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只聽一聲凄厲的慘叫在地面之上響起,眾人望向那個方向,在那赤火冥犀的骨架里,一位強壯的半獸人強者的身體猛然間炸開了。

那半獸人強者可是脈輪境的修為,那沐漁,竟然一招就解決了他。

秦狄望著死去的那個半獸人,他的嘴角抽搐了一下,那可是他們秦家的精英力量,被帶到這皇家秘境來,就是為了輔助他殺掉嵐塵煙的。

秦狄帶來了三人,可現在已經有兩人白白死去了。

秦狄對沐漁是敢怒不敢言,所以,他準備將這怒火撒到嵐塵煙的身上。

這一刻,一聲蠻牛的嘶鳴從秦狄的口中吼了出來,他決定動用自己的識域了。

秦狄的祖上是一頭赤火冥犀,一身異火術入得九幽而不受侵染,若是發展下去,會成為焚盡八荒的一方霸主。

這秦狄的識域一施展出,地面上的落葉瞬間就燃燒了起來,秦狄的身軀就處於這團火焰之中,這一刻,秦狄的獸化程度再次提升,看起來已經和蠻牛無異。

望著這樣的變化,虛空之中的輕嫣和姚芊芊的擔憂之色更濃了,沐漁的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她望著身邊那兩個痛苦的小姑娘,心情突然就覺得開朗了許多,她們的痛苦,就是她最大的喜悅。

她沐漁,原本也應該有著像她們一樣幸福的童年,也應該是個花枝招展、天真爛漫的小姑娘,可就是因為她們的父輩,剝奪了沐漁那該有的幸福。

所以,她恨,這恨,不斷壓抑這她,就在今天,這恨意爆發了。

想著片刻之後就會被擊潰的嵐塵煙,想著到時候這兩個小姑娘傷心欲絕的樣子,沐漁的嘴角再次泛起了笑意。

場間的人,只有兩個不為嵐塵煙擔心,一個是嵐塵煙自己,一個是寒秋,這一刻,兩人共同的想法是—機會來了。

若是秦狄不施展出自己的識域,嵐塵煙一直都會處於劣勢,那樣一直拖下去,終究會支撐不住。

可秦狄的識域一出,嵐塵煙的願力就可以派上用場了。

在秦狄朝著嵐塵煙衝撞而來的過程中,嵐塵煙已經將秦狄之後的每個動作都看在了眼裡。

那一條長長的軌跡已經被嵐塵煙摸清楚,此刻,嵐塵煙正在思考著應對的策略。

然而,這秦狄的識域與寒秋的不同,寒秋那羽翼最大的優勢就在於速度,一旦可以提前感知,那優勢可謂蕩然無存。

而秦狄的識域就要狂暴上許多,那是一頭體表吞吐著烈焰的蠻牛,在力道上佔據著絕對的優勢。

嵐塵煙若想戰勝它,就要避其鋒芒,然後利用那金刀來上致命的一擊,若是在用那黝黑尖刀補上一刀,秦狄就必死無疑了。

嵐塵煙已經下定決心,他在尋找著最為穩妥的發力角度,想要近身傷到秦狄,就必須承受他那異火的焚燒。

嵐塵煙將兩把刀握緊,他的雙腿已經積蓄了奔躍所需的力量,望著不斷奔襲靠近的秦狄,嵐塵煙的目光如鷹隼一般犀利。

秦狄的嘴角露出了那殘忍的笑,在他看來,這一次,就是嵐塵煙的殞身之時,這一次,他就可以將輕嫣這美*擁入懷中。

秦狄所過之處,那落葉極速被燃盡,那些樹木紛紛被拋飛出去,一路而來,帶著毀滅一切的氣息朝嵐塵煙籠罩過去。

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他們望著兩人對撞的地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不」

「不」

兩聲女子的嬌呵之聲傳了出來,輕嫣和姚芊芊掙扎著,她們若不是被那些無頭將士抓住,兩人定然會從那雲端跳落下來。

寒秋的面色依舊冷靜,只是他的目光卻一眨不眨的盯著那個地方。

雖然他對嵐塵煙有信心,可那異火太過兇險,若嵐塵煙太執意於重傷秦狄,自己恐怕也會被燒傷。

整個人群有了那麼一瞬間的靜止,緊接著,就是各種驚異之聲發了出來。

輕嫣和姚芊芊望著地面上發生的畫面,感到難以置信。

嵐塵煙的金刀揮動了出去,此刻,他正站立在地面之上,揮出的金刀之上正有血水在滴落。

而秦狄,整個如蠻牛一般的身軀竟然拋飛了出去,虛空之中有一道血水迸濺,那血水,就是從秦狄身上流出的。

距離近了就可以看到,在秦狄的身體上,郝然多出一道半米長的傷口。

人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是,在前一刻鐘,他們都感覺到一股脈輪境強者才可以釋放出的暴虐氣息。

