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刑天正色的看着張謙:“你這個想法很危險。”

“危險?”張謙疑惑的看着他。

“我之前跟你說過了,獅子搏兔,亦用全力這句話你聽說過吧?放水?”刑天冷笑了一聲,“你放水,你的敵人卻是拿出了全力,萬一在你放水的時候你的敵人把你幹掉了呢?”

“你們實力差距這麼大…”

“實力差距不是衡量勝負生死的唯一標準!”刑天說,“古往今來,類似於高手死在小嘍囉的手上這種事情屢見不鮮!看在咱倆有交情的份上我奉勸你一句吧,不要輕易放水,殺敵就要一擊斃命!以最殘忍最直接的方式!這樣你的敵人才會怕你,你纔會在精神上和心理上擊垮你的敵人!”

“他們跑了又怎麼樣?”刑天看着兩位島主逃離的方向,冷笑不已,“但他們從今往後都不會再敢有與我爲敵的想法,就因爲在他們心裏,我現在已經是不可戰勝的強者了!”

“有道理。”張謙說。

“相信天庭很快就會得到消息了,咱們走吧。”刑天說,“我現在就像快點找到其他的魂魄,不想節外生枝。”

“ok。”張謙說。

莫忘川和蓬萊峯都已經打過了,接下來的兩魄一個在鬼界,另一個在天庭,說實話這倆地方都不是那麼好去的。

鬼界東冥石碣大海,這是東方鬼帝的地盤,而且負責看守刑天的天衝魄的人就是東方鬼帝,所以想要拿回天衝魄,這倆人就勢必會和東方鬼帝打一個照面。

而且有非常大的可能性會爆發一場戰鬥。

張謙心裏有點沒底。

他是真的有點害怕東方鬼帝,因爲鬼帝是守護鬼界的存在,偌大鬼界只有五方鬼帝守護,所以可想而知鬼帝的實力會有多強。

而且鬼界這是鬼帝的主戰場,鬼帝可以操縱整個鬼界的力量,這就更了不得了,所以張謙寧願在人間面對天帝也不想在鬼界面對鬼帝。

最重要的是張謙的鬼雄手下們都在鬼界,他就怕因爲自己的緣故而連累到他們。

……

越過東海,放下了龍女回到岸邊,刑天看着張謙的表情,問:“你在想什麼?”

張謙把自己的擔憂說了一下。

刑天琢磨了一會,又問:“那你最擔心的是什麼?”

“最擔心的就是我那些鬼雄手下,”張謙說,“我一直相信再厲害的人也不可能完全無敵,也會有死穴軟肋,所以要真對上鬼帝我也不會太擔心。”

刑天說:“那就沒問題了,去取我的精魄那是咱們倆的事,只要你不召喚出你的那些鬼雄手下,那就沒關係,鬼帝不會那麼小心眼到去找他們的麻煩。”

張謙皺着眉毛考慮着。

系統說:“刑天說得對,這不是你應該擔心的,你最應該擔心的就是五方鬼帝。”

“五方鬼帝同氣連枝,一方出現了問題,另外四方肯定會出現,所以你要面對的不單單是東方鬼帝。”說到這系統笑了,“而且你可能不知道,五方鬼帝並不是五個人,而是九個人。”

“啥?”張謙愣了,“九個人?”

“五方鬼帝就是鎮守鬼界東、西、南、北、中五個方位的鬼帝,其中除了南方鬼帝之外,另外四方鬼帝都是兩個人。東方鬼帝就是神荼、御壘這兩位。”

“那爲什麼南方鬼帝只有一個人?”張謙問。

“你的關注點有問題吧?”系統說,“你還是好好考慮考慮怎麼應付這九個人吧!”

“我加上我的八個分身也是九個,而且還有刑天!”張謙說。

“恕我直言,除了刑天,你和你的八個分身根本就是送的。”系統說,“現在的刑天差不多能對付三個鬼帝,使使勁勉強應該能夠對付四個,但是另外五個絕對能打死你和你的分身,輕輕鬆鬆!”

