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2 月 3 日

只是,林虞在這客棧之中見到古梅挺意外的。

「若若呢?怎麼沒見她?」林虞繼續說道。

古梅看着一臉輕鬆的林虞,心中冒出一個念頭,頓時她的目光變得疑惑和警惕。

古梅沒有回答林虞的問題,反而問道:「當初,你逃離東玉關,為何還要回來?」

林虞苦着臉,滿臉不情願。他總不能夠說他們三人在麒麟妖王的庇護下在洪荒大澤深處安然修行了三個月有餘吧?任誰都不會相信,又或者會引來許多人的窺探。

「當初被有心人誣陷,實力不如人總要設法避一避。麒麟妖王退去,東玉關依舊屹立在洪荒大澤邊緣,總算是一件好事。即便是有再多的過錯,也應當功過相抵,往事浮雲。」林虞說道。

古梅看着林虞,感覺不像有假。

「那這次呢?」

「這次?」林虞無語,他也聽說了最近洪荒大澤的眾眾,明白真相的林虞只是覺得古石是反應過度,弄得個草木皆兵。

「這次絕對和我等無關。即便是上次,也不是我的過錯。我冒死躲過裴家的偷襲,又闖過盜眾的圍殺,卻還要被你們追殺。當初若不是讓城破更好。」

說起上次的事情,林虞越加氣憤。不說汪皇,他也受不了這個委屈。

古梅裝作沒有聽見林虞的委屈,看向裴安一眾人,說道:「他們畢竟是裴家人,洪荒大澤也任有異動未平,殺不得。」

「不是因為你是當今裴家主母?」林虞笑了笑,笑得略有深意。

古梅挑眉,語氣生氣地說道:「不是。」

「可是,我不想放過他們。」林虞口氣為難,眼神堅定。「他們這些人橫行霸世慣了,總以為這地方都由着他們的脾氣,殊不知還有比他們更大的拳頭。」

林虞抬起右腳,踩在裴安的背上,輕輕用力直到裴安忍不住疼痛發出慘叫。林虞這才看着古梅接着說道:「這些天,九城山的家族在東玉關做的壞事不會少。尤其是像這個人,修為粗淺卻也敢狐假虎威。這應當也是前輩默許的態度所導致的。」

「顧全大局。」古梅皺着眉頭,只說了這四個字。她被林虞說中了心事。很多事情,她也略有耳聞。但她始終認為守護好東玉關的安全才是最主要的。

為此,一切都可以讓步。

林虞聞言,心底哀嘆。他不是一個顧全大局的人。若是,那麼當初在禍野,他便不會為了救一個小女孩,給了鬼族可趁之機。

「可是,裴家欺負到了我的頭上。幾次三番!」最後四個字,林虞更是一字一頓地說道。

客棧里的人知道了這個少年還不肯妥協,即便站在他面前的是裴家的主母古梅。也知道兩者之間並不只是今天結怨而已,不清楚因何結仇,卻是積怨已久。

可是,少年又有什麼資格做到讓古梅讓步呢?

對面是裴家,也是東玉關的將軍府!

古梅突然爆發出威壓,她早在命星境成名已久,直至林虞的威壓,不是誰都能夠承受的。

林虞支撐了一個呼吸,後退。然後葉牧歌一步踏出,如直衝雲霄的利劍刺穿了威壓的籠罩。

林虞面色森冷,侮辱了夏青染還想走,可沒這個說法。

「狗屁的顧全大局。」 楚塵看着肖音奇,倒是也有興趣,「你想交易什麼?」

「第一,讓黃玉恆重新站起來,這對你來說並不難。」肖音奇淡聲地說道,「第二,我對奇門之術頗感興趣,你將生平所學奇門之術默寫下來交給我。」

楚塵好奇開口,「那我能得到什麼?」

「你可以得一條命。」肖音奇居高臨下,玩味地說道,「不然的話,你今天走不下這個擂台,身為九玄門弟子,你應該很清楚,一位武道宗師所說的話,絕對不是兒戲。」

楚塵沉思了一會,「第一,我說過,要黃玉恆一輩子都坐在輪椅上,他想站起來也行,下輩子吧。第二,你也知道我是九玄門弟子,你竟敢覬覦我九玄門之術?肖音奇,你的胃口倒是不小,但是,你覺得你吞得下嗎?」

