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只要提前約定一下,這時間擠一擠還是有的。

何況,還是上一次軍訓后,硃砂也是好一陣沒有跟藍燁見面了,這擠點時間出來跟男朋友見面,沒毛病。

「到時候我帶你去梁家。」藍燁將這事直接一說。

硃砂一聽:「啊?去梁家?找梁俊傑算帳?」

雖然硃砂許多時候也是跟人直接正面剛,可這直接殺到對方的家中,這還少見嘛。

藍燁悶聲笑了起來:「差不多,不過就是先禮後兵嘛,梁老爺子過生日,請了不少人,我也就趁這個機會,帶你見見這些人。省得大家不知道你是我的女朋友,還想柿子撿著軟的捏。」

藍燁其實一直都有這個想法,想讓大家都知道硃砂是他的女朋友啊。

但是,他在部隊呆的時候多,能怎麼辦?

想讓大家知道硃砂是他女朋友的機會,是少之又少。

難道拿著大喇叭四處宣傳去,硃砂是我的女朋友,你們不準欺負她? 藍燁想乾脆就趁這個機會,帶著硃砂出去亮亮相。

這也是跟梁俊傑直接把事過到明處——硃砂就是我的女朋友,就算她打了你,你需要什麼交待,也直接沖著我來好了。

一說是梁老爺子的生日,硃砂就有些猶豫了。

人家過生日呢,藍燁帶著自己上門象要鬧事的,這樣好嗎?

人家欺負過來,硃砂肯定是毫不手軟就回擊過去,但目前為止,她沒有見過梁老爺子,梁老爺子也沒為難過她。

作人最基本的禮貌和善良,還是應該有的。

她怎麼能因為跟梁俊傑的那麼一點不愉快,就去大鬧人家梁老爺子的生日宴會。

藍燁聽出硃砂的擔憂,笑了笑:「放心,都說了先禮後兵嘛。只要梁家明事理,大家都是和和氣氣的,也不可能鬧出什麼事。」

硃砂想了想,也是這個道理。

只要自己跟藍燁去走上這麼一圈,是順便告訴包括梁俊傑在內的那些花花公子,她硃砂已經有了對象,所以,不要來隨便騷擾她就好。

她和梁俊傑是有那麼一點點不愉快,可那一點不愉快,也不至於上綱上線到非要鬧個臉紅脖子粗的地步。

周末的時候,硃砂就收拾著東西準備出門了。

這麼久的接觸,她的這些同宿舍的室友們,都已經看出,硃砂可不象普通的學生啊。

她一天到晚往外面跑的時候太多了。

要是硃砂知道她們這個想法,肯定是委屈。

她也沒有怎麼往外面跑啊,也就是抽空去了一趟南邊,但也沒有耽誤正式上課。

平時往外面走,也不過就是打打電話,了解一下家裡的生意情況,還有健美褲的銷售情況等等。

這對比以往她在花山中學讀書的自由度,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了。

硃砂對著鏡子,再度打量了自己的一下衣著。

平時在學校讀書,她也盡量象個普通的學生,並沒有打扮得格外怎麼花枝招展。

但今天怎麼也是別人的生日,怎麼也得衣著整潔講究。

上半身她穿了一件寬鬆的中長款白襯衣,下面就配著健美褲。

雖然她拒絕了給自己這個產品打廣告的可能,但是,自己平時穿穿,也算不錯。

外面她再罩了一件風衣。

這幾件東西,都不貴,一件白襯衣,也是大家的基本款,一件風衣,也是基本款,至於那條健美褲,雖然現在京城這邊還沒有大規模的集體爆發人手一條的地步,但也有商家,從南方進貨過來在銷售了。

再普通的衣服,可因為硃砂人漂亮,又會搭配,這麼穿在身上,怎麼看都是很時尚,比那些穿著喇叭褲、戴著蛤蟆鏡的時髦青年還時尚。

室友們都沒有看書,竟集體的看著硃砂,看著她裝扮。

等她收拾完畢,耿菊花才問了一聲:「硃砂,你又要出去啊?」

她可是加了一個「又」字,這可證明硃砂出去的頻率有多高。

硃砂沒有否認:「嗯,有個長輩過生日,我男朋友要帶我去參加。」

大家一臉的「果然如此」。 楊志君想想,還是提醒著硃砂:「硃砂,我知道你是成年人了,有談戀愛的自由,可是,你也不能完全把心事都放在戀愛上,你現在經常出去跟你男朋友約會,這樣會影響你的成績的。父母好不容易供你考上大學,而且是考上京大,你怎麼也應該好好的努力,這樣才能報效祖國,給你的父母爭光。」

這一番話,楊志君說得是擲地有聲。

沙雪莉、耿菊花也是連連點頭,贊同著楊志君的話。

作為室友,她們是真心的關心硃砂,害怕她進了大學就迷失了自我。

從鄉下進入這樣的大城市,迷失自我的人挺多。

何況硃砂還是這麼漂亮的一個女同學,面對的誘惑更多,更容易迷失自我。

硃砂哭笑不得。

她怎麼給這些同學的印象,是個戀愛腦?

