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唐蕊站起來在四周走著活動身體,不參與顏溪胤和蘇蔚之間的爭鬥。

「是,少主。」蘇少主怎就學不乖呢?

蘇少主明知道他家少主對唐姑娘的不同,卻偏偏要這般做,在老虎頭上拔毛,少主不虐死蘇少主才怪。

只是……他始終沒看明白,唐姑娘到底有哪點能吸引得了少主的。

在他看來,唐姑娘就是一個尋常的女修鍊者,與其她的女子沒什麼區別。要說區別,唐姑娘很鎮定,對少主和蘇少主也不會犯花痴。

蘇蔚輕哼了一聲,走到一棵樹前坐下,靠著樹榦,「你送多少美人給我,我都收下,反正我後院的地方大,再多的美人也裝得下。」

顏溪胤看向唐蕊,見她走遠了一點兒,一個瞬移出現在她身邊,提醒道,「別走太遠,以防還有刺客。」

「嗯?嗯。」唐蕊無意識的歪了下頭,剛剛似乎有什麼在呼喚她。

那聲音彷彿來自很遙遠,很遙遠的地方,又彷彿在很近很近的地方。那聲音有一種魔力,會讓她不自覺的走向那聲音的發源地。

剛剛若不是顏溪胤過來提醒她,只怕她會走到那聲音的發源地。

她有一種感覺,那聲音的主人不會害她。

「出了什麼事嗎?」顏溪胤第一次瞧見唐蕊這樣,不免有一兩分擔心,「按你的性子,是不可能在經歷了之前的刺殺后離開這般遠的。」

蘇蔚的唇角勾起一抹趣味的笑意,真是看不出來,顏溪胤觀察唐蕊觀察得這般仔細,一點兒也不像平日里厭惡女子的他。

白青坐在火堆旁烤兔子,心裡嘆了口氣,他真是不明白少主的喜好。族中那麼多修為高又性子好的美人少主不要,偏偏選了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子。

他承認,唐姑娘的容貌幾乎沒女子比得上,可容貌又不能當飯吃。

唐蕊剛想說什麼,又聽到了那個聲音,不禁抬腳往前走。

「快來,快來,我在這裡,我在這裡。」

那聲音有著一股魔力,唐蕊強大的意志力在這個聲音的面前沒什麼用,雙目浮現幾分獃滯。

顏溪胤伸手一把抓住唐蕊的手臂,將她帶到自己的懷裡,打了一個結界隔絕所有的一切,警惕著四周。唐蕊剛才的樣子不對勁,這附近有什麼東西或者人在作怪。

聽不到那個聲音,唐蕊一瞬清醒了過來,眨了眨眼,安靜的靠在顏溪胤的懷裡。

「我剛聽到一個帶有魔力的聲音。它不停的在呼喚我,應該是讓我到它那兒,然後打算做什麼。」她說的同時提高了警惕心,讓自己不再受那聲音的迷惑,「之前我便是受到這聲音的迷惑,不自覺的往前走。」

顏溪胤用神識感知了四周一番,卻是什麼也沒有感知到。但他不認為唐蕊在說謊,她不是這樣的女子,分得清輕重,「那聲音是男還是女?」

「男的。」唐蕊剛說完,又聽到了那個聲音,「我又聽到那個聲音了,它不停在蠱惑我,要我到它那。」

這次若不是她有了警惕之心,顏溪胤又幫她,她極有可能會再次受到蠱惑。

「我感覺這個聲音的主人對我沒有壞心,不知為何非要我到它那兒。」

顏溪胤擰著眉頭,他設下了結界那聲音還能穿透他的結界,再從唐蕊剛才的模樣來猜測,這聲音有迷惑人心的力量。

會是什麼東西在作怪?

