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北漠站在城樓上,彎弓搭箭,一支箭羽破風而出!

箭羽落在了城牆外兩百米左右的地方,這是陣角,用來測試弓箭的最大射程,若是敵軍進了這個範圍,就可以全面射擊了!

賀翎也站在城樓之上,左邊是北漠,右邊是張亮

從未接觸過古代冷兵器戰爭的賀翎,內心有些激動和緊張

雖然自己擁有特殊兵種,還有兩百弓箭手,再加上特殊地形,守住對方三千兵力應該不是太難,但是難免有些興奮和上頭

沒有想象之中的兩軍戰前對話,也沒有武將單挑這一精彩表演環節,北漠的箭羽剛落地,就看見對方領頭武將馬圖率領軍隊沖了過來,盾兵在前,槍兵緊隨,弓箭手在後翼

馬圖最為猖狂,騎著黑馬,沖的最快,霎那間,就衝進了弓箭手的射程範圍!

對於攻打玩家城池,馬圖有絕對的自信!

一群手無縛雞之力的異人罷了

就算是石頭建造的城樓,也不過只是需要自己多打幾下而已!

看到他無所畏懼,賀翎查看了下他的屬性,區區紫品武將罷了,也敢這麼猖狂?

「北漠,射他!」

隨著賀翎一聲令下,已經達到紫品歷史武將的北漠立刻拈弓搭箭,弓如滿月,瞄準沖向城樓的馬圖!

「嗖!」

破風聲一響,正在衝刺的馬圖就猛地揚手一揮,手中長槍如同一輪殘月,打飛那支射向自己的弓箭!

不等自己震撼對方這箭羽上傳來的力量,就忽然又聽到一道破風聲傳來!

馬圖連忙抬眼一看,只見不知何時城樓上那員拿弓猛將又射來一支箭羽,速度更快,箭羽未至,寒意刺骨而來!

「怎麼會這麼快!?」

連發弓箭?

按理說連發第二支箭羽力道會更弱,怎麼感覺這支更強了?

「寒風箭!」

不及自己反應,這支冷箭已然射向自己額頭而來,無奈,腳蹬馬鞍,挺身用胸膛擋下這一箭!

「噗!~」

箭至,巨大的力道傾泄在馬圖的胸膛,直接將他從馬背上擊落,連吐幾口獻血,冰冷的箭羽還在自己胸口上顫抖著~

馬圖從未見過如此強大力道的弓箭手!

此時,盾兵們也進入了大唐弓箭手的射程範圍,

「射!」

隨著賀翎再次發令,兩百名弓箭手彎弓搭箭,瞄準敵軍,陣陣破風聲呼嘯而起!

滿天箭羽隨之射向敵軍!

「嗖嗖嗖!!」

「沖啊!」

「啊!」

箭羽射向之處,帶走一片敵軍,大部分的箭羽還是射在盾兵的盾牌上,只有少數箭羽射中了不幸的槍兵

破風聲,叫殺聲,

慘叫聲,興奮聲,

充斥在這沙土飛揚的戰場上,看到馬圖被射落在地,北漠再次拉弓,面露殺機!

「嗖!」

箭在弦上,破風而出!

正在竭力揮舞長槍抵擋箭羽的馬圖看到北漠那一箭射來,頓時大驚失色,也顧不得防禦那些普通士兵的弓箭,連忙往後爬!

可惜那道猶如催命般的箭羽就像追蹤他一樣!

「奉先救我!」

看到呂布領著一隊盾兵衝來,馬圖歇斯底里的嘶吼道!

「義兄快跑!」

呂布對著他大喊一聲,朝馬圖跑去的速度卻是不增反減,嘴角莫名挑起一抹陰冷的笑容!

「你!……」

馬圖看到呂布對自己冷漠的目光,雙目怒瞪,還不等自己發話,那箭羽就射穿了自己的喉嚨!

馬圖,陣亡!

「乾的漂亮!」

賀翎誇獎了一句北漠,這個馬圖作為領軍的武將這麼早就陣亡,對方士氣一定會一落千丈!

「停!」

賀翎站在城樓上單手一舉,弓箭手們立刻停下了攻擊,樓下正抵抗箭羽的盾兵們,忽然感覺安靜了許多

不由得往前一看,

只見自家主將馬圖,不知何時竟然被敵放的弓箭射死在面前不遠處!?

「馬將軍!?」

「馬將軍死了!」

「怎麼可能,這麼快!?」

果然,看到馬圖如此之快就陣亡了,場面立刻哄亂起來!

「城下的兄弟們!你們的主將已經陣亡,賀某念在你們受人蠱惑,就此撤軍吧!」

賀翎高高站在城樓上,大聲喊道!

此話一出,敵方軍隊里的聲音更加混雜了,有些人已經心生怯意了,本來這次出兵就出的師出無名,想著攻打玩家村落,很簡單的掃蕩一下就好了,結果對方竟然有箭塔,雖然是初級的,但是弓箭手在城池防守戰中能夠發揮的威力是很強的,再看自己的弓箭手在後面,此刻除了當肉靶子,沒什麼用,根本射不到城樓上的人,這場戰鬥若是再進行下去,能不能攻下城池都不說了,一個不小心,全軍覆沒也不是沒可能!

而且主將馬圖,莫名其妙就死的這麼突然,好歹也算是一個紫品普通武將,居然被城樓上一個不知名的小將給射死了

看來對方早有應對,城裡一定有更強悍的武將!守軍肯定也不少~

就在賀翎準備再次勸說眾人之時

呂布率領的那一隊刀盾兵還在繼續摸進大唐城樓~

看著城下那名白袍小將率領一隊兵還在向自己城下逼近,賀翎面色一冷:

「來者何人,不聽勸告,別怪賀某無情!」

城下馬圖的部下看到呂布還在貼進城牆,頓時,又有了一些士氣,躍躍欲試!

