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十日過去,汪毅睜開雙眼,一抹精光從雙瞳閃過,看著還在打坐的李逸晨並沒有打擾,而是抱拳一禮之後便小心的退了出去。

顯然與李逸晨交流的過程中,汪毅亦有著極大的收穫,而且他能感覺到李逸晨所講的劍道乃是來自於祖祠的祖師畫相中的劍意,也就是說那是仙劍技的劍意。

雖然聽起來玄之又玄,但汪毅仍然覺得好像自己摸到了什麼,離開李逸晨的小院后便徑直向著祖祠趕去。

李逸晨雖然對汪毅印象還行,但還沒有做到毫無保留的地步,所以汪毅的一舉一動自然沒有逃過他的感知。

汪毅離去后的三天,李逸晨亦把兩人交流的東西消化得差不多,並且對天道總綱也有了完全的認知,在修鍊的方向上也比之前更加的明確起來。

接著李逸晨心念一動,再次進入聖戒空間之內,這次自然也帶來了天道總綱的玉簡。

天道總綱算不得什麼功訣,也不含一式武技,但以李逸晨的眼光來看,卻是每一個武者必看之物,有了天道總綱的指引,可以令一個人在修鍊上減少許多彎路,更能指引青雲閣眾人儘快的適應天域的環境而調整自己的修鍊方向。

畢竟天域中無論天道之力還是靈氣,等各方面都與聖域有著極大的區別,若是還按著聖域那套方法來修鍊,會不會有所成就李逸晨不敢肯定,但他可以肯定的是修鍊的速度一定不會太理想。

青雲閣這批人對於自己來說忠心上絕對無可比擬,那麼提升他們的實力自然也是李逸晨必須要做之事。

「王上……想不到這上界……哦不對,這天域居然這麼的廣闊……」

「天域的強者這麼強大,我們將來能生存下來嗎?」

「王上,什麼時候能讓我們出去走走啊?」

李逸晨剛一出來,青雲閣一眾老祖立刻圍了過來,雖然還沒有領會到更有效的修鍊方式,但是在這樣的環境下,他們的修為亦是不斷精進。

尤其是像梅花老祖這等早已經道心境後期巔峰停留以久的老傢伙更是彷彿隨時都可能召來道胎雷劫一般。

「現在暫時還不行,想要走出去,至少要渡過道胎渡劫!」在對天域的實力有了新的認識之後,李逸晨知道哪怕是道胎境初期,其實也不能說得絕對安全,只不過是能夠應付一些簡單的突發情況而已。

「啊……」一聽要渡過道胎雷劫,所有人的眼色都一下子垮了下去。

「你們放心吧,在這裡渡道胎雷劫可比在聖域要輕鬆得多!」看著眾人的模樣,李逸晨提醒到。

看過了李逸晨放進來的典籍,他們自然也明白聖域的道胎雷劫乃是承載著兩個世界的法則之力,而在這裡,只用應付雷劫之力,相比起來自然要輕鬆得多,不過想到道胎雷劫四個字,慣性的思維下,眾人還是依舊感覺壓力重重。

「這是這個世界的修鍊總綱,你們先拿去看看,後邊的我會逐步完善!」雖然與在汪毅一番交流對於完整的天道總綱已經有所了解,但要給青雲閣眾人看,李逸晨覺得還是要給他們湊足完整版,不過現在這個殘篇,到也足夠令他們先慢慢學習。

「好的……我們一定認真學習!」既然是李逸晨拿出來的東西,那麼肯定不是普通之物,大家接過數塊玉簡,如獲至寶的放在手裡。

「接下來建立一個藏書閣吧,我會陸續放一些武道典籍進來!」有著准首席弟子的身份,李逸晨知道藏書閣大部分書自己都有權閱讀,正好複製來幫助青雲閣眾人提升實力。

啊……啊……

眾人說了沒幾句話,遠處便有一道道尖銳的長嘯之聲傳來。

「這是怎麼回事?」李逸晨雖然能感覺到那些嘯聲彷彿帶著一股內心的愉悅,但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

