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可是這鬼物的數量太多了,儘管羅征瘋狂的揮舞著雷風幽神劍,但憑藉他一人之力,這番狂沖之下,終究留有破綻。

第一隻鬼物終於貼在了羅征身上,那鬼物雖然輕飄飄的,幾乎沒有重量,但是在攀附在他身上的瞬間,一道道陰冥之氣便是侵入羅征的體內!

「滾!」

羅征將長劍輕輕一轉,一道閃電並沒有射出,而是圍繞自己的身體表面盤旋一圈,宛若一道銀龍!

「啪!」

這一道閃電再度將那鬼物擊的粉碎。

這番剛剛處理到這隻鬼物,馬上又有兩三隻鬼物再度依附在羅征的身體之上!

「嗷嗚……」

依附在羅征身上的鬼物越來越多,那一道道陰冥之氣便是不斷地侵入羅征的體內……

這些陰冥之氣似乎非常特殊,並沒有給羅征帶來太大的痛苦,但除了寒冷之外,羅征確實感覺到自己的反應速度開始慢慢下降!

「嗚嗚嗚……」

當羅征的速度降下來,就有更多的鬼物攀附而上。

十隻,百隻,千隻……

如果從另外一個角度看來,羅征的身影已經完全消失了,一隻只鬼物相互之間攀附在一起,將羅征緊緊包裹在其中,形成一個巨大的圓球,朝著深淵的下方慢慢墜落著……

這些鬼物的身體極輕,它們這般包裹之下,也是嚴重的影響了羅征下墜的速度。

「怎麼辦……」被一層層的鬼物如此包裹住,羅征的眉頭皺了起來,儘管他依舊能夠依靠雷風幽神劍釋放出閃電,而每一道閃電就能夠湮滅掉上十隻鬼物,但是他滅殺的速度,遠遠趕不上這些鬼物增加的速度!

最麻煩的是,隨著那些陰冥之氣的侵襲,羅征的身體也是越來越遲緩,速度也是急劇下降。

羅征也試著將陰冥之氣逼出體外,但似乎根本沒有效果,那些陰冥之氣在羅征的體內迅速的流轉,甚至還在他的經脈之中活動,一步步朝著他的丹田逼近!

便是在羅征焦躁之餘,熏的聲音淡淡的傳遞過來,「讓我來吧……」

就在這時候,熏的身影便是離開了羅征體內,與那些鬼物重疊起來,與此同時,一道紅色的光芒穿越無窮的空間匯聚在她身上!

此前熏怕暴露自己的方位,不敢動用屬於自己的信仰池,但現在她已經沒有了這份忌諱。

(時間顛倒一下,下一章明天白天更新謝謝大家!)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廟堂之中,供奉大佛與神像,每日參拜的人多了,便是香火不斷。

正所謂信則有不信則無,當上百,上萬,上億生靈虔誠信奉之時,即便是一尊泥菩薩,它一樣也能成為神。

這其實就是香火之力在發揮作用,在上界武者眼中,這便是信仰之力的力量!

一份信仰或許是微不足道的存在,但是千萬,億萬,兆億萬份信仰匯聚在一起,就像無數條小溪匯聚成河流,無數條河流匯聚成大江,無數條大江匯聚成汪洋,無數片汪洋匯則能匯聚成妖夜族中的一池信仰。

妖夜族的王者修為在整個寰宇中並不算強大,三位王者也不過界主般的存在,但憑藉著無數王者雕像吸收的信仰之力,憑藉著自己身後千千萬萬子民匯聚的信仰之力,就有了打敗天尊的資本!

隨著信仰之力不斷在熏身上凝聚,她的氣息也變的越來越強大,雙目中的血色光芒亦越來越濃郁!

「給我……破!」

深淵之中,無數鬼物相互攀附在一起形成的那個巨型圓球之中,驟然鑽出一道細長的血光!

「嗖……」

緊接著是兩道,三道,四道……然後是無數道!

伴隨著萬鬼哀嚎之聲,深淵之中出現了一道瑰麗無比的紅日,這信仰之力便是摧枯拉朽一般,將所有的鬼物盡數掃蕩。

片刻之後,紅日消散,羅征再度開始下墜,而熏則矗立在羅征身邊。

濃郁的信仰之力在熏身上流轉,慢慢地凝固成型,變成一件血色的甲胄,那甲胄的兩肩之上延伸出一根根尖刺,一路倒扣在後背,這些尖刺越往後延伸也就越長,最長的那一根尖刺足足有兩三丈長!而這兩排尖刺如此分佈之下,便是形成了兩扇巨大的「翅膀」,幾乎佔據了整個深淵的空間,將熏依託在其中。

這巨大的尖刺翅膀與熏纖細修長的身軀對比,卻給人強烈的視覺衝擊。@^^$

在這一刻,她便是化為萬億生靈敬仰崇拜的神靈,一種無上的高貴之意自她體內散發出來,僅僅只是望上一眼,心中也會產生誠服之意,即便是意志力極為強大的羅征同樣也不例外!

信仰之力,竟然強大到這種程度!

