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別說被人不信,就是他楊風也是不相信的。

「這流星之花所在的地方很特殊,我們當中的強者進不去,而實力差的進去必死。這對於我們來說是一個無法破解的局面。我們也不能長期的呆在這裡,所以,我們只能是請你幫忙了。」嗜血天狼開口說道。

楊風的臉色不由的一變,其他人進去是一個死。楊風進去就能不一樣嗎?楊風進去難道就能將那流星採摘下來而且還活著嗎?

「放心,別人進去是沒有多少希望活下來。但是,你卻不同,你的希望很大。」看到楊風臉色的變化,那嗜血天狼連忙的解釋道。在他的心裏面,楊風一直是他最好的選擇,他真的希望楊風出馬。

「為什麼這麼說?」楊風立刻的問道。他可沒有覺得自己是多麼的厲害。別人都做不到的,他卻一定能夠做到,根本就沒有這個可能性嘛。

「那個地方有限制,大魂師以上的根本就進不去。只有大魂師以下的人才能夠進去,而且能夠得到流星之花。不過裡面的考驗卻是大魂師乃至魂王級別的考驗。一般人根本就沒有辦法通過,我想,也只有你有這個實力了。」 你給我的愛情的模樣 嗜血天狼開口解釋道。

「呼。」楊風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搞了半天,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不過這個傢伙的推理夠強悍的了,自己是在魂師的時候煉製出四級丹藥來,那還是自己差點拼掉了自己的老命,可是,這不能說明自己的戰鬥力很是強悍啊,自己就能夠和大魂師或者是魂王戰鬥了。

如果是和大魂師戰鬥,楊風是有一定的把握的,但是,讓楊風對付魂王,楊風還真是沒有這個能力。這個嗜血天狼簡直是太看得起自己了。這簡直就是讓自己去送死啊。怪不得對自己這麼好,原來是有目的的,這讓楊風非常的無語。

「那我也不行啊。」楊風不由的搖了搖頭。

自己根本就沒有必要冒險,這流星之花得到了也不是屬於他的,他根本就沒有必要冒這個險。

「你行的,千萬不要謙虛。」嗜血天狼立刻的說道:「如果說這個世界還能不斷的創造奇迹的話,也就只有風大師你了。」

楊風不由的一怔,現在,他算是聽出來了,這個嗜血天狼的語氣裡面也是帶著不滿的,而且還不是一般的不滿。如果要是楊風不答應的話,他就回強迫楊風答應。如果這個傢伙不聽話,天賦再高對於他來說,又有什麼用呢。

「好,那我答應下來,可是,你也必須得答應我一個條件。」楊風考慮了一下,開口說道,現在的情況是,他不得不答應,不能不答應。

既然如此,在嗜血天狼充分的發作之前,他先答應下來、識時務者為俊傑。這就是這個道理。

「你說吧。」聽到楊風答應了下來,這嗜血天狼的臉色也是緩和了下來。

「我想天狼大人應該發誓,如果我做到了。絕對不能為難我。不然的話,就死無葬身之地。」楊風開口說道。

楊風最為擔心的還是楊風最後真的冒著巨大的風險得到了流星之花,但是,最後卻是被這個傢伙給殺死了。那就得不償失了。如果對方發誓,那楊風就答應下來了。

「這個倒是可以,畢竟,這也不算什麼條件。」聽了楊風的回答,嗜血天狼不由的笑了起來,搞了半天,原來竟然是這樣的要求,這對於他來說,根本就算不了什麼,再說,他本來就沒有打算難為楊風,如果楊風真的是不答應的話,那他還是不會為難楊風的,剛才的時候,他不過是稍微的表現一些,沒有想到楊風一下子就答應了,如果答應的話,那自然是最好的。

他對楊風很有信心,相信楊風最終是肯定能夠獲勝的,他收集楊風的資料已經很多。

「好,那就這樣說定了。在什麼地方能夠找到流星之花呢,我可不想在這裡轉悠,早點完成任務,早點了事。」楊風淡淡的笑道。

「好,我這就帶你去。」嗜血天狼不由的一愣,這個楊風,未免也是太著急了。竟然比他們還著急,畢竟,這又不是什麼好差事,雖然他非常的相信楊風,但是,他依然是有可能失敗的。失敗了,那就回不來了。

