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因為怕問及在異國他鄉的求學經歷,需要撒謊,軒轅無命還真不太想到裡頭坐。

但是長者邀請,總不能拂逆,軒轅無命只能跟了進去。

然後宗政淵源又屁顛顛趕了過來,兩人拉著軒轅無命好一陣寒暄。

當然,兩大府長最關心軒轅無命的,那就是他的修為問題。

卻不知,這又是軒轅無命最頭大的事。

因為他沒有辦法欺騙兩位師長,他只能如實回答。

然後兩大府長自然如同樂正鳳一樣,震驚無比。

當確定這是真的后,兩大府長的驚嘆和讚譽之詞,那就真是如同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畢竟軒轅無命如今的成就,用前無古人這樣的辭彙形容都已經蒼白無力了,因為他把所有的古人都甩了好幾條街。

從古到今,十七八歲的少年,都是還在武靈階段較勁,最強的也要過了十八歲才突破到武魂。

那也僅僅是魂凝境。

可是現在,軒轅無命還沒滿十八歲,卻已經是魂融境三星武魂,根本沒法比。

好在天君主傳承真的是一個很好很好的借口,讓兩大府長都從震驚中迅速接受了下來。

九方皋叫囂著,要趕緊報備給聖學院,讓他們明白,當日評定出的一品學霸,已經創造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奇迹。

不過軒轅無命卻是連忙制止了九方皋這種行為,他可不想現在再出這樣的風頭。

像他這種情況,實力藏著掖著,絕對比暴露出來更好。

那樣不論是武雲劍閣,還是其他想要對付他的敵人,都會抱著一股輕視他的態度而來,那樣他處理起來也更容易一些。

要是誰都知道他修為如此,實力如何,那麼他以後恐怕就永無寧日了。

再說,還有亡汲那個傢伙,如同一把高懸利劍在頂,軒轅無命現在還真不想再扯出其他什麼麻煩來。

軒轅無命已經打算,等妖靈之路完畢,他就以北堂白的身份,繼續呆在武雲劍閣之中。

那樣不但很安全,還能有足夠優越的修鍊條件進行修鍊,又能進一步了解北堂家,而且還能夠繼續給幻靈宮當卧底,幫助幻靈宮對付武雲劍閣。 「看呀,是軒轅無命!」

「哇,他真的好帥啊!」

「是啊,隔了一年多不見,他更帥了。」

「你們這些花痴,只知道說帥的事,也不想想,無命學弟他是因為什麼出名?」

「對啊,他可是一品學霸,蒼山學府千年來最優秀的學子,帶領我們蒼山學府贏得周武天驕選拔賽團隊個人雙料冠軍。」

「是啊,他可是我們蒼山學府的驕傲,是我們學府的英雄。」

「我就是花痴,真是愛死他了……」

走到哪都能聽到這些話語,軒轅無命感覺頭都大了。

這是九方皋出的餿主意,既然讓他來行一下榜樣的力量,給他安排了一處面對全校師生的演講,讓他說一下從一個五元靈根的廢靈根武者,修鍊到一品學霸的勵志史。

軒轅無命是在推脫不了,只能應命隨便說了一下。

當然,這個隨便不是不重視,而是沒有刻意準備,完全是應景隨心之言。

軒轅無命態度是認真的,他給校友們灌輸了永不言棄、堅定信念和勇於走出去等正面思想。

因為是以自己為例證,他的話一點都不空洞,相比平日里導師們的話語,更具有說服力。

很多不是花痴的學子,也為軒轅無命的樂觀豁達和堅韌勇敢所折服。

這樣一來,軒轅無命這個原本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超級天才校友,更是成為了蒼山學府的全民偶像。

