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另一邊,牛小蠻騎在蠻牛王身上,優哉游哉的走著,在他頭頂,則懸浮著一枚黃色的鑰匙,身後跟著上百頭蠻牛。

他橫衝直撞,阻擋者不是被蠻牛撞死,就是被他一棒槌砸死。

非常野蠻。

「峰哥到底在哪裡呢?找了半年了,始終沒有蹤影,怪哉?」

他可不認為丁峰會損落。

正在這時,他聽到了前方有廝殺之聲,還有熟悉的氣息,當即催動蠻牛王飛奔過去。翻過一道山樑,看到前方的情況,他當即怒了。

「梁廣,不用慌張,我來也!」

牛小蠻咆哮一聲,坐下的蠻牛王好似知道他的心意,速度暴漲,瞬間來到了前方。在這裡,梁廣等人正在遭受十幾位弟子的圍攻,個個身上有傷,可令牛小蠻惱怒的是,閆光偉和湯林躺在地上已經沒有了氣息。

顯然,他們兩個被殺時,連催動傳送令牌的機會都沒有。

「小蠻,為師弟們報仇!」

洛小雨帶著哭腔大喊。

「殺……!」

牛小蠻狠狠的點點頭,手一指,就沖了過去,同時還有他身後的百十頭蠻牛,浩浩蕩蕩,令山峰都顫抖。

「給我停下,我們是止戈學院的弟子,你想與止戈學院為敵嗎?」

為首的是唯一道士九重的強者,看著牛小蠻坐下的蠻牛,當即膽寒了,發出了威脅。 暖婚似火:顧少,輕輕寵 可牛小蠻哪裡會聽,他剛才親眼看到,這些所謂的止戈學院的天才,正在戲耍洛小雨等人,再加上地上的兩具屍體,徹底的激發了他的殺意。

眼看到達了近前,牛小蠻舉起了棒槌,狠狠的砸下。

當先的九重道士,稍微猶豫,獰笑一聲,「我是止戈學院的天才,豈能怕你,給我擋住!」

唰……!

他手臂上的一個小盾牌飛出,化作一人高下,發出金燦燦的光芒,朝著一人一牛狠狠的砸了過去,同時也抵擋落下來的棒槌。

轟隆隆!

棒槌落下,金色盾牌粉碎,人影被砸成了肉餅,蠻牛王衝過去,大舌頭一卷給吞了下去。

一瞬間的衝擊,牛小蠻轟殺了五位止戈學院的弟子。

止戈學院進來的弟子,顯然很多。

唰唰……!

另外的弟子看到這一幕,無不驚駭,連忙催動令牌,逃之夭夭。

看到再沒有一個敵人,牛小蠻下了坐騎,來到了梁廣身前,問道:「怎麼回事?」

這裡,赫然聚集著學院的另外八個弟子,當然包括死亡的兩位。

「進來之後,機緣巧合下,我們八個相遇,就組成一隊,共同進退,雖有不少危險,卻也闖了過來。直到不久前,我們得到了一株光明草,被他們撞見,就要強搶,我們當然不同意,就發生了爭執!」

說到這裡,梁廣露出深深的無奈和苦澀,「我們太差太差了,他們每一個的修為,都高過我們,還偷襲之下,將兩位師弟殺了!在他們的戲耍之下,我們本想催動傳送令牌離開,卻被你救了。」

「止戈學院,該死的畜生!」

洛小雨悲憤的罵道。

眾人無不咬牙切齒。

「以後見一個殺一個,見一雙殺一雙!」

牛小蠻也咬了咬牙,他雖和其它學生沒有多少交情,可畢竟來自一個地方,正所謂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簡單的打掃戰場,將兩位師弟就地掩埋,在牛小蠻的指揮下,梁廣等人紛紛得到一個蠻牛坐騎,隨著牛小蠻前行,「千道宮即將開啟,峰哥必定會去那裡!」