「恩。」楊風點了點頭。

楊風就知道,這個血狼組織找上他,那肯定沒有什麼好事,但是呢,也沒有想到情況竟然是如此的糟糕。

「就是這裡了。順著這條路一直走,就能看到那特殊的花,流星之花了。我是過不去了。那花太強大了。如果條件不足夠的話,靠近他就死了。當然,如果他被採摘的話,那就沒有這樣的條件限制了。」嗜血天狼對著楊風解釋道。

楊風點了點頭,直接的朝著山上走了過去。既然已經答應了,那就沒有辦法後退了。

楊風只是很好奇,就這麼一條路,怎麼可能會出現考驗呢,還有什麼大魂師,魂王的考驗。

這實在是太詭異了。

「楊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響了起來,傳進了楊風的耳朵裡面,正是渾天塔的聲音。

「怎麼了?」楊風立刻的問道。

「停下來。」渾天塔立刻的說道。

「為什麼?」楊風很是不解,這個時候,渾天塔怎麼讓他停下來,但是,他還是停了下來。

「如果按照正常的步驟,在這裡就會經歷一個考驗,所以,你現在停下來,就當是在經歷考驗。」渾天塔開口解釋道。

「可是,什麼考驗都沒有啊。」楊風不由的一愣,他什麼都沒有發現啊,難道,這裡真的有考驗,只是自己沒有發現,不對,應該是這裡的考驗對自己失效了,所以,渾天塔才這樣說。

楊風這個時候算是徹底的明白了。

搞了半天,原來是這麼回事,怪不得渾天塔讓自己停下來,自己還真的應該停下來。

「和你想的一樣。」渾天塔的聲音也是再次的浮現在了楊風的腦海裡面,果然和楊風想的是一樣的。

「為什麼考驗對我沒有用的。」楊風立刻的問道,他感覺到很是奇怪。

「因為這些所謂的考驗和你在磨天塔那裡所經歷的考驗比起來,差距很遠,對你根本就是沒有用的。所以,直接考驗就沒有了。既然沒有用,讓你再次的經歷一次,又有什麼意義呢?」渾天塔解釋道。

「不過嘛,做做樣子,還是要做的,不然,你直接的採摘了那花,他們就要研究你了。對你們是沒有利益的。」渾天塔隨即解釋道。



… ?「恩。」楊風點了點頭,可不是,如果自己表現的太過反常的話,這個嗜血天狼說不得就得拿著放大鏡研究了。這是楊風所不願意看到的。

「流星之花真是好東西啊,而且,最主要的不是他的花,而是他的根莖,不過這裡的人卻是不知道的。」渾天塔的聲音再次的在楊風的腦海當中響了起來。

「流星之花的根部?」楊風也是不由得一愣,很明顯,楊風也是第一次聽到這樣一種說法,雖然說有的藥材根部也有一些作用,但是,根部和花是沒有任何的可比性的。花是藥材的精華,所以,煉製丹藥的時候,用的基本上都是各種花,這樣的話,更容易成功,像藥材的根部,頸部,精華不多,相反,裡面毒素很多,相對來說,很難煉製。很有可能煉製的就是毒丹。不但對人沒有什麼好處,服用了反而是會死人。

「這根部可不是讓你煉製丹藥的。」這個時候,渾天塔的聲音再次的響了起來。

「那是?」楊風不由的一愣,這根部除了煉製丹藥之外還有什麼作用嗎?

