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到達傳國玉璽金鑾寶殿,郭嘉立刻向賈詡躬身行禮。

「主公,嘉願讓出謀主一職,奉文和先生為師!」郭嘉正色說道。

「郭嘉?」

賈詡反覆打量郭嘉,雙目忽的微微放光。

「好以為年輕才俊!」

「主公,這郭嘉若是入我武門,必然前途無量,成就絕不在漢初張良之下!」賈詡正色說道。

「能與主公同舟共濟之人,必是郭嘉,賈某已經年老,怎可與年輕才俊爭鋒?今日之後,容賈某全力教導郭嘉。主公謀主之位,自然也是郭嘉擔當!」

賈詡請求說道。

賈詡現今已經四十五歲。

郭嘉卻只是弱冠之年。

相差二十五歲。

在賈詡看來,郭嘉乃是小輩,潛力無窮,現今或許遠不如自己,但不久將來,必然可以將自己趕超,成為丁武帳下真正第一謀主。

「文和先生若是願意教導郭嘉,自然是天大好事,丁某代郭嘉拜謝先生!」

丁武心中欣喜,向賈詡一拜。

後世曹操帳下五大謀臣之中,荀彧荀攸乃是純粹文道強者,郭嘉程昱專修道法。

唯有賈詡,文武兼修。

早年算是武將,後期不再帶兵,才算是專註謀士之職。

另外,他是西漢文聖賈誼的後人。

賈誼一篇《過秦論》文道封聖,賈詡在文道修為上固然比不上先祖賈誼,但也是「俊才」層次,與劉表等同。而在道法與武道天賦、修為之上,賈詡已經超越了賈誼。如果要在漢末三國時代,找出一位文道、武道、道法三修強者,首當其衝,便是賈詡。

除賈詡外,再一位三修強者,便是曹操。

便是後世的司馬懿、周瑜、徐庶,此時也還做不到文、武、道法三修。

郭嘉本來是純粹謀士,不修武道,因而體弱多病,英年早逝。

現今修文聖拳,又有三修強者賈詡教導,想必不會重蹈歷史覆轍。

「主公暫請先回長安。」

「賈某整頓牛輔兵馬,隨後趕來。牛輔帳下西涼精兵三千,足以成為主公一大助力!」

賈詡非但自己投靠丁武麾下,連帶牛輔所統領的三千西涼精兵,也要為丁武掌控。

「牛輔帳下三千精兵。」

「張濟帳下則有五千兵馬。」

「徐晃若是能掌控楊奉帳下兩千兵馬,我手下精兵,便有一萬。」

「打出一片天地,足矣!」

丁武雙目放光,心中暗道。(未完待續。。)

ps:——————

求訂閱,求月票!

0點前還有更新! 妹妹,再讓我愛一次 帳下擁有賈詡、郭嘉兩位頂級謀士,丁武已經無比滿意。

現今各路諸侯之中,恐怕也只有曹操、袁紹,在謀士方面,能夠與丁武相提並論。

曹操此時在青州用兵,想必已經得到了荀彧、荀攸兩位頂級謀士,另外,荀彧極有可能將戲志才、程昱兩人發掘了出來。

荀彧、荀攸、程昱,不比賈詡、郭嘉遜色。

而戲志才,雖然名聲遠不如曹操帳下五大謀士響亮,但是其智謀本領,也絕對不弱於五大謀士。

歷史上的戲志才,乃荀彧推薦給曹操的第一謀主!