獨家佔有:老婆,吻你上癮 「你小心點,這聲音有迷惑人心的力量。有沒有興趣一探究竟?」他低頭望著懷中的唐蕊,眼含笑意,「有我在,不會有任何危險的,說不定我們還能娛樂一番。」

蘇蔚一個瞬移出現在顏溪胤的面前,意味不明的瞥了眼他懷中的唐蕊,這兩人還真是親密無間啊,「什麼聲音?你發現好玩的了?」

顏溪胤視蘇蔚無物,一個眼神都沒給他,一直望著懷中的唐蕊。

唐蕊思考了一番,當作沒有聽到蘇蔚的話,「那我們去看看,到底是什麼在作怪。」

「好。」顏溪胤說道,「白青留在這裡,再找幾樣清淡的吃食。」

「是,少主。」清淡的吃食,少主應該是為唐姑娘準備的,因為少主和蘇少主皆是可以不用進食。

蘇蔚朝天翻了個白眼,顏溪胤和唐蕊真不愧是看對了眼的一對兒,性子一樣的惡劣,當他不存在,欺負起他來毫不手軟。

他覺得,以後他的日子會多災多難。 ?、、、、、、、

陸浩被許辰一撞,跌坐在地上,看著許辰,滿腔的怒火平復了下。

「殺了他們,你想打草驚蛇嗎?」許辰問道。

許辰今天帶著大家成功救出陸瀅,而且無一人受傷,加上那神奇的「五行陣」讓幾位少年無形中對許辰產生了信服。

待到陸浩平靜下來后,許辰扶起他對著眾人說道:「這件事毫無疑問是杜天乾的,而這幾個人顯然不是杜家的家丁,杜天為何不讓自家家丁將瀅瀅綁回家呢?這明顯是最安全省事的法子。我猜想杜家必定出了什麼大事,加上今晚杜家大門緊閉,連杜天都出不來,只能派個家丁來,如此看來杜家的事還不小。」

「既然如此,那麼杜天的父親杜榮現在應該還不知道杜天乾的事,即使知道現在估計也沒工夫插手。可是,現在你要是殺了這幾個人,那便是人命關天的大事,即使杜家的事情再大,也一定會驚動杜榮。你殺了他們,無疑是在告訴杜榮,幾個和杜家有著人命恩怨的人還在外面逍遙。你要是杜榮你會怎麼辦?」許辰問道。

「更何況,一旦出了命案,必然會驚動縣衙,到時候捕快一來,官府便會大索全城,加上杜榮這個地頭蛇的幫助,我們逃得出豫章城嗎?」

眾人聽完許辰的一番分析,紛紛沉默了下來。

「小乞丐!你最好放了我們,不然等我們大哥雷老五來了,一定會取你們的狗命。告訴你我們大哥可是手裡見過血的江湖好漢。」一個受傷較輕的混混色厲內斂道。

「雷老五?你們知道這個人嗎?」許辰回頭問眾人。

「我知道,雷老五是『東城一霸』孫霸天手下的一個兄弟,排行老五。」皮猴兒倒是對這些市井傳聞了解的很熟。

「鐵牛,這『東城一霸』的事你都知道嗎?」許辰問道。

「大多都知道。」

「那便行了!」說著許辰拿起一根竹矛,狠狠地在那混混腦門上敲了一下,混混當即便暈了過去。

接著,許辰又一人一下給大漢和另一混混來了一下。並再次查看了下他們的繩索,發現綁得嚴實后,才直起身來。

「好了,他們今晚估計是醒不過來了,傷口也不再流血,一晚上應該死不了。等明天一早杜天和那個雷老五必會來此。我們現在趕緊走吧,濟病坊是回不去了,我們先去皇城寺呆一晚。」

……

眾人回到皇城寺后,發現方丈大師已經睡下。便沒有去打擾,徑直回到了許辰住的那間放著香燭的房間。

許辰讓陸瀅躺在自己的「床」上后,搬來幾個小凳,讓眾人圍圈而坐。

「現在我們開始談論下接下來的事情該怎麼辦。」

「首先,我們要明確這麼一點,我們現在的敵人是誰?一個是杜天還有他父親杜榮,另外一個便是那雷老五以及他後面的『東城一霸』孫霸天。」說著,許辰用燒剩下的香燭棒在地上畫了兩個圈。

