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劍詡的眼皮一跳,葉凡的話可不是一般的囂張了,劍道武院可是整個戰爭神宇的劍道聖地,所有的劍客夢寐以求的修劍之地,可到了葉凡的嘴中似乎不夠格了,這簡直就是狂妄沒邊了。

「葉公子的劍道看樣子很自負啊,居然看不起我們劍道武院。」

劍詡的眼中閃爍著凌厲的劍光,一股屬於九重劍主可怕壓力出現。

這種壓迫非常淡,跟葉凡緊挨著的蕭冥根本沒有任何感覺,可見劍詡的控制非常厲害,能夠做到這一步絕對不簡單。

只是葉凡臉上神情沒有任何變化,似乎沒有感應到劍詡的壓力一樣,而然後劍詡吃驚的就是當他的壓力觸及到葉凡的時候,發現自己釋放的壓力根本找不到人。

怎麼可能?

劍詡非常吃驚,葉凡明明就在自己的面前,可他愣是無法用自己的劍道力量去壓制對方,似乎兩人根本就不在一個位面。

高手!

劍詡瞬間就意識到葉凡遠比自己想象中強出太多,根本不是他感應到的八重劍道主宰。

「在戰爭之城什麼地方的劍道藏書最多?」

葉凡跟蕭冥結伴而行,兩人在武院逛了一段時間,可惜讓葉凡失望了,這裡的確有很多高手,甚至九重境的劍道高手非常多,那個數量讓他都要驚嘆。可是葉凡發現,就算這裡劍道高手多,他也不可能意義去了解跟挑戰,這明顯不是能夠來的。思來想去,葉凡覺得還是去接觸藏書更好,也許能夠從前人那裡學到需要的劍道經驗。對於現在的葉凡來說,戰鬥其實是沒必要的,一般的九重境強者根本不夠他一劍秒的,而碰上那些十重境他又不夠對方一劍秒。不是誰都跟戰神一樣可以從旁細心指點,所以他還是看書比較好。

「武院有劍道藏書,當然非常豐富,在整個戰爭神宇都是數一數二。不過你如果想要借閱其中的劍道秘籍限制很多,首先你需要加入劍道武院,而就算加入了,也會有很多限制,你並不能隨意借閱劍道秘籍。不過……」

「不過什麼?」

葉凡明白,蕭冥肯定想要拿捏自己。

蕭冥笑道:「劍道武院的劍道藏書不是那麼容易借閱的,不過了我有辦法讓你隨意借閱,甚至只要想想辦法,我還可以讓你見識到真正的劍道藏書,這絕對是世間任何劍客都夢寐以求的地方,哪怕就是那些十重劍道之主也擠破腦袋想要進入其中修鍊。」

「這是什麼地方?」

葉凡的興趣完全被蕭冥挑起來。

蕭冥笑眯眯的道:「這個地方很特殊,一般人連知道都不知道。當然了,就算知道也沒用,如果沒有得到邀請,就算是十重劍道之主也只能幹瞪眼。我知道這個地方,不過卻只能讓你獲得一個進入其中的機會,你是否能夠禁區借閱劍道藏書,那都要看你的造化。」

葉凡淡然道:「你不會是忽悠我的吧。」

「怎麼可能。」

蕭冥很高興,似乎終於找到能夠拿捏蕭羽的事情了,她笑眯眯的道:「不過了,讓我幫忙你就必須接受我的道歉,不然我可是不會幫忙的。」

葉凡淡然道:「接受你的道歉也不是不可以,不過我對你的誠信缺乏信心,你先讓我相信你再說吧。」

蕭冥冷哼一聲,她對葉凡質疑自己的誠信非常的不爽,瞪了一眼葉凡,這才道:「好吧,我可以帶你去看一眼,不過你也只能看一眼了。哼!不是我看不起你,這地方的鎮守者都非常特殊,就算是我平日里也不能隨便穿,那些人根本不給我面子,虧我還是少主來著,真是氣死我了。」

