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因為在他說這番話之前,隨著感知到一名元素人的存在,朧火深沉且平淡的聲音已然傳入神魂:「能一個人過來嗎?我沒有戰鬥的意思,只想和你單獨談談。」

呂涼最開始是一愣,但隨即,關於紫鳳仙子的點點滴滴不自覺地浮現於腦海之中,其輕嘆一口氣后,直接就有了自己的打算。

「沒問題,不過,一切小心。」星辰散人倒是絲毫疑問也無,點了點頭,直接呼喝道,「隊伍且住,沒有我的指令,任何人不得前進半步!」

呂涼這邊也和劉煜等自己這方人馬打好招呼后,直接飛往了天災駐地深處。

一炷香的工夫后,偌大的廣場之上,兩個人靜靜而立,互相打量對方的眼神中,都有著一種超脫於陣營概念的複雜之感。

「謝謝你可以獨自前來,要不,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朧火輕吐一口氣,輕聲道,「朧火,天災軍團現任的王。」

「呂涼……說實話,如此面對你,我還真沒有想過。你的隊伍呢?不是真的撤了吧?」呂涼點點頭,臉上的表情也恢復平淡。

「對,都撤了,撤到一個沒人可以找到的偏僻之地了。」朧火倒是乾脆地點點頭,接著微微一笑道,「放心吧,起碼幾千年內,我們都會很安靜。待我覺得時機成熟,也許會再次捲土重來吧,到時,才是我們真正以死相拼的決戰之刻!但不會再是這裡,因為,你將是我們最優先的目標!畢竟,不除去你,我們在哪裡展開攻勢,都不會順利。」

「你倒是直白……這具軀體,似乎不是真身,但應該,也不是簡單的分身。捨得留在這裡,應該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囑託我吧?」呂涼苦笑一聲,這種敵人是最令人頭疼的,冷靜的頭腦,決死的心,勁敵兩條最重要的標準,全齊!

「是紫鳳的事情……」朧火似乎是鼓足了勇氣,猛然昂起頭,跨前兩步,死死盯著呂涼道,「你一定會把她和夜龍的殘魂送入輪迴之井,對不對!」

「這個不用你說,我一定會做到,除非我的命在那之前就丟了。」呂涼話語雖平淡,但其內蘊含的決絕之意,足夠令任何人動容!

「好,好……如此,我還有個不情之請!」朧火此時竟然直接跪倒在地,恭敬一拜道,「不管以後怎樣,起碼我這具凝聚了對紫鳳全部之愛的魂魄之體,也想隨她一同步入輪迴之井!下一世……沒有戰爭,沒有修仙,我們,要以凡俗之人的身份快樂一世……」

「我……答應你!」看著對方臉上無限憧憬的神光,呂涼沒有任何猶豫地點了點頭,這一刻,無所謂陣營的對立,有的,只是兩個同樣渴望桃源生活之人的惺惺相惜。

「真的多謝了,如果不是陣營的對立,也許,我們可以成為很好的朋友。」朧火的頭頂此時升起一縷赤金魂氣,徐徐飄到呂涼身前,而他自己的軀體則開始若現若現起來,「當你和我本體見面時,請不要有任何所謂的幻想。因為,所有不配當王的感情,都隨著我這縷魂體的消失而消散。再見面時,他只會是天災軍團歷史上,最冷酷,也是最優秀的鐵血之王……」說完,其直接化為縷縷青煙,就此消失不見。

呂涼則默默地收起這縷魂氣,重重嘆息一聲后,直接以響徹八方的洪音吼道:「天災軍團的所有人馬,已經全部撤離此地!而且,絕不會再出現在這邊的天界!」

隨著他的吼聲,片刻后,山呼海嘯般的歡呼聲漸漸擴散開來,再次出現於眼前的修仙者們,已經沒有了方陣的概念,吶喊的,擁抱的,抹淚的……都在為這長久戰爭的結束,全力抒發著自己的激動之情。

