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呈真身體輕輕一動,瞬間就消失在了原地。

嚴元義和寒武頓時屏住了呼吸,真力運轉到極致,渾身上下都釋放出了凌厲的殺意。

『殺!』

一念之後,他們看見一道殘影在快速接近,已經來到了面前兩丈之處,所以就毫不猶豫的厲聲喝道。

殺之一字剛出口,磅礴的劍意瞬間化為實質,如同萬道銀白絲線一樣,從他們體內攢射而出。

同時,他們手握長劍高高揚起,隨即立刻施展最強的戰技,猛然劈斬而下。

『嗡~』

刺目的劍影,璀璨無比。

可是,令他們實在難以相信的是,兩個金色的拳頭突然出現,分別朝著兩道劍影迎擊而去。

『轟隆~』

巨響之音震耳欲聾,劍影瞬間潰散。

而那萬道劍意絲線也一併泯滅。

不得不說,呈真實在太強了,以一敵二還遊刃有餘。

嚴元義大驚,立刻後退,寒武也不敢耽誤片刻,以劍威禦敵,身體向後急速退去。

呈真皺眉,身為力量神通者,他並沒有任何華麗的戰技,只會施展一些簡單殺敵技巧而已。

所以,在修者那些刁鑽古怪的攻擊方式之下,他雖然沒有受到重創,可因為反向衝擊力的作用,前進的步伐卻變慢了許多。

突然,呈真冷哼一聲,腳掌在地上用力一踩,身體強行前進了數丈,當與嚴元義和寒武只剩三張距離之時,他便準備施展碎空神通。

可就在這時,他的身後竟又傳來了蘇晴墨三女的驚叫聲。

原來,那八大掌控者之中的風厲王、中恆王、邪夜王不知何時已經從漫天猙獰鬼臉和幽色蓮花的包圍中殺出,距離戰羽已經不足三丈。

無奈之下,呈真只能放棄嚴元義和寒武,立刻施展速度神通,轉身朝著那三大王者殺去。

「滾!」

他轉念間就來到了眾敵身後,精神類神通法瞬間注入三大王者腦海之中,立刻讓他們的精神渙散,注意力無法集中。

趁此機會,呈真一個加速就殺到了風厲王身邊。

『砰~』

他猛然出拳,直接轟在了風厲王風燁的後背,將其打飛了出去。

幸好風厲王擁有防禦神通,不然這一下完全足以將他轟碎。

不過,縱然他僥倖撿了一條性命,但防禦神通還是被破,身體頓時受到重創。

看到呈真如此強悍,那中恆王和邪夜王怪叫一聲,立刻後退。

「哈哈~沒有那些長老的幫助,你們隨時都會丟掉性命的!」呈真揶揄道。

的確如此,那些長老雖然沒有什麼戰鬥力,但是總能在最關鍵時刻給呈真使絆子,比如在他準備殺人之時,在他面前製造一個幻境,或者讓他的攻擊方位發生偏差,又或者是治癒他的敵人。

而此刻,那些反叛的長老已經非死即傷,只留下了這八大掌控者在苟延殘喘。

至於嚴元義和寒武,抓住這難得的時機,迅速開始營救自己的同門師兄弟。

這一刻,看著地上的風厲王,呈真獰笑一聲,瞬間出現在了對方身邊。

「今天我必定要殺一些人,奴役一些人,你很幸運,被我逮到了!」

聞言,風厲王面色驚慌的說道:「呈真,你身為我們的前輩,為何要幫助一個外來者?」

呈真不屑的說道:「什麼前輩後輩的?當年我身陷圇囤,受盡屈辱,今天我重新返回地面,必須讓你們所有人都不得安寧!」

說完,他再次舉拳,猛然砸下。

只聽『咔嚓』一聲,風厲王的胸骨竟直接凹陷了下去。

隨即,鮮血從他口中噴涌而出,那樣子要多慘有多慘。

「前輩,饒了我,求你饒了我啊!」風厲王雙眼瞪圓,一臉的驚駭欲絕。

呈真裂開嘴,露出兩排蠟黃的牙齒,森然的說道:「饒你?可以啊,只要你好好替我賣命,饒你沒有任何問題!」

說完,就看見他一把抓住風燁的脖子,然後強行和對方對視。

「讓王都的掌控者做奴僕,這種感覺肯定很好!」

只見呈真猛然催動控神神通,一個神異的符號從他的眸中激射而出,直接鑽進了風厲王的眼中。

接下來,風厲王風燁就一陣迷茫。

片刻之後,他竟面色平靜的喊了一聲主人。

呈真哈哈大笑,將風燁提溜到大長老身邊,一把扔在地上,說道:「老東西,你們快把我的人形兵器治好!」

大長老劉笙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連忙和二長老一起施展治癒神通,短短几個呼吸的時間,風燁就恢復如初。