這就是牛小蠻的目標。

另一邊,丁峰御劍行空,瀟洒自在。

他猛然看到前下方的山林中,有個熟悉的身影正在狼狽的逃竄,而在她頭頂,懸浮著一枚綠色的鑰匙。

不知為何,她竟然沒有御劍飛行。

丁峰身形一轉,落了下去。

「歐陽勝雪,交出鑰匙,自動離開,否則這裡就是你的墳墓!」

後面追著三十餘位強者,為首的是一男一女,緊追不捨。

被追的正是和丁峰有著一面之緣的歐陽勝雪,此刻她臉色蒼白,眸中掩藏著恨意,卻咬牙不停的飛奔。

「停下!」

忽然,前方出現了四位青年男子,將她的去路徹底的截斷。

歐陽勝雪應聲止步,咬著嘴唇道,「劉家四傑,你們也要阻我?」

「勝雪,交出鑰匙吧?」

前面的四位強者,正是天戈城的大家族之一劉家的子弟,每一個都有道士八重的修為,實力不俗,而且他們會合擊陣法,共同出手時,能擊殺一般的九重道士。

他們也是天戈城年輕一代中的風雲人物。

「勝雪,你已經走投無路了!」

後面的兄妹也追了上來,男子微笑道。

「哼,不交出鑰匙,你絕對比你哥哥還要凄慘。我可是知道,劉家四兄弟,都覬覦你的容貌,你說,萬一要將你禁錮了,然後交給他們……呵呵呵,絕對讓你有美妙的滋味!」

女子卻帶著殘酷的笑意。

「王家兄妹,好、好、好,此仇此恨,我永世不忘!」

歐陽勝雪回過頭來,看著一男一女,聲音中有著無盡的恨意,又看了看王家兄妹身後趕過來的強者,一咬牙道,「劉家四傑……!」

沒等說完,她心頭一動,抬起頭來,看著落下來的身影,微微一怔,然後笑了。(未完待續)

ps:百萬字了! 林北望只好蒙著自己的頭,把滾燙的臉埋的低一些,再低一些。雖然平日里輕浮不羈,但是面對此時這種有些微妙的關係時,心中還是羞澀的。畢竟不是真的生活了多年的夫妻,可以坦然自如的在雙方面前……

陸寒徹臉上的笑意卻沒有散,躺在床上的他,倒是輕鬆自如。他微眤的眸子,像只老狐狸般深不可測。

其實,從陸寒徹的靈魂寄宿在林北望身體里的第一天,他就已經對她的身體知曉的差不多了。感受著她的心臟跳動著,感受著她的血液流動著。用她的眼睛看著這世間萬物,一個身體里,有過兩種完全不同的靈魂,想一想,都覺得有些奇妙。

陸寒徹轉過身來,撐著一隻手,看著蜷縮在床角的魂體林北望。聲音低沉暗啞的問到,「如果真的是厲千陽撕了那幾頁日記,你打算怎麼做?」

魂體林北望聽此猛地轉過身來,兩人距離近的可以感受到彼此呼吸。

陸寒徹眉眼順勢往下看著林北望,嘴角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

「如果要我知道日記本是厲千陽撕的,我一定會讓他如這日記本一樣!」魂體林北望滿眼殺氣的說到。想到那一天他還說沒有看到過日記本,最後還讓一個小孩找出來!這個厲千陽,看來是做了一整套的戲來框林北望的!林北望心裡氣的牙痒痒的,恨不得現在就找厲千陽問個清楚!

「厲千陽可是全C城最受女人歡迎的男神啊,你就沒有對他有……」陸寒徹說完,一個翻身壓覆在魂體林北望的身上,眼眸緊緊的看著林北望小鹿般的大眼睛。

魂體林北望下意識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想要按住那一顆亂竄的心。這個有毒的陸寒徹又來了,又來了……鼻腔里又有一股蒸騰的熱潮來襲……

因為太突然,林北望的雙眼,緊張的睜的老大的看著陸寒徹。他冷冽逼人的氣息,就算是用著她林北望的皮囊,都能讓人想入非非,少女心澎湃。

這樣下去,這個晚上還怎麼睡……

林北望在心中暗自叫苦不已。

魂體林北望閉上了眼,鼓足了勇氣,做了一件一直想做的事情。她微挺起身子,唇吻上了陸寒徹的唇。只是蜻蜓點水,魂體林北望便撐不住這個高難度的動作,再次躺下了身子。趁著陸寒徹恍神,趕緊羞澀的轉過身去,背對著陸寒徹裝睡了起來。

陸寒徹抿了一下唇,笑意甚濃的躺在林北望的身旁,安靜的閉上了雙眼,回味著林北望這個有些撩人的吻。這個晚上他總算得到了他想要的結果。覺得甚是滿意以後,他打算先且這樣放過林北望了。

這一夜裡,狹小的房間里,兩個各自睡得都很沉。

寵婚:愛妻至上 一夜無夢的醒來時,發現船停了。

魂體林北望猛地飛起身,飄向窗口處,看著外頭寧靜的海面。她算了一下時間,還有三個小時她的身體就能和陸寒徹的換回來了。趁著還是魂體,她得出去干一件事情。 ?丁峰落在了歐陽勝雪身邊,笑道:「怎麼就你自己了?」

