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問得十分真誠,林寒確實有些疑惑。 其實吧,林寒對於自己的實力,還真是不清楚。

這玩意主要都是系統加的,自己也就用手點了一下。

鍛體的每一境界,按理來說,都可以劃分爲初、中、巔峯。

但這對於系統傍身的林寒來說,自己的每一層境界,都是直接就到巔峯了。

害,一點挑戰都沒有了。

趙闊顫巍巍地摸着骨折的手臂,疼的冷汗之下。

驟然聽見林寒真誠的詢問。

他的胸口急速起伏,臉色漲的通紅。

“你…你…你!”

氣的說不出話,儘管咬着牙,還是發出哀嚎。

林寒看着他沒有答話,搖了搖頭。

自己應該並不強,那麼答案顯而易行。

這傢伙太弱。

他想起先前趙元打敗李清風的一幕。

上前走了幾步。

感受到眼前的地板被黑影籠罩,趙闊疼痛間打了個寒戰。

急聲說道:“我認輸,我錯了,林少爺饒了我。”

烏黑的鞋靴只差一點,就要踢中趙闊的臉龐。

而此時準備出手阻攔的教習,鬆了口氣。

想起先前趙元對同學痛下殺手的場景,與如今的林寒相比之下。

未免太有些小家子氣,越想越覺得是。

得跟主任彙報一下,學院雖然重視天賦異稟的學員。

但絕對不能培養出大奸大惡之人!

“林寒對陣趙闊,林寒勝。”

而擂臺之下,每個人都瞪大了眼睛,更有人使勁地揉眼。

“我屮艸芔茻,發生了什麼?”

“這他喵的,我就去買了袋瓜子的時間啊。”

“林寒看着好帥啊!”

站在教習臺的陳曉靈,從林寒登臺開始,就一直在注意着他。

她的眼裏閃過異色,喃喃說道:

“這小子,沒想到竟然隱藏地這麼深,鍛體六重!”

同一時刻,不遠處的趙元,聽到學員們的聲音。

眉頭微皺,趙闊那個傢伙看來是敗了。

不過無妨。

林寒走下臺,看了看臉上淡然的趙元,眼神微眯。

這小王八蛋應該看到自己的戰鬥了,看他的神情,看來是很有自信啊。

時間流逝。

擂臺上繼續火熱的進行戰鬥。

林寒來到一處陰涼的小樹林。

【資質】:下等上品。

【修爲境界】:鍛體六重(+)。

【特殊職業】:一品煉丹師。

【經驗值】:1034。

【心法】:初級鍛體心法。(未開啓)

中級鍛體心法。(已開啓)

【武技】:劈掛拳法(小成級)(0/1000)

不朽金身(入門級)(0/1000)

一葦渡江(入門級)(0/1000)

【功德】:0。

【抽獎次數】:0次。

【倉庫】:無。

升級不朽金身功法。

叮!

消耗經驗值1000.

再一看武技欄。

【武技】:劈掛拳法(小成級)(0/1000)

不朽金身(小成級)(0/10000)

一葦渡江(入門級)(0/1000)

與此同時,林寒感覺到自己的身體。

有一股渾厚的暖流,傳到四肢百骸。

啊~~~

爽!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臂,隱隱有一層白色的薄膜。

林寒有些興奮,就是不知道,這小成的不朽金身有多厲害。

不行,自己要去試試。

左瞅瞅右看看。

林寒的眼裏一亮,向着某處場地走去。

夏雨夢雙手抱在胸前,靠在一顆大樹前,眼神微眯。

看着臺上的激烈戰鬥,似乎是在觀察有沒有強力的對手。

視線內,一道身影越來越靠近自己。

瞥了一眼。

“林寒,你來幹什麼?”

“嘿嘿,我來看看夏同學。”

夏雨夢翻了個白眼,這傢伙一臉賊兮兮地笑。

這回來找自己,恐怕也沒好事。

偏愛 算了,看在上次幫了自己的份上,本姑娘就姑且原諒你吧。

“有話快說,婆婆媽媽的。”

聲音冷冽,兩條劍眉頗有英氣。

這次林寒愣了,小孔雀這轉變的還真他喵快。

原本是一副高傲的樣子,現在倒是變得有些男子氣概了。

姑娘,你這路走岔劈了啊。

林寒有些嘆息,這長得還行的姑娘,就是脾氣有些急。

兩條眉毛上挑,宛如毛毛蟲,笑嘻嘻地說道:

“那個,夏同學,你來,打我一下。”

夏雨夢:“……………”

她看着眼前一本正經地林寒,將微抽的臉恢復正常,一字一字地說道:

“你讓我,打你?”

“對的,因爲我修煉了一門鍛體功法,但是不知道它的實際威力。”

林寒倒是實話實話,小孔雀這人雖然脾氣有些衝,但是性格還是很好的。

倒也不用怕泄露自己的武技。

有一說一,他有自信,小孔雀雖然很強。

但還不是自己的對手。

如果夏雨夢知道林寒心裏的想法,不知道會不會使出自己的全力。

寬敞的空地。

二人準備好,當然林寒只需要等着被打就行了。

“夏同學,夏同學,記得啊,五成力就行。”

夏雨夢聞言頷首點頭,一副我明白了的樣子。

但是暗地裏秀拳緊握,將自己的力道提升到七成。

本姑娘不說,誰知道?

砰的一聲,她高高躍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