如果不是身上還有大量血漬的話,誰都不會想到他剛才已經身受重傷,而且差點死亡。

「在這裡保護他們,如果出了任何差池,老子一定會活活的撕了你,知道嗎?」呈真冷聲說了一句,然後就朝著那些敵人沖了過去。

說也奇怪,原本那些猙獰鬼面和幽色蓮花一直在追殺風燁,而且無形的獻祭之力也纏繞著他。可是,當他成為呈真的戰仆以後,不但鬼面和蓮花離開,就連恐怖的獻祭之力也消失不見。

有了風厲王風燁的保護,而且蘇晴墨三女的戰鬥力也不弱,呈真終於能夠大施拳腳。

囧神養成記 此時的他,猶如猛虎闖進了羊窩,註定會給所有敵人留下永生難滅的恐怖印象。 風暴將起,殺戮降臨。

呈真闖到那些被猙獰鬼面和幽色蓮花包圍的敵人身邊,施展絕強的神通法大殺四方。

就這樣,很快又有人落入了他的手裡,成為了戰仆。

雪球越滾越大,短短一刻鐘之後,就連寒輪王、紀靈王、修末王也都相繼淪陷。

短短的片刻,八大掌控者之中足足有四人已經成為了戰仆,變成了活脫脫的人形兵器。

對於他們來說,這種結局太過悲慘。

至於王都四大統領也淪陷了兩個,那藍錚鳴倒是眼疾腿快,看到形勢不妙,掙扎著脫困以後就逃之夭夭了,根本沒有再廝殺下去的心思。

至此,王都的實權人物,一半都落入了呈真的掌控之中。

而大千宗和幻霄派弟子也有一少半被俘,剩下的人不是身亡,就是被嚴元義和寒武救走。

這一戰,兩大宗門可謂是損失慘重,如果將這些消息帶回大千宗和幻霄派的話,那一定會掀起滔天巨浪,讓整個宗門都發生大震動。

畢竟他們今天損失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不是內門弟子就是核心弟子,這些人以後註定是門派的中流砥柱,只可惜還未成長起來就折戟在此,讓人忍不住唏噓感嘆。

一場大戰就這樣落幕。

直到眾敵離開很久以後,那些由短刃分裂出來的赤紅碎片才墜落在地,化為凡物。

此時的戰羽當真是慘到了極致,他的鮮血幾乎已經流干,身體乾癟的像是埋藏了百年千年的乾屍,當真是恐怖異常。

如果是其他人的話,現在肯定已經死透了,可他卻有些不同,因為體內有一枚赤紅葫蘆不斷釋放生機,保護著他的心脈。

看著戰羽的模樣,眾人心情各異。

有慶幸的,也有悲痛的,當然也有驚悸的。

大長老等人目光閃爍,他們自然不希望戰羽死掉,但是也不希望他清醒過來,因為只有這樣他們才能恢復自由身。

蘇晴墨三女肯定不是這種想法。

雖然戰羽現在的模樣實在太磕磣,無比嚇人,絕大多數人看見他恐怕都會忍不住吐出來。

可是,蘇晴墨還是摸著他的面頰,美眸垂淚,深情款款的道:「羽,我們勝利了,你快醒來看看啊!」

但無論她如何呼喊,戰羽卻根本沒有活過來的跡象。

就在這時,呈真說道:「好了,把他轉移到大殿中吧,總是放在這裡也不是辦法!」

蘇晴墨點頭。

隨即,戰羽就被眾人轉移到了長老殿之中。

「大長老,你快用治癒神通救救他!」蘇晴墨將全部希望都放在了劉笙身上。

可是,劉笙卻遲疑片刻道:「皇妃,我剛才已經悄悄試過了,治癒神通對戰皇沒有任何作用!」

聞言,其他人的眸中全都閃過了一絲亮光。

二長老也說道:「皇妃,就讓戰皇好好休息休息吧,他實在太累了,或許休息一段時間后就可以自行恢復了!」

聞言,蘇晴墨面色沉鬱,質問道:「你們這是何意?戰羽拼盡全力拯救了你們的性命,你們現在想要讓他就這樣永遠沉睡下去嗎?」

大長老劉笙面色微變,惶恐不安的跪在地上,顫抖著聲音說道:「蒼天可鑒,我們對戰皇絕對沒有二心啊!可是,我的治癒神通的確對他沒有任何作用!」

他現在已經擺出了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反正不管蘇晴墨怎麼說,他都不會施展治癒神通救助戰羽。