望著身邊的熏,羅征心中便是產生了一種強烈的陌生感,彷彿在這一刻,熏便是完成了脫胎換骨的變化……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吸收了一定數量的信仰之力后,這時候的熏已經染上了神性,儘管與真神有著很大的區別,但她散發出來的氣息卻與真神相差無幾!

「把槍給我,繼續加速……我會儘快讓你通過剩下的路程,這種狀態不會持續太久,」熏冷冷的說道。!$*!

「為何無法持續……」羅征問道。

熏冷冷一笑,「那個賤人,又怎麼會讓我持續不斷的抽取信仰池?」

羅征臉色恍然,便是將手中的寒梅古血槍取出同時遞了過去……

熏將長槍接過來后,將長槍一揮,冷冷說道:「轉個圈,準備好!」

羅征明白了熏的意思,身體便是猛然一扭之下,便是雙腿朝上面朝下,整個人便是蜷縮成一團,而就在這時候,熏便是揮舞長槍,從上方朝下羅征狠狠地劈下來!

與此同時,羅征整個人的身軀便是驟然綳直,雙腿便是以極快的速度蹬踏在長槍之上!

「嗖」

在這一瞬間,羅征便是被熏的這一槍直接抽打下去,速度便是快到了極致,朝著下方飈射而去……

……

……

無盡的空間之外,瑤的臉上蕩漾著淡淡的笑意,數丈長的裙擺在潔凈無塵的地面上拖行。

而在瑤的身後,則跟隨著一位身穿錦衣的妖夜族男子,這男子一頭銀髮,樣貌甚為俊秀,體態也是頎長無比,與人族武者最大的區別,便是那尖利高聳的耳朵,在妖夜一族的審美觀中,耳朵是否筆直向上,也是一個重要的指標……

妖夜族女性偏多,且往往比男人更有天賦,所以在妖夜族的諸天大界中,便是極少有男人踏上界主之境,而像他這般大界主的修為就更加難得了。

「月夜,」瑤的聲音淡淡響起。

「在,我的王,」那位叫做月夜的錦衣男子,便是將手放在了胸口。

「將熏的信仰池封印起來,然後派遣滅,殺,絕,戮四人前往陰羅界!」瑤吩咐道。

聽到這話,月夜的臉上流露出遲疑之色,「可是長老會那邊……」

「他們不會說話,」瑤的臉上沒有任何錶情,作為刑罰之王,作為審判庭的掌控者,現在妖夜族中又有誰敢忤逆於她?

「說話的都將是死人,」瑤又補充了一句。

封印信仰池是一件遭人忌諱的事情。

因為妖夜族的三座信仰池,每時每刻都會通過三座王者雕像,吸收整個妖夜族萬億子民的信仰之力。

倘若一旦封印一座信仰池,熏固然是無法從自己的信仰池中提取信仰之力,而萬億子民的信仰之力,也會無法灌注在信仰池中!

妖夜族的王者並不是恆定的,熏會隕落,瑤也會隕落,但是三位王者卻不會隕落,因為妖夜族可以另立新王。

所以嚴格來說,三座信仰池並非屬於他們某個人的,而是整個妖夜族最寶貴的財產之一……

強制將信仰池封印,必然會遭到長老會的反彈!

不過這並沒有什麼關係,如今的長老會對瑤來說已經沒有太大的約束力,生命之王一直保持著沉默,而熏的舊部已經被清除掉了九成以上,妖夜族中又有誰能與她對抗?

此前瑤沒有選擇封印信仰池,就是希望熏主動借用信仰池中的信仰之力,以此她就能追溯到熏所在的方位。

但熏自然知道瑤的想法,所以飛升之後,熏未曾想過動用她的信仰池……

只是因為那位擁有上古妖夜族血脈的金髮女子偶然之間迸發出三王之力,讓熏被動暴露了。

既然已經暴露了,現在的熏也不再有任何猶豫,也是全力幫助羅征,讓他最快的速度通過這輪迴深淵的考驗。

關鍵是熏現在也無法全力發揮信仰之力的威力,一來她距離信仰池太遠,二來現在的熏並非是完整的形態,若非如此,她現在帶著羅征離開輪迴深淵,外面的那位紫竹聖地的聖主如何攔她?

所以趁著自己的信仰池被封印之前,她便要抓緊時間!

早安,金主大人 羅征以極速下墜,而熏也跟隨在一旁,手中的長槍被她單手握持,面對這深淵中出現的任何危險,她便是一擊將之擊潰……

原本在這輪迴深淵之中,通過一圈的時間最快也需要兩個時辰,可是熏這般一路護駕之下,羅征又是以極速下墜,第四圈竟然在小半個時辰內就已通過!

「又有一個洞穴!」

「不去!」

洞穴內的寶物固然重要,可是這時候已無暇他顧,當年熏在第四個洞穴內獲得相當大的好處,而且十萬年前,她還將一截寰宇之中絕種的聖雷竹種在第四個洞穴之中,那洞穴中的環境很適合這聖雷竹的生長,

現在十萬年過去了,不知那聖雷竹生長到了幾寸的長度?若是羅征將之取走,甚至可以領悟第六層雷系法則中的至強奧義!

