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半小時后,他來到了霍華德公爵的莊園。

家丁已經認識他了,二話沒說直接領著他進入城堡。

展現在眼前的,是霍華德坐在窗邊的藤椅上,帶著眼鏡認認真真地看書。大廳中珍貴的擺設掛件都已經被取下裝進箱子,將要跟隨鄭飛的船隊一同離開。

覺察到有人進來,霍華德抬起頭,瞧見是鄭飛,激動得連忙合上書本站起身。

「要走了嗎?」他迫不及待地想要開始冒險征程。

「不,遇到了點麻煩,需要你的兩個兒子幫忙。」鄭飛無奈地搖搖頭。

「我的兒子?」霍華德納悶不解:「他們只是建築設計師而已,能幫到你嗎?」

「我記得你說過,倫敦塔上一次的修繕改建就是他們指揮的,對嗎?」

「沒錯,這是近年來我們霍華德家族最大的榮譽了。你……問這個做什麼?」

「我需要進入倫敦塔。」

「那你可以直接跟國王申請,他會同意的。」

「我想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進入倫敦塔。」(未完待續。) 該不會是……慕靖西吧?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為了證明自己的猜想是否正確,宋雲遲決定跑這一趟。

慕靖西那傢伙接電話語氣那麼惡劣,十有八~九是面對喬小安的女兒,心情不好。

不捨得沖喬小安的女兒撒氣,所以他直接成炮灰了。

趕到皇家醫院,已經是半個多小時之後了。

陸萌站在氣勢恢宏的醫院門前,焦急的來回踱步,快把自己轉成了陀螺。

看到宋雲遲,她面上一喜,「你來啦?」

宋雲遲傲嬌的頷首,輕哼一聲。

嘁!

臭屁什麼!

要不是有事相求,陸萌才不想理他呢。

奈何,有求於人,她不得不低頭,「我們快進去吧。」

「所以,你在警局像個傻子又哭又笑,最後跑走了。是因為你知道小糯米得救了?」

陸萌被自己的口水嗆了一下,猛地咳了起來,臉色漲得通紅,靠,他要不要這麼聰明啊!

一猜一個準!

「哼,虧我好心幫你。」宋雲遲輕蔑冷哼。

「我也是……剛剛才知道的。」陸萌臉不紅氣不喘的撒謊。

宋雲遲懶得跟她計較這些,帶著她進了皇家醫院。

詢問了一番,得知了小糯米的病房號。

陸萌雙手緊握,很是激動。

她就要見到小糯米了,不知道小傢伙現在怎麼樣了。

越是靠近病房,陸萌的心跳就跳動得越快。

撲通撲通……

宋雲遲敲了敲門,聽到裡面傳來一聲低沉的男聲——

「進來。」

推開門,宋雲遲毫無意外的,看到了慕靖西。

只是……他在幹什麼?!

矜貴的慕三少,竟然在喂一個小傢伙喝粥。

不知道的人,一看,還以為那是他親閨女呢!

看到宋雲遲,慕靖西薄唇扯出一抹冷冽的笑意,「我正想去找你呢,你就送上門來了。」

不對!

這語氣不對!

宋雲遲感到不妙,轉身要逃,慕靖西已經三步並作兩步走,攥住了他的后領,「你心虛什麼?」

「沒,沒心虛。」

「那你跑什麼?」

「我……」宋雲遲觸及他眸底的寒光,心咯噔一下,完了!

雙手下意識護住臉,「別打臉!」

嘭!

夾裹著凜冽勁風的鐵拳,砸在了他臉上。

痛得宋雲遲嗷嗷直叫。

慕靖西還有一絲理智,拽著宋雲遲離開病房,換了個陣地,徹底放開拳腳。

陸萌趁機溜進病房,小糯米吃飽喝足,看到姑姑,眼眶一紅。

扁了扁嘴,張開雙臂要抱抱:「姑姑~」

陸萌嗷嗚一聲,撲上去一把抱住了她。

「你個小王八蛋,誰讓你亂跑的?你知不知道姑姑都被你嚇死了,姑姑這兩天吃不好睡不好,一直擔心你……」

「對不起,姑姑。小糯米知道錯了。」小傢伙乖乖的道歉,還親了她一口。

走廊上,被揍了一頓的宋雲遲,捂著小腹,痛彎了腰。

他艱難的直起身,抹去唇角的血,「靠,靖西你過分了啊!」

「究竟是誰過分?你早就知道喬安有女兒了,是不是?」

宋雲遲愣了幾秒,便噗嗤一笑,「我看你剛才照顧喬小安女兒的樣子,挺有繼父的樣子。喬小安知道了,一定很欣慰。」

航天基地。

在科研室里的喬安,冷不迭的打了個噴嚏。

「阿嚏!」

揉了揉鼻子,她咕噥著,「誰在說我壞話?」 吃午餐的時候,她看了一眼夏霖,老是覺得哪裡不對勁。

夏霖被她盯得頭皮發麻,端起水杯,掩飾了一下,「喬小姐,怎麼了?」

「夏霖,你有沒有什麼事瞞著我?」

「沒有。」 前妻來襲:渣總裁滾開 回答得飛快。

是么?