「呂涼! 重生之萌寶來襲 呂涼!呂涼!」

嘈雜的人群中,不知道是誰先這麼喊了起來。漸漸的,開始有了第二個、第三個……當半炷香的工夫過去,當整個空間內整齊劃一的「呂涼」之聲響徹晴空,這個大家口中的當事人,已經被無數恭敬跪拜的修仙者圍在了最中間,正汗流浹背地回著禮……

「老大!這是我們的老大!嗚嗚嗚,我他娘的,太榮幸了!」劉煜這個大老爺們兒,此時一臉激動地抹著淚,身後幾人也差不多一個樣子,顯然是被這種震撼的場景感動了。

「千骨,你覺得,他還行嗎?起碼我看來,將家族命運押在他手上,是目前為止最正確的決定!」人群外,文小婧秀美的雙目閃閃發亮。

「也許吧……哼,正好克制元素人的體質,命倒是不錯。實力嘛……馬馬虎虎吧。」林千骨則倔強地一撅小嘴兒,雖然依舊滿臉的不服氣,但眼中卻沒有了之前的輕視之色。

「你別就最硬,敢找我家相公打一架嗎?」東方筱玉不但眼中冒著小星星,連稱呼都直接改了,哪裡還有半點聖女的樣子,「再一次下定決心!無論如何,再也不離開他半步!」

這裡的狂歡進行了半個多時辰后,就是回到天盟聯軍主營地后,繼續進行的,持續了足有十日之久的各種歡慶活動!

這期間,呂涼是痛並快樂著。

無數的讚譽和邀約紛至沓來,以至少每一炷香的速度頻率噴涌著,弄得他在應接不暇之餘,面目表情已經基本笑得抽搐了……

當然,最令他驚喜的一件事,是徐慕白和厲無意的意外聯袂而來,兄弟三人久別重逢,除了大醉三日外,就是無盡的暢聊。

這個期間,「呂涼」的名號,已經成了整個中階界面最強的代名詞,其一人逆轉戰局的勇武事迹,別說是混沌天界與盤古天界了,就連女媧空間那邊的聖祖殿,竟然都出聲稱讚了一番!

在這種無上的榮光面前,呂涼的表現,一如既往的深沉與謙遜,除了兄弟三人放肆的幾個晚上,其它所有的待人接物,全都讓人不得不再次翹起大拇指:好一個淡泊名利的妖孽俊才!

直到第十一日,在呂涼向星辰散人百般懇切的告饒之下,這場狂歡的盛宴才算暫時告一段落。得空的呂涼,則第一時間出現在玄黎緋舞的洞府之內,恭敬一拜后,就是一臉的極度渴望。

玄黎緋舞則慈愛地看著他,半晌后,面上閃過一絲複雜的愁容,輕聲道:「你娘,目前正在恢復著軀體,估計再有百年,應該就可以如我一樣重塑真身。只不過,她這次並沒有隨我前來,連同虛彌神境,依舊處於刀劍神皇的掌控之下。那個人托我告訴你,只要你加入閻組織,團聚指日可待。可如果不加入……那就等著組織徹底敗亡的那刻,到時再見吧!」

(ps:第五卷,將於明日的章節結束,還是那句話:老呂需要兩天好好將構思好的第六卷大綱潤色一番,這兩天就是本周的六日,提前告訴大家,敬請諒解,謝謝!) 「什麼……」呂涼聞聽此言,先是一愣,臉上的激動之情也漸漸散去,隨後輕嘆一口氣,苦笑道,「還真是個兩難的選擇……不過,起碼現在,我還真沒有加入閻組織的想法。對了,緋舞前輩,你覺得閻組織是個好地方嗎?」