「自從進入這裡以後,不少弟子的修為更是飛一般的前進著,現在我們青雲閣最差的也已經達到聖尊境後期了,而且達到亞聖階者更有三百多人了!」見李逸晨問起,梅花老祖連忙解釋道,

「這到不錯,這套天道總綱上卷你們複製一下,要做到人手一卷!」雖然這個速度有些超出李逸晨的意料之外,但到也能理解,不過也正因如此,李逸晨才覺得天道總綱出現的恰到好處。

至於上下卷之說,那也是李逸晨懶得去解釋,只是讓梅花老祖等人先看過之後,根據其他弟子的實力,不同程度的傳授即可。

接著李逸晨用心微微感應發現安晴和沈紫煙還在閉關中,但她們兩人身上的氣息似乎已經不輸於梅花老祖,而劍靈亦繼續在消化著那道子劍靈的力量,雖然看起來情況良好,但估計還需要一段時間。

李逸晨到也沒有打擾,畢竟如今身處仙劍宮安全方面明顯不存在什麼問題,至於般若絕地那卻是一年後的事情,到那個時候劍靈應該也能蘇醒過來。

於是再簡單交待過眾人幾句之後,李逸晨又將心神退了出去,然後繼續前往藏書閣。

知道藏書閣典籍晶玉技巧的李逸晨幾乎每拿一本也不再像之前那般飛快的閱讀,而是保持著精神力的持續恢復而緩慢的看下去。

如此一來,速度上雖然不如之前,但是中途卻不需要休息,而幾乎絕大部分弟子也知道了他的身份,自然更不會有人來指教他一番。

甚至看著李逸晨如今這般實力居然還甘於在藏書閣一層看書,不少弟子亦覺得自己也應該鞏固一下自身的基礎,一時之間到令藏書閣的第一層熱鬧非凡,尤其是那本天道總綱更是深受熱捧。

李逸晨看書卻根本不挑,有心人仔細觀察之下發現李逸晨似乎任何典籍都不放過。

丹道、武技、陣法、雜學、星相、占卜……

這些到並不是所有都能用到,李逸晨看過之後卻一一複製扔進聖戒空間,畢竟青雲閣如今還有兩三千弟子就在聖戒空間,李逸晨也不知道他們誰在哪方面有著不錯的天賦,自然一起放進去讓他們自己去選擇。

哪怕李逸晨極度的控制著精神力的消耗,但也足足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才將藏書閣一層讀完,接著也亦直接邁入第二層。

踏入第二層,頓時李逸晨感覺第二層的空間僅只有第一層的一半,相對藏書量自然也少了一半,但李逸晨知道數量減少了,質量必然會有所提升,同時他也明白哪怕自己是仙劍宮的准首席弟子,如今也只能在進入第二層,因為想要踏足第三層,那至少得有神遊境的修為。

不過李逸晨到也不急,他看這些書,一則是為了對天域這些年的變化有所了解,其次便是為了給青雲閣弟子找一些適合他們修鍊的功訣,至於自己,有了不滅真解和劍靈的指導,修鍊功訣這些對於自己根本沒有什麼吸引力。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隨著不斷的閱讀不僅對天域的了解在不斷加深,由陣法、丹道之上,李逸晨有也有許多的感悟。

尤其是如同明凡那般揮手成陣的手法,更是如同聖域的陣印一般,幾乎是每個陣師都必須要掌握的手段。

而這個看似神奇的手法在李逸晨看懂原理,明白其中對天道奧義的運用與轉換之後,似乎覺得也不是太過困難。

不過李逸晨並沒有立刻去試驗,將第二層的典籍快要一起複制完時,他卻被角落處的一步七星劍域的殘篇所吸引。

七星劍域!正是當初林長風與自己交手之時所能的武技,以步伐化劍意,以劍意凝劍域,這到與李逸晨的步步成陣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只可惜此殘篇上只有四式,也就是說哪怕全部修鍊完亦只能布下四步劍域。

李逸晨細看之後,卻發現林長風雖然凝結出劍域,但卻連七星劍域的皮毛都沒有領。

所謂七星劍域,乃是腳踏七步,踩出七種不同的劍意融為一體,化無盡劍域,按李逸晨的猜測,一道真正的七星劍域形成,哪怕是道胎境初期面對普通的道胎境中期也絕對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劍意!有劍之凌厲,有劍之迅捷,有劍之靈巧……