「然後便是搜集敵人的情報,這一點至關重要。情報收集之後再來分析他們的優劣之處。我們先來看杜榮杜天父子。杜天,一個典型的『二世祖』,不足為慮。」說著許辰在右邊的圓圈邊上畫了個小圈並打上了叉。

「然後是杜榮,從今天早上杜榮在前院的表現來看,這是個果斷並且很有心機城府的人,比較難對付。」許辰在右邊的圈上劃了個勾。

鳳霸天下:驚世容華 「鐵牛,你還知道有關杜榮和他們家的事情嗎?什麼事都行,說出來給大家參考下。」

王鐵牛望了望眾人,便開始把他知道的有關杜家的發家史一一說了出來,從杜榮爺爺得到那顆明珠開始說起……

當年,杜榮的爺爺雖然很低調的處理掉了明珠,幾乎除了珠寶店老闆再無一人知曉。可是等他慢慢發家之後,便再也沒了顧忌,把這件事當成趣聞,樂此不疲地對商場上的一些朋友說起。

漸漸地,此事在這崇仁坊乃至豫章城都成了一樁奇聞軼事。

王鐵牛將杜榮爺爺得到明珠后的作為,以及此後杜家專做蚌殼生意,連著賣的都是破開的蚌殼等事,一件不落地告訴了許辰。

「看來這個杜榮的爺爺還真是個人物啊!」許辰贊道。

「杜榮頗有先祖之風,還好杜天不像他!」

「下面,咱們再來看看這個『東城一霸』,」許辰沉思一會兒后。

「『東城一霸』名叫孫霸天,是前幾年來到崇仁坊的,據說是東湖上的一個水盜,也有人說是個江湖流浪的漢子,手下有馮、陳、錢、雷四個拜過把子的兄弟,分別喚作『馮老二』、『陳老三』、『錢老四』、『雷老五』,號稱『四大金剛』。這五個人手上都有幾把子功夫,不多久便把崇仁坊里的潑皮混混全部收服下來,再和城裡其他幾個坊的混混幫派干過幾場,把他們都殺退回城裡去了,自此在這魚龍混雜的崇仁坊里便只剩下了他們。時常幹些打家劫舍、敲詐勒索的事。像綁人啊、向店鋪和漁戶們收保護費的事也經常干。」王鐵牛接著說道。

「官府不管嗎?還有崇仁坊的坊丁、武侯也不管?」許辰問道。

「咱們崇仁坊也只是前些年劃到豫章城的,以前這裡都算是城郊,再加上這裡就剩下些打魚販魚的漁夫,又沒什麼油水,衙門裡的捕快才不會來這裡。至於坊丁都是些老實巴交的漁夫子弟哪裡敢管?坊里的胡武侯是個退下來的府兵,倒是想管一管,可是雙拳難敵四手,和他們五個打過幾次,從來沒贏過,漸漸地也就不管了。」

「五個人,會武功,剛才我們乾的那個應該是雷老五手下的人,也不知道像這樣的人還有幾個?」許辰一邊低頭在地上畫著一邊說著。

眾人見許辰正在低頭沉思,都一言不發生怕擾了許辰。

經歷今天的這一切事情后,幾位少年早已將對許辰的輕視拋開。看著這位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少年,認真仔細地做事,許辰老成沉穩的樣子讓他在眾人心中開始建立起一絲威望。

許辰低頭計劃片刻后,抬起頭來,對著王鐵牛認真地說道:「鐵牛,現在我有幾件事情要你去辦,這事直接關係到我們的生死存亡。」

王鐵牛見許辰說的認真,也放下了平時嘻哈的作風,正襟危坐的聽著。

「第一件事,我要你去打探一下,今天晚上杜家大門緊閉到底放生了什麼事,還有杜家的生意大致都有哪些,杜榮為人如何,對待家丁漁夫,是寬是嚴?再打探下他和崇仁坊的副坊正之間關係如何,這點很關鍵,一般坊里的坊丁時常見到他們,這些消息他們應該知道。」