「給我,我能讓流星之花開滿地,這傢伙對我幫助很大,到時候開花了,你也能得到一些煉製丹藥。」渾天塔開口說道,搞了半天,原來是如此,怪不得這渾天塔突然間的和自己交流起來了,原來是有目的的。

「這流星之花的根部就是那流星的精華,除了長出流星之花之外,還有很多其他的作用。對你來說,也是有幫助的,只是現在你看不出來罷了。這玩意,對武魂有特殊的影響。」渾天塔繼續說道,這個時候,渾天塔也是顯得有些激動的。

楊風也是不由的一怔,能讓這渾天塔激動地東西可是不多的。

「對武魂有作用?是不是也會產生與石頭有關的武魂?」楊風不由的說道。

「你現在已經是三個武魂了,根本就不可能產生第四個武魂了。別再痴心妄想了。」渾天塔也是有些無語的說道,這個楊風,還真是什麼都敢想。擁有四個武魂,這怎麼可能?他擁有三個武魂那都是非常的難得了。可以說,這是無數年來的獨一份。這個楊風還有點不知足,還想擁有第四武魂,很明顯的是想多了。

「好吧,是我多想了。」楊風隨即淡笑著的回應道。

「這個流星之花的根部之所以對武魂有好處,最主要的原因是他能讓武魂更加的精純。這是很難得的,尤其是像你這樣的武魂,想要再精純那麼一點都是非常的難得的。」那渾天塔如此的和楊風交流道。

「這。」楊風不由的一愣,可不是嘛。如果武魂能夠更加的精純的話,那對於一個人的影響來說那可不是一般的大。須知,武魂之所以分品級,那就是因為武魂的純度不同。

自己的武魂已經是非常的恐怖了,純度很高,所以才是超品武魂,那些武魂純度不夠的就是品級比較低的武魂,武魂的品級基本上決定了一個人所能夠達到很高的高度,這樣的東西竟然能夠有這樣的作用,如果讓其他人知道的話,那一定會瘋狂的。武魂進化,那實在是太難了。

「所以說,小子,你有福氣了。」渾天塔的聲音再次的響了起來。

楊風不由的笑了,如果這樣的話,那實在是太好了。

「現在你需要繼續前進了。」這個時候,渾天塔開口了。

「好。」楊風點頭,開始繼續前進。

楊風前進的速度很慢,走走停停的,看起來好像是在無形當中經歷一些考驗。

「天狼大人,這個傢伙真的能夠通過考驗嗎?」嗜血天狼身邊,將楊風和石雲天帶到這裡的人開口了。

「我覺得除了他之外沒有其他人有這個能力了。至少在石城這個地方只有依靠他了。如果我們提前知道這個情況的話,倒是可以提前準備好人,說不定早就闖關結束了。但是,在這裡,我們沒有其他的選擇。大魂師以下的人,我們還能找到比他更好的嗎?你看,他已經連續突破了好幾關了。這樣下去的話,兩天之內,他就有可能得到流星之花,我們也能夠全身而退了。」嗜血天狼笑著回道:「小天狼,我知道,你有你的驕傲,但是,你也千萬不能看不起其他人。尤其是一些後起之秀,這個傢伙,能夠打破極限,那就說明他的恐怖,說實話,我現在都沒有辦法感受到這個傢伙的極限到底有多強。」

「或許他在煉藥方面的天賦卻是不錯,這卻不能說明他在修鍊方面的天賦也是不錯。再說,這個世界上,一切都是用實力說話的。煉藥師想要提升自己的水平,還是以實力為基礎的,如果沒有實力作為根基的話,那一切都是白搭。就算他煉藥天賦再強,如果他僅僅能達到魂王的實力,或者還達不到魂王的實力,他又能煉製出來什麼好的丹藥呢?」那小天狼聽了嗜血天狼的話之後,輕輕的搖了搖頭,如此的回答道,很明顯,他不太贊同嗜血天狼的話,他不否認楊風在煉藥方面有天賦,但是,他卻不覺得楊風能夠和他比,他的天賦不是任何人能夠比的。

「呵呵。」嗜血天狼不由的笑了,但是,他卻沒有說什麼,在他看來,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想法,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理解,縱然對方是錯的,但是他也不會勉強對方來聽從自己的意思,那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意義,至少,他自己就是這樣理解的。

