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2 日

周平悻悻醒來下了車,軍區一號車見周平下車,也趕緊離開了公寓,周平倒是不以爲然,一個人打着哈欠走向了公寓。

拿出手機一看,都折騰到11點過了,周平想來上官月兒可能也睡下了,一進公寓大廳,那名安保就殷勤地向周平問候起來,一臉的邪笑,還以爲周平去外面鬼混去了,現在才精疲力盡地回來。

周平纔不管對方想什麼,回以微笑後,就上了電梯,倚靠在電梯裏,周平感覺疲憊涌入心間,周平很是好奇,自己以前怎麼沒有感覺過疲憊,今天就抓捕看一個泰烏就這麼累呢?

周平猜想難道是被劉元龍狂虐的後遺症,還是自己的突破導致了元力消耗過快,還是劉元龍所給丹藥的副作用呢?

‘叮’電梯到了,周平走了出來,當看見上官月兒的大門時,並沒有想打擾的意思,轉身就進了自己的房間,第一時間闖進了洗手間,準備洗澡。

褪去身上的破衫布褸,周平簡單地在鏡子前自戀一番後,這才走進了浴池中,打開浴頭,一股暖意瞬間流遍全身,一天的疲憊似乎得意釋放。

周平就這樣靜靜躺在浴池裏享受着這片刻的寧靜,對於一個在殺戮邊緣徘徊的人來說,這份寧靜顯得彌足珍貴,因爲不知道明天還有沒有機會享受到,今天遇上了劉元龍,對於周平的打擊很大。

要是自己不是他們陣營的人,自己肯定現在是廢了,周平不敢相信自己遇上其他陣營的強者,自己會不會這麼幸運,一想到這裏,周平就有種前所未有的危機感,其他陣營?他們又是誰呢?能和當今政1府抗衡的力量,一定不會弱。

周平的想法是感覺提升自己的實力到達玄階境界,但現在自己纔是天階中期的境界,要想到達玄階非有大機緣不錯,而這機緣就劉元龍口中所說的祕境,要是自己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祕境,那就突破有望了。

雖然知道尋獲新的祕境很渺茫,但周平並沒有放棄,一起身又感覺自己恢復了活力,又在鏡子前欣賞了一番後,這才發現自己的二弟已經擁有一柱擎天的氣勢了,看來今夜又要左手換右手了,寂寞男人的選擇。

周平並沒有穿戴浴袍,徑直出了洗手間,因爲他感覺上官月兒一定不會出現這這裏,周平並沒有進臥室,而且進了廚房,今天那兩包方便麪並沒有解決他的飢餓問題,看了一眼冰箱,以前上官月兒購買的食材還有一些,周平準備煮個意大利麪吃,一時間廚房就忙碌了起來,叮叮噹噹響過不停。

就在周平忙得不亦樂乎的時候,周平昏暗的臥室的牀上的被子中有着東西蠕動着,在聽見聲響之後,一顆睡眼惺忪的頭鑽了出來,一看之下竟然是上官月兒。

上官月兒原本是在周平房間裏等周平回來的,但是後來不知不覺就困了,自己又不想錯過與周平相處的機會,索性也就在周平這裏睡下了,這個時候聽見周平回來了,上官月兒立即打起了精神坐在牀上,隨便整理了一下凌亂的頭髮就下了牀。

今天上官月兒穿着的是一件連體帶有蕾絲花邊的粉紅色睡衣,胸前睡衣突顯的兩點,顯然是沒有帶着任何東西,至於下面有沒有掛空擋就不知道了,加上那毫無瑕疵的面容,這個時候是個男人都想推倒那種。

