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24 日

因為他知道。

而且,他的醫術,程映雪是信的。

他的能力和人格,也是程映雪讚賞的。

程映雪洗澡清消了之後,也只穿了寬大的工作服。

這樣,空蕩蕩的,但也方便檢查的。

如此看著,她依舊身材很出眾。

高挑,傲然。

宋三喜和她,來到B超室里。

程映雪取下金絲眼鏡。

露出微微有些虛張的大眸子,那看起來,很動人。

像個,冰天雪域來的公主似的。

宋三喜都微笑道:「雪導,你可真是一等一的大美人。」

「呵呵,謝謝」程映雪笑了笑,躺了下來。

隨後,宋三喜便進入了檢查程序。

撩起寬大的工作服,露出病灶來。

彼時,宋三喜熱血沸騰。

沒有辦法。

她,很完美。

三十四歲,依舊聖潔無瑕。

她閉著眼睛,冰雪俏臉,兩片紅暈,如同浮霞。

從來,沒有這樣過。

心跳,都有些快。

很快,宋三喜開始了超聲檢測。

非常細緻,而且手法純熟,很專業。

這水平,令程映雪很是佩服。

不多時,搞定了。

宋三喜又檢查了心口的情況。

因為,這病真的會有串聯。

果然,發現了汝腺上的囊腫。

一切搞定了之後,又做了拍片檢查。

最後,宋三喜才放下了她的工作服。

她平躺著,還是那麼完美。

表情,一如繼往的冰雪之狀。

宋三喜柔聲道:「雪導,你躺一躺,休息一下,我緩一下勁兒。我這病,也有點痛苦。」

程映雪,臉發燙,但點點頭,表示理解,輕聲道:「三喜,辛苦了。真是對不起,你的病,我還沒給你治,自己倒病了,還得靠你!」

「雪導,別這麼說。我們是師生,也是病友,應該相互支持的。回頭,歡迎你,為我做手術。」

程映雪笑笑,點了點頭。

她的治療方案,現在由藥用,變成了對宋三喜的神經剔除術。

摘剔掉一些神經,可能對於宋三喜的病情,能有好處。

隨後,宋三喜緩過來。

便結合圖像,讓程映雪了解一下檢查情況。

的確,在宮·頸環周,超生回測異常。

拍片,也清晰的呈現了出來。

屬於偏中期的腫瘤病變。

而且,雙汝腺,有附生的囊腫,屬於良性還是惡性,都需要活檢。

程映雪面對結果,啞然淺笑。

居然,伸手拍了拍宋三喜的肩膀,「好傢夥!我是真服你了!」

宋三喜謙遜的笑了笑,「我準備活檢材料去了。」

這得,用內窺鏡,穿到宮·外脖頸區,直接檢查病灶,同時提取腫瘤組織 只要有人來,宋文勇就會第一時間聽到,不過有時候,也有可能是警察來了,所以宋文勇也沒有當回事。當幾個人站到宋文勇監室的外面之時,宋文勇都沒有發覺到。

咳,咳!

聽到故意的咳嗽聲,宋文勇一下子就站了起來,向著外面看去。

竟然看到了張傑和王小雲,在張傑和王小雲的身邊是胡浩民。

張傑臉上帶着平靜和一絲笑容,似笑似不笑的樣子,看着有些滑稽。

王小雲還是落落大方的樣子。

許久未見到兩人,宋文勇再次看到兩人之時,還真有着一些親切感。

「怎麼是你們兩個?」宋文勇微微地一笑。

「怎麼,不行啊。」

張傑一面說着,一面示意,胡浩民把監室的門給打開。

「你們來這裏做什麼啊?」宋文勇向著張傑和王小雲看了去。

「接你回去啊。」王小雲微微地一笑。

聽到這句話,宋文勇有些懵。

「當真!」宋文勇眼中有着精芒閃動,向著張傑看了去。

「當然了,不信你問胡隊長。」張傑向著一側的胡浩民看了去。

胡浩民輕輕地點了點頭。

喜悅來得太突然。

「走吧!還磨嘰幹什麼啊,莫非,你真的是喜歡在這裏待着啊。」

張傑把宋文勇從裏面給拉了出來。

宋文勇很感謝。

猛一出來,外面的陽光有些太過強烈,一時之間宋文勇還真的是有些不太習慣。

王小雲和張傑,請宋文勇吃了頓飯,三人就在餐館外面找了一個安靜的角落,坐了下來。

「你們這些日子都去哪裏了?」宋文勇向著張傑和王小雲看了去。

兩個人當初不辭而別,打電話也不接,發短訊也不回,彷彿人間蒸發了似的。沒想到,在最需要他們的時候,他們卻是站了出來,還從公安局裏面把自己給撈了出來,這份恩情,宋文勇算是記下了。

