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冷月拚命的憋著自己不發出笑聲,什麼羞澀,尷尬在這一瞬間都從心底拋的乾乾淨淨。

「既然你不出聲,我就當你默認了!」蕭寒將枕頭輕輕的放在冷月的瑧首邊上,然後就這麼自顧自的躺了下去。

只有一床被子,被冷月蓋在身上,蕭寒只帶了枕頭,沒帶被子,所以身上什麼都沒蓋,就這樣靜靜的躺在冷月的身邊。

冷月也沒想到這個男人說躺就躺下了,這麼近的距離,她自然可以聞到那一絲濃烈的男人氣息,她跟龍五雖然曾經有過心心相映的感覺,但從來沒有像跟蕭寒這麼近距離過,最多也就是擁抱,甚至連接吻這樣戀人之間最基本的親昵動作都沒有。

冷月不敢動,但是心跳卻隨著蕭寒在她身邊躺下之後,跳動的頻率加快了不少。

沒有任何聲音,除了彼此的心跳和呼吸聲!

一分鐘,兩分鐘……十分鐘……

半個小時都過去了,冷月甚至懷疑身邊這個男人是不是沒有那個能力,面對這樣一個千嬌百媚的大美女就這樣無動於衷?

重生之武神大主播 總不能就這樣過一夜吧,那明天還不被那兩個女人給笑死,自己真的就沒有一點吸引力嗎?

眼眸輕微的抖動了一下,冷月緩緩的睜開了雙眸,轉動著那雙黑幽幽、水汪汪的眸子,看著自己那引以為傲的胸脯,心說,我這也不小呀,可是,如果他真對自己毛手毛腳的話,又會是怎樣一副情景,一想到這羞人處,面頰頓時如火燒一般,浮上了一層胭脂般的粉紅之色。

冷月睜開了雙眸,蕭寒這邊也睜開了雙眼,只是兩個人都面朝天,所以還不知道對方其實都已經蘇醒了。

「哎!」一聲幽怨的嘆息聲傳來。

被子突然掀開一角,一具帶著絲絲涼意的身軀鑽了進來,猝不及防的冷月,被突然襲擊的蕭寒一下子摟了個正著,四唇相交,黏在了一起。

蕭寒更是上下其手,一隻手在沒有得到主人的允許,就鑽進了褻衣內恣意的放肆了一番,上面更痛吻她的嫣唇,肆意掃蕩,直搗黃龍,將那從來就沒有被人品嘗過的小香丁攫取其中,拚命的吞咽著,吮吸著!

「嗚嗚……」冷月沒有任何準備之下被蕭寒就攻陷了芳唇,然後是一對傲然的蓓蕾也落入魔掌,緊接著,全身各處狼煙四起,除了女人最隱秘的**,幾乎都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膚都被蕭寒撫摸到了。

一個正常的女人都希望享受到性的歡娛,何況壓抑了幾百年的冷月,這一點蕭寒在蔚姿婷身上是深有體會,這樣一個保守的女人,在被釋放了**之門之後,那需求幾乎是無止境的,若是換了別人,未必能夠滿足的了她。 第四百六十二章:遠交近攻(二)冷月外表是冰冷的。但是內心是火熱的。

這種內心的火熱甚至灼燒了蕭寒了自己,也成為了促使他進一步的原動力。

當蕭寒挺身刺破那一層阻擋兩人靈欲交融的隔膜,冷月眼角流下了一串晶瑩的淚珠!

這可是保存了四百多年的最後一道屏障,沒能給得了龍五,卻給了一個比她小了十倍年齡的男人!

後悔嗎?冷月自己心裡都不知道,後悔已經沒有用了,身體背叛了,心早就背叛了。

這個時候已經不是在拷問自己愛的那個人究竟是誰的問題了,而是壓在身上這個男人帶給她從來沒有過的體驗。

悄悄吻去了女人眼角的淚水,開始了征伐,這是戰爭,又是鬥爭,是男人和女人的真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再也難分彼此!

