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半個時辰之後,天族秘境之中,驟然響起了密集的鐘聲。一共響了十二次!

所有天族之人大吃一驚,這種連綿不絕的鐘聲,是召集所有長老團成員的訊號!十二響,代表發生了極其嚴重的事情,事態達到了連家主都不敢擅自決定的地步,必須整合長老團參議。然後將結果稟報老祖!

天族大殿之中。

一道道玄光劃破長空,落入大殿。一張巨大的圓桌,主位上坐著天族族長,他閉著眼睛,一臉沉重。已經到來的長老,神色之間更是猶疑不定,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重大事件,紛紛交頭接耳。

「族長,所有長老。除去執行任務的天行駿等長老之外,已經全部到齊!」一個玄皇強者低聲提醒。

天族族長點了點頭,緩緩睜開了眼睛。

「族長,您發布召集命令,到底出了什麼事情?」一名長老奇怪地說道,「我似乎記得,上一次長老會才剛剛結束不久。」

天族族長輕輕咳嗽了一聲,緩緩說道:「杭兒死了。」

「嗯?」

「什麼?」

一開始眾位長老還沒有反應過來。場中出現了一段時間的冷場。

猛然間「轟」的一聲,彷彿一塊大石頭扔進湖中。整個大殿之中議論聲四起!

「這怎麼可能?」

「不可能,杭兒有破天神梭,進可攻退可守,速度在世尊之下第一!不是世尊出手,誰能殺死他?」

長老團的成員,一個個驚駭無比。天之杭是天族年輕一輩中,最為出類拔萃的一人,天族上下對他都寄予厚望,將其看做家主的不二人選。但是現在,卻聽說了他的噩耗。怎麼不令人心驚?

「家主,到底是誰,殺死了杭兒?」一個長老問道。

「沒錯,我們要弄清楚真兇,將其挫骨揚灰!」

「敢殺我天族帝裔,不論是誰,都該死!」

眾長老群情激昂,突然之間,一道光影從殿外昂然入內:「待我來為各位長老解釋!」

「是四祖?」

「連正在閉關的四祖都被驚動了。」

一眾長老團成員,都以崇敬地目光看著那個推門而入的老者,他赤紅色的臉膛,身上縈繞著淡淡的火焰氣息,離遠看,就像是一座即將噴發的火山!

天族族長也不敢怠慢,站起身說道:「四叔,你來了?」

紅臉老人揮手示意眾人坐下,語速緩慢地說道:「就在剛才,天眼組織的天申來稟報我,杭兒的命牌碎掉了。這代表杭兒遭到了毒手。然而,就在半日之前,杭兒還和我通話……那時,他就在北荒極寒冰眼!」

「極寒冰眼?杭兒去北荒做什麼?」一名不清楚實情的長老問道。

「他是去追捕許陽!」有些長老知曉這件事,立刻做出了判斷,「難道說……許陽就躲藏在極寒冰眼之中,與杭兒遭遇了?」

「但是以許陽的實力,怎麼可能是杭兒的對手?」又有長老提出了疑問。

「都給我醒一醒!」四祖冷冷開口,「這隻能說明一點!那就是許陽的實力,超出了我等的預期!你們最好早點給我認清楚這一點,不要在沉湎在天族無敵,帝裔無雙的幻想之中了!」

整座大殿鴉雀無聲,只有四祖的訓斥,在殿中回蕩:「杭兒死了,這是我們天族的損失,不過如果你們依然不警醒,輕視許陽的話,杭兒的死將毫無意義!」

「四祖說得對,」一名長老沉痛說道,「不過,許陽殺死杭兒,這事不能就這麼算了!」

「沒錯,我們要報仇!」另一位長老站起身說道,「四祖,家主,我建議派遣大批精銳玄皇強者,前往北荒,鋪網搜索許陽的蹤跡!一旦發現,就地格殺!這個年青人,不能再放任他成長下去了,否則的話,必定會成為我們天族的大敵!」

「附議!」當即有不少長老團成員表態同意。

「報!」殿外傳來一聲惶急的報告,「天眼組織第二四小組,有急訊稟報長老團!」

「講!」四祖大袖一揮,他知道敢於打擾長老團會議的人,必定是攜帶了足夠分量的情報!

