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6 月 23 日

剛剛魅影回稟,說她去了永興茶樓,見了一個男人,至於說了什麼?茶樓里人太多,魅影怕被發現,沒敢跟着進去。

見了男人還不夠,竟然跑到一品香,跟顏家表小姐打了一架,把顏家表小姐打的昏迷了過去,更是氣哭了顏綰傾。

嘖嘖,這個女人,可能還不知道,此刻外界有多少人,想要窺探她,又有多少危險在暗中醞釀。

她就不能消停消停嗎?

一想到,她一個女人,光天化日之下,跟個男人躲在包廂里,什方逸臨嘴角抿成了一條直線,連眼神都是冷冰冰的,手掌一用力,杯子瞬間成了碎片。

「呃」顏幽幽下巴張得老大。

「你在生氣?你到底在生哪門子的氣?該生氣的不應該是我嗎?」顏幽幽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語氣不善。

「你也是這樣和那個男人說話的嗎?」什方逸臨脫口而出。

顏幽幽面具背後的眼眸徒然散發出銳利陰寒,直直的盯着什方逸臨,一字一句道「你-跟-蹤-我。」

『我』字未落,唰的一聲。

顏幽幽夾帶着內力的掌風沒有絲毫手軟的直擊向什方逸臨,虧她還想着幫他解毒,還好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什方逸臨眸光微眯,被她逼退了一步,之後便準確無誤的抓住了她的手腕。接着,順勢一拉,把人禁錮在懷裏。

兩人幾乎貼著身子,姿勢很曖昧。

他黑眸幽深的注視着她,忽的勾了薄唇,身子向前傾去,低醇迷人的嗓音曖昧至極。

「何謂跟蹤?你是本王的私人大夫,本王這是在保護你。」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最新章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鹿小策、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全文閱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txt下載、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免費閱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鹿小策

鹿小策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她的小狼狗、錦繡女嬌醫、少帥的女嬌醫、前妻乖巧人設崩了、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

。 「他現在也回到北漓鎮了,說休息一段時間再出去找工作。」

「那你問他一下,給他也是三千的月薪,不過年終獎肯定會比你要少點,看他願不願意來。」蘇輕比較信任郭樹偉,而且又是北漓鎮本地人,可以優先考慮。

「那我這就去給他打電話。」

郭樹偉到外面去打了電話,十幾分鐘后重新進來,道:「老闆,他馬上過來。」

不到半個小時,孔馬就到了,這是一個身高至少一米九五的壯漢,四十來歲,和他高大威猛的身形不同,孔馬的性格和郭樹偉有點相似,老實,話不多,蘇輕問一句,他才答一句。

談好待遇之後,簽了工作協議,孔馬成了小青山農場的第二個正式員工。

本來郭樹偉說,等買了牛之後,需要有守夜的人,到時候他就住到牧場那邊去,蘇輕以牧場有線上監控系統為理由拒絕了,想著郭樹偉的家庭情況,還是盡量和他的女兒家人住在一起比較好。

現在農場多了一個單身的正式員工,一商量,正好,讓孔馬搬到牧場去住。

並且郭樹偉還建議,現在多了一個人,可以除了蘇輕想增加的雞鴨羊之外,還可以多買點牛。

孔馬去鎮上搬行李到牧場去,郭樹偉則開始聯繫牛經濟,確定下午到隔壁鎮子的一個牧場去買牛。

「老闆,我聯繫的這個牛經濟說,那個牧場除了有牛出售之外,還有馬和羊,要是有需要的話,也可以考慮一下。」

「那下午過去看了再說。」蘇輕回道。

中午的午飯是在蘇輕這吃的,因為要趕著去買牛,就用現有的食材對付一口,吃完之後,三個人開著農場的兩輛車就出發了。

大概四十來分鐘路程,車子來到一個小鎮上,會合六十多歲的牛經濟孫邊義,又往鎮外開了十幾分鐘,到了一個牧場門口,已經有人在那裡等候了。

這個牧場面積和小青山農場里劃出來養牛的面積差不多,但是人家這裡養了兩千多頭牛。

牧場的老闆居然是個七八十歲的老婦人,這讓蘇輕有點意外。

談價格的時候,主要由郭樹偉出面,他經驗豐富,對牛市行情了如指掌,很快就把價碼談好了。

談好之後吳良紅,也就是牧場老闆,是個爽朗健碩的女人,親自帶著他們到了牛欄,道:「蘇經濟跟我說,你們想買各個階段的牛,我特意把牧場的兩千多頭牛都關著沒放,就等你們過來,你們選吧,選中的就牽出來,放到那邊的空牛欄里,選完之後,我再帶你們去看馬和羊。」

