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因為他們沒有借用任何傳承,但那些高手卻大多數都藉助了傳承,所以忘情谷和濟世堂的人,修為比之同齡之人,修為要弱一線的原因,不過戰力卻比同一級別高的多,大多可以越級戰鬥。

但對於他姚天泉卻不同了,有了這傳承,他們華清宮就可以有陰元境地高手坐鎮,到時候他們就能擠身於一線勢力之內,自己的地位肯定會因此得到更大的提高,畢竟這傳承是自己帶回去的。

加上看司馬召青他們幾位老前輩的表現,就知道,這陰元境的傳承,可不是一般的,否則他們也不會一副惋惜心疼的樣子。

而且一想到旁邊還有劉強和雲天霞,但她卻給了自己,所以心裡更是感激,把夢兒深深地印在了內心深處,突然想將來一定要用一生來報答她。

把那個高級的傳承給了龍天泉后,就一個人氣的找司馬召清三人說話去了。

聽著夢兒的抱怨,三人卻是苦不堪言,因為他們要聽她抱怨,沒辦法再去好好觀察有沒有他們所需要的東西被拍賣,而且有時候發現了也被她打亂,沒拍賣到。

幻兒倒也老實了下來,沒有再拍賣任何物品,現在三天的時間已經快完了,在這卻是五天多了,他們修鍊的修鍊,說話的說話,修鍊之人就算不吃不眠也都能撐好幾天,到達虛元境以後更是可以完全以元氣為能量,不吃不喝。

更何況這些前來拍賣會的,除了小輩,全都達到了這種地步以上,加上安排合理和靈果的供應,使得這近百年才會出現的大型拍賣會進行的了最後時刻。

當三件壓軸物品拿出來后,全場動容,就連那一直冷漠的劉強和說好不搗亂的兩兄妹也都看直了眼。

三件物品分別是一個極品陽元境的傳承、一件極品祖器、一座有著一片方圓三千里的移動洞府。

三件物品,經過一番大的爭奪,都有了歸屬。

那傳承被驚雷帝國用二十五萬極品玄元晶石拍走,極品的陽元境傳承,那至少也是陽元境圓滿巔峰,甚至准太極境留下的,這個價格,也不虧,如果不是今天那些真正的大勢力來的不多,而有的要拍賣剩下的兩樣東西,他絕對這個價格拿不走。

祖器被風靈宗以三十一萬極品玄元晶拍走,對他們來說這可是一個極品祖器,要不是沒想到濟世堂會拍賣這些絕品,而準備不足,他們的目標就會是那洞府,就是知道這些,他靈虛子才會當機立斷,直接強勢拍賣下了這祖器,沒有去打那洞府的主意。

那份魄力,也就證明了靈虛子為何能在風靈宗內,除了幾位老祖外,地位最高。

移動洞府卻被丹、器、陣三國,聯合天罡門、地煞門和司馬家及司徒家聯合以四十七萬極品玄元晶拍賣而去,說是為祝賀塵緣國升帝大典,這個強大的組合,也算是讓人忌殆了,而且他們因為是塵緣國的勢力,可能得到過消息,所以準備充足。 都看的出那三件東西的不凡之處,而搶奪道三樣東西的勢力,也都讓人忌殆,所以都不敢打什麼壞心思。

風靈宗,曾經風靈洲的霸主,現在的名譽掌管者。

驚雷帝國,十大帝國之一,而且還是地位靠前的存在。

丹、器、陣三國,那可算是風靈洲最富有的三個國家了,這只是指除了那些帝國之外的封國中最富有的,畢竟成立不久,底蘊不足,在加上塵緣國的幾個勢力,那絕對也是不弱於一帝國的勢力。