每一個特性都是一份劍意,而通常的武技能將其中一至兩種劍意融合展現出來已經相當難得,而七星劍域卻能融合七種劍意,那絕對是最大限度的將一個人的實力發揮出來的絕佳手段。

哪怕如今只是殘篇,只能融合四種劍意,但當初施展過九陣融合的李逸晨也完全能夠想象其中的霸道。

只不過劍意乃無形之物,想要完成融合,可比陣法之間的融合要困難得多,哪怕李逸晨在心裡不斷的領悟推演,一時居然也難窺門徑。

當然如果是像林長風那般僅僅只是凝結劍域的話,那麼李逸晨四步都能做到,因為林長風當初雖然踏出三步,但其實也包含了一種劍意,否則也可能被李逸晨一觸即破了…… 七星劍域雖然只是一部記載著融合劍意的殘篇但李逸晨卻能這部功訣若在完整時期絕對非同小可,而李逸晨雖然在諸多機緣之下,對於天道對劍意都有著得天獨厚的領悟,但卻也一時半會兒難以找出劍意融合的關鍵。

李逸晨也得暫時將七星劍域放在一邊,繼續複製著各種功訣武技扔進聖戒空間,不過七星劍域李逸晨到沒有複製進去,這並不是說李逸晨懷有私心,而是七星劍域只是殘篇,自己也只是覺得這種劍意融合的創意挺不錯,但在真正實驗成功之前,他可不敢讓青雲閣之人去冒險。

藏書閣第二層雖然比第一層的在藏書量要小得多,但是晶玉中的陣法卻彷彿強大了許多,哪怕是李逸晨的精神力,往往一塊玉晶也需要分成三至四次才能完成閱讀,而中間這些過程則需要運功恢復精神力。

所以第二層的藏書,李逸晨足足花了近兩個月才完成閱讀,而在這個精神力不斷被耗盡又通過修鍊來恢復的過程中,李逸晨感覺自己的神魂似乎也強大了幾分。

同時在這海量的閱讀下,雖然還未完全仔細去消化,但是這種知識量的積累也令李逸晨眼界大開,對天道也有了諸多新的認識。

不過此時李逸晨卻沒有心思去仔細消化這些東西,因為在走出藏書閣之後,他又進了一次聖戒空間。

如今青雲閣至於有六位老祖已經達到道心境後期巔峰的臨界點上,在聖戒空間中雖然阻斷了道胎雷劫的感應,但李逸晨知道這種壓制對他們只有害而無益,而同時還在閉關中的安晴、沈紫煙身上的氣息亦同樣不輸於這六位老祖,也就是說,一旦她們出關,那必然是要引來道胎雷劫。

否則這樣壓制下去,將來雷劫來來臨之時會有多麼的恐怖變態,李逸晨心裡也是沒底之極。

渡劫!雖然依然存在危險,但處於天域內顯然要比聖域的成功率要高得多,但是如今在仙劍宮,若是自己突然帶一批人挨個渡劫,一旦被追問起來,此事也有些不好解釋。

找一個適合渡劫之地!這是當前的首要之事,李逸晨微微思考決定先去找汪毅了解一下情況。

畢竟自己在仙劍宮認識的人就有限,秦憶雪自己躲都還來不及,而明凡或者侯明旭或許同樣能為自己解惑,但兩人畢竟閱歷要豐富的多,為了不讓人看出破綻,李逸晨覺得還是去找汪毅更加合理些。

「你這兩天跑哪裡去了,大長老正在找你呢!」誰知李逸晨沒走出幾步,便看到一臉焦急的侯明旭。

「大長老找我有什麼事?」李逸晨不由一愣,似乎自己最近沒什麼思想工作需要和大長老去交流的啊。

「你是不是給汪毅講過劍道?」侯明旭看著李逸晨一臉凝重地問道。

「是啊,怎麼了?」李逸晨更加不解起來,自己可沒有亂講,都是講的自己真正的感悟,畢竟當時汪毅也給了自己不少幫助,自己才投挑報李。

「汪毅也成准首席弟子了!」見李逸晨確認下來,侯明旭臉上也是一喜。

「你是說?」李逸晨此時也不由一驚!

