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劉旭激動道,卻猛地噴出一口血水來,只是,即便如此,他也是一臉興奮,絲毫沒有因為傷勢沉重而有半點痛苦的樣子。

不僅是他,就連其他人,也大都是這個想法。

看來南宮客真的快要被氣瘋了啊!

只是,接下來南宮客的反應,完全超乎所有人的預料!

啪嗒!

南宮客一個健步就來到厲梟陽的邊上,在後者滿臉好奇地目光下,直接一巴掌將厲梟陽打飛了出去!

噗!

伴隨著一聲慘叫,厲梟陽猛地噴出大口血水,就連牙齒都被打碎了一地,他整個人高高拋棄,血灑長空,而後狠狠地撞擊在地上!

嘶!

全場死寂,只有沉重地呼吸聲和厲梟陽殺豬般地嚎叫聲。

他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明明怒火衝天的南宮客,不對葉白出手就算了,怎麼反而對他的『自己人』厲梟陽出手?

南宮客莫不是氣瘋了啊!

他們忍不住倒退十幾步,神色透著恐懼和不解,讓南宮客的身影,看上去更加顯眼。

這究竟怎麼回事啊?

「客少,您這是…..難道厲師弟說錯話了嗎」

劉旭問道,他腦海一片空白,不明所以,說話都顯得有些結巴。

只是,換來的卻是南宮客一個冰冷的眼神,劉旭如遭雷擊,渾身顫抖,一臉的驚恐,背後冷汗冒個不停。

他從來沒見過,南宮客如此可怕的眼神。

「客少,我可是你南宮世家的人啊,我爹還是你南宮世家的客卿長老,你怎麼對我出手?」

厲梟陽哭泣道,眼裡充滿濃濃地恐懼和不解。

只是,南宮客的回答,徹底讓所有人都驚呆了,真是眼珠子掉了一地啊!

「呵呵,因為你們都該打!」

南宮客冷聲道,內心早就氣瘋了,只是,他生氣的對象並不是葉白,而是劉旭和厲梟陽,你特么招惹誰不好,非要招惹葉白這個魔神?

可是,這樣也就罷了,為什麼非要把我南宮客扯進來,我特么欠你們的啊?你們被人打了,你們就去找南宮林啊,他才是你們真正的主子啊!

南宮客簡直氣得想要罵娘,一想到葉白可能要責罰他,南宮客就渾身發抖,他腦海閃過無數念頭,覺得是時候表現一下自己了!

他再次來到厲梟陽的身邊,嚇得厲梟陽不斷顫抖,南宮客還沒有動手,厲梟陽就一陣慘叫。

「真是廢物!」

南宮客更加惱火,直接一腳踢在厲梟陽的腹部,踢得厲梟陽在地上橫移了好幾米遠,可是,這還不夠!

南宮客想著自己上次被葉白折騰的那凄慘樣子,覺得這樣壓根無法讓葉白解氣,再次走到厲梟陽身邊,對著他一頓猛錘。

他越打越有氣!

如果不是這個傢伙攔住他哭訴,他南宮客才懶得關注鬥武台的事情,畢竟,他本身就是天象榜第七的高手,一般弟子之間的比試,如何能夠讓他感興趣?

那樣的話,他絕對不可能摻和到今天的事情裡面啊!

嘎吱!

所有人都聽到一聲骨頭斷裂的聲音,厲梟陽僅剩地一隻手,葉白南宮客折斷,乍一看,厲梟陽已經成了一個血人!

他粗重地喘氣著,痛哭不已,有種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無奈感,整個人也是神情恍惚,完全沒有弄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

葉白打了他和劉旭,等於是打了南宮世家的臉面,身為南宮世家三少主的南宮客,應該無比憤怒才對,怎麼反而對他們拳腳相加?

而且,南宮客說他們都該打,這話啥意思?

南宮客終於停了下來,微微朝著葉白的臉上看了一眼,而後身形一閃直接來到劉旭身邊!

「客少!饒命啊,我畢竟是林少的追隨者啊!」

劉旭哇地一聲,直接哭了出來,看過南宮客暴打厲梟陽的一幕,他如何不清楚自己的下場?

「哼,那又如何?你們都是我南宮世家的奴才罷了!可是,你們居然敢冒犯葉師兄,簡直是找死!」

南宮客說道,而後對著劉旭又是一頓暴打,直接打得劉旭肋骨都斷裂了十幾根,臉上的肉,都快被打爛了,血水直冒,凄慘無比!

也不知過了過久,南宮客才停了下來,氣喘吁吁,咳嗽不止,甚至,嘴角都咳出血來。

顯然,他不可能因為打人而累得吐血,而是因為上次因為葉白而造成的傷勢,並未痊癒,剛才暴怒之下,傷勢複發導致的。

所有人都驚呆了,嚇得說不出話來,只是,今天的事情,實在讓他們無法理解啊!