她還是軍訓的時候見過男朋友,其它的時候,根本就沒有見過,怎麼還成了頻頻跟男朋友見面約會了?

只能說,她確實外出打電話的時間比較多,而且打電話一打又是許久,這也就造成了這些室友們誤會,以為她都是忙著去戀愛了。

雖然這是一個美麗的誤會,可室友們的出發點,其實也是為了她好,希望她能好好努力學習,以後報效祖國,她反駁別人的好意。

她連連點頭,表示虛心的接受大家的意見:「嗯,我知道了,我以後一定注意,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她認錯態度這麼好,倒是把大家都給逗笑了。

沙雪莉還特別認真的問道:「硃砂,你啥時候把你男朋友帶來我們見見啊,讓我們也看看,把你迷得神魂顛倒的男朋友,長得啥模樣。」

「好。」硃砂笑嘻嘻的回答:「改天有機會,一定介紹你們認識。」

她有個男朋友,從來都沒有藏著掖著。

以往都能大方介紹給花山中學的同學們,現在當然也能大方的介紹給這大學的室友。

只不過,硃砂往後拖了拖時間,也就是想軍訓的影響往後拖一點而已。

可不能前面才軍訓后,後腳就拉著大家認識的教官出現在大家的面前,介紹說這是我的男朋友。

等硃砂走出宿舍門,耿菊花才問楊志君:「剛才你說的那些話,她究竟有不有聽進去啊?」

楊志君也無語:「不知道啊,我雖然說話直,不怎麼中聽,可也是為了她好啊。到時候看吧,等考試的時候,就能知道結果了。」

硃砂從學校出來,站在校門口等了一陣。

去去來來過路的人,都不免多打量她幾眼。

沒辦法啊,人漂亮了哪兒都引人注目,何況今天的她,還特意的打扮了一下,看上去青春洋溢又嬌俏自然,一雙漂亮的眼眸也是眼神極為乾淨純粹,沒有絲毫值得人詬病的地方。

沒多久,藍燁是騎著一輛自行車,晃晃悠悠的從那邊蹬了過來。

騎自行車的藍燁,倒是少見啊。

今天的他,也換了一身常服,簡單的上衣配著黑色的褲子,那雙大長腿騎著自行車,特別的醒目。 硃砂就帶著一種賞心悅目的眼神,欣賞著他。

見她漂亮的雙眸注視著他,藍燁象個孩子似的,鬆開雙手,來了一個大撒把。

可惜這兒本來自行車也多,速度不快,這樣來個大撒把的結果,自行車都有些歪來歪去。

可藍燁憑著他高超的技術,還就讓這自行車歪來扭去的,扭到了硃砂的面前。

其實不管硃砂也好藍燁也好,兩人都有點少年老成的意味,平時在人前,都讓人自覺不自覺的忽略了他們的真實年齡,什麼事都是他們作主在處理。

可此刻,兩人倒還真的有點小年輕的自由奔放的戀愛模樣。

藍燁就這麼炫著他的車技,蹬著他的自行車,騎到了硃砂的面前,大長腿一支,就將自行車穩穩給停住,然後,他這麼半湊了身子上前,微笑著問硃砂:「怎麼樣,帥吧?」

硃砂微眯了雙眸,臉上全是純真的笑:「嗯,真帥。」

要不是這是公眾場合,要不是這是八十年代,硃砂都想撲過去,在藍燁那張英俊的臉上給親一口以作獎勵了。

藍燁拍了拍後座:「上車,我們出發。」

「好咧。」硃砂乖巧的應了一聲,跳上了後座。

她現在騎車的技術厲害了,這坐車的技術也厲害了,坐上後座自然是沒有問題。

這年頭,能坐同一輛自行車的異性男女,不是兩口子,就是兩情侶,一般關係的男女,還真的不會親密到這種地步。

實在有一人有自行車、另一人沒自行車的情況下,不可能有車的人載著沒車的人就走,大多數情況下,都是有自行車的人推著自行車,陪著另一個人走路,邊走邊聊。

當然,特別特殊的情況例外。

硃砂坐在後面位置上,伸著手臂,自然而然就摟著藍燁那勁瘦的腰。

藍燁低下頭,看了一眼硃砂那雪白的手臂。

捂了這麼一段時間,硃砂不管是臉上的肌膚還是身上的肌膚,又在以肉眼要見的速度在白回來。