准首席弟子只是一個身份,但要擁有這個身份卻需要一個條件,那就是領悟仙劍技!

而剛才侯明旭那般問法,顯然是在自己講解劍道之後,汪毅領悟了仙劍技?

李逸晨微微有些意外,但侯明旭的興奮卻是直接揚於眉宇之間,當初秦憶雪領悟劍仙技的時候,仙劍宮諸人也專門開壇請她講過劍道,就是希望從她的感悟中找到一些啟發,從而令更多的人領悟劍道,但是秦憶雪講了七天七夜,而且參與的人修為最低的也是神遊之輩。

雖然一個個都感覺有所收穫,但卻誰也沒有從觀畫中領悟到仙劍技,但是如今汪毅僅聽了李逸晨數日的劍道講解居然領悟了!

這是汪毅自身的悟性,還是與李逸晨所講的劍道有關? 大明之雄霸海外 又或者兩者皆有?但無論如何,大家亦都想在李逸晨這邊再作出一番嘗試。

「是啊,汪毅參悟六日,領悟仙劍技第一式,雖然領悟的似乎還不如秦憶雪那般深厚,但至少也是有所領悟啊!」說到這裡,侯明旭看向李逸晨的眼神也開始變化起來。

當初接下守護祖祠這個任務,一則是祖祠的確重要無比,二則是侯明旭覺得自己接了這個差事,無論自己願在不願意那都得隨時看著祖師畫相,如此一來,到也有機會領悟其中玄妙。

可是這麼多年過去,侯明旭發現自己根本沒有半點領悟,如今李逸晨卻有著這等點石成金般的能力,他又如何能不激動呢?

「哦……」李逸晨微微點頭,這點他也明白!

首先雖然祖祠中的祖師畫相可以用於參悟仙劍技,但哪怕那些祖師對於仙劍技的領悟再怎麼的精深,在畫相中呈現出來的劍意卻也無法做到完善,就算能將其完全領悟,也不可能領悟到真正的仙劍技。

這就如同相同的武技不同的人去修鍊,因為不同的理解所施展出來的威力也會有所不同一樣。

但對於如今對仙劍技有著極度渴求的仙劍宮,能做到這點現在已經十分滿足,而從當年的秦憶雪來看,哪怕並沒有領悟到李逸晨這般深度,也能打得流雲宗無人接招,這也足以說明,在哪怕只是仙劍技的皮毛也不是普通武技所能抗衡的。

所以對於汪毅能有所領悟,李逸晨並不奇怪,因為之前對他所講的便是自己在祖祠中領悟的劍意。

這到不是李逸晨有心藏私而不將當初劍靈所能的那幾任劍主的劍意講出來,而是李逸晨先入為主的覺得天域的劍意才是最頂端的,所以他才不好意思拿出來講。

不過隨便在藏書閣的積累,他也明白了許多東西並不是自己想象的那個樣子,關於仙劍技的劍意絕對不是普通貨色。

此時李逸晨心中已有計較!有了汪毅的先例,大長老找自己幹什麼已經不問可知,不過祖祠中的劍意原本就是仙劍宮各祖師留下的,若是能幫自己自然不介意幫他們一下,至於他們能領悟多少,那就得看他們各人的天賦了。

畢竟自己與仙劍宮也算既有淵源又有緣分,這等舉手之勞,李逸晨自然不會在拒絕。

簡單的交談幾句之後,兩人很快來到仙劍大殿!

「李師兄!」門口的汪毅看著李逸晨前來當即一禮,居然俯身一半,儼然是半師之師。

「汪師弟禮重了!」李逸晨連忙將其扶起,雖然汪毅通過自己講解的劍道領悟了仙劍技,但事實上在與他交流的過程中自己同樣獲益非淺,所以也談不上誰為誰師,區別只不過是汪毅覺得自己給他的更重要些吧。