「啊,冷月姐平時都不怎麼說話的,想不到叫起來這麼大聲!」寧馨兒用被子捂住耳朵,阻擋那入腦的魔音,驚嘆的說道。

「這就叫人不可貌相!」蔚姿婷深有同感的說道。

寧馨兒腆的臉湊到蔚姿婷耳邊說道:「婷姐,其實你的叫聲也不小喲!」

「死馨兒。作死呀!」蔚姿婷俏臉之上頓時浮現起一坨紅雲,作勢便將寧馨兒摁下,做出要打屁屁的姿勢。

「婷姐,我錯了,饒命,哎喲……」

兩個女人在床上亂打成一團,你來我往的,居然摒除了魔音的干擾!

好容易等兩個精力過剩的女人將一身的精力發泄完,衣裳凌亂,漏出無限*光,喘氣細細,雲鬢散亂坐在床上,你看我,我看著你,哈哈大笑起來。

那邊**漸熄,第一次,冷月便獲得了極大的滿足,比較起來,破瓜的疼痛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

雪白的肌膚映襯著紅暈的俏臉,更是誘人,蕭寒盯著身下嬌柔的身體,一時間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自己居然就這樣將冷月給吃掉了,而且還是即將登上龍島的最後一個晚上。

這種感覺很荒唐,有一種跟小叔跟嫂子**的感覺,很刺激,很食髓知味。

冷月的這張行軍床很小,不過容納兩個人是綽綽有餘了。

**的餘韻令冷月抑制不住的嬌軀顫抖著。那種感覺果然令人慾罷不能,沉迷**的行為似乎一下子得到了一種理解。

忘記了龍五,忘記了曾今沒有結局的苦戀,冷月的心裡只有一種感覺,抓住這個男人,不要讓她從身邊離開!

蕭寒沒有離開,再堅強的女人第一次后也需要男人事後的撫慰,他當然不會對冷月那麼殘忍了,至少在這一刻,他感覺到冷月放開了身心接受了自己,不然是達不到那種靈欲合一的境界!

蕭寒還將蚩尤版的《**經》傳授給了冷月,配合《御女心經》修鍊,能夠達到非常好的效果,尤其是第一次的時候,蕭寒得的收穫更大,感覺上修為猛的漲了一大截,再一次施展吞天奪地刀法的前兩式的時候應該不會太吃力了!

冷月的收穫也不小,她沒有想到這世上居然還有這等神奇的功法,以後豈不是每天歡好就可以替代苦修了,雖然得到的好處不足以讓冷月突破,但是修為增長的冷月也是抑制不住的喜悅。

她以前也知道蕭寒有一套床第間修鍊的功法。只是不是蕭寒親密關係的女人都得不到傳授,這可算的上是蕭家的一個秘密,冰雲進步那麼快,也都是拜這套功法所賜。

快樂過了,滿足了,身體也愉悅了,剩下的該是如何面對現實了。

蕭寒頭疼的是,如何面對龍五,總不能直接說,我把你喜歡的女人給睡了,你看著辦吧?

他跟龍五的關係很奇妙,既像是兄弟,又像是盟友,甚至還可能是情敵,龍五間接上也算是救過他的命,這樣撬了救命恩人的牆角,實在是有點心理上說不過去。

冷月抱的很緊,有點像小女孩抱著心愛的玩具捨不得半刻離開的那種。

「小月,別抱的那麼緊,今晚我不會走的。」蕭寒柔聲的在冷月耳邊道。

「嗯!」冷月含糊的答應了一聲,手臂鬆開了些,這讓蕭寒透了一口氣。

「明天就見到五哥了,咱們兩個的事,到時候該怎麼對五哥說呢?」蕭寒輕輕的撫摸著冷月的一頭烏絲說道。

「我發過誓的,今生嫁人的話,只能嫁給你。」冷月將心裡隱藏的最大的秘密說了出來,反正都已經這樣了,這個秘密已經沒有再隱瞞下去的必要了。

「五哥知道?」蕭寒一驚,這可是一個大大的意外。

「我就是當著他的面發的誓。」冷月的回答讓蕭寒有些瞠目結舌。

「你當著他的面發的誓?」蕭寒吃驚的道。

「當他得知自己跟十三公主的婚事之後。就開始有意的疏遠我,我知道他是龍族,還是下一任龍皇的繼承者,是不可能跟我這樣一個人類女子結合的,為了龍皇血統的純正,還有龍族的尊嚴都容許我們的結合,所以他就像找個人把我託付給他,他選擇了你!」冷月將事情的情由娓娓道來。