“那這他nia的咋辦。”張謙說。

系統剛要說話,刑天說話了:“你要是還有擔心的話,那這次鬼界之行我就自己去吧。鬼界的五方九大鬼帝的確難以對付,以你的實力去了也沒多大用處,而且還會讓我分心。”

張謙皺着眉毛:“你自己去肯定不行,你打不過他們九個。”

“打不過就拼命。”刑天說,“我還沒怕過誰呢!” “打不過就拼命?”張謙服了,“你說的倒是輕鬆瀟灑啊,拼命你也拼不過人家啊。”

“拼不過是不錯,但是想要我死,他們也得跟着我陪葬!”刑天說。

“大佬,咱們去不是拼命的好吧,咱們去是給你找回天衝魄的。”

“但是他們不會那麼輕易的就把天衝魄給我的,”刑天說,“這必有一戰!”

“有一戰就拼命嗎?”張謙服了,“咱們可以想想辦法啊,不能硬拼咱們就智取唄!”

“智取?”刑天一皺眉,“怎麼個智取法?你有辦法了?”

“我有個屁辦法,那這麼快。”張謙翻了個白眼,“咱們先去探探情況,然後再製定一個辦法也不遲。”

刑天琢磨了一下,點了點頭:“行,那就聽你的。不過,鬼界不好進,你元神出竅的話去鬼界那就是被鬼帝吊打的貨,你有辦法以真身去嗎?”

“大佬,我是仙人,當然可以以真身進入鬼界了。”張謙無語了,這刑天有時候懂得很多,但有時候怎麼連常識都不知道?

“那就行。”刑天說,“事不宜遲,遲則生變,咱們現在就去!”

說完,刑天攥緊了拳頭,就像便祕一樣開始憋氣,直到臉憋得通紅,這才猛地對着前方的空氣砸出了一拳,轟的一聲,他身體正前方的空氣突然一陣扭曲,隨後就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圓洞。

“走。”刑天說完,一頭紮了進去。

“我靠?”張謙看呆了,“這是什麼騷操作?”

“他用他的力量強行打開了人間和鬼界的通道,”系統沉默了一下,“上古魔神啊,就算只有兩魂兩魄,也是不容小覷的!”

張謙吧唧了一下嘴,跟着鑽了進去。

他鑽進去之後沒多久,這個黑洞也就憑空消失了。

它消失之後,一個人突然出現在了這裏。

……

鬼界還是之前的樣子,整體色調異常的灰暗,連風都帶着嗚嗚的鬼哭。

刑天帶着張謙一個勁的朝着一個方向飛,張謙猜測這個方向應該就是東。

鬼界無窮大,張謙已經完全掉向了,只能問刑天:“這是往東吧?”

刑天扭頭看着他:“有問題?”

“沒問題,我就是掉向了,所以問問。”張謙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刑天沉默了一會:“其實…我也掉向了。”

張謙立刻停下了。

刑天也停下了,這次換刑天不好意思了。

“我靠!你沒找着方向你就帶着我可勁兒飛啊!”張謙無語了,“這是東嗎這!”

“你急什麼!”刑天不樂意的一翻白眼,“抓個人…抓個鬼問問就是了!”

“你快別費那勁了。”張謙說,“還抓個鬼問問,你就怕人家不知道咱們來了是吧。”

“那你說怎麼辦。”

“你別管了。”張謙說完在心裏問系統,“哪是東啊?”

系統沉默了好一會才說:“其實走對了,你們走的這個方向就是東。”

張謙更無語了。

難怪你一直沒說話呢!

然後他咳嗽了一下:“走吧。”

刑天一愣:“往哪?”

“往前。”張謙一指他們之前面朝的方向。

“這是東?”刑天問。

“嗯。”張謙說,“快點吧,別耽誤了。”

“這是不是東?”刑天又問。

“是,是。”張謙一個勁的點頭。

然後刑天就露出了想要殺人的目光。

一路疾飛,一直飛了快一個小時了,前方還是一片兀禿禿的地面,還是沒看到大海。

刑天倒是沒什麼,張謙覺得有些累了。

先是一路疾飛去了莫忘川,完成之後馬不停蹄的去了蓬萊峯,然後和那幫仙人打了幾場架,然後又是一陣疾飛橫越了東海,最後又踏入鬼界疾飛了一個小時。

鐵打的人也吃不消啊!

“等等等等,先休息會。”張謙減慢了速度說。

刑天看了他一眼:“你怎麼這麼沒用?”

“我沒用?你在逗我?”張謙狂翻白眼,“你是融合了你的魂魄,實力提升了,但我這一直在消耗體力啊!”