「禮當如此!」汪毅卻絲毫沒有自己同樣領悟仙劍技而覺得已經與李逸晨地位平等,內心有的只是滿滿的感激。

這一次的領悟令他相信哪怕是再面對流雲宗的羅峰之時,他也同樣有著必勝的把握。

「先進去吧!」李逸晨亦不願意執著於這些俗禮,說話之間三人已經向著大殿走去。

「見過諸位長老!」李逸晨雖然知道此事足夠引起仙劍宮的重視,但沒想到這一次居然又是十大長老齊聚一堂。

「免禮,免禮!」大長老微微拂手之後便開門見山地說道,「汪毅領悟了仙劍技的第一式,聽他說乃是聽了你講解的劍道而有所感悟的!」

「其實也談不上講解,只不過是與汪師弟相互討論了幾天而已!」李逸晨一臉平靜地說道。

「這段時間你都扎在藏書閣,應該也知道仙劍技對我們仙劍宮的重要性了吧?原本在汪毅領悟之後,我們想讓他把你所講的劍道分享出來,但他卻說未經你的許可,他不能這樣做,這小子到也算是重信重義!」大長老微微一笑,雖然沒有直接言明,但話下之意卻也十分明顯。

「大長老言重了,仙劍技原本就是宗門之物,雖我機緣巧合之下能夠有所感悟,但歸根細底,這些感悟也源自諸位祖師的畫相,而祖師留畫意在福澤後人,我又怎麼敢獨享!」心中早已有了主意的李逸晨一番話自然也就說得無比得體。

「好……說得好!」原本還有些擔心的一眾長老聽完李逸晨這番話,一個個不由拍手稱讚起來,甚至就在李逸晨進來之前,他們都還在商量著給李逸晨一些什麼樣的好處來讓他開口,可是李逸晨這番態度卻是令他們欣喜之餘,又是驚嘆於李逸晨這等胸懷。

「不錯,若是仙劍宮個個弟子皆如你這般,我們仙劍宮何愁不能恢復昔日輝煌!」

「好樣的,沒看錯你小子!」

在諸位長老的讚揚中,李逸晨眉頭微微一張,彷彿也顯得鬥志昂揚地說道,「而且不僅要專門講解劍道,我還準備進入般若絕地,希望能在裡邊找到一些關於仙劍技的在秘密!」

「不行,你不能去般若絕地,那裡邊太危險了!」

「不錯,而且那裡邊根本不可能存在與仙劍技有關的秘密!」

「你走了,誰來為其他弟子講解劍道?」

聽聞李逸晨要進入般若絕地,一眾長老立刻齊聲反對起來,開玩笑,李逸晨作為唯一一個可以幫助同門領悟仙劍技的人才,若是出了點閃失,那對仙劍宮來說絕對是難以形容的損失。 PS:感覺鄭州付高偉,更感謝七曜蘇醒的打賞月票,說實話這本書開書這麼久,也三百多萬字了,像這樣一次性打賞5000縱橫幣投月票的還是第一次,時內心也是滿滿的感動,不過七曜蘇醒的月票又讓我多了點心思,現在本書在月票潛力榜距離前十已經只差五票了,月初,衝上榜很有機會的,借這一章再求一下票。

如果能上月票潛力榜,除了每十票加更一章之外,而且只要有一天在月票潛力榜上,那麼第二天就是五章的保底更新,本月有效,拚命也寫,大家有月票的支持一下,已經距離月票潛力榜前十那麼近了,我想上去看看!

「進入般若絕地又不代表著送死,至於說風險,哪怕就算是在家修鍊也可能會因為走火入魔而暴斃,難道就不修鍊了?再則說了,為了宗門利益承擔一些風險又有何不可!」李逸晨儼然一番為宗門甘願赴湯蹈火的模樣看得一旁的汪毅嘴角也是抽動不已。

當初秦憶雪也曾提出來想去般若絕地,但根本沒有李逸晨這般大義凜然的模樣。

半晌之後大長老才在開口道,「為了宗門做貢獻有許多種方式,不一定非要冒險才能體現得出貢獻大,如果你能讓宗門更多的人領悟到仙劍技,那麼這才是對仙劍宮最大的貢獻,比你做任何事情都有意義!」

