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5 月 7 日

吳江龍沒聽明白,不由自主地把目光轉向這個被稱做中國人的男人身上,那意思是在問,

「你怎麼會在這?」

。 「他們為什麼那麼悲傷?」

海圓歷1510年,年中,新世界G-5支部,圍着一個白色圍裙,帶着兩隻袖套,穿着水靴的羅,對着身邊同樣打扮的德雷克問道。

德雷克搖了搖頭,說道:「好像是一個女明星意外死了,那個女明星好像很受大家喜歡,不過我以前沒有見過她。

而且新聞上好像說,她唱的最後一首歌,是以前寫給長官的。」

「是嗎?」

羅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他也不認識什麼女明星,只是想了想,問道:「那長官呢?她會悲傷嗎?」

「不知道,今天還沒見到她。」

德雷克搖了搖頭,隨後看向遠處,滿臉愁容的萊昂和努爾基奇緩緩朝着這邊走來,德雷克拍了拍羅的肩膀,說道:「走吧,該準備午餐了。」

「嗯。」

羅點了點頭,跟着德雷克站起,朝着目前主管着他們的萊昂走去。

羅和德雷克都還沒有加入海軍,羅是因為年紀和特殊性,德雷克則是因為斯凱勒救下他的時候,新一屆的新兵營已經開營,他只能等。

不過也不需要等多久,再過三四個月,他就能夠加入了,其實他也可以不用那麼着急,畢竟他的身體還沒鍛煉上去,進入新兵營,也很難進入精英營。

當然,今年新兵營開營的時候,他去不去,沒有人阻止他,也沒有人會推他去,這都是他自己的選擇,即使不去,斬夜支隊也不介意多養一個人兩年。

何況…德雷克這個牲口在廚藝方面的天賦的確是高,羅還只能是個「勤工儉學」的洗碗小弟,不比他早來幾天的德雷克,已經混到熱餐主廚的位置。

雖然斬夜支隊的炊事班內,並不像外面的餐廳有着嚴格的劃分,但是…就是這個意思,基本德雷克親自出品,或者同意出品的菜,在萊昂那邊也能通過。

說實話,德雷克自己的內心也有些搖擺了,一年多的時間,他是一點點愛上了廚房的點點滴滴,同時,體魄上緩慢的進步,也讓他懷疑是不是他的天賦不在修鍊上。

加上,「行政主廚」萊昂對他是真的沒話說,基本上已經將自己會的菜品都交給了德雷克,德雷克複刻起來已經沒有問題了。

若是再混幾年,隨着自己積累的深厚,以及對食材、調料搭配的領悟,也能自創菜色,成為一個不弱於萊昂的廚師。

當然,短期只能,德雷克最多也只能做到,在斬夜支隊現有的條件下不弱於萊昂,若是有更好的食材,更好的廚具,他還是會被萊昂打敗。

萊昂看到德雷克這個弟子朝自己走來,滿是愁容的臉上也是出現了一絲笑容,點了點頭,他是真當德雷克是學生在教導了。

至於德雷克身後的羅,如果他萊昂敢教導他廚藝的話,醫療部的弗洛倫斯恐怕會拿着手術刀來找自己算賬。

聽弗洛倫斯說,那個叫羅的孩子,天生就該學醫,之所以會在廚房當洗碗工,主要是這個孩子內心驕傲得很。

不是高高在上的那種驕傲,而是不願意接受斬夜支隊純粹的好意,不願意白吃白住,讓他洗碗,也能讓他跟隨弗洛倫斯學習的時候心態更加的平衡。

進入G-5支部的后廚,萊昂十分自然的指揮了起來,雖然這裏有斬夜支隊的成員,也有G-5支部的輪值海軍,但是廚房裏只要他在,他就是主宰!