「我唯一能說的,是那裡的大家對我都很好,尤其是他……」玄黎緋舞也低下頭,顯然在回憶著什麼。

「他……現在是哪個身份為主?還是,已經完全成為了真正的刀劍神皇?」得知母親正在重塑軀體,再結合玄黎緋舞的描述,呂涼倒是不再有任何擔憂,轉而,就不可抑止地思憶起了張夢道和聶青雲……

玄黎緋舞則繼續搖頭道:「神皇身份為主吧,不過,他每次望向我的眼神,都有著夢道獨有的溫存之感。還有些我們獨處的時候,你的名字,也是他最常掛在嘴邊的……」

兩人繼續聊了片刻后,還是玄黎緋舞輕聲道:「你還是趕去隔壁吧,她那裡其實早就等得急死了,只是礙於我在這裡,才一直忍著沒直接把你拉過去。」

「那位前輩,是閻組織的尊神吧?不知她為何如此著急見我……」呂涼點點頭,但還是想先問個清楚,因為之前戰場之上,他根本就沒記清對方當時說什麼了。

「我唯一能告訴的你,是她的稱號為『無言』,與八神將中已經涅槃的金佛有舊,剩下的,就看她問你什麼了。你盡量照實回答,這樣無論是什麼結果,她都不會對你不利的。」玄黎緋舞叮囑完后,又輕聲道,「我下來這裡,就是為了幫你和玄黎震老祖盡一份力,如今願望達成,待無言和你的事情完結,將即刻回歸閻組織。另外,關於我和你娘的一切,都不用擔心,在那裡,沒有人可以傷害我們分毫。」

……

當呂涼走出玄黎緋舞的洞府時,是既欣喜又哀愁。

喜的是母親即將真正的復活,愁的,自然是刀劍神皇提出的要求。

「算了,一切,都等上到女媧空間再說吧!我一定要找到,讓我們一家人團聚的方法!」呂涼最終長出一口氣,又緊緊握了握雙拳,算是暫且將此事放在了一邊。

「和她談完了?終於……可以好好聊聊我想知道的事情了。」這次的尼姑,倒是沒有先前的激烈反應了,只不過,其目光中的期盼之色卻更加濃郁。

「前輩,只要是我能說的,一定如實相告!」呂涼先擺明一個態度,隨即輕問道,「您口中的『阿牛』,是……八神將的金佛前輩嗎?」

「就是他……他、他涅盤前,傳你的話中,可否提到了誰?」尼姑先是凄楚地點點頭,隨即連話音都顫抖起來,先前戰場上的霸氣此時全無,反而呈現出一種嬌弱女子獨有的愁郁之感。

「金佛前輩的那番話,我只能對一個人說……果然,前輩就是小妮嗎……」呂涼本來還有些猶豫,待看到對方抽出的一條錦緞時,終於明白,那個可以和自己共享秘密的「小妮」,正是面前早已淚流滿面的尼姑。

那是一條有些破舊的金色錦緞,其上的圖案已經模糊不清,但右下角的三個小字「贈小妮」,卻依舊清晰可見,加上對方流露的真情實意,呂涼此刻已無一絲懷疑。

當下,數道禁制憑空而起,將兩人里三層外三層的包裹起來,其內,呂涼沒有任何保留的,從鬼斗之陣開始講起,一直到金佛臨終的囑託為終,將自己知道的整個事情經過都詳盡地闡述了一遍。

在聽的過程中,尼姑一直是一副聚精會神的樣子,好像生怕自己落下哪個字,待全部聽完,先是嘴裡獃獃地念著「阿牛」,接下來,原本止住的淚水,再度如瀑般的肆意而下……

呂涼此時,也眼圈紅紅的,有心安慰對方几句,但每每話到嘴邊,金佛救助大家的一幕幕場景就浮現心間,弄得他都忍不住要哭出來了。

好在兩炷香的工夫后,尼姑的哭聲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咬牙切齒的凶栗模樣:「又是鬼斗邪陣!如果沒有金光神廟的破事兒……我們又怎麼會是陣營對立的關係……聖祖殿……不行,我要回閻組織!這一切,一定和那兩個計劃脫不開干係!」

