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唐靈,我們又見面了。”見到駕駛座上的唐靈,不知如何打招呼的我只得生硬地吐出這麼一句。千言萬語的疑問匯成一道詢問的眼神,希望她能給出一些線索。

“我在胖子鞋底裝了個跟蹤儀。”唐靈一踩油門,越野車頓時轟鳴着朝前開去,碾壓着輪底的屍體發出噁心的聲音:“屠蘇傷好後,才一路追你們到這裏。”

“屠臣有什麼消息?”李錚問道。

“有。”唐靈頭也不回,卻將一把手槍朝李錚拋了過去:“我知道他在哪裏。現在就去找他。”

“你……還正常吧?”我有些驚詫,朝前探了探腦袋。

“怎麼說話呢?”唐靈轉頭瞪我一眼:“要不放心,那就趁我現在還正常,趕緊把正事解決了。”

看着母老虎發威的樣子,我不敢再說話,只得訕訕地看向窗外。夜色朦朧,月光照耀着遊走的喪屍,顯得蕭瑟而淒涼。一想到可能馬上就會遇見屠臣,心裏又涌上一些說不清的感覺。

“喂。”正當我有些昏昏欲睡的時候,身邊的胖子忽然拉了我一把。——此時車廂內已經十分寂靜。屠蘇坐在副駕駛,看不到他的情況。李錚也不言不語。

胖子把聲音壓得很低:“你別怪李錚。”

我一愣,只得苦笑:“我沒有。”

“我看得出你在怪他沒有救你。”胖子一臉“我就知道”的神情:“如果要怪,就怪我吧。”

“怪你幹什麼?”

“你的魅力沒有爺大。”胖子得意地一笑。

我一驚,好像猛地知道了什麼:“他……”

“我聽到聲音想出來看看,沒想到一出來就被兩隻喪屍犬纏住了。當時李錚正好過來,見我受困,又轉身看你。看得出,他很猶豫。”

“不過他離我最近,看樣子是想先救我,再回去幫你。”頓了頓,胖子又補充道。

我盯着胖子真誠的面容,一時間根本不知該如何回答,羞愧地想找個地縫鑽下去。——自己是何等自私,雖然嘴上不說,但心中何嘗沒有責怪過李錚?這麼看來,卻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想到李錚的那一句“對不起”,我更是百味雜陳。他對不起的不是對我的袖手旁觀,而是沒有先救我的無奈。該對不起的怎麼是他,應該是自己纔對! 「可,可是…」林長航想說可是我們兒子要轉的不是一中,是十二中呢。但是,一下子又怕真是。

「怎麼了,您兒子是叫林星,要轉來讀初一對不對?」吳煌問,手機號都對上了啊。

「對啊。」

「那不就是了,我這次給您打電話。是通知您,等開學時候記得帶您兒子來天海一中報道。」

「去天海一中報道?」林長航幾乎懷疑自己耳朵聽錯了。

就連甘秀都完全驚呆了,根本不敢相信,可很快事實證明是真的。

直到掛了電話,兩人都恍若夢中。

甘秀更是狠狠地掐了一下林長航,再問下是否做夢。

林長航還是將信將疑,只好打個電話給林不凡確認一下。沒想到真是,這更是高興壞了。

甘秀激動的不行!

