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同時他也知道,數萬年前的南子入就是這個一代閻君,但是,自從上一次閻君十分憤怒地來找這個神秘的大能之後,天地當中就再也沒有了他的氣息。

也就是說他很有可能就已經隕落了。

也有可能不是,或許是根本就已經隕落了,就是隕落在那個不知根底的大能的手上。

這樣一想,他不由感覺到自己有一些恐懼。

要知道,就算他也沒有那個把握能夠打敗南子入。

如果他們兩個對上,那麼勝算大的一方絕對是南子的,而不是他許安。

但是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物,現在已經隕落在了那個人的手上。

而且當初冥王派分身來找他的時候,他好像也從來就沒有把冥王給看在眼裡,絲毫不矯情面的就把冥王的分身給徹底的毀滅了。

冥王同樣也是天地當中最頂尖的大能,但是,這個人也沒有給看在眼裡。

可想而知,這個人的實力是有多麼的強大。

狂妻來襲:帝少請接招 那麼這個強大無比的人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而且,據他所知,他這個世界還誕生不出這樣的強大的存在。

欲(塵埃騰飛) 那麼林牡有沒有可能同樣是和羅磊一樣,來自於他們這個世界的外面,那個神秘的諸天萬界之中,為的也是來奪取他們這個世界。

這樣一想,他內心當中不由的更加不安了。

一個羅磊就要讓他們布局了數萬年,如果再加上一個更強大的存在,那他們還有機會去對付他們嗎?

難道他們之前所做的一切豈不都是白費了,根本就沒有任何一點用處。

「希望不會是如此的吧!」許安呢喃道。

他和林牡也相處了這麼久,但是林牡一直沒有表現出來對這一點有想法。

但是,許安也明白,自己也不能以這種方法來確定他到底對這裡有沒有興趣。

…… 「小姐,您終於醒了。」

司弧所在那個小世界當中。

九兒一臉欣喜的看著,眼睛已經睜開了的司弧。

重生之嫡女皇妃 等了這麼多年,小姐終於回來了。

也不枉自己等了這麼多年。

「嗯,九兒,好久不見了,你……還好嗎?」

司弧緩緩地抬起頭來看著眼前這個自己既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臉蛋。

緩緩地抬起自己還有些虛弱的手。

緩緩的摸上了她的臉龐。

九兒雖說名義上是她的是她的侍女。

但是她們兩個人的感情遠超一般的普通姐妹。

一個所以她們兩人的感情自然也不會差。

甚至在當初司弧和九兒的感情還要超出合李洛星他們的感情。

「嗯!這些年我過的還是挺不錯的,只是沒有小姐在,自己一個人有一些孤單罷了。」

九兒嫣然一笑。

不過從眼神當中可以看的出來,這數萬年當中,她其實也是過的十分的孤獨的。

畢竟這數萬年,一個人獨自待在著古遺迹當中。

只為了完成自己小姐數萬年前交代自己的一個任務而已。

但是她並不後悔。

在她們兩個相處的時間裡,她才能感到一絲家的溫暖。

雖說司弧是天地當中最為頂尖的大能之一。

但是她卻無時無刻都在照顧著自己。

完全沒有因為自己的實力弱小而看不起自己的意思。

就像一個知心大姐姐一樣。

所以就算這麼多年過去了,九兒對她的心意依然未減。

「這些年,苦了你了。」

司弧有些愛憐地摸了摸了摸九兒的臉。

原本只是以為千餘年,至多萬元的時間就已經夠他們完成這一局布局了,但是沒有想到一瞬間,五萬年的時間就已經過去了。

而且看起來這個五萬多年的時間,九兒按照她的命令一樣,從未踏出過一步這個遺迹。

可想而知,她是有多麼的孤獨。

但是為了保證自己的任務完成,她還是始終的實現著自己的命運。

「沒事的,小姐,九兒知道您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九兒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

九兒的眼睛已經有了一絲濕潤。

有些哽咽地對著司弧說的。

「希望他們的布局已經完成了吧。」

司弧緩緩地站起來是來。

抬頭默默地看著頭上那黑暗的天空。

為了李洛星那個虛無縹緲而又瘋狂的計劃,她可是未知放棄了一切。

但是也只能放棄一切,才或許有那麼一絲機會保全自己。

才會有保全自己世界所有的生靈的一絲可能。

「小姐,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

「連您和那幾位這樣的存在都要放棄自己的一切實力和記憶去投胎轉世!」

作為司弧認得人之一,九兒肯定也是知道他們的計劃的一部分的。

也知道這個世界出現了一個強大的敵人,他家的小姐和那幾位大能就是為了這個強大的敵人才布置這一切的。

盛寵魔妃 但是他並不知道那位敵人到底是誰?到底有多麼的強大。

才能讓他們這幾位最頂尖的大能花費數萬年的時間來布置這一切。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司弧並沒有說出實情,或許是為了不讓她擔心吧。