「前輩莫急!金佛前輩如此叮囑,定是此事關係重大!線索未明之前,我們還需靜待時機……」呂涼一驚,趕緊出言阻攔。

「你不必勸我!放心吧!阿牛都知道的利害,我也懂!」尼姑直接一擺手,沉聲道,「我會以自己的方式去查!同樣的,形式明朗前,我不會出手!」

「前輩,要不……我們合作?我上到女媧空間,也會打探這方面的消息,如果有什麼有價值的線索,咱們也可以互通有無。只是不知這聯絡之法……」拋開陣營問題,呂涼是真心想合作,金光神廟的謎案,折磨他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最關鍵的,這真不像是一個人可以搞定的……

「拿去!有什麼消息,我們通過這個聯絡!」尼姑點點頭,隨手拋出一枚滿是孔洞的灰色小石球,「這是我本命魂核具現化的產物,你融入自己的神魂吧,有什麼事情,直接神魂溝通即可。另外,從此以後,我也不可能對你動手,除非,我自己先不想活了。」

「這……我明白了!定然不負前輩厚望!有生之年,金光神廟的謎案,我一定還他個水落石出!」呂涼先是一驚,待看到對方決絕的眼神時,還是鄭重地點了點頭。

「我不希望你短命,所以,上到女媧空間前,有些必要的話還是提前和你說了吧!」尼姑此時重新恢復了清肅的面容,輕聲道,「你在這中階界面,說無敵的存在,已不為過。但到了女媧空間,你的實力,撐死了,同階之中,也不過是勉強上等。那裡的界面不再有任何束縛之力,是所有人最真實潛力和戰力的體現之地!修為哪怕只差一個級別,想要越級挑戰獲勝,都是只有異常妖孽之人才可能辦到!」

「我明白!所以,我早就打算,一定要讓自己的實力更進一步,然後再上到女媧空間!我給自己的時限,是千年!」呂涼對此說法深以為是,因為這不是他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而且,一想起那難纏的三聖境,他也不得不強迫自己再進一步。

「好!千年後,希望你可以在強者如林的女媧空間開拓出屬於自己的一席之地!只有擁有一定的地位,才可能接觸到當年謎案的關鍵部分,才可能真的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尼姑點點頭,讚許的目光一閃而過,隨後身形一晃,直接就消失不見了。

呂涼本來還想問問當年金光神廟的情況,但隨著下一刻,尼姑和玄黎緋舞雙雙辭別而去,也就此沒有了下文。

三日後,呂涼正式向所有人表達了再煉千年的決定,此時,他的心裡,已經有了最佳的選擇之地!

這一次,除了初始跟隨自己的劉煜等十四人,包括狐狼部落和文小婧等人,全部要以自己的方式同樣試練千年。一是因為這麼多人不可能一起隨呂涼去某個地方,二來,也是最重要的,呂涼要去的那個地方,這些人還真不可能進去!

「三弟!我和大哥也要回去好好修鍊,爭取早日與你在女媧空間重逢!到時,咱們兄弟三個還要一起打天下!」厲無意和徐慕白也於互相叮囑一番后,辭別而去。

……

五日後,幽冥大世界北部,紅塵凈土的空間內,光影陸續閃現,呂涼等十五人全數回歸於此!