一邊準備着斯凱勒的午餐,萊昂一邊指揮着其他廚師,或許是因為大家心情都不佳,頻頻出錯,萊昂的眉頭也是越皺越緊。

「砰~」

萊昂一拳砸在不鏽鋼的吧枱上,發出了巨響,怒氣沖沖的指著一個廚師,開口怒吼道:「邁卡羅!你聽到你手裏的牛排在喊救命了嗎?!它都還沒熟!不!它甚至沒死透!」

轉頭,一指另一位廚師,怒吼道:「蘿絲!我不知道你哭喪著臉幹嘛!你在為你手裏的小羊排哀悼嗎?!給它插上四條腿它都能跑起來了!它甚至比你還要有活力!」

萊昂又走到一旁,指著一個鍋,指著裏面沸騰翻滾的麵糰,繼續怒吼道:「還有!我今天的菜單,寫的是麵條,不是麵糊,誰來管管這些可憐的面啊?!

還有那些炸雞!那裏是油鍋地獄嗎?!炸雞都變成焦炭了!」

偌大的廚房內,只剩下萊昂一個人的怒吼聲,其他廚師,不管男女,不管是斬夜支隊成員還是輪值海軍,此刻都噤若寒蟬。

德雷克也是低着頭,熱餐區是他負責的,今天的熱餐區又是出問題最多的區域,他此時不敢吭聲,也不知道怎麼解決,除了做菜,他其他都還差得遠。

「好了,萊昂,我在餐廳都聽到你的聲音了。」

突然,一個聲音響起,眾人望去,卻發現是斯凱勒,斯凱勒面無表情,緩緩從廚房門口走進,環視了一周,說道:

「不過你們也好好想想萊昂說的話,這些飯菜,是給你的同僚,給你自己吃得,這些東西你們吃得進去嗎?我在施善房都沒有見過這麼差勁的食物。

全部重做!如果再浪費一點點食材的話,那麼誰浪費的,誰去找漢密爾頓報備!」

斯凱勒說完,雖然語氣也帶着不滿,但是也給這些廚師一個台階下眾人迅速收拾了起來,重新準備食材開爐,來不及去考慮為什麼他們的長官怎麼知道施善房食物情況的。

斯凱勒則是走到了萊昂身邊,看着萊昂,還沒開口,萊就昂揉了揉腦門,低着頭說道:「抱歉,長官,我失態了。」

「我知道,不過今天的新聞,我也看了,大家都不希望這種事情發生。」

斯凱勒沒有訓斥萊昂,畢竟萊昂作為炊事班的隊長,有這樣的權利,只是說道:「不過大家都是海軍,第一要務是執行正義,不要被外物影響了自己。」

「我明白了,長官。」

萊昂點了點頭,也看到了自己做好準備給斯凱勒的那些午餐,搖了搖頭,因為他今天也失准了,說道:「長官,我重新給你做一份吧,這些…實在不像話。」

「不用了,這些就行,你帶着他們做大家的午餐吧,今天的事情很多,午餐結束,你要帶着他們做一下大掃除,我們要離開一段時間。」

斯凱勒擺了擺手,隨後就離開了廚房,萊昂沒有詢問斬夜支隊要離開一段時間是什麼意思,畢竟作為海軍,出任務是很正常的事情。

斯凱勒離開之後,萊昂深呼吸了一下,轉身,拍了拍手,對眾人說道:「好了,現在把該處理的東西全部處理好,作為廚師,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讓食客餓著肚子等!」

「是!」

重新收拾的心情的眾人,也展現出了往日的專業性,開始有條不紊的配合起來。

回到餐廳的斯凱勒,剛剛坐下,努爾基奇就走了過來,說道:「長官,我這邊和G-1、G-2與G-4報備了一下,我們前往紅土大陸這段時間,他們會加強巡航力度。

還有羅西南迪,他會在G-2等待我們,我們路過的時候接上他就行。」

「好,對了,今天你和我一起用餐。」

斯凱勒點了點頭說道,努爾基奇眉頭一皺,問道:「廚房出問題了?」

「嗯,估計不會很好吃,你幫我分擔一些。」

「是,長官!」

努爾基奇坐下,就看到了一隻胖墩墩的白熊,端著飯菜朝着他們這張桌子跑來,將飯菜放在桌子上,隨後又馬不停蹄的跑回去。

努爾基奇打量了一下,說道:「看來辛朵莉小姐的意外,對大家的影響還是不少。」

「這是好事。」

斯凱勒突然說道,努爾基奇一愣,問道:「為什麼?」

「如果我們接納了死亡是一件常事,那麼就不會在為生而奮鬥了。」

斯凱勒沒有介意萊昂今天失準的手藝,一邊吃一邊說道:「相反,如果我們珍視每一條生命,哪怕與我們沒有任何利益相關的生命,我們也為之奮鬥,那麼…我們就是最棒的部隊,只是我們還差得遠。」