「兩天的話,武魂聖殿的高手是有可能趕到這裡的。」那小天狼突然間再次的開口了,臉上也是寫滿了擔心,他們血狼的實力是強,但是卻沒有辦法和武魂聖殿真正的正面交鋒,而且,差距還不是一般的大。

「無論如何,我們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了。如果你要是害怕的話,可以提前離開這裡。等我拿到流星之花的話,我也快速的離開,這流星之花對於我們來說是非常的重要的。無論我付出什麼樣的代價,我都是要得到這流星之花的。」嗜血天狼開口說道。

「我怎麼可能會臨陣退縮?」小天狼開口說道:「如果臨陣退縮的話,那將會在心裏面留下陰影,想要達到底啊能,基本上是沒有希望了。我的目標就是希望達到巔峰,最高的高峰,如果不能達到巔峰的話,那我活著還有任何的意義嗎?對於我來說,那還不如死了算了。」

「有的人失敗了無數次,卻最終達到了巔峰,也有的人逃跑了很多次,最終也達到了巔峰,在我看來,這都無所謂。」嗜血天狼輕輕的搖了搖頭,這次,武魂聖殿的人要是來了,他們不還得逃跑嗎?他們的策略就是如此。他們是不會和武魂聖殿硬拼的,因為這樣的話,那就是以卵擊石,絕對是死路一條,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意義。到時候再有什麼信念,也是沒有用的。

「可是,每個人都是有每個人的風格的。」小天狼隨即回答道。他的信念就是絕對不能逃跑。這樣的話,他的信念就會遭到動搖。一旦自己的信念動搖的話,對於他來說,以後想要達到巔峰,那根本就是不可能了。

「能堅持自我那也是很好的,希望你能一直的堅持下去。千萬不能半途而廢。」嗜血天狼輕輕的點了點頭,雖然說他不怎麼同意這個小天狼的話,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認,這個小天狼能夠有今天的成就,靠的其實就是就是那份堅持,那種信念。

「那是必須的。」小天狼隨即說道。對於自己,小天狼那時肥腸得有信心的。他將無敵於天下,最終站在這個世界的巔峰。

等到了那個時候,他甚至能夠將武魂聖殿給滅了。武魂聖殿之所以能夠如此的強大,實際上靠的就是那幾個處於最巔峰的強者,只要他們在,武魂聖殿就是最強的,根本就是沒有辦法抵抗的。

在這個世界上,話語權還是掌握在最強者的幾個人的手裡的。如果他能夠無敵於天下的話,那話語權就掌握在以及的手裡面。到了那個時候,號令天下,誰敢不從。武魂聖殿的高手如果死了,那武魂聖殿也只能是分崩離析。這是毫無疑問的。這就是他心裏面的想。

「有的時候最好還是不要好高騖遠。」嗜血天狼淡淡的說道,人有自信是好的,但是,如果太過於自信的話,那就不是自信了,那完全就是好高騖遠。最終也不會取得怎麼樣的成績。

俗話說的好,理想是豐滿的,現實是骨感的,這個小天,確實應該多經歷一些歷練,只有這樣的話,他才會更加的成熟。想法才會不斷的改變。

「額。」小天狼的臉色不由的一變,很明顯,嗜血天狼是對他批評了。

「年輕人,好好的考慮自己的未來吧。」嗜血天狼淡淡的說道。



… ?「呵呵呵。」小天狼輕輕的笑了,再也沒有開口說話,在他看來,沒有這個必要。說的再多也不可能改變嗜血天狼的看法,既然如此的話,那就不用多說了。

再說下去的話,這個嗜血天狼還不知道要說出什麼話來的,既然這個嗜血天狼不相信自己的話,那他就會證明給這些傢伙,讓這些傢伙知道自己的厲害。

「這個風大師,希望給我們帶來一些驚喜。」嗜血天狼看著楊風,發出了這樣的感慨。

「我們是需要他給我們帶來一些驚喜,但是,我有些東西實在是不明白。」這個時候,小天狼再次的開口了,不再進行剛才的那個話題,但是,還可以進行現在這個話題的。

「哦,什麼問題?」嗜血天狼淡笑道。

「我們為什麼要對這個楊風如此的客氣?」小天狼開口道:「我感覺我們客氣的有些過分了。而且,不是一般的過分啊。」

這就是小天狼有些不解的地方,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讓他低聲下氣的去請人,說實話,他的心裏面是有些不是滋味的,好在,楊風還是比較好說話的,如果遇到不好說話的,而他還要必須得請,那時候才是真正的憋屈呢。