在呂布的帶頭下,原本停留在原地的前排盾兵再次高舉盾牌,往前邁進,槍兵們緊隨其後,弓箭手們一直苦於城下射城樓難以射上去,射程有限,只能跟著盾兵繼續前行

等待射程足夠,再給城樓上的守軍致命一箭!

看到那些士兵又開始前進,賀翎再次吩咐弓箭手繼續射擊,同時拿出自己腰間的紫金騎令,高高舉起,一揮!

「轟!」

正在帶著刀盾手們沖向城樓的呂布,表情突然一變,看向後方

「怎麼了?」

身旁的一個士兵見呂布突然停下了腳步,連忙舉著盾牌幫他抵擋,問道

「你有沒有聽到什麼響聲?」

呂布皺眉問

「射箭的破空音?」

那士兵不解,不就是破空聲,叫喊聲,還能有啥聲?

「不是!不對!」

呂布表情嚴肅,長槍緊握,身體有些顫抖:

「這是騎兵的聲音!」

ps:有興趣的話加入紫禁城下,孤兒巔峰書友群,可一起討論劇情走向,提出建議,和作者面對面探討裝逼~送上企鵝群號:200081039 龍越的軍隊很快就向轄區邊緣的第三座原始森林發起了進攻。

這一次,他們沒有遇到任何阻擋,輕易就佔據了整個原始森林。

「我擦,見鬼了,那些野人呢?」

龍越的軍隊最後在森林裡面抓住了幾個落單的野人,詢問之後才得知,所有的野人已經提前被轉移走了。

「去了哪裡?」

「野人谷。」

侍衛將情況彙報給龍越。

龍越聽了一愣,

「野人谷,這個名字好熟悉。」

「城主大人,野人谷就是基諾城主數月前收歸的那個野人部落所在的地方,大家都通稱為野人谷。」

「嗯,我想起來了,野人谷,野人王,還有那個叫楊嘯的傢伙,咦,不對啊,他們為什麼要將這裡的野人全部接過去?」

龍越內心感覺不妙。

雖然說野人全部走了,也省得他的軍隊在戰鬥中產生傷亡,可是,這樣一來,似乎那些野人永遠就存在,並沒有被消滅。

他有一種如刺在喉,不吐不快的感覺。

而且,現在的野人都聚集在一起了,這個問題似乎有點不妙。

「野人王,他想幹什麼?」

「城主大人,管他想幹什麼,我們不費一兵一卒就控制了三塊野人森林,這不是很好嘛?」

「呵呵,你不懂,眼前看起來是很好,可是,這三處原始森林裡面的野人加在一起,有一萬多人,在加上野人谷的野人,足足有2萬人,

以前他們是分散居住的,所以才容易被我們擊敗,現在聯合起來聚集在一起,那是一支可怕的勢力啊!」

「那我們現在怎辦?難道要去攻打野人谷?」

「那倒不至於,野人谷在卡拉奇城管轄範圍的邊緣,要攻打也是基諾去,現在基諾接受了野人谷的歸順,我們也不好插手,

算了,暫時先派人控制好這三處森林地帶,然後去邀請那些私人礦主過來開礦,我們自己也要繼續從巫星帶人過來,擴大開礦的面積。」

……

野人谷因為有了四五千野人加入到了挖礦的行列之中,晶石的產量增加了不少。

楊嘯又請了探礦隊前來探礦,在原始森林周邊接連發現了幾十個礦場,每個礦場少則五六條礦脈,多則十幾條礦脈。

楊嘯將探測好的礦場再次向外招商,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人前來開礦。

於是,問題來了。

以前只有卡拉奇城的時候,私人礦主四處尋找礦場,

後來,戰神搶奪了飛馬帝國的地盤,龍越將大部分現存的礦場自己拿下來開發,只留下一些偏遠地區或者貧礦地區讓這些私人礦主去探礦,

很多私人礦主不僅不賺錢,還得要倒賠上勘探費。

楊嘯所在的野人谷,礦脈豐富,而且是拿已經探明的礦井招商,自然吸引了大量的私人礦主來開礦。

甚至有些礦主還從飛馬城轄區不賺錢的礦場撤走,直接來到野人谷的礦場開礦。

私人礦主和礦工的數量是有限的,來野人谷的人多了,飛馬城轄區的人自然就減少了很多。

龍越現在新搶奪了三塊原始森林,原本是指望私人礦主過來幫助開發一部分的,現在可好,根本沒有人去探礦開採。

這讓龍越感覺很不爽,好比自己做了一大桌子的菜,賓客卻沒有來。

「龍大人,今天又有兩個礦主從礦場撤走了,他們說那裡晶石含量太少,不賺錢,他們去了野人谷了。」

「砰!」

龍越正端著杯子喝茶,直接將杯子摔在地上。

「這個野人王真可惡,將這些私人礦場老闆全部吸引過去了,我們的礦場誰來開採?」

其中一個侍衛猶豫了一下,補充了一句,

「最近已經有二十多個礦場撤離,這個月的產量恐怖會減少呢。」

「啪!」

龍越一巴掌拍在茶几上,茶几立即變得粉碎。

大聲吼道:

「不行,絕對不能減產,大王子的軍隊還等著我們的晶石資源呢,如果礦場減少了,讓我如何面對大王子。」

「可是,我們暫時人手不夠,怎麼辦?」

龍越站起來,氣急敗壞地在大廳裡面來回走動,思考片刻,然後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