楚塵帶着幾分蔑視地看着肖音奇。

「我能不能吞下就不用你關心了。」肖音奇微笑,「這筆交易,如何?」

「痴人說夢。」楚塵回應了一聲,腳下猛然發力,一根竹子被折斷,楚塵一腳踢向了肖音奇,同時身子朝着一側猛躍而去,轉眼之間,便撤退了十幾米。

啪!

竹子折斷的聲音。

肖音奇冷笑,盯着楚塵的背影,眼眸掠過了一道殺機。

「看來,只有死人,才是最聽話的。」

肖音奇嘴角微不可見地揚了一下,身影倏然地追了上去。

楚塵的面前出現了兩頭獅子。

「楚塵,你還想逃!」一聲大喝。

兩頭獅子一左一右,圍攻楚塵。

「姐夫,那老狗要追上來了。」宋秋焦急,肖音奇的氣勢瀰漫出來,令宋秋有種強烈的壓迫感。

青陽派的功夫至剛至陽,肖音奇的攻擊轟來,就宛如是一輪熾熱的太陽在爆射而來。

腳踏九陽步,身影鬼魅,轉眼間就逼近。

「小秋,你跟緊我。」楚塵的聲音在宋秋耳邊響起來,讓宋秋那一顆慌亂的心鎮定了一些。

轟!

猛獅出擊,重擊下來。

一聲慘叫響起,獅子直接被擊飛了出去。

「啊!」夏北眾人臉色大變,下意識地站了起來,然而,定眼看去,卻又驚喜萬分,「不是塵哥,黃家獅子的那一拳竟然在最後關頭打歪了。」

打歪了?

眾人也都愣住。

剛剛黃家獅子那一拳明明擊向了楚塵,可在最後關頭,被擊飛出去的,卻是圍攻楚塵那兩頭獅子中的其中之一。

主台上,龔常鴻看向了儒雅男子,「你看出來了嗎?」

儒雅男子點點頭,「一種類似於移花接木的功夫。」

龔常鴻頓時目光更加欣賞地看着楚塵,「乾坤大挪移啊。」

楚塵施展的,確實是九玄門的乾坤挪移術。

「肖前輩,怎麼那麼不小心,連自己人也打,他們可是誠心來幫你的。」楚塵拿起了獅子頭,笑了一笑。

肖音奇的面容冰冷,身子躍去,又一次揮拳。

楚塵再次施展出了乾坤挪移術,在肖音奇的拳頭擊中他之前,直接和另外一個獅子調換了位置,又一頭獅子被擊下了擂台。

楚塵的身影再次變幻方向,朝着另外一側一躍而去。

這一次,原本還想着阻攔楚塵的獅子宛如驚弓之鳥一般,紛紛避讓了開來。

嗖!嗖!嗖!

楚塵竟然和肖音奇拉開了將近二十米的距離,並且,這一次,楚塵有意無意地朝着上面攀升了,擂台之上的獅子們才紛紛反應過來,他們還在比賽!