喬安美眸微眯,輕笑一聲,「沒有就沒有,你緊張什麼?水都灑出來了。」

夏霖低頭一看,果然,水杯的水灑了幾滴出來,濺在襯衫上。

他略顯尷尬的放下水杯。

喬安伸出手,「手機給我。」

「喬小姐要打電話?」

「嗯。」

皇家醫院。

病房裡,氣氛一度僵持不下。

陸萌堅持要帶走小糯米,宋雲遲被打得掛了彩,還堅持留在病房裡看戲。

慕靖西面色陰沉,渾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戾氣。

突兀的手機鈴聲,打破了這窒息般的氣氛。

慕靖西低頭,拿起手機一看,夏霖的電話。

眸色微沉,他轉身離開病房。

移動的冰山一走,小糯米立即從陸萌懷裡探出小腦袋,往病房門外瞄了一眼。

「小糯米,姑姑一定會帶你走的!」陸萌勵志的握拳。

小糯米也握緊小拳頭,「姑姑,加油喲!」

宋雲遲長腿勾來一張椅子,隨意坐下,他勾唇一笑,「你們姑侄倆,挺有意思的。」

一個蠢,一個萌。

合起來,蠢萌蠢萌的。

「哼!」陸萌冷哼一聲,狠狠瞪他一眼,「你人丑不要說話!」

小糯米小腦袋點啊點,很是贊同。

宋雲遲一口氣差點沒喘上來,生平第一次,被人當面說丑。

奇恥大辱!

「你說誰丑?」

「誰回答說誰。」陸萌傲嬌的抬了抬下巴。

一副「沒錯,說的就是你」的表情。

宋雲遲眉梢微挑,陰測測的威脅,「你不要以為我不打女人,對於愚蠢的女人,我是見一個打一個。」

「嘁,人家好怕怕哦!」陸萌雙手捧臉,做出一副害怕的模樣。

走廊上,慕靖西接起電話,「喂。」

「慕少校,你在哪呀?」喬安嬌軟的聲音,不緊不慢的從電話那端傳來。

慕靖西眸色深諳了幾分,冰冷的寒意,從眸底一寸寸綻開。

時間彷彿凝固了。

就連空氣,都靜止了。

喬安拿下手機,看了一眼,還在通話中,沒掛啊。

「慕靖西,你為什麼不說話?」

「想讓我說什麼?」

她真是好演技!

有了一個女兒,卻從未透露。

「慕靖西,誰又惹你了,怎麼這麼陰陽怪氣的?」喬安咕噥著,端起果汁,喝了一口。

她還沒跟他算賬呢,他倒好,還先生起氣來了。

身為保鏢,他像是忘記了自己的職責一樣,整天不見人影。

算什麼保鏢?

收拾東西滾蛋算了!

慕靖西眸色陰沉,心中悶著一股氣,上不去下不來,卡在胸腔間,異常難受。

「喬安,你有沒有什麼事瞞著我?」

這是他第二次這麼問。

喬安愣了一下,幾秒后,哼了一聲,「慕靖西,你這個人真的很奇怪。我有事瞞著你不是很正常么?誰沒點隱私啊?」

所以,她覺得這麼大的事,瞞著他是很正常的? 聞言,霍華德怔了一下,不由得皺起眉頭。

「能告訴我原因嗎?」

思考片刻,鄭飛想到了一個讓對方無法拒絕的理由,不禁翹起了嘴角。

「因為我是個冒險家啊~」

「嗯?」霍華德表示不理解。

「因為我是個冒險家,所以每當遇見神秘的東西,我的好奇心就會驅使我去把它弄個明白,否則我會很難受。」

「哈~」作為一個熱愛冒險的人,有著同樣感受的霍華德恍然大悟,爽朗一笑:「好吧,不過我必須得告訴你,倫敦塔只是一座監獄而已,我從小就生活在倫敦,那裡面什麼寶貝都沒有。」

「請相信我的冒險嗅覺,它絕對不僅僅是座監獄。」鄭飛認認真真地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