「我明白了,長官。」

努爾基奇點了點頭,也是拿起食物吃了起來,兩人吃到一半,其他斬夜支隊成員和輪值海軍的午餐才被逐漸端出。

午後,斯凱勒在支部大樓的辦公室內,讀著戰國傳真過來的資料,主要介紹的還是一些世界政府加盟國國王的變動。

世界會議又開始了。

海軍只派出了兩支支隊,作為海軍護衛世界會議的力量,一支是卡普支隊,一支是斬夜支隊,前所未有的少,但是世界政府卻沒有提出異議。

當然,戰國這個元帥,鶴這個大參謀,以及赤黃青三大將,也會參與會議,加上卡普和斯凱勒,高端戰力絕對不缺。

但是戰國的做法,實在確保世界會議過程中安全的情況下,像世界政府表態,表明海軍的重心在大海,而不在世界政府。

這是一個很大膽的做法,也是戰國一個不強硬的試探,但是…通過了。

在這個提案通過之後,戰國才提交了羅的資料,意外的是,世界政府只是回復需要斯凱勒親自到盤古城參加會議,並對自己的行為做出解釋。

這讓戰國都有些懵逼,畢竟他先提交由兩支支隊守衛安全的提案,就是為了讓世界政府拒絕的,這樣的話,世界政府就是進一步,海軍則是退一步。

這樣,他再提交羅的事情,世界政府會下意識的想到海軍已經做出過讓步,所以不會太生氣,因此,在第一個提案通過之後,戰國都作好了承受怒火的準備了。

可是…沒有激烈的言辭抗議,也沒有用常用的經費來威脅,世界政府就像只是回了一個「收到,明天上班詳談」之後就沒有後續了。

這讓戰國懷疑,是不是世界政府表現出來的對於那兩顆價值五十億的惡魔果實的重視,都是裝出來的而已?甚至可能不老手術都是世界政府編的?

畢竟比起他六十幾歲的歲數,世界政府可是存在了八百年之久,戰國也不可能知曉世界政府的一切秘密,甚至…他只知道一點點秘密而已。

斯凱勒在辦公室內翻看了好一會兒的資料,努爾基奇才來敲門,進門后說道:「長官,已經準備就緒了,隨時可以出發。」

斯凱勒看了看牆壁上的掛鐘,說道:「差不多就出發吧,還沒試過瑪麗喬亞的晚餐呢!今晚就過去試試吧。」

說罷,斯凱勒將資料合上,扔給努爾基奇,說道:「給你三個小時的時間,若是使節會議上遇到了我不認識的國王或者使臣,你提醒我一下。」

努爾基奇結果資料,露出了自信笑容,說道:「我對世界加盟國變動的信息了如指掌,我想就不必浪費時間了。」

「哈哈!要是以前的你,可是得好好複習一遍啊。」

斯凱勒笑着說道,努爾基奇也笑着說道:「如果是以前的您,也不會看這些啊。」

「哈哈哈~」

斬夜支隊的軍艦從G-5支部出發,朝着紅土大陸駛去,夜晚降至時,軍艦已經趕到了紅土大陸下方的紅港,剛剛結束暗殺任務的羅西南迪,也剛剛換好了海軍制服。

隨着紅港的運作,巨大的軍艦緩緩上升,但是到達與紅土大陸齊平位置時,卻是停了下來,斯凱勒皺着眉,朝着不遠處的工作人員問道:

「怎麼回事?飯點了你給我停運?」

工作人員聞言,有些緊張的回復道:「實在抱歉,斯凱勒中將,您的軍艦太大,我們正在籌劃停靠方式。」

斯凱勒皺着眉,說道:「那在下方的時候怎麼不說?你們世界政府工作怎麼對接的?還是說成心為難我?!」

「不是…斯凱勒中將,您的軍艦…超規格了,外觀相似,但是重量卻不一樣,您再稍等一下可以嗎?我們儘快想出一個停靠的方案。」

「不用了!」

斯凱勒話落,那工作人員變得更加緊張了,正想道歉,就看到斯凱勒轉頭對努爾基奇說道:「努爾基奇,給他們整個活!」

「是,長官!」

努爾基奇上前兩步,問道:「請問軍艦停靠在哪?」

工作人員下意識回頭一指,說道:「在那邊,大概五公里左右。」

「我明白了,你卸下機械臂吧。」

努爾基奇點了點頭,隨後在工作人員不可思議的眼神之中,瞬間拔高,頭頂也是長出了一個古銅材質般的犀角。

煙霧吞吐化作焰雲,聚攏在軍艦下方。

「嘎吱~嘎吱~」

吸在軍艦艦身上的機械臂發出了難聽的聲音,努爾基奇催促道:「鬆開機械臂吧,要不然弄壞了。」

「哦哦哦!實在抱歉。」

工作人員迅速鬆開機械臂,隨後緊張的看着軍艦,萬米高度,如果墜下的話,那麼紅港直接就會被摧毀,甚至軍艦也會瞬間瓦解。

但是事情並沒有像工作人員想像的那邊,軍艦並沒有下墜,而是穩穩的停在空中,直到機械臂回籠之後,軍艦才動了起來。

龐大的軍艦,在看似毫無實體的焰雲的舉托下,朝着停靠的位置迅速飛去。

「飛翔的荷蘭人號?」

工作人員突然想起了兒時聽過的那個傳說,隨後搖了搖頭,明白這是努爾基奇的果實能力,不過…這似乎有些誇張了。

迷霧魔鬼副官,真的有這麼強嗎?

工作人員腦袋裏胡思亂想,努爾基奇卻是專心致志控制着軍艦前進,因為,長官如果餓肚子,那麼後果會很嚴重。

一個完美的kisslanding,軍艦落在早就製造好的泡泡上,這麼重的軍艦,如果是放在地上,不說地面能不能承受,軍艦就會受到損傷。

加上來參加世界會議的,都是各國王族,他們的船隻也需要停靠,因此世界政府直接製造了一個泡泡停船場,重要的船隻都放在這裏。

至於不重要的,或者一些破落的加盟國…就停靠在紅港兩側就行了,上來也礙眼。

軍艦停靠的位置,距離瑪麗喬亞不遠,一下軍艦,就能看到不遠處有兩條路面,直通瑪麗喬亞建築群。

這是世界政府,準確點說是天龍人出行的道路,自動行人路,其實…就是人力拉動路面,用以讓路面上的人,能夠不用自己走動,就能前進。

這還是斯凱勒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解除,強大的感官,讓他能夠清楚的感知得到路面下的那些奴隸。

只是一瞬間,原本想着有晚飯吃的喜悅就消失,雖然沒有以天下人為己任的大義,但是…斯凱勒很難接受這種事情。

遠處一個守衛軍走來,說道:「斯凱勒中將,以及海軍本部斬夜支隊的各位,請…」

還沒說完,斯凱勒就擺了擺手,說道:「斬夜支隊不會踏足這種令人作嘔的道路!」

聽到斯凱勒的話語,守衛軍動作一頓,也不知道說什麼,斯凱勒又看了路面一眼,回頭,說道:「出發,不許觸碰道路路面!」

「是!長官!」

「砰~砰~砰~」

話落,一聲聲爆響響起,空中,上千的斬夜支隊海軍,憑藉着月步在空中奔襲,羅、貝波等人,也被身旁海軍帶着,朝着瑪麗喬亞而去。

守衛軍無話可說,而且,他突然覺得,斬夜支隊,似乎比自己現在的這個崗位,要好太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