上官月兒也打了個哈欠,出了臥室,發現聲音是從廚房傳來的,上官月兒也一臉睡意走了過去,也感覺自己肚子是餓了,正好吃點周平煮的東西。

周平則是背對着廚房門忙活着,全身一絲1不掛,一塊結實的肌肉都在不斷運動着,全身充滿了男人的魅力,根本沒有注意到上官月兒的靠近。

上官月兒這時已經來到廚房的門口,當看見眼前一團白乎乎的東西的時候,上官月兒還以爲自己眼睛花了,雙手不由使勁揉搓着眼睛,定睛細看之下,眼前的確是背對着自己站着一個赤1裸男人。

上官月兒張大了嘴,不敢相信眼前的男人就是周平,她印象中周平沒有這麼奔放的一面啊,上官月兒是徹底傻眼了,原來周平是悶騷型的男人啊。

周平這時纔出於本能地感覺自己身後似乎有人,警惕之下不由一個轉身,就看見了驚訝眼神的上官月兒站在門口,周平看來對方的眼睛,再看看自己的下面。

‘啊’兩人幾乎同一時間喊了出來,周平是因爲羞恥心作祟,上官月兒則是因爲看見周平轉身過來是下面,看着如此雄偉的小傢伙,不能不讓上官月兒這樣爲經人事的女孩子驚訝,由於當時周平的緊張,小傢伙還在上官月兒的眼前抖動了一下,這纔是上官月兒驚嚇的***,她覺得這東西太可怕了,要是與周平發生關係的話,自己會不會受不了啊,這時上官月兒胡思亂想起來。

周平一叫之下就感覺轉身,看見正在煮意大利麪的鍋蓋後,不及多想,拿起就往下面蓋去,頓時一股熱能從鍋蓋傳來,燙得周平差點沒有跳起來,但是周平知道必須忍着。

上官月兒則是一見周平的下面後,就雙手捂住了眼睛,但最後一絲壞笑浮現過後,就放下了手來,而是掏出了手機,對着周平白乎乎的大屁股就是一陣拍照,她準備以後用這個要挾周平。

周平感覺到四周有什麼東西閃動,就扭頭一看,頓覺被上官月兒逮了個正着,把周平的臉和屁股都收入了照片中,周平頓時那叫一個火啊,臉差點沒變綠了,這丫頭居然還有這樣的惡俗,學那些亂七八糟的明星完裸1拍。

‘上官月兒,你過分了,你趕緊刪了,我當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周平趕緊扭過頭來怒喝道,已經不敢輕易回頭了,趕緊今天真是點背啊,不僅被劉元龍狂虐一番,現在還被人裸1拍,真是後悔當初爲什麼沒有穿浴袍啊。

【求鮮花訂閱收藏】 ‘哈哈,周平沒想到你的屁股還挺白的嘛’上官月兒根本不在乎周平的警告,而且對周平的屁股大作點評起來,她沒有想到周平做了還假裝矜持。

周平一聽趕緊另一隻手又抓起了另外一個鍋蓋,反手蓋在了屁股後面,那叫一個羞啊,恨不得找個角落鑽進去,這要是流傳到外面去,自己還怎麼縱橫世界啊。

‘上官月兒,你一個女孩子家不覺得害羞嗎?你趕緊把照片刪了,我就放過你,要不然別怪我不客氣啊’周平發出了警告,但總覺得沒有什麼用處。

‘你敢做還害羞什麼,來我們來個正面照’上官月兒笑道。

‘啊’周平一聽已經怒了,迅速轉身,雙手前後夾擊着自己身體,顯得很是滑稽,就惡狠狠地衝向了上官月兒。

上官月兒一見衝來的周平,趕緊笑着朝客廳跑去,途中已經把照片轉移了文件,就算是被周平抓到了,也找不到。

周平把上官月兒逼到了客廳一個角落中,然後撒開了屁股後面的手,把手伸向了捲縮在角落裏的上官月兒。

‘把手機給我’周平伸手說道。

‘唉…我要告訴我父親說你欺負我,啊…’上官月兒一見氣勢洶洶的周平,不由拿出了殺手鐗來,一哭二鬧三上吊。

我去,周平內心暗罵一句,丫的,好像吃虧的是自己唉,你委屈什麼,哭泣的女人無意是周平的弱點,這也不知道怎麼下手了。

‘你哭什麼,我沒有打你,再說了吃虧是我唉,是你把我的清白給毀了,我都沒有哭,你還覺得委屈了,再說了你不得我同意就隨意出入我的房子,你知道這是違法行爲嗎?’周平知道不能來硬的只能講道理了。

