還真擔心萬圖被謝龍天給鎮壓住了,這萬圖一旦被鎮壓住,那麼各大家族和兩大勢力的人就無法控制了,而這次任務若是失敗了的話,那兩位大人那邊可不好交代,到時他們一個不滿意,別說這天錦城城主他萬圖還能不能保住,若是沒保住,那麼之後回到了王都萬家他們的聲望也隨之而降。

所以如今能否命令各大家族和兩大勢力的人就只能看萬圖這個城主了,若是他自己都被鎮住了的話,那麼這次任務也就宣告失敗了。

「嗯?我沒事。」

被冥老這叫喚,萬圖晃了晃腦袋是自己回神過來。

「這謝龍天難纏得很啊,單靠我們這邊是突破不了的,只能另尋突破口了。」

冥老凝聲而道,說實話若是單打獨鬥的話,他和萬圖都不是謝龍天的對手,可是即便他與萬圖聯手也傷及不到謝龍天一根毫毛,反而差點著了謝龍天的道。

這謝龍天確實不簡單啊。

冥老心中感嘆道。

「另尋突破口?那就從他們那邊尋找突破口吧。」

萬圖將目光移至謝龍涯和十位炎龍十八將的位置,冷冷地說道,既然謝龍天這個突破口難以突破,他就不信謝龍涯和那十位炎龍十八將也難以突破。

「我就不信他們謝家個個都像謝龍天這般實力。」

萬圖凝視謝家人馬,輕笑而道。

「他們就交給你們了,務必儘快處理。」

隨即,萬圖看向各大家族和兩大勢力的人,指著謝龍涯他們一方沉聲說道。

萬圖的話音剛落,各大家族和兩大勢力的人連忙釋放出自身的靈力。

「地靈境!」

謝龍涯看著這群人中的曾家、李家和錦玉商會的領頭老者還有天龍幫葉龍的父親,微微說道。

沒想到三個月前這四人都還在玄武巔峰之境,如今卻是同時突破到了地靈境,再聯想到這次與萬圖前來攻打謝家,謝龍涯知道這是萬圖的傑作,看來萬圖為了對付謝家還下了不少血本啊。

「先陪他們好好玩玩。」

謝龍涯說完,他與身後的十位炎龍十八將紛紛釋放出強悍的靈力。

「玄武境!」

當萬圖和各大家族、兩大勢力的人看到炎龍十八將釋放出的靈力波動時,神色震驚,有些不可自信。

謝龍涯有著地靈境修為他們自然相信,畢竟人家是謝家謝天雄的二兒子,而這十位炎龍十八將卻是有玄武境的修為他們確實有些不太願意去相信,因為他們知道想要培養出清一色的玄武境護衛有多麼的難,其中的資源又不知要花費多少,而在整個天炎王朝內有能力培養出這支護衛的也就只有王室了。

難不成謝家的資源足以媲美王室了?

想到這裡眾人忍不住震驚起來,若是真這樣的話那謝家到底還有多少未浮出的力量,不過隨之而來的便是一陣驚恐。

那麼還未出現的剩餘八位炎龍十八將是不是也有著玄武境修為?

想到那還未出現的八位炎龍十八將,眾人驚恐之色愈加的濃烈。

現在各大家族和兩大勢力的人正在猶豫是否要繼續與謝家開戰,一旦開戰就再也沒有回頭的機會了,敗了他們以後只能苟活在天錦城內,勝了他們將會獲得巨大的利潤。

本來他們還有信心的,可是現在看到十位炎龍十八將個個都是玄武境的修為他們猶豫了,他們的信心遭到了動搖,這是一個艱難抉擇,一邊是敗了就是苟活,另一邊是勝了利潤巨大。

如果這裡不是天錦城,而是其他天炎王朝的繁華城市,他們定然會毫不猶豫地沖在萬圖的前邊推翻整個謝家,因為其他繁華城市都在王室的掌控之中,即便謝家再怎麼強也逃脫不過王室的掌控,然而天錦城可不一樣,在這裡王室幾乎伸不進手來,沒有王室相助他們想要與謝家對著干風險十足不小,所以他們十分在意這次王室的力量有沒有參與進來。

「各位不必擔心,這次行動我已做好萬分準備,況且王都方面也來了人,所以各位大可放心。」

萬圖同樣震驚與炎龍十八將的修為,但是到了如今這個時候他們已經沒有退路可言了,況且對方只有十一人而已,而且只有一個地靈境,而他們這方除了他和冥老、余老外,還有十九人其中有五個地靈境,所以他們還是佔據優勢的,最重要的是他們後方還有兩位來自王室的大人物,所以他並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走!」

聞言,人群中,曾家的曾勝炎率先爆射而出,朝著謝龍涯強攻而去。

見此,其身後的眾人也紛紛而出,氣勢兇猛,而他們這一踏出也就示意著他們再也沒有了回頭路。

「謝龍天你的實力確實很強,但是今天你終究還是要被我踩在腳下。」

萬圖將目光重新落在了謝龍天的身上,獰笑道。

「話大了也不怕閃了舌頭。」

謝龍天聞言譏笑而道,絲毫不將萬圖的話放在眼裡。

「你還是以前一樣高傲,令人討厭。」

萬圖心中微怒,壓制著怒火冷冷說道。

「冥老我們一人一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