「嗷!小弟,在下面夠威風的啊!你知道不?你現在可以響噹噹的『法外第七人』了!綽號『越道魔仙』……」沒等呂涼探看周圍情況,大黃狗喋喋不休的聲音就直接傳來,然後其賤兮兮的身形就顛顛地跑了過來,上下打量的同時,還流著口水道,「這次要吃哪裡呢?」

「大哥……我的天玄聖藤廢了,還請口下留情!」呂涼欣喜之餘,也是苦笑不得,自己這位大哥越來越像條真正的狗了……

劉煜等人倒是非常識趣,恭敬地對著大黃狗參拜一番后,直接就奔向了紅塵煉心之境,很明顯,他們打算繼續在那裡提升自己的能力。

呂涼則是先把萬妖谷的情況做了一個彙報,待說到兩位領袖身死道消的情況時,沒有任何意外,大黃狗這邊是渾身殺氣四溢地好好咆哮了一番。

愛若回首 隨後,在其一路咬牙切齒的怒罵聲中,還是引著呂涼來到了客棧之前,在那裡,一臉微笑的蛇蠍美婦正沖著他招手,而且,可能是知道大黃狗確實很不爽,還難得地安慰了它幾句,同時輕聲道:「你自己進去吧,相公在二樓等你多時了。」

呂涼恭敬一拜的同時,將對『法外第七人』稱號的疑惑放置一邊,就一門心思想著如何提升自己了。因為劉煜他們都可以繼續紅塵煉心,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是絕不適合再去裡面了。因為之前最後一次出來,除了變本加厲倍受煎熬的道心外,於修為可是再也無法提升一步了。

「呵呵,恭喜小友已得笑傲天界之力啊!」鴻鈞老祖盤膝坐在床上,笑眯眯地捻著鬍子。

「前輩,您就別埋汰我了。對於將來的女媧空間,我可是差太遠了!」呂涼恭敬一拜的同時,苦笑道,「那裡我必定要去,但自己的斤兩自己知道,還請前輩指點我繼續提升實力之法!」

「我最喜歡的,就是你的自知之明,這也是一個有希望屹立在宇宙頂端強者必須具備的基本素質!」鴻鈞老祖滿意地點點頭,「你思慮得不錯,煉心之境,於你已經無提升之力。你也應該知道,修仙修仙,修到最後,哪裡還有一點『仙』的感覺啊……到了祖級這個階段,每一次修為的提升,哪怕只是那麼一點點,不光需要一定的機緣,更需要有一顆不畏死的決絕之心!我只問你,如果你修為的提升,要你用命去換,你是否願意?」

「願意!還請前輩指點我!」呂涼沒有任何猶豫,鄭重地點點頭道,「沒有與女媧空間相匹配的實力,我就算上去,也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兒!」

「是的,你在中階界面確實已無敵手,即便是八神將這級的高手,能和你打個平手就不錯了。但你必須知道,並不是你的功法真的勝過了他們,而是天道壓制之力將他們的實力都打著近乎四成的折扣呢!一旦到了女媧空間那種毫無限制之地,如果是現在的你,一個八神將,就足夠有讓你灰飛煙滅的絕對實力!」鴻鈞老祖的面色也嚴肅起來,看著目光無比堅定的呂涼,輕聲道,「如果沒有問題,『狂域』,應該是最適合你的地方!」

「狂域……」呂涼目光猛然一亮,他知道,這位前輩大能推薦的試練之所,必然是真的可以提升自己之地。

「如其名,進入的人,大部分都發狂而終。只有極少數心智和膽魄異常堅韌者,在完好出來的同時,實力都有了非同一般質的飛躍!」鴻鈞老祖此時微微一笑道,「說兩個你熟悉的人,林千骨那小丫頭,還有已經涅槃的金佛,就是那裡的試練合格者。」

「他們?我明白了!什麼時候我可以去?」呂涼先是一愣,隨即就是滿臉的期待。

「去門口找大黃吧,他會帶你去的。但你需切記一點,如果你感覺自己的道心已然不穩,寧願自斷修為,也絕不能硬挺下去!不知進退者,只能淪為狂域內無盡殺靈中一員。你,務必好自為之。」鴻鈞老祖面色鄭重地叮囑完后,直接揮了揮手。