只可惜……

他的壽命比郭嘉還要短暫。

曹操還未真正崛起,已經身殞。

正因為失去了戲志才,曹操感嘆自己帳下謀士缺乏,這才讓荀彧推薦了郭嘉,來代替戲志才。

只要戲志才不死,便是與賈詡、郭嘉、荀彧等人同一層次的謀士,堪為謀主。

帳下有荀彧荀攸,再有戲志才、程昱,曹操謀士陣營可謂獨步天下。

除此之外,袁紹帳下有田豐、沮授,天賦潛力雖然一般,但此時也都是顯形境界強者,兩大謀士,也不比賈詡郭嘉遜色多少。

只可惜的是,袁紹不能識人用人,這兩大謀士發揮的作用,必然大打折扣。

綜合來看,在謀士層面,除了曹操,再無諸侯能與丁武相提並論。

此時的劉備,依舊只有關張等猛將。

莫說一流謀士,二流都找不出半個。

孫策雖然有周瑜,但此時周瑜到底稍顯年輕,丁武單獨拿出賈詡來,就足以壓制住周瑜。

謀士層面丁武已經有相當強大力量。武將層面,有皇甫嵩、徐晃兩位宗師,也算不弱。

袁紹帳下也不過是只有顏良文丑兩位宗師。

曹操現在。估計有了典韋、許褚,也只是宗師修為。

劉備則是有關羽、張飛。趙雲勉強算一個,但早晚也要回歸丁武麾下。

「等子龍回歸我的麾下,不知道劉備那個時候,會是什麼表情?」想到不久將來,自己能狠狠陰大耳賊一把,丁武心境倒是通暢不少。

傳國玉璽承載丁武等人,立刻陝縣,回歸長安。

「蔡邕現在,估計剛剛整理完書卷。剛出長安城。」

「現在,強行徵召蔡邕!」

傳國玉璽直奔長安而去。

入夜時分丁武誅殺董卓,到陝縣招攬賈詡,則是後半夜,傳國玉璽進入軍營,甚至除了賈詡外,沒有驚動其餘任何人。

現在傳國玉璽飛回長安,天色不過剛剛大亮。

吱呀!

一輛馬車承載蔡邕蔡文姬,緩緩駛出長安城。後方跟著三輛馬車,堆滿書卷。

「伯喈先生何必行色匆匆,暫回長安城,與丁某一敘如何?」

幾乎是馬車剛剛駛出長安城的同時。前方,一位挺拔英武青年男子面帶微笑,攔在道路之上,正是丁武。

「唉!」

「文姬。咱們回去吧!」

蔡邕輕嘆一聲,倒轉馬頭,回歸長安城。

丁武軟硬兼施。終於將蔡邕收入麾下,可惜他是大漢大儒,註定不能如賈詡、郭嘉那般,為丁武出謀劃策,只是能夠坐鎮傳國玉璽,幫丁武鎮壓一縷氣運罷了。

「紅裳,你與蔡文姬多多親近,無法讓蔡邕歸心,能讓蔡文姬為我所用,也是好事。」丁武暗中吩咐任紅裳,讓她與蔡邕之女蔡文姬多多親近。

蔡文姬也已經接近大儒層次。

操焦尾琴,控柯亭笛,也能發揮出強大力量。

若能為丁武所用,也算是一大助力。

「張夫人,張濟已死,張綉重傷,你助我說服張綉,收攏張濟五千兵馬。」

丁武找到傳國玉璽中鄒寧,提出要求。

「你助我收攏張濟兵馬,我放你離開。」

「嗯,我倒是可以把你送給一位當世梟雄,你若能施展媚功,吸收他身上氣運,或許也能超脫、長生。」丁武想到曹操。

有必要將鄒寧再送給曹操,狠狠魅惑這位梟雄。

「我若要走,隨時可走!」

鄒寧狠狠瞪了丁武一眼。

「我將來要去魅惑誰,無需你多管閑事!」

鄒寧冷然說道。

丁武倒也不以為意。

只要鄒寧能幫自己說服張綉,得到張濟兵馬便可。她要不要去魅惑曹操,丁武索性不管。哪怕鄒寧一直留在丁武這兒,在丁武看來也無妨。自己道法造詣不比鄒寧遜色,不會被她輕易魅惑。

入夜時分,徐晃回歸。

楊奉帳下兩千兵馬,盡數被他掌控。

一天之後,陝縣牛輔三千兵馬休整完畢,奔赴長安城,預計最多十日,便可進駐長安城中。

南匈奴草原。

踏踏踏!踏踏踏!

一隊人馬飛速行軍。

當先一人,身形高大,英武到極致,胯下赤兔馬,掌中方天戟,正是呂布。

此時呂布,臉色無比陰沉。

在他身後,張遼、高順、侯成、魏續等武將緊緊跟隨。

「長安城發生變故,溫侯一縷殺念,似乎消散崩碎。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董賊怕是已經被人誅殺。」張遼一邊催馬疾行,緊跟前方呂布,一邊低聲說話。

「我等現今,應該立刻回長安!」

「可恨匈奴左賢王於夫羅,竟然派出兩萬大軍,想要在這草原之上圍殺我等。只可惜,他這兩千匈奴魔兵,未必抵擋住咱們三千精騎!」張遼冷聲說道。

「駕!」

「駕!」

呂布這隊人馬全是騎兵,飛速行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