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原本在院子里玩的不亦樂乎的小薩蘇,這個時候也回過頭來。

「我好像聽到了扁毛臭傢伙的聲音……」她皺著眉頭不爽的說道。

果然一瞬間畫面里的紅衣女子就暴怒了,翻身跳起,根本不顧淑女不淑女,她大聲訓斥道:「好么!我就說為什麼躲著我,原來是跟小狸子玩到一起去了!」

「你等著,我必須立即去首都,不能讓愚蠢的爬行動物污染我家最傻的妹妹!」

這邊薩蘇也是嘴上絕不吃虧,她急吼吼的大聲回罵道:「你才蠢呢!蠢到幾百年都窩在家裡做宅女。我比你強多了~就比你強!」

早就知道會變成這樣,菲菲試圖勸解這兩個已經開始互相吐口水的冤家對頭。

「姐姐……控制情緒……」

「咱們不要一見面就互相攻擊啊……」

根本沒有任何用處,最後兩個人都已經開始用小孩子的方式互相詛咒的時候,菲菲終於忍不住切斷了通話。

等級非常之低,簡直連三歲孩童都不如。

「呸!呸!就是扁毛臭傢伙!」小薩蘇還在這邊揮著小拳頭髮怒,全然不管面前什麼都沒有。

雙手環住薩蘇的腰,將她固定在身邊,顏華無奈的看著菲菲。

「這也是你姐姐?」跟小丫頭對罵的姐姐…………他還真沒想到。

「還是最麻煩的姐姐…………」無奈的嘆氣,作為家裡最難對付的姐姐,菲菲異常的害怕她。

完全沒有聽說巴雷特有這樣的女兒啊,那位女王陛下的家教可是非常嚴格的。

「我們家沒有人能管她,唯一能管她的人還是個根本沒有主見的笨蛋……」心中煩悶要是她真的找過來,會捅出多大的漏子啊……

選擇立即聯絡能夠管管她的人,菲菲再次鏈接了通話。

摳腳大漢出現在畫面里。

「是嗎?恩恩………挺好的,宅在家裡對身體也不好不是?」摳腳大漢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她們兩個見面真的沒問題嗎??」菲菲就知道會這樣,自己這個爹就是個耳根子軟的厲害的傢伙。

他根本禁不住星瞳姐的哀求,簡直就是個標準的女兒控!

「有什麼問題?都是成年人,難道還能見面打生打死么?寶貝啊,你想的太多了。」摳腳大漢悠閑的端起酒杯,做了個乾杯的動作。

「讓你爹我享受幾天清閑行么?大不了我不讓她本體過去不就得了?就這樣吧!」

直接切斷通訊,根本不給菲菲抱怨的機會。

「不讓本體過來?」顏華好像聽懂了,又好像沒聽懂。

「我姐姐是長女,集全家寵愛於一身……尤其是她現在已經完成升華,就算不是本體也是個大麻煩……」對於這個惹不起的姐姐,菲菲體會頗深。

好在她是個宅女,這才很少惹出麻煩來。

畢竟幾百年都不出家門一次,誰敢到神聖王冠找她的麻煩啊?

但是這一次不同了。

隨著小薩蘇眉頭皺的緊緊的,她知道她來了!

「放開我,傻小子!不然你可慘了。」明顯不是那個呆萌的薩蘇,這個聲線是劍術教練。

「我不是……」以為薩蘇嫌他不敬的顏華,還沒說完,就看到一團紅光直挺挺的撞在……守護者天穹上面!

原本可以防禦禁咒的屏障竟然被擊穿了!

火紅的光團從天而降,徑直找上了擺好架勢的薩蘇……

醜陋的要死,小女孩打架就是這個樣子的。

抓住對方的衣襟拚命的拖拽,全然不顧風度的在地上打滾,兩個小女孩扭成了一團。

期間自然少不了互罵和劍術教練那冷冰冰的斥責聲。

「呸!你才不要臉。」

「就是你不要臉,蠢會傳染過來的!」

「對待長輩就是這個樣子的嗎?你的父親還真會教育!」 鳳諭:傾城醫女 教練的訓斥根本沒有什麼作用。

「呵呵!你教育的也不怎麼樣,看起來就蠢蠢的!放手啊!」

「你才放手,人家的衣服都亂了!」

顏華與菲菲就這麼獃獃的看著這種低幼的對罵與過家家似的撕打。

說出來沒人信,這是兩位神級的對手正在打架。

當值的守護者趕來了,這麼大的動靜,確實是瞞不過去的。

「二位,這又是何苦呢………哎呦!」試圖勸架卻被狠狠的踢了一腳,臉上帶著腳印的夜神帕提亞斯退到一邊。

這兩位他都惹不起,但是任由這麼鬧下去,星界政府的顏面何存啊?