所以都沒有人去撞槍口。

自此,轟轟烈烈的濟世堂成立,和轟動全風靈洲的拍賣會,就此結束,而更為精彩的升帝大典,還有六日就開始了。

據說到時候還會有一次拍賣會,據傳,拍賣的東西,全出自塵緣國以及所屬勢力而且各種規格什麼的也不比這次的濟世拍賣會低。

拍賣會後,都被喜盈盈的趕出了濟世堂那數百里的小洞府,在裡面就是沒拍賣到自己有用的東西,甚至沒有拍賣到東西的人或勢力都是極為興奮,因為都有所得。

特別是那些小輩,修為都有所增長,那些做長輩的當然也高興啦!雖然沒拍賣到自己滿意的物品,但他們也都知道這是因為他們準備不足造成的。

因為之前他們不相信濟世堂有如此雄厚的實力和財力,畢竟像風靈宗這樣的霸主也是因為準備不足,而錯過了那移動洞府。

不過在這段時間內都是儘力準備,等著將來塵緣拍賣會上有所收穫。

那些沒拍賣到自己想要東西的人或勢力,有的也打起了壞心思,卻被濟世堂狠狠地收拾了一下,從此也就都安穩了下來,都等著離開濟世堂后再動手。

畢竟都見識過濟世堂的不凡之處就是風靈宗對那洞府包有幻想,也未輕舉妄動,因為靈虛子和那些人交過手,知道他們的難纏。

幻兒他們卻在拍賣會一結束就離開了,不過只有他們六個孩子,所以有些後來的,沒經歷幻和魯子復交手的人,就打起了他們的主意。

誰讓他們富有,而且還就只是一群孩子呢!

去的人倒是不少,結果卻都是有去無回,其中不乏幾個陰元境的高手存在,他們也都不知去了那裡,如憑空消失了一般。

一同消失的還有當時一齊前來,和器塵子起了衝突,的之後還幫濟世堂禦敵的八位男女。

「大娘、二娘、三娘,我們回來啦!」

幻剛從傳送陣內出來就大聲的嚷嚷道。

雲靜三人看著他們幾人,都是一臉慈愛。

幻兒和夢兒雖然不是她們親生,但云靜和雲炎玉為了實施滄浪子和海淵子的計劃,都是沒要孩子,只有雲瑩和嘯天生了憶夢,孫洛珊不知和他們兄弟三人誰,生出了憶幻,所以連姓都不用,只叫名字。

根據她們商議的最終結果,只好姓憶。

出了傳送陣所在的大殿,劉強幾人一陣新奇,都探頭探腦的觀察著,而且都有點膽怯。

現在他們才發現,忘情谷實際上只是一座平凡無奇的巨大盆地,而且顯的極為荒涼,因為建築極少,人更是少的可憐,不過元氣卻是濃郁的可以,足有他們宗門內元氣最濃厚地方的三倍還多。

有很多地方可能是因為天才地寶的原因,元氣都已經霧化了。

看著出現的三個女子,雖然臉上有著淡淡的愁容,但卻佯裝一臉慈祥的和兩個孩子鬧著玩,這在劉強的眼裡,是一陣羨慕。

而且在他們感覺三人就像平常人一樣,沒有他們想象的威壓,也沒他們想象的那樣莊重,和普通的母親沒有什麼不同。

從他們師門長老等人身上傳來的威壓就讓他們受不了,在這所有出現的人,沒有一點和他們在外邊所聽所聞的一樣,慢慢的也就大膽了起來,少了點原有的拘謹。

但那劉強突然看向了那座極高的懸崖,並且看著那斷字,好像入迷了一般。

雲靜首先發現了他的狀態,她們刻意不理他們這些冷月國的幾人,就是為了觀察他們,雖然她們也知道這幾個孩子資質不錯,如果是在她們忘情谷,有生之年肯定可以踏足陽元境,而且如果能讓他們滿意,她們也不介意教導一段時間的。

那樣就算踏入不了太極境,也可以成為準太極境的高手,但除了這劉強,他們還沒發現其餘三個有什麼出重的地方,因為不但是劉強的表現,還有就是他那一身隱藏很深的氣運,也讓雲靜重看一眼。

她看了一會,發現他還在參悟中,就回過頭來和孩子鬧著玩去了,並且向雲炎玉使了使眼色,雲炎玉不情願的過去找那劉強去了。

看著姐姐和妹妹跟五個孩子鬧的那麼開心,嘟了嘟嘴不滿的看向了劉強問道:「哎!小傢伙,你在那上面都看到了什麼?」

說著指了指那近千米外的懸崖,一臉期待的等著劉強的回答。

劉強回過神來不滿道:「一首詩!都怪你要不是又看到好幾招呢!哼!」也是,雖然是長輩,但也不應該打斷自己的參悟吧!