而經此一朝,軒轅無命的五情緒力倒是搜集了不少,在諸葛青雲回來之前,已經成功完成一次五緒大滿貫,還有盈餘。

這是軒轅無命第三十三次五緒大滿貫,軒轅無命還記得,第一次五緒大滿貫加成的力量不過幾十牛,可是現在卻能加成十幾萬牛。

這就是本身實力基數大小的不同,所造成的不同情況。

如今軒轅無命集滿一次五情緒力,施展一次五緒大滿貫,所增加的實力,比軒轅無命修為提高一星都要多得多。

經過這一次五緒灌頂,軒轅無命的基礎力量能夠達到一百三十萬牛,這個級別相當於神明境三星了。

因為基礎力量,本就是衡量軒轅無命的全部水平的一個標準罷了。

當他的力量能達到神明境三星的水準,其實他的肉身強度,靈念強度等等方面,都只比神明境三星的武神更強,不會更弱。

因為五緒灌頂的加成可都是全方面的。

諸葛青雲按時回到了蒼山學府。

軒轅無命沒有刻意傳音給他,所以諸葛青雲回到蒼山學府,見到軒轅無命時,還頗為驚異。

當然,諸葛青雲十分的高興。

畢竟跟別的人相比,諸葛青雲對軒轅無命近期的所作所為卻知道得不少。

像軒轅無命以北堂白的身份成為了獨孤千秋的弟子,成為了武雲劍閣第一天才,然後提供了許多有用的價值,幫助幻靈宮一個分部減少了許多損失,可謂是立下了大功勞。

然後軒轅無命跟著軒轅劍去了一趟靈山,一家重逢了。

不過諸葛青雲知道的也僅限於此。

對於軒轅無命後來在日暉城和血腥荒漠南區範圍內發生的事情,卻是知之不詳。

所以當他一眼看到軒轅無命的修為是魂融境三星時,不由開口道:「臭小子,在我面前你還要用幻海之術遮掩修為?」

當時就搞得軒轅無命十分的委屈,他壓根就沒有施展幻海之術。

然後諸葛青雲才意識到,軒轅無命的本身修為就有如此高。

任何人,在知道軒轅無命的修為時,都會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諸葛青雲這個當師父的也不例外。

軒轅無命自然是詳盡地給諸葛青雲解釋了修為獲取的途徑。

知道軒轅無命和軒轅劍他們都在清風天君傳承地中獲得了巨大的收穫,諸葛青雲自然是十分欣慰。

尤其是軒轅無命的成長,更是讓諸葛青雲有種得徒如此,夫復何求之感。

可以說,就算是他這一生修為再不能寸進,他都沒有什麼遺憾,因為他知道,軒轅無命一定會成為這個世界最巔峰的存在,達成他一輩子都無法達成的目標。

知道軒轅無命如今的實力極強,如果他原意,絕對可以在兩個月的時間裡,成長到武聖之下無敵手的地步。

諸葛青雲自然不會阻止軒轅無命闖妖靈之路,雖然妖靈之路對他的幫助恐怕不算什麼了,但是去闖一闖總是一種閱歷。

也就是在軒轅無命「兩耳不聞窗外事」之時,在銀月帝都,《軒轅氏算術》掀起了一股算術革命的潮流。

在暗商報社的刻意推波助瀾下,發布會還沒開始,勢已經做足。

巨星養成攻略 甚至乎,當正式的「新聞發布會」那天,女帝月後和男帝銘淵竟然聯袂而至。

而當第一本印刷版的《軒轅氏算術》遞給月後時,她在翻閱之後驚為神術,馬上封軒轅志為男爵,並表示讓帝都當做《軒轅氏算術》的發揚地。

月後很聰明,她明白《軒轅氏算術》必然成為萬世流芳的著作,而她在這件事上有一些支持的行為,也必然會跟著萬世留名。

有了月後這個舉措,朔風府長的推薦,都變得有些蒼白。

當然,在這次「新聞發布會」最初,朔風的確幫了不少忙,那些名流和銀月帝國的算學大師們,都是他請來的。

甚至可以說,月後和銘淵會趕來,也多少有給朔風一點面子的意味。

十數位算學大師,在翻閱了《軒轅氏算術》后同樣是驚為天書,當下都自降身份,稱願成為軒轅志的徒弟,跟其研究《軒轅氏算術》。

可以說,從那一刻開始,軒轅志一舉成為一代算學宗師,其身份地位,甚至直接就蓋過了他曾經的偶像東方望。

然後,軒轅志在姬雀和西門慶的陪同下,來到了荊棘谷。

軒轅家自然是一片喜慶之色,全族人以最高的禮節,迎接軒轅志榮歸故里。

雖然軒轅志是個沒有覺醒靈根的廢物,可是他卻成為一代宗師,甚至萬千年以後,可能會被封聖。

這樣的人物,一個家族千世百代恐怕都難孕育一個。

可是軒轅志在享受著這些榮譽的時候,腦海里卻只有一個人的影子,那就是軒轅無命。

花心闊少請自重 只有軒轅志才明白,他能有今天這個成就,完全是因為軒轅無命給他鋪設好了一條康昌大道。

「無命,你到底是什麼人?」軒轅志無時無刻不在心中感嘆。

經歷了風風雨雨的軒轅志,也已經不再是那個單純善良的青年,而成為一個三觀成熟的男人,他自然能想到,軒轅無命絕對不是普通人。

不過軒轅志不會去計較這些東西,他只需要告訴自己,自己有一個不是凡人的弟弟。

軒轅無命當然不是凡人,他可是千世處男轉世,不但擁有千息造化氣運,還獲得了讓閻王爺都眼紅的轉世獎勵。

轉眼,小兩個月過去了。

軒轅無命的修為只提高一星,但是他的成長很大,這是在軒轅無命預料之內的。

三塊天君主傳承碎片,被軒轅無命用掉了一塊,那就是魂血主傳承碎片……

「無命,他們都回來了,時間也差不多了,你收拾一下吧?」

諸葛青雲敲響了軒轅無命的房門。

軒轅無命很快打開了門走了出來,他沒有什麼需要收拾的,抬腳就可以走。

諸葛青雲口中的他們,就是雎鳩兮兮、拓跋凌和阿羅佐。

這三個人,加上軒轅無命,也就是蒼山學府這次從學府出發,參加妖靈之路的人。當然,蒼山學府可不止他們四個人,不過另外還有幾個,是在武雲劍閣,將跟著劍閣的大部隊前往妖靈之路的入口。