半個小時后,淡淡的香味讓兩個小女孩停手了。

「是肉排!」小薩蘇開始流口水。

後悔無妻,總裁先離厚愛 「呸!這是我妹妹做的肉排,你憑什麼流口水?」嘴上雖然這麼說,紅衣女孩也開始流口水了。

好在不再鬧騰,夜神也可以回去交差,他是巴不得逃離這裡,身上那好幾個明顯的腳印讓他非常沒有面子。

飯桌上,與那紅衣女子神似的小小女孩,正一本正經的說道:「劍術?你也是傻瓜,她從小什麼都不懂,怎麼可能教的了你劍術?」

有筷子擋開薩蘇的進攻,她冷笑道:「叫聲星瞳姐姐,我教你就是了。」

與菲菲交換了個眼神,顏華得到了指示—一切都順著她的話說,這傢伙只能順毛摸。

「星瞳姐姐……那就有勞您了。」就算有些對不起薩蘇,現在也只能選擇安撫她啊,畢竟不講道理的星瞳才是大麻煩。

相比之下,單純天真的薩蘇要好哄多了。

「叫薩蘇阿姨!」小薩蘇當然不爽了,她大聲道:「我這就教你斬光劍!」 真的是腦袋都快要炸了。

顏華這邊頭大無比,原本只是略微有些傲嬌的小薩蘇,這次可算有伴了。

瞬間店裡多了兩個鬧騰的敵對生物是個什麼光景?

眼看自己面前的茶杯打著轉飛了出去,兩個小小的身影圍著他的桌子在轉圈………

茶杯,賬本,甚至是他本人,都在遭受疾風驟雨般的打擊。

「我來教,你這笨蛋!」這是星瞳姐的降智攻擊,感覺身後的椅子已經有一條腿飛了,顏華努力控制三條腿的椅子不要摔倒。

「憑什麼?我先教的!誰讓你來晚了?」這是小薩蘇,她也掰下一根椅子腿,兩人小人學會使用武器了。

「呸呸!你這小狸子偷偷摸摸不做好事,多虧我發現的早!」叮叮噹噹的聲音不斷傳出,顏華艱難的維持著空氣椅子,他可不想加入這場惡鬥。

「扁毛臭傢伙~你不是也……」原本準備開始反擊的薩蘇卻慢慢的停了下來,她委屈的憋著淚水,大顆大顆的淚珠在眼眶裡翻湧。

哭了…………

很傷心。

星瞳也停了下來,走到薩蘇旁邊,用小手輕輕撫摸著她的頭髮。

「不哭啊,我只不過是比你快了一點點,再過幾十年,你也可以升華的。」她當然明白薩蘇在傷心什麼,一直以來,她們都是相愛相殺的好朋友。

現在的星瞳完成了升華,終於從半人半獸半神升華成為了神,再也不受人神階的限制。

薩蘇之所以一直是現在小小的狀態,都是因為她並非是真正純血的神啊。

無法成長,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突破,就連從小到大的玩伴,都已經完成了蛻變,她卻還是原地踏步。

環球挖土黨 這種失落與孤獨讓小薩蘇哭的稀里嘩啦。

一頭扎進星瞳的懷裡,從小一個人長大的薩蘇嚎啕大哭,她沒見過自己的家人,唯一可以算是親密朋友的星瞳還遠遠的甩開了她,這種悲傷的感覺讓她非常的難受。

一邊感動的擦擦眼角,顏華對於星瞳有了更加深的認識,並非是個天生的麻煩精啊,這個時候她正展示著身為姐姐的溫柔一面。

「呼………小狸子果然還是小狸子,你什麼時候不愛哭了,也就長大了啊。」輕聲安慰著,星瞳就這麼輕輕的撫摸著懷裡的小薩蘇。

「不要你管……」也許是說的不好意思了,緩過神的小薩蘇頭也不回的跑掉了。

倒是汨羅沒事人一樣的從星瞳身邊走過,那趾高氣揚的樣子還真是一點也不怕她。

反觀星瞳這邊,除了剛才流露出的那麼一點溫柔,果然她的性格真的差勁的要死啊……

菲菲與顏華這邊打掃著兩個小旋風戰鬥過的場地,卻還要被她訓斥。

「那小蠢蛋終於回家抱頭痛哭去了,真是大快人心~」這麼說還不算,順勢一屁股坐在擺放娜芙之光的展柜上,伸手抓過長劍在那把玩。

「修爾伯恩家族?你確定他說的是他妹妹?」星瞳用長劍敲打著顏華的肩膀,讓他坐在地上,正好形成身高上的壓制。

「咳咳,帕爾菲斯確實是那麼說的。」顏華老實坐好,反正這位是菲菲的姐姐,算是長輩……

「妹妹?妹妹……」思考了一會。她的眼神變的犀利起來。「表妹?呵呵!我知道是誰了。」

好像黃鼠狼看見雞的那種怪異表情,星瞳上下打量顏華,好像是要從他身上找到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不是那個小子的妹妹,其實是你的妹妹要來做人品調查了。」這話並不是說給顏華的,所以就算看到她的小嘴在不停的說什麼,顏華卻一個字都聽不到。