尤其是南宮客的那一聲葉師兄,分明就是稱呼葉白的,這是怎麼回事?所有人一臉蒙逼,不明所以。

而從始至終,葉白都只是冷眼旁觀,嘴角帶著一抹玩味的笑意。

「葉師兄,剛才我真的不知道是您在這裡,否則的話,我絕對不可能對您無禮啊!剛才真的是誤會,我怎麼敢問您要交代啊…..」

將劉旭和厲梟陽狠狠暴打了一頓,南宮客這才敢來到葉白面前,對著葉白躬身一拜!

這樣的一幕,簡直驚掉了一地下巴!

堂堂南宮世家的三少主,竟然會對葉白如此恭敬,一臉的謙卑和敬畏!

天哪,怎麼會有這種事情啊? 看著眼前一臉驚慌地南宮客,葉白嘴角勾起一絲莫名地弧度,看得南宮客雙手一抖,完全不清楚葉白究竟在想什麼。

他心裡無比擔心,背後早已被冷汗浸透,生怕葉白因為劉旭他們而怪罪他南宮客。

因為吞下了蠱心丹的緣故,他對葉白真的是不敢抗拒!

葉白看上去人畜無害,可是,經歷過黑妖山脈的那一戰,南宮客已經在葉白和魔神之間畫上了等號,輕易不敢得罪。

「劉旭和厲梟陽都說這柄暗影劍是你的?甚至,還有人懷疑,是我偷了你的暗影劍,對此,你怎麼看?」

葉白問道,似笑非笑地看著南宮客,眼裡卻露出一絲寒意,嚇得南宮客心墜到了谷底,已經將劉旭和厲梟陽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遍了。

「他們這是在污衊啊!絕對是污衊!此劍原本就是葉師兄之物,我只是有幸從葉師兄這裡借走玩了幾天,居然別他們當成我的東西,簡直是荒唐!」

南宮客激動道,聲情並茂、情真意切,似乎真的就是這麼一回事一般,他似乎覺得這些還不夠,再次對著葉白躬身一拜,讓所有人駭然!

「怎麼可能?那時候葉白不是還沒有來天象武院嗎?」

劉旭喃喃開口,一臉蒙逼。

可是,立馬就閉嘴了,不敢多言,只是,他可以確定的是,暗影劍絕對是南宮客的東西,只是不知道為何,現在卻到了葉白的手裡。

而且,早在一年前他就見過南宮客施展這柄劍,那個時候,葉白都還沒有來到天象武院啊!

難道南宮客和葉白早在一年前就認識了?

劉旭腦海轟鳴,不明所以,今天的事情,分明透著一股怪異。

有他這般好奇心的,當然不止劉旭一人,還有另外幾個同樣知道暗影劍的老學員,也都是一臉不解。

不過,他們都選擇了沉默,眸光凝重地看著葉白,充滿敬畏。

所以,那些不明情況的學員聞言,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道:「原來此劍真的是葉師兄的東西啊,劉旭和厲梟陽污衊葉師兄,的確該死!」

「是啊!這兩個傢伙,原來是兩個紅眼病啊!他們以為客少也和他們一樣,看到暗影劍就想據為己有嗎?」

在某些人眼裡,劉旭和厲梟陽的臉上,已經被貼上紅眼病的標籤。

「真是卑鄙小人,輸了比斗還熟人啊!」

「我看啊,他們倆這就是輸不起,剛才的賭注除了他們的全部身價,還有他們兩隻手呢」

眾人議論紛紛,一個個滿臉譏諷地看著慘不忍睹的厲梟陽和劉旭。

在他們看來,劉旭和厲梟陽就是眼紅葉白手裡的暗影劍,從而引來南宮客,巴不得後者為了暗影劍對葉白出手!

可是,誰能夠想到,南宮客居然一副小弟的樣子,對著葉白躬身行禮,這種事情,還真是特么的見了鬼了!

他們忍不住好奇,這個葉白到底什麼身份,居然連南宮客都十分忌憚的樣子?

不知不覺的,他們已經改變了對葉白的稱呼,尊其為葉師兄了,再次回味葉白和劉旭的戰鬥,他們真的為葉白的實力而感到震撼。

只是,剛才聽到南宮客稱呼葉白為葉師兄,還是將他們這些人嚇了一大跳,難道葉白的實力,居然比南宮客還要強大嗎?

這也太可怕了吧!

「怎麼會這樣,劉旭師兄不是說,暗影劍是客少的東西嗎,怎麼客少自己都不承認啊?」

厲梟陽的內心是崩潰,一副欲哭無淚的樣子,就連他的嘴角溢出血水,他都沒有察覺一般。

這個反轉,也太過讓人不可思議了啊!