……

劍詡的臉色很不好看,葉凡的出現讓他意識到自己離目標越來越遠了,這讓他的心情有些惡劣。

「將那小子的背景查清楚了沒有?」

「主人,這小子剛剛才來戰爭之城,我們沒有他的任何信息,無從查起。」

「那就給我繼續去查,一個人不可能憑空出現,而且還跟蕭冥關係如此好。」

「主人,我們查到應當是蕭冥小姐差點撞了他,想要得到得到他的原諒才會一直糾纏他的,其實主人根本沒必要在意。」

「哼!」

劍詡冰冷的目光掃所自己這些手下,臉色很不好看道:「你們真是一群廢物,蕭冥是什麼樣的人難道不知道嘛,別說沒有撞到,就算是真撞了,也不會讓對方道歉。而讓蕭冥道歉的人肯定是她拒絕不了的,在戰爭之城有這樣的資格的屈指可數。你們就不知道動動腦子想想,這小子憑什麼讓這些人出面,這明顯不符合常理。」

一群手下臉上露出恍然之色,似乎才發現這其中的關鍵一樣。

「馬上給我去查,我要最短時間內知道這小子的信息。」

一群手下消失,劍詡的面前只剩下一個俊美男子。

「大哥,你是不是太緊張了,這小子的實力或許有點,但也不足夠讓你如此重視。」

劍詡冷哼道:「我一直想要進入劍閣,只可惜無數次申請都猶如石沉大海,劍閣的人根本沒有做出任何回應。既然正常途徑無法進入劍閣,那麼只能從其他方面想了,無疑蕭冥就是這個最好的突破口,只要我能夠得到她,那麼要進入劍閣就不再是難事,她畢竟是院長的獨女,同樣也是戰爭的女兒,作為女婿,想要進入劍閣完全夠資格。」

俊美男子嘆道:「問題是蕭冥對大哥根本沒有感覺,徒呼奈何。」

劍詡冷哼道:「我得不到的女人,其他人也別想得到,這小子想要獲得蕭冥的芳心就是他喪命之時。」

俊美男子苦笑道:「大哥,你這麼干很大幾率會激怒蕭冥的長輩,如果真的出現這種情況,我們可承擔不起那恐怖的後果。」

劍詡淡然道:「放心,我不會去招惹自己惹不起的力量。」

……

葉凡跟著蕭冥來到一座巨大的莊園中,小丫頭壓低聲音道:「我跟你說,這裡可是我七娘把守的地方,她一般不見客人的,也就我來的時候才跟我說說話,平時都在閉關修鍊。真是搞不懂了,七娘的實力那麼強了,還修鍊什麼啊,換做是我早就浪跡天涯,到處逍遙自在去了。」

「七娘?你爹有很多女人嗎?」

「我爹當然有很多女人,她們不僅漂亮,實力還都非常可怕,只不過戰爭世界真正知道她們的卻非常少。好了,不說這些了,待會如果見到我的七娘可要放機靈一點,不然你想要進入劍閣的事情就要泡湯了。」

蕭冥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這讓葉凡不由心中犯嘀咕,這個小丫頭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這個七娘真有那麼恐怖?

不對!