C區,「田盟主,我們掩護你,你上去采青。」十幾頭獅子擁護著一人,此人正是北方拳師聯盟的盟主,更是上屆獅王爭霸的冠軍,田白光。

正如張運國打聽到的情報那樣,北派舞獅空前團結,他們擰成了一團,清出了一片區域。

田白光這時也收起了目光,不再去看楚塵那邊的鬧劇,伴隨着再一次震耳欲聾的鑼鼓聲音,田白光的身影一躍衝去,開始攀登擂台,場邊的歡呼聲音響徹而起……

「田白光!」「田白光!」「田白光!」

粉絲團振奮尖叫。

就在這時候,左側一頭獅子飛撲而來。

「攔住他。」

田白光身側十幾頭獅子個個實力不俗,飛身沖了上去。

主持人那高亢的聲音再度響起來。

「來了來了,衝出來攔截田白光的獅子,是有澳洲醉獅之稱的特朗先生。田白光是上一屆的冠軍,而特朗先生稱雄澳洲無敵手,兩人之間勢必該有一場龍爭虎鬥,只可惜,特朗先生似乎遇到了麻煩,他被田白光身邊的擁護者擋住了,雖然對於其餘參賽者可能不公平,但是這並沒有違反獅王爭霸的規則。」

「田白光可是上屆冠軍,特朗先生不能欺負田白光無人啊。」

聞言,夏北忍不住咕噥了一句,「田白光有人,那豈不是成了田伯光?」

周圍的目光看向了夏北……

夏家三少爺,腦洞大開了。

主持人的聲音驟然再起,「再看另外一側,我的天,歐洲獅王埃爾羅殺過來了,埃爾羅最擅長的就是他的速度,曾被譽為歐洲閃電,他太快了,一轉眼就衝到了田白光的面前,田白光的反應也非常迅速。」

「在特朗先生和埃爾羅的合力之下,田白光被攔下來了,真正的龍虎之戰,正式拉開序幕。」

「再看另外一邊,趙方泉今天和林炎鬥上了,一個是未嘗敗績的南美獅王,一個是嶺南獅王,上屆憾負田白光,林炎這一次顯然做足了準備,他能不能戰勝趙方泉?」

「在特朗先生的強勢攻擊之下,北派獅子還留在擂台上的也少之又少了,我們數一數,現在還留在擂台上的獅子……一共十九個!最終的冠軍,將在這十九人當中誕生,究竟會是田白光衛冕?還是第一奪冠熱門趙方泉如願登頂?又或者是異軍突起,從諸強手中奪取冠軍?」

場上的氣氛攀升到了極致。

獅子之間的戰鬥愈發的激烈。

觀眾席上,夏北自語,「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最終塵哥奪冠。」

身旁的人噗地笑出聲來。

「不是我瞧不起楚塵,只是這次獅王爭霸的強者太多了,楚塵很難躋身爭冠行列。」

「別說爭冠了,楚塵現在不還在被人追着打嗎?咦……說起來,我差點忘了,那黃家獅子怎麼還沒有追上楚塵,楚塵也太能跑了吧。」

龔常鴻身旁的儒雅男子目光始終落在楚塵的身上,片刻,微笑了起來,「楚塵這傢伙,看來早就預料到這個局面了,賽前做了不少準備啊,一邊躲避追逐的過程中,施展奇門手段,竟然連武道宗師都一時半會兒奈何不了他。」

「年紀輕輕就有這般天賦實力,也不知道是哪個奇門大派能夠培養出這麼出色的弟子。」龔常鴻對於武者界的勢力也有一些了解,突然下意識地脫口而出,「該不會是九玄門吧?」

儒雅男子的神色一怔,彷彿一下子想到了什麼,眸子再次鎖定了楚塵。

「楚……塵?」

儒雅男子突然間站了起來。

「楚隊長,怎麼了?」龔常鴻嚇了一跳,他知道坐在自己身邊這位儒雅男子的身份,來自華夏特戰局中的一個特殊部門,據說這個部門彙集了整個特戰局的精英,每一個特戰局成員做夢都想進入這個特殊部門,而眼前這位,就是那個特殊部門裏面其中一支作戰隊的隊長。

楚開平。

楚開平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重新坐了下來,目光再次落在了楚塵的身上,同時搖搖頭,回應龔常鴻,「沒事,突然間想起了一些事情。」

龔常鴻也沒想太多,繼續看着擂台上的戰鬥。

楚開平眸子注視着楚塵,腦海中劃過了關於楚塵的資料。

楚塵,宋家上門女婿,南拳之師……

漸漸地,楚開平的神色有些怪異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