而風無涯他們三個人,也都是一副『我明白了』的樣子,看向葉白的眼睛,無比火熱,內心的敬畏更多。

一想到他們和葉白都在同一個小院修鍊,他們就忍不住激動,從此以後,就算是天象榜前十的年輕天才,也不敢對他們呼來喝去了啊。

畢竟,有葉白這尊大神幫他們鎮場子,誰敢輕易得罪他們三個?

這一刻,他們感到無比的幸運!

葉白聞言,依舊面色如常,可是,眼裡卻多了一抹凌厲,嚇得南宮客內心不斷打鼓:「看來葉白真的很生氣,後果很嚴重啊!」

他腦海閃過無數念頭,這時,從周圍的無數議論聲裡面,南宮客總算對今天發生的事情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

原來都是劉旭挑戰葉白,最終被葉白施展暗影劍擊敗,而賭注卻是雙手和全部的身價!這讓南宮客忍不住暗罵這兩人作死!

你特么以為自己是八爪魚嗎?是不是嫌棄自己手太多啊,居然要和葉白賭雙手?就算是東臨之海的妖獸八爪魚,也不敢和葉白賭得這麼大啊!

更何況,他們居然還非要加上全部身家!

我呸!

你們還真是會佔便宜啊!

就你們那點身價,居然要和葉白賭全部身家,人家隨便拿出一瓶丹藥來,就不是你們兩個那點資產能比的了!

這個有關全部身家的賭注,對葉白而言,絕對是不公平的啊!

重生躲美錄 即便如此,葉白還是答應了你們,難道你們就不過過腦子嗎?真是兩個豬腦子啊!

劉旭和厲梟陽要是知道南宮客的這種想法,一定會哭著大呼:「我們真的冤枉啊!神特么知道這傢伙那麼財大氣粗啊!」

這一刻,南宮客真是被劉旭他們氣傷了。

就算是他南宮客也只能慘敗在葉白的手裡,而且,那個時候的葉白,還只是元丹境四重,現在,後者已經突破到元丹境五重,劉旭居然要挑戰葉白!

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葉師兄,既然賭注是雙手和全部身家,那麼,他們兩個已經輸了,那就該按照賭約付出代價!」

南宮客對著葉白抱拳道,微微瞥了一眼劉旭他們,眼裡閃過一絲寒芒。

今天的事情,本就讓他對劉旭和厲梟陽不滿,現在,不管是為了平息葉白的怒火,還是給他自己解氣,南宮客都想弄死劉旭和厲梟陽。

林少的追隨者又如何?

客卿長老的兒子那又怎麼樣?

在南宮客心裡,都是南宮世家的奴才,更何況,今天的事情,就算是傳出去,劉旭和厲梟陽也占不到半點道理。

既然這樣,那麼今天的事情,就讓劉旭和厲梟陽自己承擔後果吧! 劉旭和厲梟陽聞言,頓時大驚失色,早知道,那還不如讓南宮客過來啊!

「客少,看在我父親面子上,求您放過我啊!」厲梟陽哭著求饒道,跪地磕頭不止,看上去凄慘無比。

「是啊,客少,為了今天的事情,我們願意賠罪,可是,你不能斷掉我的兩隻手啊」

劉旭驚慌道,說話間,顫顫巍巍,結結巴巴,都快說不完整。

雖然他依舊沒有弄明白,今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可是,他能夠肯定的是,得罪了葉白,等於是得罪了南宮客。

尤其是當他聽到南宮客的話之後,那種在劫難逃的感覺,更為強烈,讓他眼皮直跳。

「呵呵,是你們自己非要賭的,又不是葉師兄逼著你們賭的,做錯事情,總是要付出代價的!此事,你們只能怨自己啊!」

南宮客撇嘴,眼裡露出不屑,而後微微看了一眼葉白,發現後者面無表情,唯有那平靜如水卻帶著一點寒芒的眸光,讓南宮客內心微顫。

他上前一步,直接來到劉旭身邊,嘴角勾起一絲冷漠。

劉旭自然知道南宮客想要做什麼,可是,他卻不打算就這麼放棄,強行拖著沉重的身子,就要逃離這裡。

「劉旭,在本少面前,你還想逃走嗎?」

南宮客寒聲道,內心震怒,一臉的不滿,他略微加快腳步,立馬就追上了劉旭,也不顧後者哭泣的求饒聲,直接將劉旭的兩條手全部捏斷!

凄厲的慘叫聲,立即傳遍四方。

不過,南宮客卻沒有停下來的打算,一腳將劉旭踢飛,直接追著厲梟陽去了。

「真是找死!」

南宮客真是一臉的不高興,在他心裡,他要打厲梟陽,後者卻偏偏要跑,這就是不給他南宮客面子啊。

更何況,如果讓你倆就這麼走了,我怎麼和葉白這個小魔頭交代?你們自己惹的禍,還是你們自己去解決吧!

很快,南宮客就追上了厲梟陽。

「客少!不要啊!我爹回來絕對會暴怒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