「說實話,我也不想的,但是,我得到了命令,必須要對他客氣。非常的客氣。這也是我能夠忍受他一直修鍊,等他醒來之後再將他帶到這裡的原因。」嗜血天狼這個時候也是很無語的說道。有的時候不是他想不想怎麼做,而是,他必須得這樣的做,這讓他是相當的無語。

「命令?誰的命令?」小天狼不由的問道。他也是很好奇,到底是誰會給嗜血天狼下這樣的命令,而且,嗜血天狼還必須得遵守,這一切,看起來實在是太詭異了。

「這個是秘密,我不能說。再說,我也沒有看清楚那個人的樣子,他的實力非常的強大。」嗜血天狼搖了搖頭說道:「我在他的面前根本就沒有抵抗能力,這個人強的實在是離譜。」

「不是吧,這個人不是一號和二號嗎?」小天狼立刻的說道,通過分析,他就知道,這個人絕對不是一號二號人物,如果那樣的話,嗜血天狼絕對不會是這樣的反應。

「你就不要打聽了,有的事情我是不能多說的,有些事情不是你能夠了解的。」嗜血天狼沉聲的說道。

這個小天狼問的實在是太多了。

「好的,我知道了。」小天狼也是點了點頭,雖然心裏面還是有些疑惑,但是,卻不再詢問那麼多了。

嗜血天狼和小天狼不再進行交流,他們都在觀察著楊風,看楊風到底能走到哪一步,看看楊風是不是真的能夠摘走流星之花。

「快了,只有最後一步了。」一天多的時間,他們都是看到楊風走到了那流星之花的旁邊,他們也是有些激動,這樣的話,距離成功就很近了,只差最後一步,楊風就能取得成功了,在這方面,楊風的成功就是他們的成功,完成了任務,他們就是大功一件。

「這最後一步這個楊風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小天狼看著楊風,也是不由的說道,現在他的心情是很複雜的。

「應該沒有問題的。」嗜血天狼笑著回答道,嗜血天狼對於楊風那是非常的有自信,如果不是如此的話,他也不必親自請楊風過來。

他現在心裏面那是很著急的,他希望楊風早些採摘到這流星之花,越快的話就越好。不然的話,如果萬一的發生什麼變故,那絕對是他所承擔不起的。他死了是小事,他的家族估計就完了。

血狼組織就是這麼的殘忍。

無論你用什麼手段,只要你完成了任務,那就能得到獎勵,而且獎勵還是非常的豐厚。但是,你只要完不成任務,別管原因是多麼的委屈,那麼你就完了,不但是你,還有你的家人。

正是因為如此,血狼的人都是非常的拚命。他們為了完成任務,什麼樣的手段都是能夠使用出來,可以這樣說,他們是無所不用其極。有的時候,手段還是非常的恐怖的,甚至可以這樣說,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他們做不到的。對於世人來說,他們都不想落在血狼的手裡,因為那樣的話,下場將會非常的凄慘。

「我覺得這很難說,這個楊風,越往後面,臉色就越難看,很明顯,在這個過程當中,楊風承受了很大的壓力的。很有可能,他已經是達到了極限,功虧一簣。」小天狼則是懷疑的說道,雖然說他也想楊風能夠成功,但是,在內心裏面,他是非常的不看法楊風。

天才哪裡那麼容易出現,尤其是在這個小小的石城,尤其是這個傢伙在煉藥的天賦上已經是那麼的強了。如果要是煉藥天賦強,修鍊天賦也強,那豈不是把他給甩在身後了嗎?而且,這個人還非常的年輕,這是他所不願意接受的。