呂涼則拜了又拜,便不再耽誤,直接下樓而去。門口處,大黃狗依舊罵罵咧咧的,直到看見呂涼,才沉聲道:「決定了?」

「決定了!請老大現在就帶我過去!」呂涼這邊是真的迫不及待了。

片刻后,凈土空間最西方的一處井口旁,一人一狗立住了身形。

「鴻鈞老大應該把其中的利害都告訴你了,我就不廢話了,希望你再出來時,能夠給我進一步的驚喜!」大黃狗此時突然又神秘一笑道,「如果你能給我驚喜,我同樣會還你一個更大的驚喜!」

「一言為定!」呂涼再次恭敬一拜后,沒有任何耽誤,直接躍入井中,就此開始了長達千年的生死試練。

大黃狗則在搖著禿尾巴離開的時候,口中喃喃自語道:「當年刀劍神皇創建此域后,至今入內的已過百萬之數,但完好出來的,似乎也就幾千之數。林千骨那丫頭闖過了一百九十二層止步,金佛則是闖過了二百零五層止步……你小子,究竟又可以做到什麼地步呢?」

(ps:第五卷於此,正式宣告結束。周一再見時,應該就是第六卷《女媧秘聞》的開篇,這也會是整部小說最高氵朝部分的開端,敬請大家期待!) 日月穿梭,自天災軍團退卻之日算起,修仙界已然渡過了一千一百多年。

女媧空間,是如今最強大的界面,沒有之一! 重生之千金要復仇 因為這也是目前宇宙內,唯一僅存的高階界面!

其界域之廣博,已經不能以任何一個中階界面為比較,其內五大界域,如果形象點描述,即便是面積最小的「聖域」,也足比混沌天界加盤古天界的總面積之和還寬廣一倍有餘!

五大界域中,核心之地正是有原盤古遺民居住的聖域,包括整個宇宙明面上最強大的組織,聖祖殿,也直接坐落其中。

剩下的四片界域,西部,為荒古禁地,乃是遠古荒獸們的聚居地。東部和北部則是包括十大荒古世家在內的廣大住民之地。最後的南部,本來是和東部、北部差不多的存在,但之所以單提出來,是因為那裡有一處即便連聖域都無法比擬的重要所在:七水之都!

相傳,當年六道仙人最傑出的三大發明,之一為輪迴之井,二為三十六奇陣,第三,即為如今的七水之都。

這裡共分七座島嶼,每一座島嶼上,都有著一座工坊,一座有著全宇宙內最先進天材地寶及法寶裝置製造水平的頂級工坊!

此時的女媧空間,表面上依舊是如昨日般的昇平之景,但實則,一種詭異的風雨欲來之勢,正悄然的降臨開來……

這千年之間,首當其衝發生巨大變革的,就是聖域內四大名門的格局。

之前的小型戰爭中,姜家一舉滅掉了姬家的全部戰力,雖然留下了原家主姬發,但所有人都知道,那不過是給聖祖殿面子的傀儡之計罷了。

文家的態度,也終於不再搖擺,事件后的第二年,就正式宣布,從此和姜家結為生死同盟,永世不叛!

至於原本和姬家交好的文家,隨著最被寄予厚望的姚文龍身死道消,乾脆直接宣布永遠退出所謂的「名門」行列,就此搬到聖域邊緣之地,徹底過起了隱士一般的生活。

至此,雖然名義上還有三家名門,但所有人都知道,姜家,已經完全主宰了聖域除聖祖殿勢力外的一切資源。好在不管是姜無煥還是姜應龍,倒是非常知道進退,兩人曾主動上聖祖殿和無極五祖的處所,密談了三日三夜。沒有人知道他們具體聊了什麼,不過,自打他們重回姜家后,聖祖殿率先宣布:姜家,從此成為了他們在聖域的代言人!

