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20 日

劉黎明本來都有點不好意思,藍倩這麼一說,他更加羞愧難當,不過還是抿了抿嘴,說:「好吧!」

藍倩嬌滴滴的瞪着他,淺淺一笑。

「你昨天晚上把我折騰壞了,天天哪來那麼大的精神頭啊!」

劉黎明不知道說什麼為好,咧嘴笑了笑,便拿起一邊讓人看着就有點興奮的衣衫。

他雖然身邊美女如雲,紅顏知己不少,但是從來沒有給誰穿過衣服,這還是第一次,他的動作很是笨拙。

不過,從小就聰明伶俐他,很快就將藍倩的衣服穿了上去。

「劉黎明,謝謝你!」

穿衣服的過程,藍倩閉着眼睛,沒有看,當劉黎明將她的內衣穿好,她才緩緩的睜開眼,滿臉的幸福,細聲嬌氣的說道:「閉上眼睛!」

劉黎明微微一笑,看了看她,不明白藍倩又要玩什麼花樣,不過他並沒有多問,旋即,就閉上了眼睛。

就在他閉上眼睛的那一瞬間,藍倩又吻了過去,劉黎明頓時感覺臉頰部一陣溫熱。

蔥白的小手又緊緊的攀住了他的脖頸,飽滿的山峰又貼在了他的胸口。

「好了!」

正當劉黎明享受之時,藍倩卻一把,把他推開。

……

兩人簡單的梳洗了一番,十餘分鐘后便出了小區。

將藍倩送到公司,劉黎明便往心愛醫院趕去。

……

這兩天心情剛剛好點,但偶然無意的一幕又讓劉黎明的心情糟糕了極點。

剛到醫院心外科主任辦公室門口,他的腳步停了下來,因為正常情況下,早晨八點,科主任要帶領自己科室的大夫要對本科室的病人進行查房。

而心外科主任的辦公室里,卻似乎有人在,而且還是孫主任本人的聲音,劉黎明便走到了門口。

剛要敲門進入,可是順着門縫望去,看見一個漂亮的少婦,懷中抱着一個半歲左右的小孩,將一個鼓鼓囊囊的信封

放在了辦公桌上。

「孫主任,這是五千塊錢,請你一定要幫幫忙!」孫主任將信封放進了抽屜了,笑笑坐了下來,點燃了一支煙。 在李玄空消滅黑暗護法之後,影界再度走進了一個不速之客,昔日的影界基地已經破敗不堪,儀器損壞,設施崩塌,成了一片廢墟。

但這個神秘之人還是花費了極大的力氣才將其勉強復原,但也僅僅只能使用一次,一次之後,就會徹底報廢。

此人,就是影界的最終幕後黑手,黑帝,他起初不過是一個乞丐,靠坑蒙拐騙過日子,後來撿到了封魔盒,被黑暗護法誘惑,與之合作,搖身一變,成了現在的黑帝。

「哼,五個廢物,什麼事都沒辦成就被封印,接下來,就只能靠你們了。」黑暗中,他換換露出身影。

瘦削乾癟的身材,穿着黑色西裝,頭戴禮帽,臉上掛着一副墨鏡,嘴唇上兩撇小鬍子,時不時露出兩顆大門牙,看上去人模狗樣,但卻是邪惡至極。

每個人都有貪慾,但慾望卻是一把雙刃劍,能驅使人不斷向上,也能使人不斷墮落,而他就是屬於墮落的那一類人,成了慾望的奴隸,並被其吞噬。

一道烏光閃過,他手上多出了四張光影帖和一個錦囊。

黑帝望着錦囊,腦海中回蕩著當年黑暗護法跟他說過的話,「不到最後,絕不可以打開錦囊。」

隨即,他把目光轉向了那四張光影帖上,那四張光影帖封印的是遠古四大凶獸,戰鬥力極其強大,就連黑暗護法也不是它們的對手。

隨後,他將四張光影帖放入卡槽之中,瞬間電流涌動,整個影界基地都開始劇烈震動,碎石不斷落下。

但黑帝卻是紋絲未動,目光緊緊盯着那個孵化池。

一陣耀眼的白光伴隨着電流炸響,四道身影從裏面走出。

「吼!」

遠古四大凶獸,徹底復活!