「這個,你不需要知道,總之去做一些很重要的事情,來不及通知你。」張傑笑着說道。

有段日子沒見,宋文勇覺得,張傑和以前比,好像變化一些,以前總板着臉,現在不板臉了。

「謝謝你們能把我從拘留所裏面撈出來。」宋文勇一臉笑容地說道。

「這種話就不要說了,我們知道,你是冤枉的。」張傑說道。

「接下來,我需要為你們做什麼,不會這麼無緣無故,把我從拘留所裏面提出來的吧。」

宋文勇總覺得這件事情,沒有想像之中那麼簡單。

聽宋文勇這麼說,王小雲就豎起了大拇指。

「果然,是個聰明的小少年啊。」王小雲說道。

「有什麼儘管說,只要是我能夠做到的,一定都會儘力去做的。」畢竟人家把宋文勇救了出來,只要是能夠把地下古玩造假,這些勢力團伙給挖出來,宋文勇還是願意做出自己的努力的。

「現在還沒有什麼事情需要你來幫忙,不過以後有的話,會去找你的,到時候你不要推脫就行。」張傑笑着向著宋文勇看了去。

「放心,我現在可以走了嗎?」宋文勇還想要儘快地回師父家去給他們報個平安。

「當然可以。」張傑直接就對宋文勇揮了揮手。

「你的師父,還有師姐應該很擔心你,趕緊回去吧。」王小雲也是說道。

聽王小雲這麼說,宋文勇就知道,王小雲對他的事情還是知道的不少的。

「好的,謝謝你們了,我先走了。」

宋文勇說完,就慌慌張張離開了。

看着宋文勇離去,王小雲就向著張傑看了一眼。

「張隊,我們的計劃,還能順利地展開嗎?現在我們把宋文勇給救出來,未必是一件好事,也許,他將會面臨更多的危險啊。」王小雲輕聲地說道。

張傑如何能不知道,集古齋是清白的,而現在黑暗中的那隻大手,卻生生要把集古齋給搞垮,這一切不過就是,因為宋文勇一直都在調查造假這件事情。

其實本來,也只是宋文勇和王懷義之間的一些個人恩怨,可是現在宋文勇,卻是漸漸發現事情沒有這麼簡單,王懷義的背後,還有着很大的一隻黑手,那背後的背後還有沒有呢,這一切宋文勇都不得而知,反正現在宋文勇是惹上麻煩了,對方不惜做這麼一個大大的局,把宋文勇給送進拘留所。現在把宋文勇救出來,又將讓他陷入危難之間,張傑都明白。

「是不是好事不知道,不過這是上面的計劃,若不如此,好不容易找到的一絲線索,那就斷掉了。」張傑面色微沉。

「為什麼是宋文勇呢,他看着還只是一個孩子,我們不應該把他扔於危難中啊。」王小雲替宋文勇說了句話。

其實張傑的內心多少有些難過的,他挺喜歡宋文勇這個孩子的,聰明而且善良,為了一些正義之事,孤身奮戰。

「因為現在我們只能是這麼做了,那個團伙為了把集古齋弄倒,又是造假,又是陷害的,宋文勇的行為,已經有些激怒到他們了,而我相信,宋文勇還會繼續去調查這件事情的,到時候我們在暗中保護好他,也觀察一下接觸他的人,說不定真就能把這個我們追查了這麼久的大魚給釣上來。」張傑意味深長地說道。

張傑這麼說完之後,王小雲也是很理解張傑的心情,於是就微微地點了點頭。

宋文勇慌慌張張地跑到了胡家,一進門,院子裏面靜悄悄的,落針可聞。似乎沒有人。

「師父,愛玲。」

宋文勇輕輕地叫了一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