孫經濟,也就是牛經濟孫邊義對郭樹偉道:「你們先選牛,我區給你們聯繫好運輸的車輛,一旦完成交易,也好第一時間把牛運回去。」

接下來,蘇輕跟在郭樹偉和孔馬後面開始選牛。

先選的是牛犢和母牛,牧場的牛犢數量不多,只有不到兩百頭,母牛更少,只有六十多頭,牛犢和母牛關在一個大牛舍里,郭樹偉和孔馬一頭一頭查看,尤其郭樹偉,每一頭牛都看的很仔細,邊看還邊向蘇輕介紹如何選好牛,然後有看中的牛,就牽到旁邊的空牛欄里。

蘇輕聽了一會,暗自點頭,自己這第一個員工果然經驗豐富,說的選牛經一套一套的。

不過他很快就自己琢磨出了一套更高效的選牛方法——靈力選牛。

他暗中往每頭牛體內隔空注入半點靈力,然後關注牛的反應,如果有牛像小黑那樣,和靈力較為「親和」,那麼說明這是一頭好牛,檢查完之後,再把靈力收回。

過了半個多小時,蘇輕早就暗中完成自己靈力選牛的試驗,郭樹偉和孔馬才把兩百多頭牛犢和母牛過了一遍,挑出來八十多頭牛犢和二十多頭母牛。

「老闆,按照計劃,我們牛犢買七十頭,母牛買十頭,現在挑出來的數量超過了,是再篩選一下,還是?」郭樹偉向蘇輕問道。

農場現在多了一個員工,他不知道蘇輕有沒有再多買牛的想法。

蘇輕想了一下,一邊往牛群里走一邊道:「不增加了,畢竟還要養雞鴨羊,你們過來牽牛。」

他走在牛群之間,道:「這頭,這頭,還有這頭,這頭……這些牛都挑出去,剩下的我們買了。」

牛犢挑出十幾頭,母牛挑出十幾頭,最後剛好剩下七十頭牛犢,十頭母牛。

郭樹偉也沒多想,這些牛是他和孔馬親自選出來的,都是差不多的好牛,在他看來,很難再分出好壞高下了。

他不知道的是,蘇輕挑出來的,是裡面對靈力親和度最差的牛。

雖然沒差多少,但硬說起來,還是有一點點區別,既然花錢買了,那自然買最好的。

選半年齡的小牛和一年齡的壯牛之前,蘇輕跟郭樹偉道:「你剛剛跟我說了那麼多選牛的方法,這回先讓我試試,你看看我選的牛怎麼樣。」

蘇輕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他早就把附近上千頭牛都用靈力查看過一遍。

他遊走在各個牛欄之間,在外面看一會,就進去牽出一頭或者幾頭牛出來,速度不快不慢,不到二十分鐘,就挑好了六十頭牛。

郭樹偉一直在旁邊看著,他覺得老闆挑出來的這六十頭牛,大部分都是好牛,只有有幾頭比較一般,不過他沒說什麼,那幾頭雖然不算好牛,但也不算差,帶回去自己用心養養,差別不大。

選好了牛,跟在旁邊的一個牧場工人去把牧場老闆吳良紅喊來,又去另外一個地方挑了二十頭羊,三匹馬。

羊就是本地常見的獨角羊,馬也是本地常見的馬,追溯源頭,都是很久很久以前,從荒原野羊和荒原野馬馴養過來的。

全部選好之後,就是過稱算價,然後開單,看到牧場老闆吳良紅女生遞過來的清單之後,蘇輕暗中向郭樹偉輸了一個大拇指,不管是牛犢,還是半年齡牛和一年齡牛,估算下來每一頭的單價都和郭樹偉之前預估的差不多。

七十頭牛犢是89000紫蘭幣,平均下來每頭差不多是1270紫蘭幣,和郭樹偉預估的1200,只差了70來塊。

三十頭半年齡牛是58600紫蘭幣,算下來平均每頭是1953,跟他預估的2000隻差了40多塊。畢竟心思被人才出來,還就這麼直接說出來,是個人都會感到尷尬。

但通過之前那次拜訪,他倒是也算稍微了解陳父的性格,因此也沒有任何廢話,直接就開口說道:「既然伯父這麼說,那我也就不客氣了。」

「孟秋白已經被我搞定了,足足撈了他一億五千萬,還有其它的附加資產,總數具體我暫時也還沒搞清楚。」

「現在他被氣的住院了!」

嘶!

