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切……” 蕭寒松的脖子給剛剛被穆凌的大手鬆開,此刻正在恢復正常的呼吸喘著粗氣,卻見眼前一道乳白色的光芒激射而來。

蕭寒松下意識的用手抓住了這乳白色的光芒,看到這一幕,穆凌的臉上也是露出了一抹殘酷的笑容。

然後沖白羽一聲輕喝:「走!」

白羽早就看呆了,她想不到穆凌竟然會做出這麼一個讓所有人難以置信的動作,這裡誰不是拼死拼活的想要搶到月神之心。

明明觸手可得的東西,他竟然反手送給了自己的敵人蕭寒松,難道他腦子壞掉了不成。

「穆凌,你瘋了,你把月神之心給了他……」

對於穆凌和白羽來說,這個驚人的動作給他們創作了最佳的逃跑時間,因為蕭寒楓也絕對想不到穆凌竟然會將月神之心拋給蕭寒松。

所有人愣神的瞬間,就是他們逃離的最佳時段,可惜白羽似乎並不會領這個情,和其他人一樣,她無法理解穆凌這麼做的用意。

自己明明可以得到的東西,你竟然送給了敵人,難道就為了眼前的逃命么,東西到了他們手上還有那麼容易要回來么?

「快走,出去再給你解釋!」

「我不,你憑什麼將月神之心給這些畜生,我要將它搶回來!」

白羽話音落下,直接從天空飛掠而下,這一行為無疑是將她自己送上了死路,因為蕭寒楓已經反應了過來。

對於穆凌的舉動他首先出現的是震驚,其次就是疑惑,他為何會這麼做,穆凌可並不是傻子啊。

「白羽,給我回來。」

穆凌一聲大喝,強大的音波將整座建築都是震的顫動起來,可惜已經來不及了,白羽的速度何其之快,幾乎是眨眼之間便已來到了蕭寒松的身前。

後者也是被身前陡然出現的白色身影嚇了一跳,就在白羽出手的瞬間,蕭寒楓的臉上卻是攜帶著一絲絕對的冷酷看向了白羽。

他右腳一踏,整個地面似乎都是顫動起來,然後卻見他身前的地面寸寸炸開,狂暴的攻擊力直接來到了白羽的身前。

撕裂般的衝擊力還未臨近白羽,她已經感覺到了身上皮膚傳來了生疼,但她卻並未沒有退走的意思,右手毫不留情的一掌朝蕭寒松拍了過去。

而這樣一來,她將完全承受蕭寒楓這一擊,就在此刻,頭頂上一道身影直接來到了白羽的身前。

穆凌沒有絲毫的猶豫,體內的玄體如泉涌般瘋狂的湧出,萬般危急之刻,這是他所能做到的最強大的防禦,其它的手段根本來不及施展。

噗……

不得不說,蕭寒楓的手段的確驚人,承受這一道攻擊所帶來的代價就是穆凌的身軀直接被倒轟而去。

一口鮮血從其口中狂噴而出,看到這一幕,蕭寒楓的臉上也是露出了一絲嘲諷。

「看來你的進步也並不算多麼的驚人,洪延龍在煉獄裡面能廢了你,現在我似乎也可以輕易的廢在這裡。」

對於這種嘲諷的聲音,穆凌卻是不聞不問,一星體修為他承受了一部分的攻擊力,在加上玄氣防禦,傷勢並不致命。

所以在他飛速後退的瞬間,右手直接將白羽攬住,腳掌一蹬,身形如一柄朝天空飆射出去的利箭直衝雲霄。

頭頂之上的建築被他衝破了一個大洞,看到這一幕,蕭寒楓並未親自追擊,而是朝身後的人使了使眼色。

然後他走到了蕭寒松的身前,不知如何,他的心裡總是有一股不好的預感滋生,但他卻又想不到到底會有何種事情將要發生。

要說是自己大獲全勝才是,起碼月神之心已經在他弟弟的手上了。

「二弟,讓我看看月神之心……」

蕭寒松心有餘悸的點了點頭,然後他緩緩的攤開了手掌,就在蕭寒楓準備伸手的一剎那,他雙眼之中的瞳孔被驟然放大。

「這,這是……」

蕭寒鬆手中乳白色的光團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速的變成血褐色,然後這種顏色竟然迅猛侵蝕進了他的掌心之內。

他的整隻右手開始迅速的變成了血褐色,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自其口中嘶吼而出,蕭寒楓的瞳孔急劇收縮。