大魔法師旅途 蘇晴墨又不是三歲小孩,她自然看出了面前這些人的心中所想,便直接開門見山的斥道:「你們因為被戰羽控制,所以心有不甘,希望他永遠沉睡下去,這樣你們就能重獲自由了,是嗎?」

劉笙匍匐在地,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道:「皇妃,我等對戰皇忠心耿耿,豈會讓他永遠沉淪在生死之地的夾縫之中?實在是我們也沒有什麼辦法啊!」

蘇晴墨怒笑道:「好好好,既然如此,我就殺了他,不知到時候你們又會怎麼樣?」

她深知只要戰羽一死,那些被用御魂咒控制的人全都得死,不過這句話自然是用來嚇唬這些長老的,她怎麼會捨得殺死戰羽。

聞言,眾人被嚇了一跳。

鳳逆驚天:特工王妃很囂張 就在這時,一直沒有說話的呈真笑呵呵的走到了戰羽身邊,說道:「戰羽不能死!我決不允許有人殺他!」

說完,他就對著自己的一眾戰仆說道:「你們將這三個女子趕出去,派人將戰羽守護起來,不能讓他受到任何傷害!」

聽聞此話,蘇晴墨面色劇變,只見她怒斥道:「你要幹什麼,想要囚禁戰羽嗎?我明白了,你也受到了他的控制!」

呈真並沒有否認,而是冷笑道:「小娃娃,知道的太多沒有好處,會活不久的!」

這一刻,那些長老全都被驚呆。

他們一直以為,戰羽和呈真是合作關係,卻沒想到竟然是這種情況。

假面權婦 其實,真實情況的確正如蘇晴墨所說。

昨天,當聽說敵人要大舉來犯,戰羽就想到了呈真,他立刻瞞著所有人闖進古遺迹,再次登上祭壇,採集詛咒之苗。

隨後便前往地下溶洞,利用詛咒之苗將呈真鎮壓,最後又利用御魂咒將其控制。

當然,以呈真的性格,肯定不會輕易與人為奴的。

戰羽最後是通過利誘和威脅,費勁了周章才讓對方答應幫忙。

現在看到戰羽已經昏迷,呈真的心思頓時活泛了起來,看看周圍的情況,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接下來只要帶人將其他四個掌控者和兩個統領全部掃蕩,那麼整個花秋大陸就會被他穩穩的攥在手裡了。

當年,他費盡心思,想要成為皇者,成為主宰,可最後還是功敗垂成,沒想到過了七十多年,當年的願望就這樣實現了。

這時候,蘇晴墨差點被氣瘋,她直接祭出了武器,欲要和眼前這些人拚命,可是卻被夏雨柔和宮嫚童攔了下來。

與此同時,呈真的數十個僕從全都摩拳擦掌,準備出手。

看到眾敵環伺,夏雨柔說道:「墨姐,我們走,不要白白丟了性命!」

蘇晴墨縱有千般不情願,萬般不願意,可還是被身後兩女子硬生生的帶走了。

等三女的身影消失之後,呈真環顧整個大殿,然後一步步朝著王座走了過去,而就在他距離王座還有一丈距離之時,背後就傳來了一陣高呼。

「呈皇登基,乃是我花秋大陸的榮幸!」大長老劉笙說道。

「呈皇萬歲!」二長老直接跪在了地上。

……

……

高呼之音如同浪潮,此起彼伏,不絕於耳。 一場勝利,本是值得慶祝的事情。

可是,對於蘇晴墨三女來說,這卻是災難的開始。

她們離開長老殿,一時不知該往什麼地方走。

留在這裡嗎,那肯定會被發現,最後還是免不了一死。

那麼真的要離開嗎,但是又能去哪呢。

剛才一戰,大千宗和幻霄派皆損失慘重,她們三人已經不可能去和那些同門師兄弟們會合了。

這時候,蘇晴墨的眼淚不停的流淌,她肯定是不願意這樣離去的,她發誓一定要將戰羽救下來。

而夏雨柔和宮嫚童也想哭,她們怎麼也沒想到,竟然會落到這步田地。

就在她們猶豫不決,躊躇不前之際,背後突然傳來了幾道怒喝聲。

「快滾,不然死!」

呼喝者正是呈真的戰仆,整整十個幻霄派和大千宗弟子,這些人已經被呈真用精神類神通法抹去了意識,變成了六親不認,冰冷似寒鐵的人形兵器。

蘇晴墨真的想上去和他們拚命,可是卻被宮嫚童攔了下來。

「走吧,先離開這裡,現在外面肯定已經大亂,正是我們離開的好時機。」宮嫚童說道。

但是,蘇晴墨和夏雨柔並不想就這樣拋下戰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