而此時此刻,姜家偌大的主殿深處,父子二人正談論著什麼,有意思的是,在姜無煥一臉輕鬆的映襯下,是姜應龍難得緊皺的眉頭。

「這都一千多年了,你這進展……唉,想當年,為父家中旌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我一直以為你小子就長相和這方面功力,起碼繼承了我八成的水準。只不過……」姜應龍一臉的調侃狀態。

「得了吧,爹啊,你是沒實際試試啊!」姜應龍苦笑一聲,搖頭道,「倒也不是完全沒有進展,起碼現在我們是好朋友的關係……我現在對這個呂涼,是越來越好奇了!」

「應龍啊,我知道你為了龍之環,也算是盡了最大努力了。劉家的丫頭,和老劉頭一個性子,屬於一根筋到底,只要心裡認定,撞了南牆都不一定回頭的那種!我們不知道她和呂涼之間有多麼深的羈絆,但既然至今你都拿不下她,也許,我們該換個方法了!「姜應龍的面色也漸漸嚴肅起來,輕捻著鬍子道,「呂涼本應在百年前就到女媧空間了,不過,空間通道那邊始終沒有傳來關於其的任何消息,還真不愧對我們一直以來對其的高估!」

「除非他死了,否則,必定會來!」姜應龍則重重地點頭道,「您說得對,也許是我有些著相了!有龍之環的人,並不一定是我們要下手的目標!我明白了!爹,那小子有可能已經上來了!我得好好準備準備,以迎接這位將來可能導致整個格局再度劇變的妖孽!」說完,其身形一晃,直接就消失不見了。

「臭小子……你真的明白了?以你的手段,會搞不定一個丫頭?你呀,也走到爹的老路上去嘍!萬幸的是,爹最後成功了。希望,這方面的好運,你也能遺傳下來吧。」姜無煥此時搖頭苦笑一聲,眼中卻泛起無限的追憶柔光,輕喃道,「婉兒,我們的兒子和女兒,無論人品還是天資,都是那麼的優秀。我當年悔恨終身的事情,藉由他們,應該可以達成所願了吧……」

……

女媧空間西部邊緣之地,有一處外人所不知的隱秘空間,那裡,正是七曜大帝的暫住之地。此時,難得的,六具身影綽立漫天黃沙之中。

「木耀……你真的決定這麼做嗎?值得嗎?難道大哥的生死,抵不過一枚你曾經相中的棋子?」土耀大帝低吼著,同時緊握雙拳道,「你應該知道我的答案!我雖然不會和你斗,但對於他……我只要大哥能夠安然回歸!」

「我明白,所以,我來,並不是為了勸阻你,而是說明,只要我的進化完成,一定會繼續和他在一起。」東煌穎的身影若隱若現,其秀美的面容上,滿滿都是不容置疑的決絕。

「好,好……那就這樣吧,我走我的路,你過你的橋,只是希望,你將來出現,還能趕得上那小子活著!」土耀大帝的語氣依舊低沉,說完話的同時,已然化為一縷塵沙飄散不見。

「我……也希望大哥回到我們身邊。所以即便是和他在一起,我也會想盡辦法找到兩全其美之法……」東煌穎的身形,伴隨著越來越小的聲音,也漸漸飄散而去,黃沙之中,似乎還伴有一絲微微的嘆息。

「大哥……究竟是怎麼想的……第一縷精魂我可以理解,但第二縷給的……唉!」月耀大帝此時搖頭輕嘆一聲,道,「我不參與了,只是希望,我們七人的情誼,不要因為這件事產生不必要的裂痕……」

「不會的,起碼對於復活大哥的道,他們還是相同的,只是選擇的方式不一樣罷了。土耀激進,木耀重情,如今這樣,一點都不奇怪。」火耀大帝則微微一笑,打了個響指道,「我可能是你們中唯一既不了解,也沒見過那小子的人了。既然這次人家主動上門了,我索性就去好好了解一下吧! 賴上監護人老公 一樣的兩不相幫,只不過,我很好奇,是什麼樣的小子,可以讓大哥送精魂,還讓原本的棋者變成了痴情人兒!」言罷,一樣的飄散不見。