「為什麼?五哥為什麼會選擇我?」蕭寒有些不太明白,龍五有認識很多高手才俊,怎麼會選擇自己呢?

「可能是他對你的很有好感吧?」冷月道。

「可我跟五哥當時只是泛泛之交,並沒有太厚的情誼?」蕭寒道。

「我不知道,有時候我也不知道他的心思。」冷月道。

蕭寒感覺這事兒有點荒謬,促成冷月跟自己的人居然是龍五:「小月,你喜歡我嗎?」

「我不知道,跟你在一起沒有壓力,很輕鬆。」冷月說道。

有的人愛情並不一定是明確的喜歡或者不喜歡,有時候習慣了,也就成為一種自然。

龍五的強勢或者背後強大的種族力量給了冷月非常巨大的壓力,在兩人相愛的過程中,這種來自龍五背後的壓力幾乎都被冷月承受了過去,但是龍五最後有選擇了放棄,這种放棄對冷月的打擊是非常巨大的。

當一方苦苦承受,另一方則選擇了放棄或者妥協。這種愛只能是痛苦的。

龍五可能知道自己對不起冷月,他不能放棄龍族,否則就會成為龍族一族的罪人,這個罪名他擔當不起,其實從內心講,冷月已經最好了不計名分的跟著他,哪怕是做一個地下的情人也願意。

但是龍五做不到,而他的未婚妻龍十三更是一個強勢的女人,她的父親是上任龍皇,也不容許自己的丈夫在擁有自己之外還擁有另外的女人,如果對方是龍族。或許她會默認,但是如果是人類,那是絕對不可以的。

龍皇怎麼能夠跟一個人類女子有私情呢?

註定了,這是一段無果的感情。

而冷月跟蕭寒在一起,則沒有那種壓力,冷月不需要面對來自別人異樣的目光,不需要面對蕭寒背後的什麼種族的壓力,他就是一個人,完全可以決定自己。

龍五給她選了一個人,在她看來,蕭寒還是蠻不錯的,除了花心一點,也正是這一點,他才能容的下自己,有膽子接受曾經是龍皇女人的人,這世上恐怕也沒有幾個。

至少在龍五的心中,有色心的不少,有色膽的卻只有蕭寒一個,正是蕭寒以聖階對抗已經是中神階的葉浩的時候寧死不屈的硬氣,讓龍五感覺到這是一個不同於常人的人類,還有他那異於常人的進步速度,等到蕭寒突破神級的消息傳來,他就已經決定將冷月託付給他了。

長夜漫漫,沒有蕭寒睡在身邊,蔚姿婷和寧馨兒兩個女人都覺得好像少了點什麼,怎麼也睡不著!