葉凡認為,蕭冥肯定是故意這樣嚇自己,好讓自己擔心,然後肯定要向她求助。葉凡也算是了解蕭冥了,這下丫頭古靈精怪,腦中的念頭肯定跟正常人不一樣。

「小姐,主人讓你們進去。」

「啊!」

蕭冥剛剛警告完葉凡,沒想到七娘就讓人通知他們進入了,這讓她很是驚訝道:「七娘沒有誰只讓我進去?」

「是說你們兩個,我可不會傳錯主人的話。」

負責傳信的是一個少女,她顯然跟蕭冥很熟,對於質疑不滿的噘嘴。

蕭冥驚訝的道:「真是奇了怪了,七娘居然肯讓外人去見他,沒道理啊。」

少女笑道:「主人親口說的,當然不會有假,小姐還是快點過去吧。」

蕭冥嘟囔道:「你的運氣真好,看來我的七娘今天有一個好心情,竟然會同意讓你進去。」

葉凡笑道:「你似乎非常的失望?」

蕭冥哼道:「有點失望,你還能將我怎樣?」

葉凡笑道:「當然不能把你怎麼樣,不過你放心就好了,如果我真的能夠如願以償,還是會接受你的道歉的。」

「哼!誰稀罕啊!」

蕭冥不滿的哼了一聲,然後飛速從原地消失。 葉凡帶著好奇走進了主宅,這裡非常寧靜,感覺很像一個世外桃源。沒有人給葉凡引路,不過這難不倒他,就連真武之眼都不用,跟著時間的軌跡,他能夠捕捉到蕭冥的痕迹,所以很輕鬆就見到了消失不久的小美女。

小美女?

葉凡自己都愣了一下,按道理來說蕭冥其實不小,起碼看上去應當從少女脫離出來,成為了一個大美女。可是蕭冥的身上還有未脫的純正跟稚氣,或許這就是被當做是小丫頭的緣故吧。

蕭冥看到葉凡這麼快出現似乎很不高興,她嘟起嘴,悶悶不樂的樣子。

葉凡當然沒有去管蕭冥有什麼感受,剛剛走進宅院,他的實現就被一道身影所吸引,已經見過無數大美女的他沒想到那一瞬間居然產生了強烈的驚艷感。

美女!

確切的說是讓葉凡感到驚艷的大美女,她的美與眾不同,第一眼看去就難以讓他忘掉,而第二眼再看時,他就會有呼吸窒堵,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為何?

難道是大美女的美麗如此驚天東西,讓他要窒息了?

不對!

大美女的確非常美,不過要論美麗值絕對比不上機械女皇,因為後者絕對已經達到顏值的極限,不可能再美了。

我家影后是錦鯉 那是什麼讓葉凡要窒息了?

胸!

沒錯,就是胸,葉凡第二眼看去時就被美女的豐滿震撼到了,他不是沒有見過豐滿的女人,可當看到美女的瞬間他才知道以前的自己簡直就是井底之蛙。

如果不是親眼看到,葉凡絕對不會相信世上還有女人能夠美成這樣,怕是光明神族中那些號稱乳神的女神也要被吊打。

「看什麼看!在看將你眼睛挖出來!」

蕭冥很不識趣的擋住了葉凡的視線,她的目光很是凌厲,似乎想要用自己的目光將他戳死。

葉凡很是尷尬,這倒不是對蕭冥,而是對這個第一次見面的美女。畢竟第一次見面就盯著美女的胸,太不禮貌了。

「小子葉凡見過前輩。」

大美女的目光落在葉凡的身上,她沒有絲毫生氣的樣子,只是笑道:「聽冥兒說了你很多壞話,本來還以為是什麼壞人了,沒想到居然是一個大帥哥,一點都看不出有多壞。」

蕭冥急道:「七娘,你怎麼能夠這樣說,我……我哪有背後說人壞話?」

蕭冥很惱火,她沒想到七娘居然這麼快就將自己買了,太過分了。

大美女笑道:「好了,不說這些了,你如果要進入劍閣不成問題,想什麼時候進入都行,劍閣對你是開放的。」

「哎呀!」

蕭冥瞪大眼睛,她沒想到七娘居然這麼樣輕易就將葉凡放進去了。不是都說七娘冷麵無情嘛,誰的面子都不給,今天怎麼這麼好說話?難道七娘被人掉包,這個是假的七娘?