雲炎玉也不再輕視和不滿了,而且也知道為什麼大姐讓自己過來了,因為這又是一個可以安排之人。

一想到這就急不可耐的問道:「你看到的詩都認識嗎?能告訴我是什麼?」

劉強還是冷冷的反問道:「認識啊!可是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呀?」

雲炎玉卻換了個問題說道:「你是法華門的弟子,就算那丹塵子給你們便利,可就憑你們法華門的實力,可是沒有那麼多名額參與濟世堂的成立大典吧?能來兩個就不錯了,可你們卻來了四個,華清宮來了四個,冷月國來了七人,冷月商會卻沒來一人,我想你的名額是冷月商會來的吧?而你……」

「好了,我說還不行嗎!你別說了。」

雲炎玉還想分析下去的時候那劉強卻有些慌亂的妥協了,不過還是冷冷道:「你不離,我不棄,不離不棄不相欺,君身亡,我心狂,今生今世誓難忘。」 「哦!一個斷字,還有一個忘字,斷上的詩是:你不離,我不棄,不離不棄不相欺。

君身亡,我心狂,今生今世誓難忘。

忘字上是:三人爭鋒為何故,可憐望斷天涯路。

是非成敗轉頭空,莫忘天下眾蒼生。」

劉強說完看看幻,只見他卻哭了。並且喃喃自語:「三人爭鋒為何故?可憐望斷天涯路。

是非成敗轉頭空,莫忘天下眾蒼生。

娘!原來你真的那麼做了。」

看幻哭他娘,劉強也哭了起來,而且哭著哭著就抱在了一起哭,兩個不大的孩子互相抱著痛哭,別提多奇怪了。

幻不知怎麼就開口問道:「我是因為終於知道娘為什麼會把忘情谷讓了出去,她把我丟下不管,去找我嘯天爹,可是你哭什麼啊!」

「嗚嗚……在我沒出生的時候我大伯,禮親王叛變,殺了我爹,五爺爺因為要救我娘,親自去阻擋我大禮親王的叛軍,結果再也沒有回來。」

「我舅父和我二外公帶著我娘和龍印逃到了冷月國,秘密的在舅父私下建立的冷月商會停留了下來,但二外公卻因為救我表姐,受了重傷,雖然保住了性命,但卻僅把修為保留到了五行巔峰,如果沒有逆天的極品丹藥,只有不到十年的壽命了。」

「而我娘,因為動了胎氣,為了保住我的命,也在我出生時死了;是我舅父把我帶大,三歲時就教我識字、修鍊。」

「後來他不知道付出很大的代價,得到了一個逆天的陣法,雖然只是一次性的,只能用三年多的時間,但他卻讓我在裡面跟二外公學習修鍊了三年多,在陣法裡面卻足足有著十年時間,外公教會了我很多東西,可那三年卻是我最苦的日子。」

「後來聽說我那大伯一直在找我的下落,一年多以前,有人查到了冷月國,那人被我舅舅殺了,不過也知道了當年我曾祖父和我祖父、外公他們五人前去滄浪府,回來時只有祖父一人,當他得知一切的時候,氣的要殺了大伯,雖然沒那麼做,但卻做主取消了帝國稱號。」