歐陽勝雪眼睛立即紅了,「當初以為你……後來我們和劉小英她們分開,到處尋找機緣,無意中得到了這個鑰匙,本該欣喜,可被那對狗男女給盯上了。要是只有兩個也就算了,我和哥哥絕對能將他們鎮壓,可也不知他們從哪裡聯合了一批強者,對我們圍攻!無奈何,哥哥為了護我離開,差點慘死他們手中,可也傳送了出去。」

「他們兩個……!」

回過頭看了看,丁峰皺了皺眉,從氣息上他感應的出,這是一對兄妹,可他們兩個之間竟然有陰陽二氣交纏,很顯然有了男女之情。

「還真是……!」

丁峰搖了搖頭,看向了歐陽勝雪道,「既然碰上了,那就一起吧!」

「可他們……!」

歐陽勝雪略微擔憂。

丁峰笑笑,沒有說什麼。

「吆喝,勝雪啊,這就是你的小白臉?也蠻不錯的,不知身子骨硬不硬實,夠不夠你折騰?」

王雲譏諷笑道。

「掌嘴!」

丁峰話音落下,已經來到了王雲身前,一巴掌將她扇飛了出去,整整半邊牙齒全部給打了出來,落到了五十米開外,砸斷了一棵古樹。

「打我妹妹,你找死!」

王修大怒,抽出雷霆戰刀,朝著丁峰劈了過來。刀氣橫空。捲起了一團狂風,將兩旁的樹木都卷飛了起來。

啪……!

可刀光還沒有落下。丁峰一巴掌抽在了他臉上,將他也抽飛出去,落在了妹妹王雲身旁。

兩巴掌抽飛兩位強者,讓後面圍過來的強者一個個震驚的停住了。

「葵水之雷!」

丁峰手掐印決,雷之法力湧出,化作一道道雷霆。將周圍的弟子全部轟飛。一個個頭頂冒煙,身上焦糊,卻沒有生命危險。

「再敢追來,殺無赦!」

冷哼一聲,丁峰看向了劉家四傑,讓四位強者一驚,連忙後退,往遠處而去。

「峰、峰哥,你還真厲害!」

歐陽勝雪心中掀起了波瀾。

「是他們太菜了!」

丁峰不以為意道。

「相比你。真的是太菜了!」

歐陽勝雪露出了笑容,「峰哥,你也得到了一枚鑰匙啊!」

「嗯,就在雷谷中發現的!」丁峰道。「走吧,去看看機緣到底如何?」

「好的!」歐陽勝雪的乖巧點頭,沒有了當初的高傲,世間人大多如此,當撕破了最後的保護光環,也不過凡俗一枚。

丁峰也知道了,她為何沒有御劍而行。不是不能,也不是不行,她御劍飛行並不快速,消耗也太大,一旦飛到空中,必定會成為靶子。

兩人遙遙而去。

丘陵上,一座巨大的宮殿突兀的出現,穩穩的落下,紮根岩石。

這座宮殿看起來不大,卻散發出一股奇異的韻律,溝通著這方天地,吸引著九枚鑰匙,引導到這裡來。

隨著時間流逝,來到這裡的弟子越來越多,卻打不開宮殿的大門,也破壞不了宮殿一分一毫。

嗡嗡嗡……!

高空上,一隻三丈長的黑鷹掀起一陣陣狂風,來到了宮殿上方。在黑鷹上,站著一個披著黑色披風的年輕人,他懷抱雙臂,冷冷的看著下方,有著一副睥睨天下的氣勢。

在他頭頂,懸著一枚黑色的鑰匙。

「這是黑龍,止戈學院的首席弟子,曾經襲殺過道師的存在!」

「嘶!是他啊,不是傳說這位狠人在閉關衝擊道師之境嗎?怎麼也來到了這裡!」

「黑龍啊,心狠手辣,實力強大,號稱死神,是止戈學院近千年來最傑出的弟子!恐怕這次百院會武,他是最強的一個了!」

下面的弟子議論紛紛,顯然很多人認識高空這一位,有很多望著黑龍都帶著敬畏之色。

「黑龍,你還是這麼冷酷!」

一個白衣人橫空而來,在他背後,凝聚著一雙白色光翼,輕輕一扇,便是數里開外,非常瀟洒,宛若凌空虛度。

他臉上帶著陽光般淡淡的笑容,十分溫和,讓下方不少的少女露出了驚艷之色。

在他頭頂,懸浮著一枚白色的種子。

「白龍,你還是這麼虛偽!」

黑龍冷哼一聲,露出不屑之色。

「總比你心狠好!」

白龍不以為意的說了一聲,衝下方的各方學子拱拱手。

「他就是白龍啊,果然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是天戈城傳說的存在,白家萬年以來最傑出的子弟!」

「帥氣陽光,修為高強,正是我理想的對象!」

「要是能和他一度歡好,就是修為降低我都願意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