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卡洛琳有些不是滋味,憐認識的男人都這麼優秀嗎?尤其是眼前的這一個!難道憐喜歡他?

「我是卡洛琳,憐的朋友,很高興認識你。」卡洛琳大方的伸出手,對著隱月笑道,隱月僅是皺眉,並沒有要握手的意思,雙眸看向憐,「你住在哪裡,等忙完了手頭上的事,我去找你。」

將自己的地址報出,隱月說了聲回見就轉身離開,卡洛琳的手尷尬的停留在空中,「憐!他太沒有禮貌了!」卡洛琳壓低聲音說了一句,憐尷尬的笑了笑,隱月似乎和女生都沒有過肢體接觸,在帝國學院的時候就是如此,女生們也正是因為這種冷酷才發狂,得不到的永遠是最好的。

「他的性格一向如此,對我也是這樣。」憐說了一句,卡洛琳頗為疑惑,「對你也是這樣?」內心有點小雀躍,憐點點頭,應該是這樣的。

兩人回到住的地方,雷諾也回來了,他採購了一些製造藥劑的材料,三人在吃晚餐的時候,卡洛琳提到了隱月,雷諾微微皺眉也沒多問什麼,夜深人靜,三人各自回到自己房間睡下,憐也是如此,一陣風起,窗戶被風推開,憐便睜開了眼睛。

「這個時候前來拜訪,會不會太沒有禮儀了。」憐微紅著臉,看著面前這個自窗躍入的男人,將被子拉到前胸,誰睡覺的時候會是穿著衣服?一件小弔帶難掩春光。

「抱歉,我擔心你會離開,就急著趕過來了。」隱月笑著說了一句,絲毫沒有抱歉的意思,反倒是將窗戶關好,大方的坐了下來。

「難道你要我這樣和你說話?」憐紅著臉,這個男人現在怎麼多了一股痞子氣?那個對女生冷酷不屑的學會會會長哪去了?那座冰山哪兒去了!

「這樣沒什麼不好,我什麼都沒看到。」隱月淡笑,一副我沒什麼的姿態,憐心中一陣羞惱,自己這幅樣子未免太佔下風了!索性將被子拿開,她有什麼好害羞的,除了胳膊、脖子他還能看到什麼?

被子揮開的剎那,一道月光就此打了下來,照在憐光滑的肩膀上,微微反射出淡淡的光暈,小弔帶將前胸露出一部分,那道心臟之上的疤也冒出了頭。

「那是什麼?」隱月猛然皺起眉頭,黑眸看著憐前胸的某處,憐沒反映過來,「你說什麼?」

「嗖!」

好快!憐只覺得一道影子自眼前閃過,不過是瞬息之間隱月竟然已經來到了她的身前!

「這是怎麼回事?」隱月的手指除碰上了疤痕露出的位置,憐當下揮章要將他的手隔開,怎料隱月快她一步,將她的一雙胳膊抓在其中向後按去,他的整個身子也貼了上來!

「放開我!」憐紅著臉低吼,這個動作讓她的前胸往前挺,隱月的身體靠近,兩人的身子此刻正貼在一起!然隱月的眼中卻沒有半點情慾,雙眸盯著憐前胸探頭的疤痕,修長的手指將衣服往下撩開,更長更深的疤痕顯露了出來!

隱月瞪大雙眸,憐奮力要衝出他的手勁,卻驚訝的發現沒有辦法!他的雙手死死扣住憐的手腕,憐心中驚訝,她可並非一個弱女子!竟然也敵不過他的力量?!

「誰傷的你?」隱月皺眉,眸底閃過殺意,憐紅著臉低吼,「很多年前的事了,要殺我的人也已經死了!」

隱月看著那道疤痕很久,最後竟然將俊臉俯下,憐感覺到他熾熱的呼吸不斷靠近自己的前胸肌膚,「你要做什麼!不要!」第一次,憐意識到自己是個女人,在她面前的是個男人。

溫熱的唇貼上了那道傷疤,傷疤下是憐火熱急促的心跳,薄唇貼上只有兩三秒的時間便離開,而憐的臉卻已經通紅無比,不管是前生今世,她都沒被男人這樣對待過!