報告少將,夫人要離婚 「婷姐,咱們不如去冷月姐那兒看看?」寧馨兒建議道。

「要去你去,他倆估計這黏在一起說話呢,我可不想去攪了人家的美事,到頭來被冷月妹妹記恨一輩子。」蔚姿婷道。

「可是婷姐,我睡不著咋辦?」寧馨兒抱屈道。

「睡不著就唱歌!」

「唱歌,好主意,婷姐,你會唱什麼歌?」寧馨兒喜道。

「我哪會唱什麼歌,還是聽你唱吧,要不把那倆美人魚公主弄過來,讓她們給咱們唱歌聽怎麼樣?」蔚姿婷道。

「算了。她倆也被折騰的夠嗆了,還是讓她們休息吧。」寧馨兒想了一下,意興闌珊的說道。

「這美人魚的歌聲是一絕,我倒是想聽聽。」蔚姿婷說道。

「要聽,以後有的是機會,深更半夜的,你不怕把美人魚招來?」寧馨兒提醒道。

「對,對,多虧馨兒妹妹提醒,我差點將這茬兒給忘了。」蔚姿婷連忙說道,「要不馨兒,你就唱一曲來聽聽?」

「婷姐想聽什麼歌?」

「來點舒緩的,聽著讓人昏昏入睡的那種!」蔚姿婷道。

「這個呀。」寧馨兒閉目想了一下,「有了,我就唱光明聖教的聖歌吧。」

「不聽,那歌能把人聽瘋了,又臭又長,難聽死了。」蔚姿婷道。

「可是這首歌被譽為是催眠效果最好的呀!」 總裁,別玩了 寧馨兒道。

「被你打敗了,隨便哼一個吧,最好是我沒有聽過的。」蔚姿婷提出了新要求道。

「那我就給你唱一個《兩兩相望》吧。」寧馨兒想了一下,說道。

「兩兩相望,這歌沒聽過,是誰寫的?」蔚姿婷詫異的問道。

「你猜猜看?」寧馨兒嘻嘻一笑。

「不會是他吧?」蔚姿婷從寧馨兒臉上的表情就看出來了。

「嘻嘻,就是他,婷姐,你真聰明!」

「不是我聰明,是你把一切都寫在臉上了!」

「婷姐,你要不要聽呢?」寧馨兒嘟嘴的問道。

「姑且聽一聽,唱得不好聽可得家法伺候!」蔚姿婷板起面孔道。

「婷姐,你越來越壞了,跟爺一個樣!」

「那你可得唱好了,嘿嘿!」蔚姿婷賊笑一聲,忽然發現自己越來越像那個人了,又立刻板起了面孔。

「拈一朵微笑的花

想一番人世變換

到頭來輸贏又何妨

日與月共消長

眉間放一字寬

看一段人世風光

誰不是把悲喜在嘗

海連天走不完

恩怨難計算

昨日非今日該忘

浪滔滔人渺渺

青春鳥飛去了

縱然是千古風流浪里搖

風瀟瀟人渺渺

快意刀山中草

愛恨的百般滋味隨風飄

富與貴難久長

眉間放一字寬

看一段人世風光

誰不是把悲喜在嘗

海連天走不完

恩怨難計算

昨日非今日該忘

由一開始的清唱,到後來寧馨兒歌唱的情緒給調動起來,聲調越來越高,感情也越來越投入,完全是一次完美的演繹!

蕭寒和冷月的相擁,眼神互相凝視對方,歌聲應時應景應人,唱出了兩人的心境,完全融入了兩個人的心裡。

「誰在唱歌?」露茜驚的抬起頭來,原本睡著的她被一陣優美的歌聲驚醒,雖然嗓音比自己差很多,她自信如果這首歌換做自己來唱的話,一定唱的被這個還要好!

露婭也被歌聲驚醒了,雖然她不認為人類的嗓音能夠媲美美人魚,可卻不認同姐姐的觀點,人類的歌曲跟美人魚的歌曲不同的,美人魚聲音偏高,雖然很好聽,但音域比較狹窄,而人類的嗓音雖然不如美人魚,可他們的音域寬廣,可擅長各種演唱,而且某種特定的嗓音唱出來的歌聲會更加有震撼力和感染力,這是美人魚所做不到的。

「馨兒妹妹的歌唱的真好聽!」冷月輕輕的嘆息一聲,眼眸中說不出的哀思道。

「這首歌是我寫的。」蕭寒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雖然是剽竊,可是在這片世界根本找不到原著,那自然也就屬於他的原創了,沒有必要為剽竊感到羞恥,那若是這樣,學到的知識還都不能用了,那不都是別人發現或者發明的東西?

「你寫的?」冷月驚訝的抬頭。 嫁惡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