而後他沒有絲毫的猶豫,手掌帶著鋒利的玄氣毫不猶豫的利斬而下,蕭寒松的整隻右手頃刻落地。

這也的確不失為一個利索果斷的解決辦法,豆大的汗珠從蕭寒松的額頭上傾瀉而下,手中出現無數靈藥直接朝傷口上面灑了上去。

地面上,蕭寒松的整個右手完全變成了詭異的血褐色,緊接著,這血褐色竟然還是緩緩的升騰,然後在空氣中凝聚出了一個怪異的血褐色鬼影。

頭頂有著一支尖尖的獨角,它的身軀恍若流動的液體,無時無刻都在變換著形狀,那種陰森而詭異的氣息彷彿印證著這個傢伙是從地獄裡面爬出來的。

「誰敢動血咒大人的詛咒!」

一股無上的威嚴從其口中發出,這鬼影出現的瞬間,蕭寒楓只覺渾身汗毛乍起,眼前這個影子似乎只需要吹一口氣便能將他滅殺在此。

「前,前輩,晚輩不知道月神之心和前輩有關,還望前輩能夠饒命。」

人在屋檐下,蕭寒楓也不得不低頭,只是他心頭對穆凌的恨如烈陽一般足以焚燒燎原,此刻他終於明白了穆凌為何會做出那個驚人的舉動。

這道血褐色的鬼影卻並未理會蕭寒楓懇求,看到斷臂的蕭寒松,鬼影陡然發出了一聲凄厲的怪叫聲。

「你動了月神之心,死!」

話音落下,血褐色的身影猶如一道煙霧一般直接將蕭寒松包裹了起來,然後那凄厲的慘叫聲從蕭寒松的口中發出,半晌過後,血褐色的身影直接騰空而上。

「我聞到了戰魔族血脈的味道,對,就是這個方向……」

血褐色的身影在天空之上化為了一道風捲殘雲的影子,朝天際飛掠而去,他所前去的方向,正是穆凌和白羽逃走的方位。

而蕭寒松本來站立的地方,僅僅還有一堆白骨堆在地面之上,看到這一幕,蕭寒楓的拳頭之上已被無數青筋所包裹。

「穆凌,我要你死!」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離開小公主的藍海沒有立刻回羽化門,而是去找了神武,雖然在自己身上發生了這麼多事,但令人驚訝的是這些事情竟然都發生在三個時辰內,神武與孫小青聊的那麼投入,想必三個時辰應該還在原地。

於是藍海再次來到了獨一樓,店小二一眼便認出這個在自己門前鬧事的傢伙,便帶着藍海來到神武的專屬套房景福廳。

“哈哈哈,你說的是真的麼,我沒想到還可以這樣。”

藍海站在門外就聽到孫小青的笑聲,沒想到這兩個人真的還在啊,真是,怎麼這個孫小青這麼重口味,神武那張臉自己一看就夠了,況且自己還是個男人,自己萬萬沒想到還有人喜歡神武,當然也不排除孫小青帶有何種目的接近神武。

藍海沒有多想,直接推門而入,入眼便是神武抓着孫小青的手在神神叨叨的說着什麼……

“你看你的生命線……”

“我擦,神武你個混蛋還整開算命了?”藍海一臉驚訝的望着神武和孫小青。

孫小青一聽到藍海進來,便快速收回自己的手,順勢臉一紅說道:“猥瑣哥……啊不,藍海兄弟回來了。”

本來藍海一聽猥瑣二字就氣不打一處來,後來一聽這個神武連自己的真名都告訴了孫小青,便一臉憤怒的看向神武。

“你聽我解釋……”

“混蛋!!”

藍海憤怒的一拳對着神武那張隨意擺放的垃圾站一樣的臉上就打了下去了。

“她也是上古八大家族的!”

藍海的拳頭停在了神武的頭頂:她對你說實話了?”