隱月勾起一絲笑容,將憐的手放開,憐當下一個巴掌甩過去,正中那張完美的臉,一個巴掌印就此印上去,隱月絲毫沒有要躲的意思,憐憤憤的看著他,隱月笑笑,「我讓你打,因為我並不後悔剛才的舉動。」

「你……!」憐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這個偽君子!

隱月伸手,憐立刻要躲開,隱月笑笑,看著憐有些驚慌失措的表情似乎很滿意,站起身重新退回到最初的位置,「我來這裡,是要和你說件事情。」

憐紅著臉,有些羞惱,隱月開口道,「什麼時候打算穿越精靈之森,帶上我。」

憐驚訝,「你說什麼?」

「我說的不夠清楚么?我要和你一起穿越精靈之森。」隱月挑眉,憐黑眸看著他,「你可是帝國學院的學生會會長,索卡隆大人會放你離開?還是說你也要提前畢業?」

隱月呵呵一笑,「你送進來的維森可是個好人才,我若不好好培養,豈不是辜負了你的一番苦心。」

憐愣住,這麼說他已經打算讓維森接替他的位置,只不過……「你讓我帶上你,我就要帶上你嗎!」憐羞惱不已,這個男人明白自己方才的行為叫什麼嗎!她怎麼可能還和他同行!

「你一定要帶上我,就算你跨越了高等級別,穿越精靈之森也是見冒險事,相信我,精靈一族可遠沒有你想的那麼友好。」

憐狠狠皺眉,她自然知道這一點,獨自一人穿越精靈之森的確有些冒險,隱月再度開口,「我的實力不會構成你的牽絆,反倒會幫助你,如何?」

憐抬眸,若是助力,眼前這個帝國學院的學生會會長不就是最佳人選?剛才的移動速度和力量讓憐清楚的認識到,這個男人的實力在她之上!

「怎麼樣?」隱月似乎不急,雙眸帶著笑意看著憐,憐暗自咬牙,「很好,但願我們以後的同行會、很、愉、快!」

隱月輕聲一笑,站起身將窗戶推開,微涼的夜風就此吹進來,將他黑色短髮的肆意飛起,完美的五官被黑髮遮掩,更凸顯完美的線條,隱月微微回頭,眸底僅是笑意甚至多了一絲寵溺。

「我有沒有告訴過你,你笑起來很美,但羞惱的你更美。」

憐愣住,一抹暈紅迅速爬上憐的臉龐,隱月開心的笑了一聲,「等我去找你,憐。」男人的身影自窗外跳下,憐迅速自床上下來,對著窗外就是一聲怒吼,「混蛋!」

夜色之中沒有了隱月的身影,只有若有若無的低沉笑聲隨著夜風吹了進來,好似他在耳邊低語,憐狠狠握緊雙拳,憤憤的將窗戶關上,什麼冰山,什麼冷酷,他分明就是流氓!混蛋!

翌日憐便決定回去傭兵駐地,她想要了解的都已經查清,雷諾要購置的東西也已經買了,沒有理由再繼續留在這裡。卡洛琳和雷諾有些驚訝,原本以為會再停留一段日子,沒想到這麼快就離開,兩人很想知道為什麼,因為憐的表情有些微妙。

每每想起昨天晚上的情形,憐總會感受到莫名的羞惱,每每臉上都會出現可疑的紅暈,卡洛琳和雷諾知道一定有什麼事,但憐不說,也問不出什麼。

「憐!」在帝都的大門,憐駕駛的馬車眼看就要離開帝都城門,一聲呼喊讓憐停下手上的鞭繩,憐回頭看去,那個朝她奔來的身影不就是維森?