「所以我爹爹和娘親的仇,我還需要努力去報,你一哭,我就想起了這些,所以也跟著哭了起來。」

聽著劉強哭著說了半天,幻也明白了,劉強本來應該是蜀漢帝國的太子,卻因為禮親王叛變,而不得不逃了出來。

一年多以前因為差點被禮親王找到,於是,本來在有準陽元境以及數位陰元境高手坐鎮的冷月商會,生活的很好的他,又不得不躲到了法華門。

誰讓他們有高手的,卻是老古董,對什麼都死板至極,從來不管冷月商會。

而冷月商會之所以不來參加濟世堂成立和塵緣國升帝大典,一是它知道一些忘情谷的秘密,所以對忘情谷所屬的勢力有些恨意。

再有就是知道忘情谷現在的實力之強、消息之靈通,怕一來就泄露了什麼。

更有怕與蜀漢國的人接觸而露出馬腳,因為蜀漢帝國的人肯定會來參加塵緣國的升帝大典。

劉強反應過來,惡狠狠地說:「都怪你娘她們,否則我爺爺他們也不會去滄浪府,那樣我爹也不會死了。」

幻以為他生氣了,剛想解釋就見他抱著自己哭著說:「我也知道這是爺爺他們自己的選擇,而且我爺爺還說滄浪子前輩他們很好的,他們做什麼事都是有原因的。」

「嗚嗚……」

「你不怪我?」幻小心的試問道。

「我為什麼要怪你?又不是你的錯,我聽二外公說過,萬惡之淵以西沒有任何勢力可以和滄浪子前輩他們為難的,而且要不是受到蠱惑,也沒有任何勢力敢去找他們的麻煩。」

隨即鄭重道:「幻,既然我們是朋友,那你能給我說說滄浪子前輩他們嗎?還有忘情谷怎麼會這麼弱?坐鎮的高手連一些二流國家都不如。」

「我也不清楚,我可以先給你說一下現在的忘情谷,還有我糊塗的地方吧?」

「嗯!」

「忘情谷實際上就是那懸崖,當初是我娘親為了讓我爹爹他們不再因情誤事,就一手在這建立了忘情谷,那首在忘字上的詩,就是寫當年的情況的。」

「三人爭鋒為何故?就是說滄浪爹爹、海淵爹爹、嘯天爹爹同時愛上了娘親,爭鋒吃醋,並且敵對,我娘親卻不知如何取捨,而且也讓救她性命的大娘三人失望,她也深深的感到自責,所以在懸崖之上創下了忘字的第二式:可憐望斷天涯路。」

純狼總裁:小妻子你別跑 說著他就又哭了起來,:「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自己的親爹是誰,娘都是三年回來一次,但從來不說我爹是誰,因為她怕傷害大娘她們。我長的像我娘,大娘她們不知道怎麼回事,總想弄明白我到底和夢兒是不是都是嘯天爹爹的孩子,但用盡各種辦法也沒弄清楚,而且總是強調我們是兄妹,不能相愛。」

「到底誰是你娘啊!我都聽糊塗了,你還是先給我解釋她們到底什麼關係吧!」

其實幻自己的腦子也有點轉不過彎來了,所以也很難解釋。

結果一解釋,他自己也迷糊了起來。

孩子終究還是孩子,雖然相比之下懂得多,生活的時間長,但卻不可能從根本上改變孩子的結局。

他們忘了身邊還有一個生命正以深邃的眼神看著他們,另外還有五道神念關注著他們。

「我也說不清楚啦!我只能告訴你,忘情谷本來是我親娘孫洛珊建立起來的,她是塵緣國永久的長公主,她才是我的生身之母。」

「夢兒是我三娘和嘯天爹爹的親生女兒;我大娘、二娘沒有孩子;她們的相公,分別是滄浪爹爹和海淵爹爹,不過他們在八年前那『海之清洗』的時候都不再了。」

「我嘯天爹爹也因為這事,傷心欲絕,發瘋后,來到忘情谷,把我娘的忘字隱去,刻上了斷字,忘情崖因此也由忘情崖變成了斷情崖,同時也留下了那首詩,裡面有著一套劍法,和忘字一樣,同樣是四式。」

「你怎麼老說廢話啊!你說的都等於沒說嗎!你還那麼特意強調那首詩幹嘛!我能自己領悟的,趕快說重點啊!」劉強聽得都不耐煩了。

「哦!」

「當年我娘見幾個爹爹太過分了,就離開了他們幾人,創下了忘字第三式:是非成敗轉頭空。」

「但最後一式大娘他們沒給我解釋,只是說以後讓我們自己領悟,斷字上的四式我不知道,以前我也沒機會接觸,不過我聽雷長老他們說過,那是因為嘯天爹爹在八年前滄浪府與海淵府滅門后跑到忘情崖留下的,好像是滄浪爹爹他們背叛了當初的什麼諾言,而從那之後嘯天爹爹就瘋了。」

他只顧自己說,沒看到劉強的臉色越來越黑,隨時就要爆發。

不知為何,平時也不怎麼愛說話的他,今天卻準備一次性說個夠,所以他仍在解釋著忘和斷劍訣的出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