「帝宗派遣了不少玄皇高階的精銳長老,前往北荒!而且,為首一人,正是帝宗的太上長老,六劫世尊羽化凡!」

這個消息,頓時在大殿上掀起了一陣驚呼聲!所有的天族長老,目光之中都帶著一絲震驚之色。(未完待續。。) 「帝宗瘋了嗎?」

「有祖帝的群星殿震懾,帝宗居然還敢派出世尊級的高手?難道他們不怕祖帝的制裁?」

「靜一靜!」天族族長敲了敲桌面,頓時整座大殿之中的驚嘆聲平息了下來。

「行絕,你說一說你的看法。」天族族長開口詢問。

無敵玄皇天行絕,略一沉思說道:「族長,帝宗此舉,應該是在示威!他們的目的,是展露自己保護許陽的決心,逼迫我們收手。事實上,我們就算無視他們,依舊去圍殺許陽,羽化凡也未必敢出手。」

「可是,我們不能冒這個險,」另一名和天行絕位置接近,同樣是無敵玄皇境界的長老說道,「一位六劫世尊,如果破釜沉舟,能造成多大的傷亡,我們都很清楚!根據上次群星殿的經驗,在世尊級以上的強者出手之後,至少要過一炷香的時間,祖帝的制裁才會到達!這一炷香的時間,足夠羽化凡將我們天族派往北荒的精銳,擊殺殆盡了。」

大殿之中的長老分成了兩派,一派主張無視羽化凡,圍殺許陽;另一派主張慎重,不能派遣精銳前去送死。眾人吵嚷不休,誰都無法說服對方。

陡然間,一道金光顯現在大殿半空,無窮的聖威滌盪,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起立,向那一道金光行禮。就連天族族長,以及那位「四祖」都不例外。

「拜見聖人老祖!」一眾天族強者齊聲說道。

「今日之事,我已盡知,」金光之中的人影緩緩說道,「你們讓我很失望。」

眾人深深地低下頭去,紅臉老者四祖說道:「可是,老祖!那許陽太過妖孽。若不早日剷除,必定為禍!」

金光之中,天族聖人老祖淡淡說道:「老四,最讓我失望的就是你。你私自給杭兒派遣援軍,企圖以大量的玄皇強者,通過圍殺的方式。幫助杭兒取得勝利,以為我不知道么?這樣的勝利,杭兒要之何用?我天族,若是淪落到必須群起攻之,才能將一個二十餘歲的小輩擊殺的地步,那麼離滅族也不遠了。」

「老祖明鑒。」眾人誰敢說個不字。

「許陽的事情,先放一放吧,」金光之中的天族聖人繼續說道,「霧華正準備轉生。以她的實力,有很大的希望轉生成功!到那個時候,就由不得許陽這般猖狂了。」

「霧華長老轉生?」

「太好了,霧華長老才是我天族千年以來的最強帝裔,就連杭兒也無法與之相比!她若是成功轉生,就等於是有了第二次生命,將勘破生死之謎,實力便可更上一層樓。想要滅殺許陽,根本就是易如反掌。」

大殿之中。一群因為天之杭的死而驚慌失措的長老團成員,現在彷彿找到了主心骨,重新買鎮定下來。

天族聖人微微點頭,隨即消失。

一群天族之人跪地山呼:「恭送老祖!」

等到最後一絲聖威散盡,眾人方才敢於抬頭,重新落座。

「既然老祖做出了指示。那就不額外增派人手了,」天族族長說道,「北荒現在有我們天族的多少玄皇長老在?」

四祖說道:「目前有天行駿等五名巔峰玄皇,仍在追捕許陽;後來我又派遣了天行牧等五個玄皇巔峰強者,如今正在域門傳送途中。是不是要讓他們返回?」

「不。不用,」天族族長微微一笑,「給天行駿等人傳訊,許陽就在極寒冰眼,命其儘快前去捕殺!若是羽化凡忍不住動起手來,那就太好了。」

「可是,天行駿長老他們,豈不是非常危險?」一名天族長老質疑道。

天族族長的眼眸淡淡掃過那人,後者頓時打了個寒顫,不再說話。

「以五個巔峰玄皇,換掉帝宗的一位六劫世尊,實在太值了,」天族族長淡淡說道,「而且,還能賠上一個許陽……雖然說霧華長老轉生成功之後可以對付許陽,但能早點將其殺掉的話,當然是早早動手為妙。」

長老團散會之後,大殿之中只剩下了天族族長,以及天族四祖這兩人。

「族長,你這樣做恐怕不妥,老祖說不能以圍攻的方式擊殺許陽,我看還是將天行駿等人召回比較好。」四祖說道。

「四祖,你不明白老祖的想法,」天族族長說道,「老祖不同意派遣大軍去絞殺許陽,只不過是擔心羽化凡那老匹夫,當真不顧一切的話,會造成大軍的過度傷亡!所以,只派遣五到十人的精銳去擊殺許陽,完全可行。就算羽化凡發瘋動手,損失也極其輕微。」

「老祖之所以說出霧華長老轉生的事情,只是為了給族人鼓勁,避免出現悲觀情緒,」天族族長繼續說道,「其實,霧華長老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轉生之體,她能否轉生,仍在兩可之間!指望著她去對付許陽,希望很渺茫。」

天族四祖點了點頭說道:「原來如此,老祖雖然訓斥我擅自派遣人手圍殺許陽,但也沒有命令將天行駿等人召回,果真有著深意。合天行駿等五人之力,許陽再妖孽也不可能是對手。」

