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剛剛,就差一點,秦頌就將第一層修為封印完全破除,從而恢復到凝氣境的修為。

但,藥力不夠,導致靈氣不足,導致精元不純。

最後導致,他的修為鞏固程度,未能達到解除封印的要求。

「若要復仇,必須破封!」

秦頌暗道一聲,心中多了一絲焦慮。

以他的心境,一般不會出現這種雜念。

但眼下的情形,可謂迫在眉睫。

因為想打敗煉神境的鐵滄海,甚至找七大勢力清算恩怨,他至少要達到凝氣境的修為!

否則,他不僅什麼都幹不了,甚至還會存在危險。

定下心來,秦頌重新閉上雙眼,繼續鞏固修為,衝擊封印。

……

另一邊,金劍峰。

一名三十餘歲的男子,站在錢萬貫面前。

「三叔,大有的死,我已經聽說了,我父親對此大怒,準備讓我帶著錢府子弟殺上玄劍宗問罪!」

巨星惡少神偷妻 此人正是,錢府少主,錢耀。

錢萬貫擺了擺手,道:「叫你來,不是為了此事,而是讓你迎娶鐵鳳嵐。」

「什麼?」

錢耀一驚。

「鐵滄海只有這一個女兒,你娶了她,便等於拿下了玄劍宗,屆時我錢府無人可以動搖!」

錢萬貫沉聲開口:「至於你那個妻子,當初娶她只是為了讓他父親給錢府鑄劍,如今利用得差不多了,處理了吧。」

錢耀有些不忍道:「這不太好吧,古萱這些年為我錢府任勞任怨,付出極大……」

「怎麼?連我的話都不聽了?」

錢萬貫冷哼打斷。

錢耀連忙露出笑意:「我這就回去殺了那個蠢女人。」

看著錢耀退下的身影,錢萬貫面色陰沉。

如果不是錢大有死了,這份美差哪能落到錢耀身上?到時候錢大有執掌玄劍宗,他這個父親便可與錢府府主平起平坐!

可惜,如今幻想破滅,他也只能為了家族,推出錢耀。

越想,錢萬貫便是越恨。

他恨不得立即養好傷勢,再次衝上玉劍峰斬殺秦頌。

可眼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派人盯著秦頌的動向。

一晃,三天。

一名弟子前來彙報錢萬貫。

「長老,秦九司下山了!」

「去了哪裡?」

「多寶商會!」

「通知少主帶人截殺!順便,將鐵鳳嵐也叫上!」

錢萬貫猛然睜眼,散發出一股森然氣息。

…… 一男一女,帶著兩名如同幽靈般的老者,匆匆趕到多寶商會附近。

「就是這小子嗎?」

男子盯著走進多寶商會的秦頌,目光陰沉。

女子則是懊惱的跺了跺腳:「該死!還是來晚了一步,讓他進入了商會!」

多寶商會中,不得動武,即便是七大勢力,也不敢違反這個規矩。

「無妨,等他出了多寶商會,便是他的死期。」

男子毫不在意的冷笑,又露出玩味之意,道:「在此之前,咱們不如先進去,玩弄這小子一番。」

多寶商會中。

秦頌並不知自己的行蹤已被人盯上,不過他也不會在乎。

眼下他只在乎,自己要的丹藥,多寶商會有沒有弄到。

因為這三天閉關,秦頌還是沒能成功破開第一層修為封印。

畢竟修鍊一途,短短三天實在太短。

正常人,想要在三天內修為有所提升,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更別說,秦頌不是在提升修為,而是鞏固修為。

鞏固修為,要比提升修為難上百倍。

他需要將凝元境鞏固到完美無瑕,才能達到師父的要求,從而解除第一層封印。

如果沒有丹藥的協助,想要做到這一點,不知要耗費多少時日。

而眼下秦頌最缺的就是時間。

所以三天之期一到,他就來到了多寶商會,取丹藥。

此時,丹閣掌柜黎叔正與其他客人交談,卻一眼就注意到了剛進來的秦頌。

「去,通知古原,他想見的那位大師來了。」

與第一次不同,黎叔先是對身邊手下吩咐了一句,便滿臉笑意的迎向秦頌。

「我要的丹藥,弄到了嗎?」

不等黎叔開口,秦頌直接開門見山,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黎叔瞬間會意,從懷中掏出一個玉盒,嘿嘿一笑。

「時間緊,只弄到了一小部分,而且數量有限,還請勿怪!」

玉盒呈開,裡面如金鑲玉般,嵌著十枚丹藥。

每一枚丹藥,皆有道道古樸紋絡,隱有藥力化作游龍浮現,卻無半點丹藥香味。

只看一眼,秦頌便露出滿意之色。

這,正是他所要的極品丹藥!