「這個簡單,只需要用留影珠將我講解的過程記錄下來,到時不就所有人弟子都可以查看了嗎?」顯然李逸晨早已想好方法,「而且無論我去不去般若絕地,都只能用這個方法來幫助其他同門,否則那麼多同門,我估計這輩子我除了講解劍道,什麼都不用幹了!」

紅顏如流水:我與富二代千金悲情絕戀 「看來你小子是早有預謀,說說吧,你為什麼想要進入般若在絕地!」看著李逸晨想都沒想就拿出辦法,大長老哪裡還會不知道李逸晨已經鐵了心了。

鳳舞隋末 不過之前那番大義凜然的鬼話大長老自然不會去信,雖然李逸晨的表現也說明他的確對仙劍宮已經有了認同和歸屬感,但這份認同絕對還足以支撐他為仙劍宮去冒這樣的險。

「我在藏書閣中也看過一些關於般若聖地的記載,而般若聖地又關係到天運神劍,相傳當年創派祖師,手持天運劍憑著七式仙劍技,縱然天域好不威風,雖然沒有誰能證明仙劍技與天運神劍存不存在直接的關係,但同樣也沒有人肯定這兩者之間無關,所以我想去碰碰運氣,因為雖然我已經領悟了劍仙技的第一式,但在對第二式領悟的過程中,我感覺還差了那麼一點,所以我想在般若絕對去尋找這個契機!」李逸晨當即將早已準備好的說辭直接拿出來。

其實當初只領悟一式,那是因為在明凡的不斷打擊下,李逸晨擔心自己用的時間太長,又被視為天賦太差,所以才領悟了第一式之後趕緊出來,但如果李逸晨真想領悟,憑著當初劍靈留下的那三式劍意,再配合著祖師畫相,李逸晨覺得自己完全可以將仙劍技的前三式一起領悟。

但現在想要讓長老會放自己進入般若絕地,李逸晨卻知道,拿出領悟仙劍技為餌,他們答應的可能性會大得多。

果然聽到李逸晨這番說法,一眾長老相互對視中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猶豫。

李逸晨的安全固然重要,但重要在大家都期待他還能悟出更多的仙劍技,而如果進入般若絕地中能夠有助於他領悟仙劍技,那麼這個險就值得一冒。

同時大家心裡也認可著李逸晨的這個說法,因為除了這個理由之外,他們實在想不出李逸晨還有什麼其他目的要執意進入般若絕地。

畢竟若真李逸晨是其他勢力派來潛入仙劍宮的暗子,那麼以李逸晨的天賦,可以說想要通過任何一個勢力拿到一個進入般若絕地的名額都不是難事,根本沒有這樣做的必要。

但,李逸晨的安全……

「此事事關重大,我們需要請示宮主之後才能決定最終能不能讓你進入般若聖地!」片刻之後,大長老才開口說道。

顯然此事請不請示宮主不好說,但如今他們卻需要好好的商量一番,畢竟這可是利弊同存的事情。

「多謝大長老!」反正般若聖地開啟之期尚遠,李逸晨也沒想著自己就要拿到答案,當即說道,「那我現在就開始把我從祖祠中領悟到的劍道說一下?」

「好,我們現在就開始給你記下來!」雖然還矛盾著要不要讓李逸晨進入般若絕地,但此時聽聞李逸晨說要講解劍道,眾人也是一下子來了精神!畢竟領悟仙劍技,可不僅僅是弟子們的事情,他們這些老傢伙同樣也希望自己能夠領悟。

說著只見十大長老幾乎同時拿出一顆留影珠回來,雖然一個留影珠就已經足夠完成任務,但是對於李逸晨講解劍道,他們可不願意錯過任何一個細節,講解劍道可不僅僅是說,也許李逸晨不經意的一個動作可能成為領悟仙劍技的關鍵。

「不過當初我講的時候,汪毅其實也提出過許多問題,所以你們不要怕打斷我,若是有問題隨時都可以提,這樣我也可以用我的理解來回答,雖然不一定比你們領悟的劍意更加正確,但是對於領悟仙劍技,可能會更有幫助!」李逸晨開講之前先提醒道。

「對!有道理!」被李逸晨這麼一說,眾人亦覺得十分意,甚至他們覺得汪毅這次之所以能成功更大的原因就是因為汪毅在提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