‘唉,死周平,什麼叫你吃虧,我是女孩子唉,你個男人有什麼清白可言,是你毀了我的清白,再說了這房子可是我出錢租的,我有權利出入,倒是你私闖民宅,我可以報警告你入室行非禮之舉’上官月兒一聽就來氣了,自己女孩子都沒有覺得清白被毀,頓時不由也暴怒起來說道。

‘我靠’周平一聽,這暴脾氣是忍不了了,索性也不管前門打開了,一鬆手就全部展露在上官月兒面前,今天是要逼自己動粗不是。

‘啊,死周平你耍流1氓’這個時候的再次見到小傢伙的上官月兒已經沒有了之前的從容,不由雙手又捂住了自己的雙眼怒罵道。

周平不予理會,一把奪過上官月兒手中的手機,就這樣站在上官月兒的面前刪起照片來,周平一翻看相冊果然看見了自己完美的身材,不得不說還挺上鏡的,周平把所有相冊裏的照片都刪了之後才放心下來,但卻不知道此時的上官月兒已經破涕爲笑了,周平能刪掉的只是大部分,而周平和他普股的哪一張,上官月兒早已經轉移到了其他地方,之前的一些都只不過是演習罷了。

‘給你’周平扔給上官月兒手機後,就迅速返回自己臥室中去,找到了一套運動裝穿上了。

接過手機的上官月兒卻是面露得意之色,迅速地調出了周平的裸1照來欣賞一番,手機上週平那驚駭的表情真是可愛死了,上官月兒趕緊收起手機也向廚房走去,心情大好,似乎之前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周平這時也來到了廚房,在見到上官月兒的時候,到是還有點尷尬,自己真是丟大發了,自己本來就是很保守的人,這個時候肯定被上官月兒認爲自己很輕浮很奔放。

‘上官月兒,今天的事只是個意外啊,你就當什麼都沒有看見,我可不是你想的那樣人’周平知道辯解無用,但還是出於心理原因辯駁一番。

‘我知道,你們男人啊,或多或少都會有那麼一些小小的怪癖,我理解,理解萬歲嗎,哈哈’上官月兒笑道,她纔不管周平怎麼說呢,反正自己手上又證據,以後不怕對方不屈服。

‘喂,我都說是意外了,什麼叫怪癖啊,你三更半夜的就穿着一件睡衣,出現在一個大男人的家裏,你纔是怪癖呢,還有你連胸1罩都不戴,是不是飢渴難耐啊’周平看着上官月兒睡衣上的突出的兩點說道,這丫頭就是嘴厲害。

‘唉,死周平,你往哪兒看,趕緊做吃的,本小姐餓了,一個小跟班還反了你不成’上官月兒一聽不由一個巴掌拍在了周平的頭上說道,儼然拿出了僱主的威嚴來,但心裏還是美滋滋的,至少周平注意到了自己的身體,說明自己還是擁有吸引力的。

周平被這一拍,瞬間拉回了現實,差點忘了她是自己僱主,不能走得太近,看着上官月兒高傲的去到了客廳,也覺得自己似乎已經忘記了自己的職業操守。

‘孃的,什麼跟什麼嘛’周平一搖頭,大罵一聲不由繼續煮麪。

上官月兒則是跑到客廳繼續追看着,沒有營養的棒子劇來,不時發出喜悲之聲來,聽得周平是一陣搖頭,一個砸了棒子國電視臺的想法一閃而過.