兩人接著立刻打了電話給林不凡父母,好好感謝了一番。

林長風得知兒子能幫到自己弟弟,也是非常開心。

……

這麼一會,雲夢已經開車帶著林不凡接近天海大學門口。這時,林不凡接到曹琴的電話。

「小凡,到了沒啊?」

「快到了,表姐,到底什麼事啊?」林不凡趁機問。

「沒什麼,就是幾個朋友一起聚會,讓你假扮一下我男朋友而已。」

「什麼,假扮男朋友?」林不凡獃獃地看了一眼雲夢,忙道:「表姐,你可是我親表姐,這怎麼行?」

「怎麼不行,你不說,我不說,誰知道我是你表姐。你放心,只是假扮而已,又不是真的。」曹琴說。

「那還是不太好啊。」

「有什麼不好的,我跟你說,我都已經放話出去了,一會你可別揭穿我。要不然,我在學校丟死人了。」

「這…」林不凡苦笑不已,今天流行假扮男友嘛。這邊雲夢的還沒搞定,又一個來了。早知道是這樣,自己就說不在江海市得了。

「小凡,你不會是打算放表姐鴿子吧?」

「我哪裡敢。」林不凡無奈。

「那就好,我已經在校門口等你,快點哦。」曹琴鬆了一口氣。

林不凡無奈地放下手機。

雲夢看了眼林不凡,她聽到了林不凡的話,問道:「找你假扮男朋友?」

「嗯。」林不凡點頭。

「看來你假扮男朋友的業務挺忙啊。」雲夢沒好氣地說。

「我也希望不忙啊,要不夢姐,你取消我的假扮資格吧?」

「想的美!」雲夢嗔了一眼,說:「我可是都已經領你進門,不給我好好表現到底的話,看我怎麼收拾你。」

「好吧,希望接下來難度不會太大才好。」

「我不管,反正我可是用掉了一個要求,你必須做到完美。哪怕跟我假結婚,你也必須答應。」

「……」

林不凡無語,不過在他看來,怎麼都不會走向那一步。畢竟女孩子名節是非常重要的,更何況雲夢自己那麼優秀。

這麼一會,車子已經到了江海大學門口,林不凡一眼就看到遠處等待的曹琴。

只見她今天穿著一件貼身上衣,下面是那種迷你的短裙,整個人身子相當的火辣。這是她一貫喜歡的打扮方式。

「那就是你表姐吧?」雲夢車子並沒有靠近,看著遠處曹琴問。

「嗯。」

「很火辣嘛,今晚你有口福了。」

「口福,什麼意思?」

「裝什麼純,下車吧。」雲夢說。

林不凡微微一怔,沒有多想,走下了車。心中納悶,怎麼不開近一點呢。

租個美女當老婆 「明天你要參加拍賣會對吧,參加完了不要亂跑,第一時間聯繫我。」雲夢丟下一句話,就踩著油門急速離開。

林不凡搖了搖頭,轉頭走向曹琴的位置。這表姐也真是的,以她的條件,找男朋友不跟玩一樣,非得把自己拉來湊數。

他正走向曹琴,只見這時有幾個男子圍了上去。遠遠一看,看著不像熟人,立刻快步走過去。

曹琴正等著林不凡,眼見幾個痞里痞氣的男子湊上來。

領頭的麻臉青年嬉皮笑臉道:「美女,這麼晚一個人站在這多孤單,要不要一起去玩玩?」

曹琴臉色微變,冷冷道:「你們讓開,我男朋友馬上就要到了。」

「沒事,等你男朋友來了,叫他一起去,咱們先走吧。」麻臉青年邊說邊要動手。

「你幹什麼!」曹琴用力推開對方,同時怒道:「你再敢亂來,我就報警了。」

「喲,美女沒想到還挺冷的。只不過你報警又能怎樣,我們只是邀請你去玩玩而已。走吧,別浪費時間了。」

這一次,麻臉青年直接要摟著曹琴離開。

曹琴性子也是大膽,哪裡會讓對方如願。不但推開手,還一耳光打過去。

麻臉青年根本沒想到曹琴會如此大膽,直接生生挨了一下耳光,立刻怒了:「臭表子,敬酒不吃吃罰酒,給我帶走。」

聽到這話,幾名男子就要上前帶走曹琴。一人都準備好捂著曹琴的嘴,他們車子可就在前方。

「住手!」就在這時,林不凡及時趕到了。

曹琴趁著對方鬆手之際,趕緊站到林不凡的身邊。

麻臉青年冷哼一聲,惡狠狠道:「小子,這不關你的事,立刻滾開。否則的話,老子廢了你。」

林不凡一向討厭這種欺負女人的小混子,更何況欺負的是他表姐,冷冷道:「今天這事我管定了,我倒要看看你們怎麼廢我。」

「找死!」其中一個青年怒了,揚起拳頭上前重重砸向林不凡的臉蛋。這一下要是結實了,半邊臉都得腫。

曹琴先是嚇了一跳,不過很快想到林不凡的身手,稍微淡定一些。

果然,林不凡根本避都不避。只是右手一抬,就輕易地捏住了對方的手腕,輕輕一個發力。

青年就慘叫出聲,立刻抬腿踢向林不凡。

林不凡右腳微微一抬,直接踹了回去。

啊!