那是一股令人戰慄的刀意,那刀意,有著斬殺一切的意味。

只有嵐塵煙自己知道,這,是龐萬人斬盡萬人的刀意,這一擊,怎麼可能傷不到秦狄。

嵐塵煙就站立在那裡,保持著揮刀的手勢,他身上的衣袍被燒毀了大片,他的胸膛就暴露在空氣中。

經過《納息九訣》的淬鍊,嵐塵煙的身材比起先前壯碩了許多,那寬廣的胸膛顯示出男人的擔當。

就在之前的那一刻,為了近身襲傷秦狄,嵐塵煙以常人無法忍受的意志承受了秦狄爆發出的灼熱異火。

嵐塵煙將體內的靈氣完全逼迫到自己的體表,《納息九訣》的第二訣被運轉到極致,加上第三訣那音波的阻礙,最終,嵐塵煙沒有退後半步。

他的體表之上已經有著輕度的灼傷,那種撕心裂分的疼痛,也只有像嵐塵煙這樣有著極大意志的人才可以承受。

站立在雲端的沐漁露出凝重之色,她將那光潔的額頭皺了皺,用那纖細的玉指將吹拂到前額的髮絲撩動到腦後。

以她現在的境界和所知道的一切,當然看出了嵐塵煙是如何反擊的,也正是因為知道,她才會倍感驚異。

此刻,沐漁的口中正有呢喃之音:

「這個嵐塵煙,竟然將願力領悟到了這一步!」

就在這一刻,一直將嵐塵煙視為可以隨意擊殺螻蟻的沐漁,對嵐塵煙有了新的認識。 沐漁了解願力,更了解怨力,因為,從很幼小的時候開始,她的生命就與怨力不可分割了。

沐漁自認是個很聰慧的女子,她將願力理解到嵐塵煙現在的程度,用了足足一年的時間。

而嵐塵煙,接觸願力還不到一個月,竟然就有了如此驚人的認識。

這一刻,沐漁看向嵐塵煙的目光中有一道亮色閃過,對這個姓嵐的小子,她產生了幾分興趣。

秦狄用一隻手捂著身前那道可怕的傷口,爭扎著站了起來,他怎麼都不會想到,嵐塵煙竟然隱藏著脈輪境的一擊。

若非他是半獸人血脈,變身後的肉身強度蠻橫,這一刀,定然會結果掉他的性命。

更讓他想不明白的是,嵐塵煙怎麼會躲避的那樣巧妙,從避開到發力,所有的角度就如精確計算過一般,這已經超乎了秦狄的想象。

他先是憤恨的望著嵐塵煙,這致命的一擊,將他全部的怒火都逼了出來。

只是,他的憤恨中帶著不解與恐懼,被他視為螻蟻的嵐塵煙,這一刻,竟然讓他感覺到了恐懼。

嵐塵煙就站立在那裡,平靜地望著秦狄投來的目光,對於秦狄,嵐塵煙沒有絲毫畏懼,即便秦狄已經算得上一個準脈輪境。

在心性和意志上,秦狄,絕對不是他嵐塵煙的對手,狹路相逢勇者上,嵐塵煙,就是那個悍不畏死的勇者。

嵐塵煙冷聲對秦狄道:「你是想死在我的手上,還是死在她的手上?」

說著,嵐塵煙望向了虛空中之中的沐漁。

此刻,沐漁正用冰冷的眼神望著秦狄,那眼眸中有著莫大的威壓,秦狄感覺自己的雙腿在不聽使喚的顫抖,緊接著,他不明原因的就跪在了地上。

秦狄能感覺到,這沐漁太過強大了,若想殺他,就像揮揮手一樣簡單。

可他秦狄不想死,思忖片刻后,就見秦狄朝著虛空中的沐漁跪拜而去。

只聽秦狄道:「郡主大人,給我片刻休息的時間,待我恢復之後,定然將嵐塵煙斬殺,只要,只要你不殺我,我們秦家都可以為您所用。」

嵐塵煙不屑的冷笑一聲,即便是秦狄自己,都感覺顏面無存,不久之前他還恥笑過龐潛膽小如鼠,可真正面對死亡的這一刻,他秦狄,竟然也卑微的選擇了屈服。

沐漁望著跪倒在地的秦狄,又望了望桀驁的站立在一旁的嵐塵煙,她冷笑一聲,道:「為了活命,你什麼都願意做嗎?」

秦狄連聲回答道:「當然,當然。」

只聽沐漁用冰冷的語氣道:「那好,那你就將這兩個小賤人殺了吧。」

說著,就見輕嫣和姚芊芊被一團黑霧包裹著,從虛空之上墜落下來。

轉瞬之間,她們就被拋到了秦狄身前的地面上。

秦狄望著來到自己身前的輕嫣公主,一時之間,他有些歡喜道:「輕嫣。」

可就在一瞬之間,他就想明白了自己現在的處境,自己若想活命,就要殺掉李輕嫣。

李輕嫣用平靜的目光望著秦狄,道:「秦狄,難道你還要執迷不悟嗎?既然你都已經敗給了嵐哥哥,就應該去徵求嵐哥哥的原諒,做個有骨氣的男人。」

姚芊芊冷冷的望著秦狄,她不想對秦狄說一句話,雖然她只有十四五歲,可在沙場上征戰多年,早就養成了堅毅的性子。

在秦狄朝那沐漁跪倒之時,姚芊芊就已經看不起他了。

聽著李輕嫣的話,秦狄就像被踩到尾巴的狗,他對著李輕嫣吼道:

「敗給他?我怎麼會敗給他,我秦狄可是隨時都可以跨入脈輪境的存在,這一刀,只是因為我的疏忽而已。」

秦狄轉過頭,滿是恨意的望著嵐塵煙,此刻,他的怒意就要將嵐塵煙淹沒,聽著輕嫣處處對嵐塵煙的維護,他的怒意就不自覺的沸騰起來。

這個時候,虛空之上沐漁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本郡主只給你三個數的時間,我數到三,若是這兩個小賤人還活著,你的靈魂,就等著被永世奴役吧。」

聽著沐漁的話,秦狄身上的寒毛都站立了起來,他的脊背上不禁感覺一陣寒涼。

他清楚的意識到,在三聲之後,他的命,就真的被了斷了。

在短暫的時間裡,秦狄的心中有著劇烈的爭扎,沐漁是他最喜歡的姑娘,要他親自殺掉沐漁,他有些於心不忍。

可他內心的爭扎終究是短暫的,在不到一個呼吸的功夫里,沐漁就開始數數了:

「一」

聽著這聲冰冷的話語,秦狄用狠戾的目光望向了李輕嫣和姚芊芊。

輕嫣那原本平靜的表情漸漸收斂,她望向秦狄的目光漸漸冷漠,這冷漠之中,帶著譏諷的意味。

姚芊芊更是都不正眼看秦狄一眼,這一刻,秦狄,在姚芊芊心裡連畜生都不如。

「二」

沐漁冰冷的聲音再次傳了出來,這聲音聽起來很平靜,可秦狄聽著這聲音,卻不自主的顫抖起來。

他已經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這聲音就像是對他的誅殺令,只需第三聲令下,他的靈魂就不再屬於自己。

終於,那平靜的第三聲從沐漁姑娘的口中說了出來。

「三」

伴隨著這句話語的出口,秦狄那條手臂再次迅速獸化,為了活命,他竟然不惜殺掉自己最喜歡的女人。

這一刻,秦狄的身上形成了狂暴的逆亂氣流,他已經下定了決心,一記重拳,就要將輕嫣公主轟碎。

可誰能想到,比秦狄出招更快的是那凌厲的刀意,之前一段時間,嵐塵煙一句話都沒有說,但這並不意味著他什麼都不會去做。

這一段時間,嵐塵煙一直在準備著營救李輕嫣和姚芊芊。

嵐塵煙早就看透了秦狄的心性,即便是他真的喜歡李輕嫣,為了自己的命,他秦狄也會將李輕嫣殺死。

所以,嵐塵煙沒有多說一句無用的話,他在悄然將全身的靈氣灌注到那金刀之上。

此刻,嵐塵煙和秦狄之間的距離有著數十米,而輕嫣和姚芊芊就站在秦狄的近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