那條手臂,是怎麼看怎麼的嬌嫩,就這麼自然隨意的摟住藍燁的腰,這令藍燁心中微微蕩漾。

沒料得,這騎個自行車,還有這樣的好福利。

「走啊,怎麼不走了?」硃砂在後面,看不到藍燁的表情,嬌嬌軟軟的問了一聲。

「好。」藍燁輕勾著唇一笑,說不出的好看,大長腿一蹬,就載著硃砂出發了。

現在已經是晚秋,街邊無數的行道樹的樹葉都泛著黃,隨著風打轉著,從樹上掉下來。

硃砂靠在藍燁的身後,吹著這微涼的秋風,再看著那秋日美景,心中說不出的愉悅。

然後,她就想起了一段網上特別有爭議的話。

似乎那話說的就是,寧願在寶馬車上哭,也不願意在自行車上笑。

可硃砂,她就很喜歡很喜歡這種能自由自在無拘無束在自行車上笑的感覺。

她自己有能力,努努力別說一輛寶馬,就是更好的車,她也會買得起。

自己有能力買得起寶馬,同樣,也能同自己心愛的男人一起騎著自行車,這有什麼不好的? 自己有能力,不管寶馬也好,自行車也好,只要是她自己喜歡的一種狀態,隨心所欲不是更好?

就算她的男人,因為工作原因,買不起寶馬又怎麼樣,他要真是喜歡,她買一輛寶馬給他就是。

現在的硃砂,就是這樣的想法。

這年頭,就有了給男人送寶馬的想法,沒毛病。

為什麼一定要等著男人送禮物,然後再以禮物的貴重程度來衡量一個男人愛不愛你呢?

自己有能力,給心愛的他送貴重的禮物不是更好?

硃砂摟著藍燁的腰,在後面就有些想入非非。

不都說男人負責賺錢養家,女人負責貌美如花嗎?

換到她這兒,讓她來負責賺錢養家好了,讓藍燁負責貌美如花吧。

「藍燁,你喜歡寶馬嗎?」硃砂問著藍燁。

「寶馬?」

「嗯,寶馬車。」硃砂回答。

藍燁笑了起來:「我喜歡吉普車。」

「那好,我以後就給你買一輛吉普車。」硃砂大聲的驕傲的說。

這能努力的替自己的男人買一輛他喜歡的車,硃砂自己的心中也特別的驕傲。

藍燁也是漫不經心的回答:「好啊,到時候等我退休了,我就開著車,帶著你到處轉悠,你想去哪兒,就去哪兒。」

他沒感覺硃砂送他一個車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

他還沒有那種所謂的大男人的自尊心在作怪,感覺硃砂買一輛車給他是什麼吃軟飯的行為。

既然她現在說起這個事,她很開心,那他當然也就順著她的話讓她開心。

這完全就象是兩個小年輕談戀愛中常說的傻裡傻氣的傻話而已。

在他初識硃砂的時候,她只是一個撞破了頭都無錢進醫院的可憐蟲。

當他在認真追求她的時候,她還是一個居無定所、背著大背筐賣冰糕的倔強丫頭。

那麼艱苦的環境中,她都能一步一步的走出來,能走到這兒,跟他一起坐著自行車,在這京城的大道上漫遊。

這丫頭身上的潛能太多,不知道還能帶給他多少的驚喜。

而他所需要做的,就是變得更加強大,給她撐起一片廣闊的天空,讓她能在這片廣闊的天空中肆意飛揚,盡情生活。

「那不如買房車吧,房車更好,上面還帶廚房帶卧室的,就算環遊全世界,也可以。」硃砂認真的說。

「行,那就房車。」藍燁完全認同。

兩人就這麼傻裡傻氣的,在這最美好的年華,計劃著以後的老年安排。

兩人就這麼騎著自行車,在黃葉滿地的大道前行,那俊男美女養眼得如一幅最美的風景畫。

最終,藍燁載著硃砂,到了梁老爺子舉辦生日宴會的地點。

這地方,其實也就是一個機關的大禮堂。

這樣的大禮堂好。

夠寬敞,也夠氣派。

反正明面上是打著過生日的招牌,實際上還是相親大會,梁老爺子這邊還是安排得比較用心。

當然不可能象平常的酒席那樣,擺滿無數的大圓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