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只是當看到他那張布滿鬍鬚的臉后,所有人就不覺得他飄然了。

「原來這就是敢挑戰敖九霄的楊奇嗎?我還以為是個多麼牛氣衝天的人,原來只是個糟老頭子。」

「還在裝腔作勢,這種人絕對是想嘩眾取寵,想借敖九霄成就自己的名聲。」

對於周圍這些議論聲,楊東絲毫不在意。

一雙深邃如星空的目光掃視著遠方的天空,許久后,他才喃喃自語了一句,「也不知道敖九霄會不會來?」

自己的話都放出來了,敖九霄不可能收不到消息,只是以這種狂傲的人,就算收到消息,也不會將自己這種無名小卒放在眼裡。

果然,楊東直等到日上三桿,敖九霄還是沒有出現。

「難道他真的不來?」

不說楊東,就連來觀看熱鬧的人,也都有些不耐煩了。

「不會吧,現在都午時了,敖九霄還沒來,難道他還怕了這個糟老頭不成?」

「不可能,敖九霄是什麼人?那可是敢與煉獄門分殿叫板的狂人,怎麼可能會怕了這個嘩眾取寵的屑小之輩?」

因為不甘,眾人又繼續跟楊東等了下去。

結果……

從日上三桿,一直等到日落西山,想象中的敖九霄,依舊還是沒有出現。

這次別說觀看熱鬧的人,就連楊東都徹底失望了。

「看來他真的沒有將我放在眼裡啊。」

楊東一時間苦笑不迭。

敖九霄既然能夠輕易斬殺兩名靈武神,沒將自己放在眼裡也很正常,因為強者一般都是眼高於頂之輩,不可能阿貓阿狗跳出來亂吠兩聲,他便憤怒的跳出來吧?

直到天快黑的時候,眾人終於失去了興趣。

「走吧,看來這糟老頭子今天得逞了,敖九霄沒來取他狗命,他楊奇算是出名了。」

「唉,早知敖九霄心性如此高傲,我早就應該這麼幹了,這樣的話,我豈不是也早就成了名人?真是可惜了。」

罵罵咧咧間,所有人都三三兩兩的退去。

站在山巔上的楊東也嘆了口氣,「看來是白忙活一場了。」

哪知他的聲音剛剛落下,腦海里便響起了尊者的聲音,「不,你說的敖九霄,應該早就來了。」

此話一出,楊東全身不由一緊。

「老師您怎麼知道?」

「周圍的人雖然數不勝數,但修為普高都不高,但這些人之中,卻隱藏著一股強大無比的氣息,憑這股氣息,修為絕對不止靈武神初級。」

「那他為什麼不出現?」

對於尊者的話,楊東絲毫不懷疑,只是既然來了,為什麼又一直不肯現身?

「這一點老夫也想不明白。」

楊東掃視全場,只見無數人頭在聳動,形成一股如潮水般的人流漸漸退向遠方。

「我還是沒看出來。」

不但因為這裡人太多,而且他本身的修為才是一品靈武尊,修為在他之上的人,就不是他能窺視到的了。

「你真的想與他一戰?」

聽到尊者的話,楊東重重的點了點頭,「當然,老師您曾經說過,只有與敖九霄全力一戰,才能激發出鎮魔碑內的潛能,所以這一戰不可避免。」

見楊東如此堅持,尊者也只得嘆了口氣,「好吧,雖然我覺得你不可能勝他,但關鍵時刻,或許你還能將你的真實身份說出來保命。」

楊東用神念與尊者交流的時候,前來觀看熱鬧的人,已經退得幾乎不剩。

便在這時,楊東終於動了。

「撲……」

血色靈翼展開,整個人頓時衝天而起,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便遠離了這裡。

「唰唰唰……」

楊東速度奇快無比,沒過多久,便飛出了上百里。

直到一片無人的森林上空,楊東才停了下來。

「出來吧,我知道你來了。」

就像對空氣說話一樣,楊東沉聲低喝了一句。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原本空無一人的森林下方,突然躥起了一道人影。

「咻……」

速度之快,眨眼即至。

楊東都還沒看清,那道身影便來到了與他同高的天空中。

來人一臉清秀,面白如霜,就像一直閉門苦讀的書生,看起來一臉的病態,似乎一陣風都能將之颳走一般。

「你就是敖九霄?」

看到來人如此模樣,楊東頓時睜大了眼睛。

在他的想象中,敢跟煉獄門為敵,威名滿天下的敖九霄,應該是個高大魁梧,霸氣四溢的中年人才對,沒想到竟然是這麼一位病怏怏的青年。

在楊東詫異的目光中,青年輕輕點了點頭,「不錯,我就是敖九霄。」

親耳聽到青年承認,楊東更加震驚了。

「真是聞名不如見面啊,原來你竟然是這副模樣。」

「我這副模樣有何不可?」

楊東額頭上冒出了滴滴冷汗,「當然不是,我只是很奇怪,傳聞中敢跟煉獄門作對的狂人,竟然是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我只是有些奇怪而已。」