青年慘叫不已,接著只覺自己身子如同斷線風箏一般倒飛出去。

其他人全都呆了一下,誰也沒想到這小子還挺厲害,隨便一下就廢了他們一個兄弟。

麻臉青年立刻怒了,發狠道:「大家一起上,給我廢了他!」說話之間,他自己手中出現一把鋒利的摺疊刀,率先沖了出去。

其他三人也是圍了上去,一個個還挺凶。

曹琴都有些擔心,這些人看起來太兇殘了。 只不過,就憑這幾人還真不是林不凡的對手。

林不凡三拳兩腳,只一會就廢了幾人,一腳踩在麻臉青年的腿上,冷冷道:「現在,你還要廢了我嗎?」

「不,不,是我錯了,這位英雄,您大人有大量,饒了我吧。」麻臉青年一臉恐懼地求饒。

剛剛雖然只是短短几下,但對方下腳還真是夠狠辣的。只一下子,就廢了他們好些個人。

林不凡冷哼一聲,一腳重重踩下去,直接無視著凄厲的慘叫聲,冷冷道:「這次只是簡單教訓,若再讓我碰到你們胡作非為,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說完他才走向曹琴,關心問:「表姐,你沒事吧?」

「沒事!」曹琴搖頭,眼中依然有著驚嘆。再次見到林不凡的身手,真是越發佩服了。

「那就好,咱們走吧。」

「嗯!」

看著兩人離開,麻臉青年眼中閃過一道怒意,目光中充滿了陰沉。很顯然,他絕不會就此善罷甘休。

「麻哥…」

「他們樣子記住了吧,找出他們的來歷。」麻臉青年冷冷開口。

「是!」

「是什麼,趕緊打電話叫救護車。」

「好,好的!」

林不凡看曹琴還有些恍惚的樣子,關心地問:「表姐,你真的沒事嗎?」

「真沒事,今天真是多虧有你。要不然,就麻煩大了。」

「一點小事,沒什麼。只不過表姐你這打扮也確實,確實有一點過了。」林不凡看著曹琴修長細嫩的長腿,還有傲然的身軀,提醒說。

「怎麼過了?」曹琴停下腳步眨巴著眼睛,不解地問。

林不凡看著那微微一顫一顫的隆起,暗暗吞咽了一下口水,直說道:「就是穿的太暴露了點,男人一看就忍不住容易想多了。」

重生后黑心蓮太子說要娶我 「是嘛,那你怎麼沒有想多呢?」

「額!」林不凡總不能告訴她,自己只是忍著不多想。

「所以說,主要還在於人,那些人心思不軌,我穿再怎麼保守都一樣。再說了,我一沒露胸,二沒露屁,哪裡暴露了?」

「是,是,表姐你說的都對。」林不凡不知怎麼接她大膽的言語。

「這才對嘛,你再仔細看看,我這樣穿漂亮不?」曹琴站在林不凡面前,還特意轉了個圈。

「漂亮,漂亮極了!」林不凡發自內心的讚歎。這樣的女人,擱哪個男人也得誇讚啊,除非他不喜歡女人。

「那就好,今天可不能被她們比下去了。」曹琴臉上露出笑容,這時她手機響起,接了個電話后,忙說:「小凡,她們在催了,咱們趕緊過去。」

說話之間,她直接就挽著林不凡的手往前走。

林不凡呆了一下,只能傻傻地跟上,右手時不時地觸碰到曹琴的身子。

曹琴帶著他站在路邊等的士,特意提醒道:「小凡,一會可要記得,我現在不是你表姐,是你女朋友了。」

「一定要這樣嗎?」林不凡無奈。

「必須要啊,而且你還要把她們的男朋友給我比下去。」曹琴叮囑。

「表姐,萬一她們男朋友很厲害,我怎麼比啊。」

「第一,不能叫表姐,要叫我小琴。第二,不管他們多厲害,你只管負責比他們更厲害就行。」

「……」

「別發獃啊,聽到我話沒?」

「聽到了,我盡量。」林不凡無奈,這一個個都把自己當什麼人了,雲夢如此,曹琴竟然也這樣。

「不許盡量,必須做到。要不然,別怪我以後纏著你不放。」曹琴撒嬌道。

「額…」

林不凡想著,這一次還是好好滿足表姐的願望吧。要不然,被表姐纏上,又不能吃多痛苦。

今朝夜總會門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