‘好了’十幾分鍾過後,周平端出一盤精心製作的番茄牛肉意大利麪來,立即引來了上官月兒的嘴饞。

‘好香啊,你真是天生的大廚’上官月兒看着令人食慾大開的意麪,毫不吝嗇地讚美道,整個人身體就撲了上去。

‘你猴急什麼’周平笑道,坐在沙發上,把意麪端放在兩人的前面。

周平拿起一個叉子就率先往自己的口子塞了一坨,那叫一個人生美味,比那泡麪好太多了。

‘喂,你有沒有點紳士風度啊,你餵我’上官月兒撒嬌道。

‘你有病吧,這不是有叉子嗎?’周平說道,這丫頭怎麼老是喜歡這樣低級的趣味。

‘我不管,你不餵我,我就把你今天裸1奔的事,告訴你的尹恩惠小妹妹,看她怎麼看你這個英雄大哥’上官月兒威脅道,她就不相信周平不就範。

周平最後惡狠狠地看他上官月兒一眼,拿起自己的叉子攪和了一大坨,堵住了上官月兒的嘴,真恨不得給這丫頭一點懲罰,老是威脅自己。

重生之軟飯王 當看見上官月兒胸前毫無阻攔的景色時,周平感覺一股邪火一涌而上,兩顆紅色櫻桃不斷擺動,周平突然感覺自己可能抑制不住了。

【162章被屏蔽了,我很保守了,還說我紅,反正也就哪麼回事,兄弟們跳過就是,求收藏訂閱鮮花】 ‘平哥,對不起啊,沒讓你進興,要不我們再來過’上官月兒這個時候也感受到了周平的撫摸,一臉的歉意,之前周平實在是太過猛烈了,讓自己都承受不了了。

上官月兒很明白女人要是不能滿足自己的男人,那就無法綁住心愛男人的心,上官月兒現在很是主動,她也是人生第一次,雖然開始有點難受,但後面卻是讓人感覺非凡,對於這種運動,她也有些迷戀了,還暗下決心以後一定要找一些小島國的動作片來惡補一下這方面的知識。

‘你把我看成什麼了,我是那種只會用下半身思考的禽1獸嗎?你放心,居然你已經成爲了我的女人,那這一輩子就是我周平的女人,我會保護你一輩子’周平颳了刮上官月兒粉嫩的鼻子溫柔的說道,對於自己的承認的女人周平會用生命去守護。

‘啊!那雅雪姐怎麼辦啊?’上官月兒心裏很開心,但卻也有些失落起來,畢竟是自己勾引人家在先的,這這種情況下已經沒有對錯,完全是自己願意的,周平完全可以不用付責任的,倒是覺得有點對不起周平的正牌女友來。

‘她?再說吧’周平對於佟雅雪也是不知道怎麼辦,而且對方也沒有正式承認自己的意思,大不了以後見面說清楚就可願意了。

‘平哥,你放心吧,我只想做你背後的一個小女人,我不會打擾你的生活的’上官月兒見周平很是爲難的樣子,不由咬牙說道,她根本不在乎周平給自己什麼名分,只要能派在對方身邊就可以了。

‘傻丫頭,說什麼呢?我是那種人嗎?睡覺吧,我離開的這一個月,你要好好保護自己啊,最好讓你老爹給你派一些保鏢來,有什麼事就給我打電話’周平一聽這麼善解人意的話,不由動容起來,親了上官月兒額頭一口後說道,透出了濃濃的關切之意。

周平感概自己的牽掛又多了一個上官月兒,上官月兒已經完全是自己的人了,以後自己也不能在這麼拼命了,好歹自己已經是有女人的男人了,已經不是以前那個無牽無掛的拼命三郎了,周平感覺自己經歷過之後,一下子又想通了許多,生命中總有一些東西是值得自己去守護的。