「轟!」

在它們出現的剎那,基地內的所有設施徹底報廢,並開始劇烈晃動,崩塌。

「好,好!跟我來吧!」一張黑布飄落,黑帝已經消失在山洞當中,同時,四大凶獸再度發出一聲嘶吼,消失不見。

海灘旁,五道身影同時出現在此處。

「傳說中的遠古四大惡獸,是我又讓你們復活了。乖乖地聽我的話,好好地跟我合作,等到把討厭的鎧甲勇士消滅之後,我把世界的一半分給你們。」黑帝望着眼前猙獰可怖的凶獸們,墨鏡下的眼睛滿是興奮。

有它們在,消滅那些鎧甲勇士,指日可待!

「吼!」

一聲聲嘶吼彷彿傳達着某種含義,黑帝嘿然一笑,「去吧,毀掉這座城市,搗爛那些鎧甲!」

······

ERP實驗室,警報聲再度響起。

「東杉,西釗,你們快回來,異能獸又出現了。」實驗室內,美真不斷調動衛星查看異能獸所在地點的圖像,一邊通知鎧甲小隊。

正在訓練的西釗幾人互相對視一眼,連忙收拾東西趕到實驗室。

衛星地圖上,城市正在遭受攻擊,已經有不少市民已經報警。

不一會兒,他們就趕到實驗室。

衛星地圖上,四隻異能獸正在不斷攻擊城市,其破壞力遠超以往。「這次來的異能獸不簡單,異能量波動遠超當初的黑暗護法,你們要小心。」美真一邊分析數據,一邊叮囑道。

「明白!」

李玄空望着地圖上的四隻異能獸,心中暗道一聲,終於來了。

遠古四大凶獸的出現,就代表着光和影的決戰已經進入倒計時,但這次,他們五行鎧甲的力量比之前更強。

「西釗,北凱,你們和我各對付一隻異能獸,東杉,方中你們兩個合力對付一隻,尤其是東杉,你的速度雖然很快,但攻擊力不足,這次我們的目標是將這四隻異能獸封印,不能讓它們逃脫,否則後患無窮。」見幾人都到齊,李玄空便開始分配任務。

黑犀鎧甲和雪獒鎧甲攻擊力和防禦力都很不俗,能夠正面硬剛,所以,李玄空讓他們一人對付一隻。

但是風鷹鎧甲和地虎鎧甲都是以靈活性見長,習慣與敵人周旋,無論是鎧甲的防禦力還是攻擊力都比他們差了一籌,這是鎧甲先天性造成的,即使是後天訓練也彌補不了多少。

而且這次,四大凶獸降臨的地方,有三處都有水,對黑犀鎧甲來說,正好是主場作戰。

「明白!」

隨即,幾人被衛星傳送到四大凶獸四周。

西釗對陣的是四大凶獸中的饕餮,力量是四大凶獸中最強的,正好由攻擊力最強的雪獒鎧甲對付它。

李玄空對陣的是四大凶獸中的檮杌,擁有一盾一刀,攻防一體,力量強大,很難對付,,但不管是力量還是速度,李玄空都能碾壓它,若是其他人對上檮杌,即使是打贏了,也很難封印。

方中和東杉對付的是四大凶獸中的混沌,防禦力是四大凶獸最強的,速度是四大凶獸最差的,堪稱是個活靶子,如果對上風鷹鎧甲和地虎鎧甲,只有被消耗的份。

北凱對上的是四大凶獸中的窮奇,速度算是四大凶獸中最快的,但攻擊力和防禦力算是比較差的,對上擅長防守的黑犀鎧甲,絕對占不了優勢,更何況,那裏還有水源地,對於黑犀鎧甲而言,算是主場陣地。