「憐!憐!」維森一路跑過來,氣喘吁吁,憐立刻拉緊手上的韁繩,維森跑來,「你這傢伙!要不是我看到你,就真要錯過了!」

憐淡淡一笑,維森身後跟著跑來的正是昨天的幾個年輕人,見到憐的神情似乎有些扭捏,眼神中透漏著非常明顯的崇拜目光。

「一切還好嗎?」憐問了一句,維森笑笑,「一切都好,學生會沒有洛蘭那樣的蠢貨,好的不能再好了。」

憐輕聲一笑,隱月要離開的事維森知道么?隱月都這麼看好維森,他應該有資格當上會長之位,當初她讓維森進入學生會,想得到他能當上副會長,但絕對沒有想到隱月也有離開的打算。

「好不容易見一次面,你不能這麼走了!」維森拍了拍憐的肩膀,憐笑笑,「我這次還有同伴前來,帝都是非之地,若想見面敘舊還是不要在這裡好。」

維森看了看馬車裡面,一男一女坐在裡面,皆長相不凡,維森一愣,「憐,這兩人的氣質看上去有些不一樣,他們是什麼人?」

「傭兵工會的人。」憐說了一句,維森睜大眼睛,「你去傭兵工會了!你怎麼去……那裡了!」

「總要多方面鍛煉一下自己,傭兵工會是個歷練的好地方。」憐說道,維森想了想點點頭,「好吧,這次能見到你已經很好了,下次見面的時候再敘舊吧!」維森哈哈一笑,憐點點頭,牽動韁繩要駕駛馬車離開,便有一道聲音傳來,「誰讓你離開的!」

憐的眼神望去,一道身影走了過來,帝國學院的幾個年輕人神色一緊,「副會長,昨天就是他!」

維森狠狠皺眉,看著眼前這個弔兒郎當的青年,「你就是昨天想要對帝國學院學生動手的人?」

青年不屑的看了一眼維森,「你又是誰?」

維森濃眉聚攏,「我是帝國學院學生會的副會長!」

青年聽了不由沉默一會兒,開口道,「昨天的事我不想和你們計較,現在是我和這小娘們之間的事!沒你們帝國學院什麼事!」

維森一聽當下火氣,剛要開口憐卻拍拍他的肩膀,示意卡洛琳和雷諾不要下車,憐將韁繩交給維森,「照顧好我的馬車。」

「可是憐……!」

憐擺擺手,走到青年面前,「我幾乎忘了還有你這號人物,里斯一族?」

青年冷冷一笑,「你打聽過了吧,是不是後悔惹了我?若是你跪下給我道歉,我可以考慮放過你。」青年揚了揚手中的東西,「只要我願意,裁決所的人就會介入其中,小娘們,你若是不想去裁決所大牢里呆著,就乖乖的給我跪下!」

「裁決所!」幾個帝國學院的年輕人聽了都有些緊張,「副會長,裁決所介入的話該怎麼辦啊!」

維森將手中的韁繩握緊,「怕什麼!介入就介入!」

「里斯一族,是個靠點小聰明一夜爆發的家族,也只是這一兩年內崛起的新家族,沒有多少人脈、背景,說白了就是帝都的暴發戶。」

「哼,也只有暴發戶是這樣的架勢,以為拿出裁決所的名頭誰都會怕一樣。」維森開口,青年面色一紅,里斯一族的確是暴發戶,也正因如此他才能來到帝都甚至耀武揚威!青年狠狠一笑,「你們有種!我現在就去找裁決所的人!」

青年隨即打發人離開,維森冷冷勾唇,「你放心,我們一點總走的意思都沒有。」尼瑪,裁決所第一小隊隊長信大人和憐之間是什麼交情,怎麼可能對憐動手!維森冷眼看著,這個煞筆。

不一會兒真有裁決所的人趕到,看到裁決所的人前來幾個年輕人都很緊張,很為擔心憐的樣子,青年得意養養的挑眉,「裁決所的人來了,小娘們,你跪下還來得及。」

憐僅是淡笑什麼都沒說,青年見她仍舊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不由恨恨開口,「你別後悔!裁決所的大牢有你受的!」