「水耀,你肯定是要幫土耀了,沒錯吧?」一直沒說話的金耀大帝也開始漸隱開來,同時自己似乎思索道,「我到底應該站哪邊呢……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不能讓咱們自己的兄弟姐妹先掐起來!」

「土耀的決定,就是我的決定!」水耀大帝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只是看向月耀的目光有一絲疑惑,「二哥,你確定可以做到兩不相幫?你很欣賞那個小子,不是嗎?」

「一碼是一碼,我心中,沒有什麼,比咱們七個人凝聚在一起更重要!長久以來,我們無法以真身現世,甚至背負著當年戰爭逃亡者的罪名,不就是為了重新七人聚合,打破那該死的封印,與巨人族真正的來場死磕么!」一直表情祥和的月耀大帝,此時的面目也漸漸猙獰起來,「你們和木耀,誰的方法能更有希望達成這一點,我再決定出手幫誰!」

……

同一時刻,女媧空間之外的不周山核心之地,兩大聖境的魁首聚在一起,正表情嚴肅地談論著什麼。他們身邊,還有一人,正是之前將這兩家重新帶入現世的劉嘉曇。

「相信我的判斷,那小子一定已經上到女媧空間了,即便空間通道那裡沒見到半個人影,我也敢肯定,他必然是經過某些異於常人的途徑過來了!」劉嘉曇說得是斬釘截鐵。

「燭龍,你怎麼看?反正,我相信他!」高大的刑天巨魔,微微點了點頭,沉聲道,「之前龍嵐傳回來的情報顯示,無論是那小子本身的實力,還是每每有意想不到的救兵駕臨,我們在中階界面的失敗,確實在情理之中。如今,既然來到這裡,雖然我們各自都佔有絕對優勢,但我希望,還是聯手保險!」

「在理!」燭龍老祖也重重地點了點頭,輕聲道,「不知為何,我的燭龍之眼,最近越發顯得渾濁了。這種情況,只在曾經我們對付女媧海前出現過,當年也正因為如此,我才選擇與你聯手!如今這情況,呵呵,你不來找我,可能我也會去找你!」

「好!雖然我損失了一員大將,你損失了數具元祖之身,但打開天窗說亮話,這根本動搖不了我們的實力底蘊!鑒於這小子縷縷有讓人驚嘆的發揮,我希望彼此之間的合作,不但要坦誠,還要全力以赴!就像,當年封印女媧海一樣!」刑天巨魔伸出一掌。

「就像封印女媧海時一樣!」燭龍老祖沒有任何猶豫地一擊掌,同時扭頭,若有深意地對著劉嘉曇道,「我們的誠意,你應該可以感覺到了。也希望,你代表的這一方,也顯示出足夠的坦誠!畢竟,別瞧那小子是第一次上到女媧空間,但論人脈,恐怕比我們只多不少!」

「放心,我來,正是組織誠意的體現。而且,就我的另一重身份而言,也會盡量掐斷他與某些勢力的聯繫!當然,必要的時候,我會親自下手!」劉嘉曇同樣將手搭在另兩人還未分開的雙掌之上,微微一笑后,直接告辭道,「我這邊的關係比較散,那就趁早先行一步了,希望一旦出現機會,二位這邊可以做到萬無一失!告辭!」

「我總覺得……這傢伙有點熱心過度了,你覺得呢?還是我太敏感了?」刑天巨魔看著那邊已經徹底消失的身影,口中喃喃道。

「無所謂了,反正我們的目的就是將呂涼煉魂,只要不妨礙這個目的,與他合作有利無害。畢竟,不管是明面上,還是暗地裡的身份,如果他有心幫我們,還是可以起到事半功倍效果的!」燭龍老祖則點點頭的同時,陰狠一笑道,「不要忘了,我燭龍之眼真正的秘密!就算他真有異心,也只能步曾經那個魔源嶺細作的後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