可是現在,熏要幫助羅征快速通過第五圈!

或許憑藉羅征自身的實力,也能通過第五圈,只是時間已然無多,現在便是能有多快,就有多快,至於那聖雷竹,在通過第五圈后未嘗就沒有取得的方法!

「嗖……」

羅征再次略過第四個洞穴,便是進入了第五圈,也就是輪迴深淵的最後一圈! 一縷縷細碎的雷電糾纏在一起,形成一條粗大的雷線,懸在深淵之中。

每當羅征觸碰之後,深淵之中就會爆發出巨大的雷鳴之聲,同時一顆顆三四丈大小的雷球,便是在深淵之中瘋狂的爆開!

這些雷球的威力極為恐怖,其中蘊藏得來雷系法則已經突破第五層這個極限,在其中蘊藏的雷系法則,已經到了羅征無法了解的程度!

如此威力之下,即使是神器之體,恐怕也難以抵擋。

但羅征還是咬著牙關,徑自朝著下方疾馳而去,他的速度達到了極限,就算想要停下來也不太可能。

「噼啪!」

一道雷球在羅征的下方炸開,雷球之中爆發出的熾白的光芒映照在他瞳孔之中,一股巨大的衝擊力開始向羅征擠壓。

「轟……」

巨大的衝擊力,不僅遏制住羅征的下墜之勢,更是將他高高的彈起,朝著深淵上空拋射而去,而整個人則是天旋地轉的凌空翻滾。

等到羅征穩固住自己的身形之後,一縷鮮血便是自他嘴角逸散而出!

「太急了……」

羅征眉頭微微一皺,但臉上沒有絲毫妥協之色,藉助著下墜的勢頭,再度朝著下方衝刺而去。

旁邊的熏看到這一幕,那張冷漠的臉上卻是浮現出一絲淡淡的笑意,整個人便是輕輕飄蕩在了羅征的身後,蓮藕般潔白的手臂便是穿過羅征的腋下,隨即閉上了雙目……

熏的話音一落,那信仰之力凝結成的尖刺翅膀,便開始不斷地彎曲,一雙翅膀不僅僅將她包裹起來,也即將羅征整個人都包裹其中!

「繼續!」

「嗖……」

在熏的保護之下,羅征下墜的速度驟然加快了數倍。

那一條條粗大的雷線一再被觸發,在深淵中爆開的雷球也越來越多,劇烈的轟鳴聲回蕩在深淵之中。

但無論那雷球的威力有多強,都無法穿透那一對翅膀的保護!

一路直下,暢通無阻!

度過了這一片充斥著雷球的區域之後,迎面而來的則是一隻只已經擁有自主意識的雷靈!

那些雷靈飄散在這深淵之中,外形十分可愛,甚至還時不時發出輕輕的叫聲,彷彿能夠用來收養的寵物一般!

可就是這些外形可愛的雷靈,卻蘊藏著致命的力量,當年尚且還是神極境的熏,便是因為這些雷靈,才會選擇退去。

那時候的熏已經能夠動用信仰之力,不過動用的數量有限,遠遠不如現在。

當熏這番擁抱著羅征,頭朝下一路繼續下墜,那些雷靈聚集在一起,開始發動一輪輪的攻擊。

「轟、轟、轟……」

洶湧的雷電之力再度湧來,可是熏的翅膀堅不可摧,而這番撞下去,反而將那些躲閃不及時的雷靈直接撞的潰散,消失……

「這……」

羅征的臉上閃爍出一抹奇異之色。

此前祖龍偷吃了不少信仰之力,但那時候的羅征對信仰之力的強大,並沒有顯著而直觀的認識。

現在羅征算是明白了,即便是熏現在依舊只是一道殘魂,她的靈魂依舊只是恢復了六成左右,但若是全力激發這信仰之力,一般的界主恐怕都不是她的對手,甚至她還有資格與天尊一戰!

可惜聽剛剛熏所說,那位叫做「瑤」的賤人,似乎有辦法切斷她抽取信仰之力,看樣子不久之後,熏也無法動用這種神奇而強大的力量了。

「呼呼呼……」

通過這輪迴深淵的第五圈所耗費的時間,僅僅只是比第四圈的時間慢了一炷香而已。

不久之後,羅征便是看到了這深淵的底部……

這深淵的底端,乃是有一個幽靜的深谷,周圍長滿了不知名的植物,雖然這裡的光線並不強烈,但這些植物依舊生長的十分茂盛。

「噗,噗……」

在墜向這深谷之中的時候,羅征身體猛然一扭之下,便是雙腳朝下,穩穩的站在地面之上。

而熏也是將那一對尖刺完全縮了回去,那寬大的翅膀也在頃刻之間回縮,凝聚成十二把刀鋒,整齊的插在她的後背之上,形成兩扇更小且更為凝練的翅膀!

「這山谷……就是輪迴深淵的盡頭么?」

在這幽靜的山谷之中,羅征打量了一圈驟然的環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