菲菲這邊卻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她也知道星瞳說的是誰了。

「唯一修爾伯恩家族能夠與她沾上光的,就是種族血脈。」將手中的劍還回原處,星瞳就這麼站在桌子上雙手叉腰。

「那麼我們就要掙回面子,一定讓這個死小娘知道我們家的厲害!」

菲菲一臉的無奈,她這個姐姐不但護短還高傲,看起來又要出什麼壞招了。

與單純的菲菲不同,作為家中最大的姐姐,星瞳當然知道巴雷特與哈路雷德的賭約,畢竟她可是比菲菲大了整整一千歲的存在。

而這個要連見見顏華的「別人家的妹妹」其實就是哈路雷德的養女,修蒙族女王留下的遺孤—–塞拉拉·梅林·塞弗。

因為哈路雷德捨棄了他原本的姓氏,成為了金娜的孩子,那麼塞拉拉也承襲了金娜的姓氏。

而梅林,則是她那從未見過的母親的姓氏。

兩姐妹偷偷的不知道商議什麼去了,更是讓他摸不著頭腦。

「好吧,不管怎麼說,星瞳都是菲菲的姐姐,應該不會弄出什麼幺蛾子來吧……」

再次開始下午例行的打鐵學徒,距離薩蘇的要求還遠著呢……

一直到夜深,修鍊終於結束。

經過老爺子的不懈訓練,顏華終於……符文構成速度上升了一倍。

雖然距離薩蘇要求的一萬倍還不知道影子在哪呢,就連最低標準的一百倍也還差的遠。

不過進步確實是每天都能看到的。

正如老爺子說的,他其實有著相當不錯的天賦。

按照現在的練習進度來說,區區一個月的時間,顏華就完成了兩個符文的自我複述,還增加了一倍的符文構成速度。

如果不是他的魔力總量實在是低的驚人,其實顏華已經有正規法師的實力了。

每天五千次各種基礎魔法的鍛煉,甚至現在真理視界的運用也成了必修課之一。

在小本本上記下一條,火焰基礎魔法的練習完成了。

除了光屬性魔法,冰,火,雷,暗,這四種元素屬性都完成了練習。

不過麻煩的是,他的魔力除了被三個英靈分去一部分,完全被艾弗倫佔用了。

這間接導致了他到現在,都只能學習三階以下的魔法,倒是傳送門這種引導類的魔法他能學習,卻無法維持長久。

明天的任務應該是光屬性的魔法吧?但是奇怪的是,老爺子精通除去光之外的所有基礎魔法,卻偏偏連最基本的光系魔法都不會。

糙漢也是一樣,簡直蛋疼。

仔細想想,貌似他還真知道一位懂得,甚至是精通光屬性魔法的人。

心中默默呼喚莉莉絲,很快得到了回應。

「是您在呼喚我嗎?……主人。」完成了復仇的莉莉絲,不再擁有怨念,回歸了溫柔而安靜的性格。

現在,只要顏華不選擇釋放她的靈魂,她將永遠的作為無法老去的英靈為他而戰。

不管他的敵人有多麼強大,絕不後退。

總感覺在自己的腦袋裡說話實在是有點蠢,顏華將她放了出來。

還是那身紅色的修女服,莉莉絲顯得有些拘謹。

「沒關係,坐下我們聊聊。」示意莉莉絲坐在他的床上,顏華搬過一張椅子。

她的身世過往,顏華完完全全的看過,所以沒有討論的必要。

「我見過的修女,都是選擇暗色的服裝。」不過她這身與一般修女完全不同的裝束,還是讓他挺好奇的。

摸摸自己肩膀上金色的十字徽記,莉莉絲恭敬的回答道:「讓您掛心了,其實我原本是牧師,而這身衣服,是我作為牧師時候的榮耀證明。」

不過顏華能看的出來,說是榮耀,她卻並沒有多麼開心。

捷利菲爾德給他講過,男性牧師的裝束,都是厚重而莊嚴的,只有女性隨軍牧師,才是這個樣子,高階女性牧師的顏色相對鮮艷一些,以彰顯她們的身份。

只不過她們必須撫慰因為戰爭而焦慮或者精神崩潰的戰士,可以說在那個時代的軍隊,這已經是默認的規則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