丹香凝而不溢,藥力聚而不散,丹紋多而不亂。

哪怕只有十枚,藥力也比普通丹藥,強上千百倍!

如此,第一道修為封印,破矣!

心念至此,秦頌暗露喜色,抬手便要收下玉盒。

「公子莫急!」

黎叔卻是按在玉盒之上,不願鬆手。

「不是說,你替我將上次的錢財存在這裡,日後我的一切支出,皆由此剋扣嗎?」

秦頌目露不解,看向對方。

「是這個理沒錯!」

黎叔有些為難的笑了笑,道:「但是公子有所不知,為了弄到這些傳說中的極品丹藥,我們多寶商會付出了極大代價……」

不等他解釋完,秦頌便聽明白了。

「你的意思是,我剩下的錢,不夠?」

秦頌眉頭微皺。

雖然他也清楚,物以稀為貴,這十枚極品丹藥,要比他上次買下的數千枚上品丹藥貴重得多。

但他從來都沒考慮過,錢財不夠的問題!

畢竟在太虛洞天,他秦頌買東西,什麼時候付過錢?

九司劍聖名頭一出,無數珍寶自會送上門來!

可這裡終究是下界,秦頌也做不出強買強賣的行為。

正當他陷入苦惱之中時。

一道刺耳的聲音,從身後傳了出來,響徹整個商會。

「既然沒錢,就別來這種高貴之人才能踏足的地方,省得買不起,在這丟人現眼!」

一男一女走進商會,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

說話者,是其中的女子,諷刺的正是秦頌。

聽到這聲音,秦頌宛若未聞,但已然知道那是何人。

鐵鳳嵐!

此女臉上紅腫還未完全消退,正一臉譏諷的看著秦頌。

而她身邊的那名男子,或許秦頌不清楚,但在場其他人卻無不相識。

錢府少主,錢耀!

兩人為殺秦頌而來,一進多寶商會,便看見秦頌錢不夠的情況,欲要藉此當眾羞辱一番。

雖然秦頌並未理會,但他們又怎會就此放過?

「鳳嵐,我來替你出這口氣,讓這小子在臨死之前,尊嚴洗地!」

錢耀拍了拍鐵鳳嵐肩膀,一副「看我的」的神色。

他既然要娶鐵鳳嵐,自然得展現自己的能力,討此女歡心。

況且,錢大有被殺,秦頌本就是錢府的敵人,錢耀沒有理由錯過這個機會。

「這些丹藥,他買不起,我買了!」

錢耀無比闊氣的高喊一聲,又目露玩味的朝秦頌笑道:「小子,你給我磕一個頭,我就賞你一枚!」

然而,不等秦頌給出回應,黎叔卻是攔住了錢耀拿向玉盒的手。

「怎麼?你不會是覺得,我也買不起吧?」

錢耀一臉不悅,喝道:「一盒破丹藥,能有幾個錢?」

黎叔心中暗罵不識貨,但還是笑著在錢耀耳邊低語了幾句。

「什麼?!」

錢耀聞言面色一變。

他又哪能想到,這世上居然會有這麼貴的丹藥?

剛剛他聽到的價格,即便是他這位錢府少主,也沒有許可權拿得出這麼多錢來。

吃了個癟,錢耀只好悻悻的退回鐵鳳嵐身邊。

「錢大哥,你倒是買下來,讓他磕頭啊!」

鐵鳳嵐不解的催促道。

錢耀尷尬的乾笑兩聲:「不必,反正那姓秦的買不起,咱們只需看他出醜便可。」

這二人的出現,雖是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來,但秦頌反倒絲毫不受影響。

兩隻蒼蠅,還觸犯不了他的底線。

重生八零:小辣妻生財記 思索了片刻,秦頌看向黎叔道:「再加上我這把劍,夠不夠?」

說著,一把無鋒黑劍擺在了櫃檯之上。

這把劍的威力,黎叔自然是清楚的,但他需先估算出其應有的價值,再給答覆。

正當黎叔凝眉思索之時,一旁卻是傳來大笑之聲。

「一塊劍坯都算不上的廢鐵,也想換丹藥?簡直笑掉大牙!」

錢耀終於找到了新的機會,對秦頌冷笑道:「難道你不知道,我岳丈乃是這裡的器閣閣主,雲渺郡第一鑄劍師?你竟敢在這裡班門弄斧?」

話音剛落。

「大師在哪?快帶我去見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