“你消耗個屁的體力,你消耗的是你的仙力。”刑天倒是也體諒張謙,也減慢了速度,“算了,休息就休息會吧。”

兩人落在了地上,盤腿坐下休息了起來。

一說到消耗了仙力,張謙這纔想起來自己貌似在很久之前抽到了一種可以補充法力的丹藥,仙力應該也屬於法力的範疇吧?

“屬於。”系統說,“法力只是一個統稱,道力、仙力、妖力等等諸如此類都可以稱之爲法力。”

張謙立刻進入系統空間翻找,很快就找到了這種叫做‘無相丹’的丹藥。

吃完後可以立刻補充一部分法力,張謙立刻摸出來一個吃了下去。

吃完之後,一股熱流從丹田的位置憑空涌了出來,隨後衝進了四肢百骸,只一瞬間,張謙就覺得渾身充滿了力量!

這種感覺就好似一個羊尾了的男人突然重振雄風了一樣!

張謙站了起來,活動了一下筋骨。

“喂,要休息就趕緊休息,別亂晃。”刑天看着他。

“休息好了!”張謙說。

“這麼快?”刑天疑惑的問。

“啊,走吧。”說罷張謙嗖的一下衝上天空。

刑天搖了搖頭,也飛上了天空。

兩人一前一後又繼續飛了一個多小時,張謙終於遠遠的看到了一片涌動着的東西。

就像暗潮一樣。

“那就是東冥石碣大海?”張謙精神一震,在心裏問。

“對。”系統有些感慨的說,“那就是。”

“終於到了!”張謙長出了一口氣。

以他和刑天的速度,居然飛了這麼久纔到,這鬼界之大真的是難以想象!

“你慶幸吧,”系統笑了,“你們通過通道進入了鬼界靠東的位置,如果你們進入了中央位置或者是靠西的位置,那你們飛上一天也不見得能到!”

“真的假的?”張謙愣了。

“當然是真的。”系統說,“還有啊,見到了東冥之海,就說明你們已經正是跨入東方鬼帝的地盤了,而且說不定他現在已經感知到你們的存在了,小心點吧!”

刑天這時候也說:“我感覺到了剛纔有一股龐大的力量剛纔在這裏掃視了一圈,我估計應該是東方鬼帝,而且他應該已經發現咱們了,小心一點吧!”

張謙皺起了眉毛,默默一點頭。 又繼續往前疾飛了一段時間,兩人終於飛到了東冥海。

看着下方這幾乎是黑色的海水,張謙一陣皺眉。

雖說現在成了仙人,懂不懂水性已經無所謂了,但是這要下到這海水裏面,視野會受到很大限制的吧?

系統笑了:“雖然從這裏看這海水是黑色的,但是如果你下水你就知道了,這東冥海比你們人間的海乾淨多了。”

“哦?是這樣嗎?這黑不拉幾的能幹淨?”

“當然,下水之後你就知道了,這海水非常清澈。”系統笑着說。

張謙轉頭看着刑天:“東冥海這麼大,你的天衝魄被封印在哪裏?”

“在東冥海中央。”刑天說着話,眼睛卻沒有看着張謙,而是目不轉睛的盯着海水。

“東冥海中央?”張謙一陣頭大,“我靠,那離這裏肯定很遠吧!”

“我跟你說個事,”刑天突然轉身看着張謙,一臉的嚴肅,“待會鬼帝肯定會找上門來,我需要你做一些事情。”

“什麼事?”張謙問。

“我覺得你的分身能派上大用場……”

……

一般來說在沒有參照物的情況下,只要是在海上飛行,就很容易迷失方向,不管是人間的海還是鬼界的海。

但好在張謙有系統,這一路上有系統給指路,雖然到達東冥海中央位置還早,但最起碼不會迷失方向。

兩人一路無話,都駕着仙氣高速飛行着。

而他們也漸漸的發現,似乎有一些人正在追逐着自己。

海面上有一些奇異的波紋,就像有一些東西在海面下高速遊動一樣,而且這些東西的數量越來越多。

張謙和刑天對視了一眼,都皺起了眉毛。

兩人又飛了一會,猛然間看到了前方的海平面上出現了一個隱隱的黑色的東西,兩人眼睛都是一瞪,難道這是出現了什麼海中巨獸來擋路了嗎?

“那是正東沃焦石,下面有五官王掌管的沃焦石下合大地獄。”系統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