兩人相擁而眠,上官月兒感受着周平胸膛傳出的溫度笑得很甜美,周平則是在夢中又一次夢見了那名白衣老頭,老頭衝着自己笑過不停,周平則是很聰明地沒有起追逐,周平瞬間感覺自己似乎就是夢中的自己,居然可以控制住夢中的自己了,但周平想要開口的時候,卻發現發不出聲來,老頭笑意更濃似乎在嘲笑自己,隨後就消失了。

第二天一早6點鐘時候,周平準時醒了過來,看着身邊像個孩子般熟睡的上官月兒,周平先是親吻了上官月兒的額頭,然後才輕輕地擡起了對方的頭,然後慢慢地把自己的手臂從頭下給退出來,頓覺一陣痠麻感。

周平來到廚房準備給上官月兒準備一頓豐盛的早晨,這可是他的拿手好戲,忙碌了半個小時之後周平終於給上官月兒做出了一頓純正的歐式早餐,就在周平準備去叫醒熟睡中的上官月兒的時候,電話卻響了起來。

‘喂,你倒是挺早的嗎?我都還沒睡醒呢’周平拿起手機假裝打哈切說道,打來電話正是一早就興奮早起的古馨彤。

此時周平公寓的大門外的公路上停着一輛國產勇士軍方專用越野車,通體軍綠,別提有多拉風了,一點也不輸那些豪華的跑車,引來路人都紛紛拍照留念。

‘懶豬,就知道睡,你快點下來啊,我在你的樓下等你,我們今天可是要去京城軍區,坐車都要有兩個小時呢,這還是不堵車的情況下,告訴你被墨跡啊’坐着越野車內的古馨彤一邊說着,一邊把頭伸向車窗玻璃打量着周平的住處。

這傢伙還真是有錢人啊,居然住得起這麼高級的地方,古馨彤是有點看不清周平了,她並不知道周平是古馨彤的保鏢的身份,只是認爲周平是一個有着怪癖的富家公子哥。

‘你慢慢等着吧,我還先洗個澡’周平說完就掛斷了電話,心裏也奇怪這丫頭是怎樣知道自己的住所,但後來也釋然,如果他動用警方的力量的話,要找到自己應該不但,更何況自己在警局的時候也留下過案底不是。

‘喂,喂,喂喂…敢掛本小姐電話’車上的古馨彤頓時一頓亂罵,根本沒有美女的模樣,這京城有多少公子哥恨不得接到自己的電話,這傢伙到好,似乎本小姐倒貼一般,古馨彤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羞辱,從來都是自己掛男人的電話的,沒想到現在居然被周平給掛了。

‘啪’車門一砸,古馨彤就氣憤着下車來,一身幹練的打扮,加上原本就美豔動人的臉蛋,立即引起了一些晨練之人的偷看,這氣質不正是現實版的花木蘭嗎,真真個英姿颯爽。

‘喂小姐,這是你的車嗎?這裏不讓停車,趕緊開走’就在古馨彤走了沒多遠的時候,背後卻傳來了令自己討厭的聲音。

扭頭一看原來是兩個執勤的交警,正在自己車前看着自己呢,兩名交警一看古馨彤如此美麗,原本準備要掏罰單的手也就聽了下來。

古馨彤本來就有氣,現在居然連兩個小交警和自己過不去,古馨彤快步走到了兩人面前,惡狠狠看着兩人。

‘呵呵,美女不好意思,這裏是不讓停車的’一名自以爲還有幾分姿色的交警笑道,還以爲自己的長相過得去。

‘你傻笑什麼,不知道你笑起來比哭還難看啊,馬上給我滾,不要阻礙我執行公務,要不然你們交警也到頭了’古馨彤拿出了一個紅色小本扔給對方,語言上絲毫沒有半點留情,就你這歪瓜裂棗的還想搭訕本小姐。