身穿裁決所制服的人趕來,青年連忙迎了上去,「你們來了!就是她,當街動手打人把我的兩個人打成從重傷。」

裁決所的人一聽,立刻雄赳赳氣昂昂的走上前,當看到憐的時候,裁決所為首的人一愣!這人正好見過憐,自然知道她和自家隊長是什麼關係。

裁決所這人見到憐立刻走了過去,原本是要問候一聲,青年在這個時候開口道,「沒錯!就是那個金髮黑眸的小娘們!就是她!裁決所的大牢還有空位吧,將她放進去!」青年在這邊說的過癮,裁決所這人聽到卻是一愣,他媽的,他有幾個膽子敢抓眼前這個小姑奶奶!

「幾位,還等什麼,動手啊!」青年高聲說著,一副看好戲的模樣,裁決所的幾人都沒有動作,都在等為首的人下指示,為首的人腦袋冒汗的站在那,次奧,他現在該怎麼辦?惹惱了這小姑奶奶,不就等於熱鬧了隊長么!熱鬧了隊長他能有好日子過?

「你認識我?」憐沒有見過面前的這人,但通過他的神情就知道他知曉自己是誰,裁決所一趟可是讓很多裁決所的人見到了憐和信的關係,信也曾親口說過,對憐多為關照的話。

「知、知道。」來人留著冷汗點點頭,青年微微皺眉,怎麼回事?裁決所的人怎麼一點動作都沒有?難不到一個小娘們都解決不了么?

「里斯一族的少爺說,有人當街動手打人,我們這才過來看看,並非是和他串通一氣!」裁決所為首的這句話讓所有人都懵了,青年不可思議的看著他,現場的局面轉換讓他腦子有些會不過彎來。

憐笑呵呵的點點頭,「我當然知道這一點,裁決所的人怎麼敢和地方家族串通一氣,若是被上面知道不只死這麼簡單。」

裁決所來人猛點頭,「是是是,貝拉小姐說的對極了!」

「怎麼回事!你們怎麼不抓她!」青年吼了一句,里斯一族請到了裁決所的人,原以為可以給她一個教訓,沒想到裁決所的這幫人怎麼這幅態度!對這小娘們怎麼這麼恭敬!到底搞什麼鬼!

「閉嘴!這裡沒你說話的份兒。」裁決所來人吼了一聲,青年愣住,裁決所來人對憐嘿嘿一笑,「貝拉小姐,這件事是不是有所誤會?」

「當然有所誤會。」憐黑眸看著愣住的青年,「他妄想對帝國學院的學生羞辱甚至動手,被我攔下,放話威脅我要讓我好看。」

裁決所的人一聽瞪大眼睛,帝國學院的學生都敢挑釁,尼瑪,不想活了啊!

「在帝都之內竟然敢對帝國學院的學生動手!」裁決所來人怒喝一聲,青年身子一抖,怎麼回事?這矛頭怎麼對準自己了?

「沒錯,他要讓我們下跪認錯,不肯跪下還揚言打斷我們的腿!」帝國學院的學生們開口,裁決所的人一聽當下臉色一沉,里斯一族是個暴發戶,這家裡的人也沒多少素質,仗著自己有幾個錢還真把自己當盤菜了!

惡魔總裁的嬌蠻霸妻 「給我拿下他!」裁決所的人一聲令下,幾個魁梧戰士一擁而上,將青年扣住!

「等等!等等!不該是這樣的!你們應該是來抓她的!」青年大喊,事情到底是怎麼個情況,怎麼反轉的這麼快!被抓的怎麼會是自己!原本不該是這個樣子的!