等到李玄空傳送到,映入眼帘的便是一隻通體漆黑的異能獸,它有着恐龍身體,像是有着長脖子的鷹,武器是一把大刀和一面盾牌。

此刻,他的雙眼中不斷發射白色破壞光線。破壞著城市的大樓,引起了無數火災。

「炎龍鎧甲,合體!」

李玄空念頭一動,炎龍鎧甲瞬間合體,「遠古四大凶獸,看起來也不怎麼樣嘛。」一瞬間,他就如同移形換影般來到檮杌的身前。

它剛剛發射了破壞光線,還未反應過來,面前便多出了一人,還未等它反應過來,「嘭!」勢大力沉的拳頭直接轟在了檮杌身上。

火星迸濺,巨大的力道順着它的身體一寸寸傳至骨髓,即使堅硬結實的皮甲也無法防住這一拳。

這一拳,李玄空不僅用了三皇炮錘的拳法,更是糅合了暗勁的手法,勁力透體而出,直達身體內部,再加上他拳勢迅猛,招式快捷,檮杌根本無從可避。

霸道的一拳,直接將它轟倒在地。

「不愧是四大凶獸,就是能抗!」等它倒地,李玄空再次出了一招鞭腿,空氣中只留下一道殘影和破空聲,檮杌便被踢飛撞到台階上,它的身子嵌在台階中,周圍滿是裂痕。

兩招,直接將它打的暈頭轉向。

而在另一邊,藉助地形的優勢,北凱和窮奇來到水域作戰,將鎧甲的性能發揮到了極致,流星槍,槍出如龍,如流星點芒,勢不可當,將窮奇碾壓。

而西釗對上饕餮,憑藉強大的力量和無與倫比的爆發力,也是逐漸佔據上風,將其壓制。如果說西釗和北凱只是壓制的話,那混沌的狀態只能用凄慘兩個字來形容。

二對一,風鷹鎧甲和地虎鎧甲行動敏捷,再加上土木互補,攻防一體,混沌只有挨打的份,連技能都放不出來。

「嘭!」

「吼!」

「嘭!」

「吼!」

李玄空憑藉一雙鐵拳,就將檮杌碾壓,即使它有盾牌也扛不住,強大的力道,直接將它的盾牌都打飛了,對付這遠古四大凶獸,李玄空只需要將勁力整合,明暗混合,足以將其壓制,根本用不上任何打法。

到後來,檮杌直接被震得渾身酥麻,動都不想動。

遠在影界的黑帝看到這些被他視作王牌的四大凶獸都抵擋不住鎧甲的攻擊,。想要將其召回。

但已經晚了,四大凶獸根本沒機會逃跑。

最後,除了李玄空一次必殺技直接封印外,西釗和北凱接連用了兩次必殺技才將四大凶獸封印。

而混沌被聯合雙打,沒有嘴巴的它,連慘叫聲都發不出來,直接就被封印。

自此,遠古四大凶獸剛剛復活,就慘遭團滅。 顧如玖明白了,原來是這個樣子啊,不過也是情理之中的情況。

就如同一些在大自然的演化之中的動物,都會利用顏色來保證自己的安全,這也是常事。

只是在這種極端的環境之下,就連人類也學會了使用這種辦法。

南風瑾兩個人邊走邊聊,氣氛十分溫馨,好像能看到粉紅色的氣氛在兩個人之間環繞。

「南風瑾,你也是因為特別喜歡這個雪月境,所以才當這個雪月境王嗎?」

顧如玖笑著靠在南風瑾的懷中,現在已經十分適應兩個人在一起的親密動作了,這樣的動作完全感覺不到難受,還十分的適應。

大概顧如玖自己也沒有意識到吧,這可能就是喜歡在悄悄萌芽了。

「你喜歡嗎?」

沒想到南風瑾沒有說自己喜不喜歡,反而是問了顧如玖。

「我?我當然喜歡呀。」

顧如玖依偎在南風瑾的懷中,因為身材嬌小,幾乎整個都窩在了南風瑾的懷中,因為兩個人衣服的顏色又很是相似,幾乎就是同款,所以不仔細看甚至看不到是兩個人。

本來正在有說有笑。

遠遠的卻碰上了夢倩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