「第二件事,我要你去打探下孫霸天手下到底有多少人,普通的混混倒也不用太在意,關鍵是和今晚那個持刀大漢樣的人,他們那裡到底有多少?還有他手下『四大金剛』都有些什麼喜好,平時都愛幹些什麼,越全面越好。有問題嗎?」許辰盯著王鐵牛問道。

現代殺手生存指南 王鐵牛低頭想了想,道:「可以,只是……」

「只是什麼?」

「打聽這些消息就得找人套他們話,可是我要是無緣無故跑去問,誰會傻到跟我說這些啊!」王鐵牛撓著頭說道,「最好就是請他們吃吃飯、喝喝酒,三兩杯下去我有把握從他們嘴裡得到想要的東西。」

「也是,是我疏忽了,可是我身上的東西估計早就被河水沖走了,現在可真謂是身無分文啊!」許辰無奈地說道。

「我這裡還有些錢,」陸浩聞言從懷裡掏出了十幾枚銅錢,接著石磊和周康也把自己千辛萬苦存的錢掏了出來。

加上王鐵牛自己的一起也就幾十枚銅板,大家都是孤兒,這些錢還是大傢伙兒存了不知多久的積蓄。

「夠嗎?」許辰問道,剛來這個世界許辰對這裡的物價水平還沒有了解。

不出許辰意料之外,王鐵牛搖了搖頭。

「唉……真是一文錢難倒英雄漢啊!」許辰此刻深深地理解到了沒有錢的悲哀。

「看來要想辦法先弄點錢,這個計劃估計要推遲了,也不知道時間來不來得及。明天一早杜天、雷老五必定會知道今晚的事,反擊也一定會馬上到來。」許辰心裡想著。

正在五人愁眉不展的時候,木板床上的小女孩陸瀅伸手遞過來一支玉簪子,原來陸瀅一直沒睡,聽著大家的談論。

「辰哥哥,把我這支玉簪當了吧。」

「妹妹,這麼能行呢?這支玉簪子是姆媽留給你唯一的東西啊。」陸浩急忙抓住了陸瀅的手。

「浩哥哥,我知道啊,可是今天要是沒錢,辰哥哥的計劃就進行不下去了。到時候杜天找來,我們怎麼辦呢?」小女孩經過今天的事後彷彿一下子長大了。

聞言,陸浩默然,隨即重重的低下頭去。心想自己答應過母親要好好照顧妹妹,現在居然要淪落到靠妹妹賣簪子接濟,一時羞憤難當。

「瀅瀅別擔心,許大哥答應你,用不了多久這支簪子就會完璧歸趙的。」

「浩哥兒,你也振作點,一時的苦難算不得什麼,還有很多大事等著我們去做呢!」許辰拍著陸浩的肩膀說道。

陸浩抬起了頭,許辰緊緊注視著他的雙眼點了點頭,許辰伸出右手放在他面前。陸浩猶豫了會兒,便把自己的右手伸出,緊緊握住了許辰的手。

「也算我們一個!」石磊、周康、王鐵牛三人也將手伸了過來。

五隻手在這個夏日的小屋內第一次握在了一起,從此以後,他們將一起走過一段波瀾壯闊的路程。 顏溪胤牽起唐蕊的手,放開神識,「你順著聲音走,有我在不會有事的。」

唐蕊嗯了一聲,垂目望了眼兩人牽著的手,條件反射要甩開,但想到現在的情況她便沒有甩開,順著聲音往前走。

蘇蔚跟在唐蕊和顏溪胤的身後,唇角噙著一抹痞笑,越來越有趣了。

現在贏顏溪胤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看戲和挖牆腳,他對唐蕊這女人也挺感興趣的。

唐蕊順著聲音往前走,顏溪胤和蘇蔚跟著她。三人走了約莫大半個時辰,到了這座山的正中間的位置,她停了下來。

「在這下面。」她伸手指了下自己腳下的地方,「聲音是從這下面傳來的。」