“沒錯,小青是上古八大家族暗器家族孫家的嫡系,這次隨家族來與其他八大家族商談三年後的事情,不料咱們提前碰面了。”

“原來是這樣啊,三年後的那件事麼,恐怕會推遲。”藍海默默的說了一句。

“啊?”神武和孫小青齊聲問道。

“啊,沒什麼,你們還沒聊完啊。”

“嘿嘿,那必須的……”說着藍海便加入了二人,當了一個非常專業的電燈泡,這次他可不想出去了,萬一再碰到什麼夜月牙之類的就太不划算了,藍海算是看開了,每次來獨一樓絕對沒好事,所以也就乖乖留了下來。

可能都是上古八大家族的嫡系,三人相談甚歡,不久便熟絡起來,談起其他家族的嫡系來。

“聽說半月後的實力榜挑戰賽八大家族的嫡系都會來,你們都接到了請帖麼?”神武突然說了一句。

“恩,我有接到。”

“我也是,前兩天接到了。”

藍海實力榜十七,神武實力榜十八,孫小青則是實力榜二十五,所以三人均被髮送了半月之後的挑戰賽請帖。

“還有啊,這次聽說第一的軒明子也會來。”孫小青像是八卦中心一樣。

“什麼真的麼,哈哈,這次可要好好看看這實力榜與影響力榜均爲第一的風雲人物了。”藍海笑道。

孫小青則一臉鄙視的看着藍海:“猥瑣哥,救你這點實力恐怕那軒明子不會屌你吧。”

“混蛋,我說了不要叫我猥瑣哥,還有你怎麼知道那軒明子不會屌我,我可是很厲害的。”

由於藍海強烈的流氓氣質,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讓孫小青看出了藍海的本質,藍海本就是那種很容易接觸的人,二人也開始開玩笑起來。

“不過這倒不是一個適合暴露實力的比賽,畢竟我最近稍微有點高調,哎,長得帥也是錯啊。”藍海無限自戀中。

“拜託,猥瑣哥,你一直很高調好伐,你的仇人恐怕遍佈整個大陸了吧,怎麼會是你長得帥的錯,你根本沒有神武兄弟好看好麼。”孫小青立刻打擊道。

“啊~~”

藍海聽到孫小青的話,直接捂着心臟倒地,一旁的神武則紅着臉摸着後腦勺說道:“呵呵,不要這麼誇我了,雖然我長得帥,但是我可不會自戀的喲~”

就這樣,幾人在聊天中快速熟悉起來,因爲同爲上古家族的關係,幾人分外親切,最後由於天黑也不得不各回各家,走前神武和小青還戀戀不捨的久久不能分離。

藍海則一臉鄙視的在一旁斜着眼看着二人。

終於二人經歷了泰坦尼克號一般的纏綿後,神武帶着一臉花癡和藍海一起走向羽化門,因爲之前神武帶着全部手下去找藍海的麻煩,因爲路途遙遠所以也就安排手下住在了羽化門。

“呵呵……嘿嘿……”

“我說,豬頭三,你能不能不要這麼花癡,很影響我智商的好吧。”藍海一臉不情願的說道,本來藍海準備一個人回來,畢竟神武的長相實在嚇人,藍海所在的地方畢竟還是有靈魂存在,所以鬼……呵呵,你懂得。

終於看到了那熟悉的山頭,熟悉的宮殿,還有那熟悉的……詩薇。

“海哥哥,啊!!!”本來靜謐的站着的林詩薇看見藍海一臉溫情的叫了一聲海哥哥,但是隨即便將目光停留在藍海身後的神武臉上。

“啊啊啊啊!!鬼啊!!”正所謂一個女人的尖叫等於五千只鴨子,神武好像也知道自己長得太嚇人了,連忙躲在藍海身後。

“詩薇,乖,不要害怕,這是我兄弟,只是長得太隨意。”藍海一把將詩薇抱在懷裏,林詩薇被藍海抱着,心情稍微淡定了一點,不過從上下起伏的豐滿胸脯來看,娃子被嚇得不輕吶。

“海哥哥,這是什麼鬼,哦不,這是誰呀。”林詩薇發現言語不當,連忙改口。

“這是我兄弟,神武,上古八大家族神家嫡系長子。”

林詩薇一臉可惜的看着神武,哎一個不錯的嫡系就這麼毀了。

“呵呵,神武哥好。”

“哎哎,嫂子好,我不好,嚇着嫂子了。”

林詩薇聽到嫂子對神武的態度一瞬間變好了:“呵呵,哪裏哪裏,是詩薇失禮了,既然是海哥哥的兄弟,那就是我林詩薇的朋友,羽化門隨便轉。”

“哦,對了,那我就先去休息了,藍海兄,嫂子,我就先告辭了。”說着神武便快速離開了二人。

林詩薇對着神武的背影投出一個讚賞的目光,然後轉過頭。

“海哥哥。” 天空之上,穆凌和白羽二人化作了兩道流光朝這祭月秘境的邊緣之處飛掠而去,剛才被蕭寒楓的一擊讓他受傷不輕,不過並沒有影響到他的飛行速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