「七娘啊,你怎麼這麼輕易就將這傢伙放進去?難道不擔心他圖謀不軌,想要謀奪劍閣中的劍道秘籍?」

葉凡聽得翻白眼,這小丫頭過分了,你背後說我壞話也就罷了,現在居然當著面還說得這麼過分,簡直當他不存在一樣。

大美女微微笑道:「他沒有問題的,這事就這麼定了,我還有事情,就不打攪你們兩個了。」

大美女很快起身離開,留給葉凡跟蕭冥一個妖嬈的背影。

蕭冥目送七娘離開,她沒想到情況會是這樣,這讓她如何刁難葉凡。

葉凡輕咳一聲道:「小丫頭,告訴我劍閣怎麼走可以嗎?」

「不可以!」

蕭冥怒氣沖沖的樣子,她瞪著葉凡:「說,你跟七娘有什麼關係?」

葉凡攤手道:「今天我第一次見到你的七娘,能有什麼關係?」

蕭冥哼道:「不信!七娘絕對不會給任何人面子,尤其是男人,你……你肯定認識七娘,不然七娘不會放水。」

葉凡攤手道:「我不認識你的七娘,說來我在這個世界認識的人很少,第一天來戰爭之城能夠人是誰。」

蕭冥不相通道:「你來自哪裡?」

葉凡笑道:「我來自戰爭神宇之外,是戰神推薦我來的,你是否認識戰神?」

「戰神!?」

蕭冥瞪大眼睛,失聲尖叫道:「你……你怎麼會認識戰神!?」

葉凡驚訝的道:「有這麼好驚訝嗎?」

「當然驚訝了,戰神是我爺爺!我能不驚訝嘛!你……你到底怎麼認識我爺爺的?」

蕭冥終於抓到了問題的關鍵,只不過這個關鍵讓她很不樂意。

本仙就是這麼狂 葉凡笑道:「是戰神將我帶到這個世界的,他說我長得跟他的兒子很像,這是一種緣分。說來戰神可是指點我修鍊,戰妃打算收我做義子來著,小丫頭,如此算來,你是不是要喊我一聲叔叔啊?」

「什麼狗屁叔叔!我蕭冥才沒有叔叔了,你……你不要痴心妄想了!哼!你哪點像我的爹爹了,就憑你也配啊!」

蕭冥非常生氣,她認為母親讓自己道歉的原因終於找到了,原來這混蛋就是自己的便宜叔叔,難怪七娘這麼好說話了。

真是太過分了!

葉凡看著一臉怒氣的蕭冥不由吃驚,他倒是沒有想過眼前的刁蠻少女會是戰爭的女兒,這可是傳說中戰族的第一高手。

「那個……告訴我劍閣在哪裡好嘛,現在我已經接受你的道歉了,你應當可以交差了。」

「哼!我才不會給你道歉,門都沒有!」

蕭冥怒氣沖沖的離開了,這讓葉凡很是鬱悶。本來葉凡對蕭冥還是有很多不滿的,但是知道她是戰神的孫女之後,也就不生氣了,畢竟戰神對他算是有恩,可以當做是師傅了,現在碰到師傅的孫女就算刁蠻一點也沒什麼,反正自己有沒有傷到一根毛髮不是。

蕭冥離開了,葉凡沒有去追,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進入劍閣的方法,這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事情可以拋到腦後了。

……

「真是太氣人了!」

蕭冥怒氣沖沖的出來,她非常惱火,同樣也非常生氣。蕭冥不知道為何要這樣生氣,這不是因為葉凡欺騙了她,而是這混蛋居然說他跟自己的爹爹很像,這絕對是不能允許的事情。

對於蕭冥來說早就消失爹爹就是自己的偶像,她渴望讓自己變強,然後去找爹爹,她要想爹爹一樣成為整個戰爭神族的傳說。

這混蛋也配跟爹爹像,簡直就是痴心妄想。

「是什麼讓冥兒如此生氣?」

七娘出現,她的臉上掛著笑,很溫柔,只讓剛剛還怒氣沖沖的蕭冥立時委屈起來。

「七娘,那混蛋一點都不像爹爹對不對?」

蕭冥嘟著嘴,眼睛死死盯著七娘,似乎想要獲得七娘的認可一樣。

七娘笑道:「他啊,還真的跟你爹很像。」

「不可能!」

蕭冥立時生氣了,她大聲喊了出來,這是她第一次對七娘這樣發脾氣。

七娘笑道:「小丫頭,你不是一直想要去找你爹嘛,你口中的壞蛋不久后就會離開戰爭神宇,你難道沒有想法?」

「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