顏溪胤微微眯了下眼,從地底下傳來的聲音?「這樣看來,不是有人要害你,而是地底下有遺迹一類的東西。」

重生娛樂圈之奮鬥人生 蘇蔚點了下頭,「唐姑娘的運氣不錯,有好東西主動找上門,這可是別人求都求不來的福氣。端看,這好東西是什麼。」

「顏溪胤,我有一種猜測,估計你也是這種猜測。那東西消失已久,無數人四處搜尋無果,現在也沒多少人知道那東西了。」

顏溪胤嗯了一聲,從唐蕊的遭遇來看,極有可能是那東西在搞鬼。

他瞟了眼唐蕊的容貌,從那東西的喜好來看,也不奇怪那東西為何會找上她了。

他眼目中的陰狠一閃,等會兒他得好好教導一番那東西規矩,什麼碰不得必須得記清楚。

唐蕊從顏溪胤和蘇蔚的話中抓住了關鍵的信息,東西……應該是武器一類的,且至少是仙器,否則不會有很多人尋找。

「我帶你下去,你告訴我有多深。」顏溪胤伸手摟著唐蕊的腰,打了個結界后鑽入地面。

對他來說,在地下和在地面沒有任何的區別,如履平地,周圍的石塊傷不了他絲毫,同樣也傷不了唐蕊。

唐蕊掃了一眼周圍的情況,發現不少對現代尋常人來說珍貴的好東西,在修鍊者的眼中只是廢物。

「難道是我思想不純潔嗎?」蘇蔚抬手摸著下巴,跟在顏溪胤的身後,剛才顏溪胤那話,任誰聽到也會胡思亂想的。

多深……是誰的多深?還要告訴他。

他在心裡嘆了口氣,面對唐蕊這麼一個絕色美人,實在是難以坐懷不亂啊。

平日視女人為無物的顏溪胤也栽在了唐蕊的手裡。

只不過,唐蕊家世不夠好,若是沒有足夠強大的修為,是不可能嫁給顏溪胤的。就算顏溪胤力排眾議娶了她,她也會很快死在顏家的各種陰謀詭計和暗殺中。

唐蕊越往地下走,越能清楚的聽到那個呼喚她的聲音,仿若是在她的耳邊響起,清晰得不能再清晰,「很近了。」

「一會兒你不要放鬆警惕,我懷疑是赤月琴。」顏溪胤叮囑道,「赤月琴是神器,擅長以琴音迷惑敵人,從而殺人無無形,是無數人追求的神器。」

唐蕊明了的哦了一聲,難怪她會被迷惑,原來是一個可以用琴音迷惑敵人的神器。

「這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赤月琴十分**。他選主的條件只有一個,要麼是絕色美人,要麼是絕世美男子,得是他看得上眼的那種。除此之外,他不管你是不是十惡不赦之人,也不管你會用他做什麼。」

唐蕊輕扯一下唇角,忽然之間她便不想要赤月琴了,好讓人無語的神器。

「就算是這樣,也有無數的人爭先恐後的求著赤月琴與他們契約。」蘇蔚接了話,「再有,赤月琴的本尊是琴,可以根據使用者的喜好幻化成其它的兵器。」

「赤月琴能蠱惑唐姑娘,足以證明你的容貌有出眾,連赤月琴也拜倒在你的裙下。」

「容貌又不能當飯吃。」但不得不說,不管是誰都喜歡看美好的事物,她也一樣,「我倒是寧願擁有一副普通一點兒的容貌,不會有這麼多的麻煩。」

任何人對美男美人皆會寬容幾分,在任何事上會偏向美男美人。

前身正是因為容貌太絕色,導致燕柔柔對她下殺手,丟了性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