「敢跟煉獄門作對的可不止我一個人吧?」

在說這話的時候,敖九霄還意味深長的打量了楊東一眼。

見敖九霄望來,楊東身軀不由一緊。

「好強大的修為!」

楊東忍不住在心裡驚呼了一聲。

因為僅僅只是這一眼,竟然讓他有種像是被人看透了的感覺,這種修為,絕對高得難以想象。

思緒飛轉間,他的臉色又冰冷了下來,「嘿嘿,你錯了。」

「哦?我錯在哪裡?」

敖九霄依舊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似乎整個天踏下來,也跟他沒有半點關係。

然而當聽到楊東接下來的一句話時,他平靜的雙眼中,終於閃過了一絲驚訝之色。

只見楊東大手一揮,趾高氣昂的說道:「我現在可是煉獄門的客卿長,怎麼可能與自己的宗派為敵?而且今年的狩獵首榜,便是將你的人頭帶回煉獄門,很不幸,我正好拿到了首榜的獵殺任務,如果識相的,乖乖束手就擒,或許我還能少讓你吃點苦頭。」

既然想用敖九霄來激發出鎮魔碑的潛能,他自然要讓敖九霄全力出手才行。

只是他這句話如果被其他人聽到,絕對會嚇死一大片人。

之前敖九霄沒出現,所有人都以為他只是在嘩眾取寵,現在敖九霄就在面前,他還敢說出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的話,這純粹就是在找死。

「看來你很有自信啊。」

敖九霄雖然驚訝,但很快卻又平靜了下來,「不過憑你一品靈武尊的修為,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你太高估你自己了。」

說這話的時候,楊東體內的血氣頓時瘋狂湧出。

「嘩啦嘩啦……」

一陣流水似的聲音,便在頭頂上方凝聚成了一片浩瀚無比的血海。

血海內血浪翻滾,奔騰不息。

剛剛成形的剎那,一股濃郁的死亡氣息瞬間鋪天蓋地擴散開來,方圓百里內,感受到的這股死亡氣息的飛禽走獸,全都安靜了下來,伏地瑟瑟發抖。

然而敖九霄還是搖了搖頭,「雖然戰力很強,但修為所限,要打敗我,你還差得很差。」

「不試試怎麼知道呢?」

說話間,楊東頭頂上的血海,已經幻化成了一把千米多長的血色大刀。

大刀上血芒吞吐,氣貫蒼穹。

正是虛空斬!

整把血刀橫向高空,巍峨高聳,散發出來的氣息滔天絕地,就像能開天闢地一般,血刀之下,一切都渺小如螻蟻。 接連幾天我們新開的那家KTV的生意都很好,一到晚上生意就爆滿,對於這個效果我還是很滿意的;另外我們手裏的那三家的酒吧的生意都還不錯,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發展。

熊爺也時不時的過來找我們喝喝酒,聊聊天什麼的。

這天,前腳剛把熊爺給打發走,後腳我就讓他們幾個全都到辦公室裏開會;阿驍他們幾個坐在一邊的沙發上看着我,阿驍衝着我問道:“凡哥,你真的決定拿熊爺開刀?”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我坐在那兒,翹着二郎腿看着阿驍問了句。

小馬有些爲難的看着我說道:“凡哥,熊爺跟咱們的關係還不錯,拿他開刀我怕下不去手啊,不然咱們換個人?”

“換個人你有把握嗎?我不會拿自己兄弟的命去冒險,如果你們不去的話,我可以親自去動手的。”我看着他們幾個,掏出根菸來點上。

“…………”小馬他們幾個全都你看我,我看你的,一個個的全都不說話的坐在那兒。

做一邊的阿壞這時突然看着我說道:“凡哥,我去吧,這件事就交給我來做吧。”

所有人全都看向了阿壞,我看着阿壞那一臉的堅定,便問道:“你有多大的把握?這段時間南城區出了一股新勢力,熊爺他們每次出門身邊總會跟着一大羣人,你如果沒有把握的話就不要逞強。”

“凡哥,交給我吧,這件事我一個人去做,眼鏡蛇那邊也不要讓他們派人過來了,我信不過他們的人。”阿壞看着我,淡淡的說了句。

“我去幫阿壞吧,這件事阿壞一個人搞不定的。”阿驍坐在一邊看着我說了句。

皓軒坐在阿驍邊上,也衝着我說道:“那我也去吧,我們三個從小一起長大,比較有默契。”

小馬輕聲的嘆了口氣看着我們說道:“我也去吧,多一個多一份力,多一分把握。”

“不用了,我一個人足夠了,人多反而不容易得手,相信我。”阿壞看着阿驍跟小馬他們幾個說道。

我看着阿壞,想了想,然後衝着他說道:“好吧,記住如果有什麼不對勁的馬上就走,這次沒有得手,咱們還有下次,別到時候把你自己給折裏面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