「你還有臉說,你知道她是誰么!」裁決所的人低吼一聲,青年愣住,「她、她能是誰?」

「我沒有什麼身份,然裁決所做事一向公正,不可能會辦錯事,對不對?」

「是是是,貝拉小姐說的是啊!」裁決所來人連忙點頭,「我們定然不會放過他,這個敢對帝國學院動手的無知之徒,帶走!」裁決所來人一聲令下,青年被幾個戰士當即拖走了,臨走的時候他不敢相信的大吼,「搞什麼鬼!抓的是她啊!你們抓錯人了!抓錯了!」

青年吼叫著但根本沒人理他,裁決所來人連忙轉身,「貝拉小姐,真是對不起啊,讓你看到這麼不堪的一幕,帝都之內近些年大笑家族變動有些大,魚龍混雜,讓貝拉小姐見笑了啊。」

「沒關係,裁決所的工作量很大,我理解,你們辛苦了。」憐說了一句,「代我向信達人問好。」

「是是是,好的!」裁決所來人連忙點頭,憐笑了笑,裁決所的人就此告辭,走幾步回頭望了一眼,對憐笑笑。直到身影完全消失,維森走過來,「帝都之內還真是亂套,噁心的人還是一如既往的常見。」

憐和維森小時一笑,不約而同的想到上次在帝都的不愉快經歷,憐開口道,「在哪裡都是一樣,任何充斥權利、金錢之地都會有這些人存在。」

「索性這些貨色沒有進入帝國學院。」維森嘆了一句,「好了,你也該上路了吧,不打擾了,我帶這幾個先回去了。」維森擺擺手,憐點點頭,重新跳上馬車,幾個帝國學院的年輕人依依不捨的看著憐離開,「這就是貝拉學姐,真霸氣啊!裁決所的人都對她如此恭敬!」

「副會長,貝拉學姐在帝國學院的時候,一定做了什麼了不得的事吧!和我們說說吧!」

維森感到有些頭疼,「你們幾個給我閉嘴!這一次要是沒有憐,你們以為自己會如何!好了!都給我乖乖回去!再惹麻煩就扣你們的學分!」

幾個年輕人當下閉嘴,只不過內心對憐有著另一種美好的憧憬,揮之不去。

「憐,剛才到底怎麼回事啊?」卡洛琳探出腦袋問了一句,憐輕笑,「沒什麼,一個小插曲而已。」

卡洛琳微微皺眉,剛要將腦袋收回,卻在見到一道身影之後猛然發出尖叫!「啊!是你!」卡洛琳尖叫讓同在馬車內的雷諾嚇一跳,接著憐握著韁繩的手鬆開,馬車猛然停下!

完美的精緻五官,挺拔身材,肆意飛揚的短髮,還有嘴角那抹似有若無的淺笑,「我改變主意了,現在就來找你了,憐。」 章節名:章138接下來

「你怎麼會在這裡啊!」卡洛琳看著隱月大聲問了一句,車內的雷諾也探出頭來,當見到面前的少年是如此俊美不凡的時候也不免皺起眉頭,他是誰?

最為驚訝的還是憐,隱月的突然出現讓她完全沒有準備,臉頰突然一下子就紅了,昨天晚上發生的一切再度映入腦海,那樣親密的動作是她從來沒有過的!憐並沒有動作,黑眸望了過去,「你的事都辦完了?」

隱月走過來,憐莫名的感覺到有些緊張,「索卡隆大人肯點頭,比我想象的要順利,或許是因為我提到你的緣故。」

「喂小子!你跟來做什麼!」卡洛琳似乎看到一股磁場在憐和隱月之間產生,立刻跳了進來擾亂了兩人對視的視線,隱月微微皺眉,憐開口道,「卡洛琳,有些事需要他的幫忙。」

「什麼事我和雷諾幫你不就可以了?」卡洛琳說了一句,憐淡笑搖頭,「不好說,不過我已經決定和他同行了。」

「什麼!」卡洛琳瞪大眼睛,這個長相完美到幾乎挑剔不出缺點的少年身上,散發出一股讓她很為討厭的氣息,這種氣息名為情敵!

雷諾這個時候走下馬車,隱月見到雷諾眼神不由得冷下來,走到哪裡她的身邊都不缺乏男人,而且是優秀的男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