年輕人,一般情況下,都是不想看到比他更年輕的人更加的了不得,更加的有天賦。

「已經沒有懸念了。那楊風采摘了那完美之花。」剛才的時候,嗜血天狼還是有些擔心的,但是轉眼之間他就發現自己錯了,而且錯的很是離譜。這最後一關對於楊風基本上是不設防,讓楊風輕鬆的就進去了。

這個楊風,還真的是好手段啊。在心裏面,嗜血天狼,也是發出了這樣的感慨。

「這個楊風,果然是成功了。」看到這樣的一幕,小天狼不由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這樣的畫面對於他來說實在是不可思議啊。這說明了什麼,這個傢伙真是有天賦,這讓他的心裏面也是有些不舒服,不過這個時候卻是沒有表現出來。

永生仙墓 「乎乎。」楊風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剛才的時候,他終於是將流星之花給採摘了下來,緊接著就將流星之花的根莖給收走了,這對於他來說,那絕對是好東西,巨大的收穫。

「風大師,果然是風大師啊,風大師出馬,根本就沒有辦不成的事情。」嗜血天狼看著楊風,微笑著說道,這神情當中,竟然有討好的意味。楊風,這一次真的是立大功了,幫了他的大忙,這讓他的心情非常的激動,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會是這樣的態度。

「天狼大人見笑了。如果不是這流星之花採摘的時候限制條件,您早就採摘掉了,根本就不用我動手。」楊風也是隨機回應道。

別人誇他,但是他不能就那麼心安理得的接受。

「風大師,事實如此,我是親眼所見,我看的那是非常的清楚。」嗜血天狼立刻的擺了擺手,用非常肯定的語氣說道,這讓楊風那是非常的無語,他想低調,不想這麼高調,不想多麼的有名氣。如果自己為血狼出手的話,那武魂聖殿絕對不會放過自己的。

想到這裡,楊風就很發愁。自己雖然說是被脅迫而幫助有限,但是呢,到時候人家肯定不會那樣說,人家直接的就把你是強迫而放過你的。

「既然如此的話,那我是不是可以離開了。」這個時候,楊風笑著問道,說實話,和這嗜血天狼在一起,楊風還是非常的有壓力的,能離開還是離開最好,這就是楊風的想法,正是因為如此,這個時候,楊風直接的開門見山的問道。

「可以了。」嗜血天狼立刻的說道,既然目的已經達到了,而且,楊風明確的提出要離開了,那他也不好意思反對。

「好,那我就離開了。」楊風匆匆的告別,直接的就離開了。

楊風實在是不想在這個地方多呆。

當他離開的時候,楊風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正是石雲天的,很明顯,石雲天一直等在這裡。石雲天的臉上滿是擔心的表情。

「風老弟,你沒事吧?」看到楊風走了出來,石雲天連忙的問道,在剛才的時候,他簡直是擔心壞了,他總認為有什麼情況會發生,現在看到楊風,他的心情也終於是恢復的非常的好,只要楊風沒事,那就足夠了,至於其他的,那根本就不會有事。

「雲天大哥,我要是有事的話,那我還會站在這裡嗎?」楊風笑著回應道。

「既然如此的話,那實在是太好了。」石雲天立刻的給了楊風一個熊抱,這個時候聽到這樣的回答,總算是給他吃了一顆定心丸,那就是楊風肯定是沒有事情的。

「對了,你在裡面到底是經歷了什麼?到底是發生了什麼?那傢伙沒有為難你吧?」緊接著,石雲天又是一連串的疑問。

「雲天大哥,你一下子問我這麼多的問題,我怎麼回答呢,走吧,我們回去,邊說邊聊。」楊風看著如此熱情的石雲天,也是有些無語,不過傢伙,熱情的實在是太過分了,一下子問了這麼多的問題,這讓他的頭都大了。

「好,咱們回去聊。」石雲天立刻的答應道,他的臉上也是出現了尷尬的笑容。



… ?自己實在是太關心了,所以,這個時候也是不分時機,不分地點的直接的詢問這些問題,確實是讓楊風根本就沒有辦法回答,是他太著急了。有些問題,確實是應該回去再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