古馨彤是不發飆則以,一發起飆來,什麼人都不會放在眼中,今天周平給自己難堪一定要在軍區大比中找回了。

【求收藏鮮花訂閱】 原本想發飆的交警在接過紅色小本看過之後,也收住了火氣,趕緊賠笑起來,歸還了小本後,拉住一臉迷惑的另外一名交警趕緊離開。

‘怎麼了?那小丫頭太囂張了,現在正式號召嚴打的時候,我們不用怕她的’沒看過小本的交警憤憤不平起來。

‘你懂毛,那嚴打是打一般人,人家是軍方人物,你還自以爲是了,不想你的房貸車貸還不起,就要學會低調做人,大人物不要去招惹的好’那名自以爲帥氣的交警瞬間沒了脾氣,不由開導起來,上官月兒這樣的人可不是他們這些小蝦米可以管,他們也就是管管百姓罷了。

‘我靠,這麼嚴重啊,那感覺走吧’另外一名一聽腳下的腳步加快了,他可不想丟掉這個鐵飯碗。

對於兩名路人甲乙,古馨彤根本沒有放在心上,轉身又闖進了周平所在的公寓大廈中,他倒要看看這周平今天是這樣洗澡的。

一臉得意的周平並沒有意識到上官月兒的暴走,開心地端着準備好的早晨去臥室喚醒上官月兒。

‘小月亮,醒了,我們吃早晨了’周平在上官月兒耳邊親暱道,瞬間身體一陣**,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肉麻了,周平顫抖了一下身體,感覺自己似乎變了,變柔情了,難道這就是男女之愛帶來的變化嗎?

上官月兒此時早已甦醒了,在聽見周平這麼肉麻的稱呼後就更加不好意思醒來,只覺得自己臉熱,周平則是發現了現在的上官月兒的臉蛋通紅得如同蘋果般動容,讓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別裝了,我知道你醒了,你要是不吃可就涼了啊’周平坐在牀上笑道,再回想起來昨夜的風1流,真是令人回味了,最重要的是他發現這上官月兒還真是雛,昨晚自己忍不住多要了幾次,看來是把對方累得不輕啊。

回想起昨晚的旖旎來,周平頓覺當時的自己擁有揮霍不盡的彈藥一般洶涌,而且最重要的事,周平還感覺自己的紫氣升龍訣在經過昨晚之事後,隱隱有了不小的精進,難道這就是老A當年告訴自己的修煉紫氣升龍訣的另外一個奇妙所在。

‘你肉不肉麻啊,叫什麼小月亮啊’上官月兒見被周平識破後也不好再裝下去,紅着臉坐了起來。

‘哎呀’就在坐起來的瞬間,上官月兒感覺下身一陣刺痛,就知道昨晚有點過度消耗了,導致了一早都還有反應。

‘怎麼了?’周平一把抓住上官月兒的肩膀擔心道,他並不知道自己的昨晚的暴行會給上官月兒帶來如此痛苦。

‘怎麼了?你還好意思問,昨晚要不是太厲害了,到現在人家又怎麼會痛呢?’上官月兒嬌嗔道,這周平看來對於女人的一些事還是不知道的。

‘啊!不會吧,昨晚也就幾次,難道這還有限制不成,再說了,昨晚你爲什麼不說呢?你說了,我肯定會收斂的’周平表示無辜,他是真不知道女人之後是這麼痛苦的。

‘你還說,不許再說了,都不覺得害臊,我要吃東西了’上官月兒趕緊制止嘴巴沒把門的周平,這樣的事他也說得出口,昨晚上自己根本就沒有主導權,現在還說風涼話。

周平無奈不再說話,把精心製作的早晨給端到上官月兒的面前,但是還是警告自己以後還是要剋制一點,周平也感覺昨晚的兇猛似乎和自己修煉的紫氣升龍訣有一些關係。

上官月兒品嚐着周平製作的早餐,透出了小女人的幸福來,一時也喂上週平幾口,周平一開始還不適應,但後來也習慣了,現在的兩人根本就是恩愛小夫妻一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