聽到這句話,饒是陳父偶讀被瞬間嚇到了。

他每天的工作很忙,自然也不可能每天關注高峰,因此對於他……

《重回90年之我是世界首富》第182章陳父的幫襯 「衛鞅跪地而降,本老祖放你一條生路!」

這一刻,人形生靈極為的囂張,他沒有得到北涼王以及嬴渠梁的動向,如今十萬靈獸圍攻櫟陽。

他相信大勢在手,這一次秦國櫟陽必破,秦國龍氣他志在必得。

只要是得到了秦國龍氣,他就可以跨過那一步,徹底的走向超脫。

……

一念至此,肥遺直接是大喝,道:「放開櫟陽城禁,本座只取龍氣,不滅秦國,否則本座攻破櫟陽,這裏將會是一座鬼城。」

「哈哈哈……」

人形生靈如此囂張,直接是氣笑了衛鞅,手中法刃閃爍,直接是冷笑,道。

「今日本座便屠殺十萬靈獸,滅了你肥遺一族,讓天下人都清楚,赳赳老秦,絕不可辱!」

「秦法第一百三十條,囚!」

衛鞅看着不斷逼近的人形生靈,眼中殺機大盛,突然之間伸出手指,一念調動法家的力量,怒聲喝,道。

這是第一次,衛鞅在天下人面前動用秦法的力量,這一次,註定讓天下人石破天驚。

隨着衛鞅怒喝落地,一個巨大的黑色牢籠從天而降。

每一道黑色的絲線之中蘊含着強大的秩序法則之力。

法家衍生出來神通,秦法囚籠!

這一刻,衛鞅直接是藉助大秦龍氣以及法家的秩序之力,凝聚出一個巨大的囚籠。

「吼!」

人形生靈仰天大吼,這一刻,他已經是與秦國開戰,這個時候,秦國大軍與十萬靈獸殺伐。

秦國官吏與高手與肥遺一脈廝殺,而只剩下了他與秦國的左庶長衛鞅。

「法家么?」

「區區諸子百家,只不過是一群廢物而已!」

暴怒之聲響起,肥遺速度更快,無數的爪子伸出,不斷地抗擊著秦法囚籠。

「肥遺真身,給本老祖破!」

大喝一聲,人形生靈直接是暴露出真身,恐怖的妖氣衝天而起,強大的血脈之力在第一時間沖斷了秦法囚籠。

看到秦法囚籠被破,衛鞅臉色驟然一變,念頭再轉,大喝一聲,道:「民心似鐵,秦法如爐!」

驟然之間,從櫟陽宮正殿王座之上,一道道龍氣升騰而起,變成一個三足青銅色,玄鳥首洪爐。

青銅洪爐之上,銘刻着一篇篇秦法文章,秩序之力化作一根根鎖鏈,延伸到虛空之中,構建了一張巨大的網。

衛鞅知道,只要是秦國治下,都被秦法所轄。

更何況,這裏是櫟陽,秦國都城,秦法秩序之力最強大的地方。

「好詭異的法家!」

肥遺臉色變得陰沉,他之前雖然也接觸過諸子百家,但是從未接觸一個法家中人,走到這個地步。

一念之間,調動一國之力,此刻的櫟陽之中,秩序之力被衛鞅一人掌控。

他突然發現,這一次進攻櫟陽,並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天妖屠神!」

這一刻,天地之間無盡妖氣出現,彷彿在這一瞬間復甦,在肥遺的背後凝聚出一尊天妖法相。

天妖屠神與民心似鐵,秦法如爐對上,整個櫟陽上空,電閃雷鳴,變得極度壓抑。

無數的櫟陽百姓,在這恐怖的戰鬥餘波之下,瑟瑟發抖。

就在這一刻,嬴季昌眉頭一皺,一步踏出,體內一直被壓制的法家修為暴動,丹田之中的能量盡數轉化成法力。

念頭一動,浩蕩法力直接溝通秦法,將半空之中的戰鬥餘波攔截了下來。

「王上,你明明可以一念之間消除這些戰鬥餘波,為何一定要如此?」

對於嬴季昌的這一次作為,有些不解,畢竟戰鬥餘波雖強,卻也不可能強的過北涼王。

望着正在戰鬥的衛鞅與肥遺,嬴季昌語氣幽幽,道:「這一戰,會讓老秦人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只有足夠的壓力,才會讓一個人成長,同樣的也會讓一個民族蛻變,一個國家知恥而後勇。」

「沒有巨大的壓力,驍勇善戰的老秦人,只會越來越腐朽,最後不堪大用。」

嬴季昌對於此了解了太多,安逸會消磨一切的勇氣,和平也會消磨殆盡勇武。

橫掃天下的完顏阿骨打,被稱之為一代天驕的成吉思汗,十三副盔甲起兵的努爾哈赤。

這些人都是草原雄鷹,結果在所建立的朝代滅亡之時,曾經英勇善戰的騎兵,連馬鞭都捉不穩。

老秦人鐵血好戰,但是,嬴季昌必須要讓他們清楚,這個世界到底有多麼的複雜與危險。

只有變得足夠強大,才能不懼世間一切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