「不錯,許陽和杭兒,兩人的戰力應該相差不多,都在近似玄皇巔峰的層次,」天族族長沉吟說道,「近似玄皇巔峰,畢竟不等於真正的玄皇巔峰。天行駿他們任何一人都足以擊殺許陽,更何況是五人齊上。」

由此可見,天族族長能坐穩族長的位置,也和他的聰明有關,能看透老祖的心思,並做出最貼合聖人老祖想法的舉措來。

天族的一處秘密洞穴之中,鮮花遍地,芳香撲鼻。

一道金光,突兀地出現在了洞穴口。守衛在洞穴口的兩名玄皇強者,立刻躬身下拜:「老祖!」

此人正是天族的聖人,他擺擺手,示意兩人退下。

洞中,一聲幽幽長嘆傳出:「老祖,你不要來勸我了。我下不去手。」

「霧華,你還是這麼倔強,」天族聖人低聲嘆息,「只不過,我這次不是來勸你的,而是要告訴你一個消息。」(未完待續。。) 「什麼消息,竟然讓老祖親自來告知?」洞穴之中,那女子的聲音空靈若仙。

「杭兒……死了,」天族聖人頓了頓,緩緩說道,「杭兒是你最為看重的後輩,也是我們天族的驕傲。但是,他卻死在了一個比他小三十餘歲的青年手裡。」

「嗯?」那空靈的女子聲音,有了一絲驚咦,「那人是誰?」

「他的名字,叫做許陽,是帝宗從瀛洲接引過來的一個青年人,」天族聖人微微一笑,「霧華,相信你也很想見一見那個叫做許陽的人,為杭兒報仇吧?」

一聲低低的驚呼,從洞穴之內傳出。這個聲音較為稚嫩,顯然是個少女,與聲音飄渺空靈的天霧華並不相同。

「老祖的意思,霧華非常清楚,」洞穴之中的女子,天霧華低低一嘆,「我會考慮的,請老祖給我一些時間。」

「好,我等你的好消息。」天族聖人心中暢快了許多。如果天之杭的死,能夠讓天霧華克服心中的障礙,邁出那一步的話,那倒也值得。

天族聖人的身影消失。

洞穴之中,一個怯弱的少女聲音響起:「姑姑,你不會害我的,對嗎?」

天霧華空靈若仙的聲音響起,又是一聲渺遠的嘆息:「阿丑,姑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情。」

怯弱的少女說道:「姑姑你說。」

「現在的形勢之下,姑姑必須要走出去……然而,姑姑現在身軀已經近乎腐朽,想要走出這個洞穴,需要你的幫助。」空靈的女子緩緩說道。

「姑姑……你終於決定下來,要搶佔我的身體嗎?」那怯弱的少女幾乎要哭出來。

「傻孩子。我要搶奪你的肉身,活出第二世的話,根本就不需要經過你的同意,你也根本沒有反抗的能力,」天霧華輕輕說道,「但是。我不想這麼做。」

「那……姑姑您想要怎麼辦?阿丑不想死,也不想被你吃掉,嗚嗚……」

「我想暫時借用你這具身體,」那空靈的女子,終於緩緩說出了她的想法,「放心,我會保留你的神智。等到我想要做的事情完成之後,我會將這具身體還給你的。」

「嗚嗚,我不要!」怯弱的少女阿醜聲音帶著哭腔。「我不要和別人共用一具身體,這種感覺好奇怪……」

「真是無奈……」那空靈若仙的女子低聲一笑,「阿丑,你不是一直都想做一個修玄高手嗎?如果你同意幫助姑姑的話,姑姑可以在短時間內,就把你變成一個頂尖高手哦。」

「……真的嗎?」那怯弱少女,顯然被打動了。

「姑姑是不會騙你的,」空靈若仙的女子笑道。「一般人,是不可能做到這一步。不過你我都擁有天目族的血脈,完全可以做到血脈相承。」

「好,我聽姑姑的,」怯弱少女知道自己也不可能反抗,只能認命一般地說道,「姑姑。請一定要把我的身體,還給我……」

「傻孩子,放心吧……」一聲渺遠的嘆息響起,隨後兩人的聲音,都歸於沉寂。

***

極寒冰眼下方。深潭之中。

一隻透明的藍色光罩之中,許陽靜靜盤坐。在他的面前,是一隻飛速旋轉的藍色水球,在水球的表面,一道道利刃一般的暗流飛速旋動。

這就是傳說之中的源水之心。

良久,許陽緊閉的雙眸陡然睜開,一道藍光從眉心之中射出,直衝源水之心中的那一尊熔爐!一道道水極功法、玄術所化成的基礎符文,在至尊熔爐上蜿蜒爬行。

等到最後一筆符文,被許陽的心神力量勾勒出來之後,至尊熔爐大放光明,在原本的六色之上,又多出了一種寶藍色的光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