…… 「嗯!」

既然司弧不想說,那麼九兒也識相的沒有去問。

她知道自家小姐不想告訴自己的,那麼就算自己再怎麼自己的小姐也不會告訴自己,等到了時機成熟之後,自家小姐自然就會告訴自己的。

司弧想起數萬年前那一次他們三個人直接瘋狂的對話。

這有可能是他們三個做的最瘋狂的一次決定。

「李洛星,許安,你們確定你們腦袋沒出什麼問題嗎?」

司弧的道場當中,司弧一臉看傻子的表情看著自己眼前的兩個人。

不過這也怪不得他,畢竟他們兩個人說的事情實在是太過駭人聽聞了,任誰聽到都不會輕易的相信的。

「嗯,我們可以發誓,我們說的絕對沒有錯,如果有一個字騙了你,任你處置,我有道心起誓。」

李洛星無比認真的看著她。

臉上從未出現一絲開玩笑的意思。

「你……」

司弧沒有沒有想到,李洛星竟然敢起這麼嚴重的誓言。

要知道一個人以自己道心來發誓的事情絕對不會簡單。

一般人是絕對不會輕易用自己的道心來作為誓言的賭注的,如果這個誓言真的被證明是假的話,那麼這個人清則道心受損,實力永遠停駐在這個境界,重則生死道消,靈魂徹底的消散在天地當中。

李洛星既然敢發這種毒誓,那麼就一定代表著他說的話,絕對不會是假的。

「你說的是真的?」

「真的有這樣的事情?」

雖然內心當中已經徹底相信了李洛星所說的話。

但是她還是不可避免的問出了這個問題。

因為李洛星所說的話,實在是太過駭人聽聞了。

簡直是顛覆了他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來的三觀。

自然也會讓她有所懷疑。

但是這是懷疑在李落星以道心起誓這樣的毒誓面前,徹底的雲消雲散。

但她還是不可避免的內心當中抗拒這樣的事情發生。

「呵呵!這可是我拼了我自己的性命才傳回來的消息,有怎麼可能有假。」

「我現在只需要一個答覆,你到底是怎麼想的我的決定是否可行?」

「我現在什麼別的都不需要,只需要你的一個答覆。」

在這樣的關鍵的時候,李洛星的話沖了起來。

不過司弧也沒有惱火。

而是認真的考慮起來李洛星的提議是否可行?

如果李洛星的計劃失敗的話,那麼搭進去的可是他們三個人的性命,還有他們三個人經過了無數年才修鍊成這樣的一身強大的修為。

「好!」

「我同意你的計劃!」

想了許久之後,

司弧還是同意了李洛星的提議。

如果不知道這種事情還好但是現在已經知道了這樣的事情,如果他還選擇的是一直觀看,而自己不作為的選擇之後。

她估計在未來自己也會後悔吧。

要是真的讓那個幕後之人奪取了他們這個世界的控制權之後,

那她的生死也不再是由自己掌控的,而是由別人的一念之間來決定。

她並不想體驗這樣的感受。

所以她才會決定答應李洛星的計劃。

雖然看起來這個之後同樣也是無比的不靠譜。

…… 「唔,已經過去了五萬多年的時間了嗎?這時間過去的還真是挺快的。」

李洛星緩緩的睜開了自己的雙眼。

揉了揉還有一些痛苦的腦袋。

不得不說,剛才那一瞬間他感覺自己的腦袋真的不再屬於自己了。

完全馬上就要爆炸開來。

那樣的感覺他是真的不想再嘗受一次了。

如果繼續享受一次這樣的感覺的話,他真的感覺自己有可能會死吧。

而且還有可能會成為史上第一個痛死的大能。

「希望我的計劃還來得及吧。」

李洛星搖了搖頭,想要緩解自己腦袋當中的痛苦。

雖然他現在既視已經恢復了,但是他的實力還沒有恢復到他全盛時期的那個境界。

孩子是一個修行界當中的菜鳥而已。

自然也不會有全盛時期那麼強大。

所以該感覺到的痛苦依舊會感覺得到。

不過這事她也考慮不得什麼別的東西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