「拓跋,聽說這次,軒轅無命要跟我們一起去闖妖靈之路。」

在食堂里,額頭上紋著圖騰的阿羅佐正啃著一隻五品妖獸的烤全腿,眼中帶著幾分戲謔。

「這有什麼好意外的么?」拓跋凌就坐在阿羅佐對面,他正拿著一柄閃亮的小刀,慢條斯理地切割著一片齊整的肉塊,將切下的肉條緩緩納入口中。

「怎麼不意外?他不是說去銀月帝國了么?那令狐珂兒都沒有回來,他一個回來做什麼?」阿羅佐一臉的無解。

拓跋凌輕哼:「這對我們闖妖靈之路,似乎沒有關係吧?」

阿羅佐擺了擺手:「你還真是無趣!」

然後阿羅佐看向一旁吃相十分斯文的雎鳩兮兮:「雎鳩,你沒有什麼想法么?」

雎鳩兮兮輕搖蓮首:「有什麼想法?」

「不怕神一般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阿羅佐說道:「這軒轅無命一旦參加妖靈之路,肯定會跟我們一組的。他雖然是一品學霸,可是他太年輕了,十八歲都還沒滿吧?能有多強?那估計會影響我們通過妖海峽谷吧?」

雎鳩兮兮緩緩咀嚼著口中的食物,在吞下之後方才緩緩說道:「憑我們三個人,就足夠闖過妖海峽谷。就算他是個廢物,帶上他也沒關係,何況他不是個廢物。」

拓跋凌也點頭道:「就是,就當是捎他一把了。」

「也只能這樣了。」阿羅佐聳了聳肩:「希望他能表現好點,別扯我們後腿就行。」

「這應該不至於吧?」雎鳩兮兮輕笑:「一年不見,我們尚且長進了不少,他這個一品學霸,豈能沒點長進?」

「想知道他有沒長進,等下掂量一下就是咯!」拓跋凌眸光飛揚起一分戰意。 「那會不會有些以大欺小了?」阿羅佐曬然一笑。

口中雖然這樣說,但是從阿羅佐眼中也能看到那獵奇之色。

很顯然的是,無論拓跋凌,還是阿羅佐,對於蒼山學府最天才的人物,他們還是有很大的興趣的。

當然,在他們的眼中,並沒有把軒轅無命當成真正的對手。

畢竟軒轅無命太年輕了。

雖然他們曾經聽到過一點關於軒轅無命的傳奇事迹,比如說擊殺魂融境的武魂之類的,但他們認為這絕對是假的。

「以大欺小?」雎鳩兮兮自然也聽說過這樣的事情:「說不定他還能反折了你的面子。」

阿羅佐悶哼了一聲:「雎鳩,你的意思是我還打不過軒轅無命是吧?」

雎鳩兮兮輕笑:「別忘了,他可是一品學霸,當世有幾個一品學霸?」

「的確,這種級別的天才,成長速度極快,都不可以常理度之。」拓跋凌點頭道:「但是,他太年輕了……」

「就是!」阿羅佐截口道:「距離我們上次見面,也不過一年的時間,他就算成長再快,也不至於能夠擊敗我吧?我現在可是魂凝境七星的武魂。」

雎鳩兮兮嘴角輕翹,沒有再說什麼,而去繼續慢條斯理地吃著她手中的食物。

未幾,諸葛青雲和軒轅無命出現在三人面前。

軒轅無命一副人畜無害的笑,跟著三人打著招呼。

雎鳩兮兮、拓跋凌和阿羅佐也很是友善地回應著軒轅無命。

天才的世界都是高傲的,但是面對的確超越自己的天才,他們會變得相對謙虛。

畢竟四人沒有什麼利益衝突,甚至可以說,還將要成為隊友。

因為軒轅無命的笑容總是人畜無害的,即便拓跋凌和阿羅佐想要跟軒轅無命較量一下,也沒有時機。

但是,諸葛青雲話,卻給了二人時機……

「明日就出發了,我將帶你們去狼崖原,到那裡,跟武雲劍閣和其他學府的學霸們會和。」諸葛青雲說這話的時候笑得很溫和:「到妖靈之路中,雖然以武雲劍閣的影響組成大團體,但是真正能夠精誠團結的,還得是自己學府得校友。」

從諸葛青雲這話中,也能看出,誰都知道妖靈之路中,會出現爾虞我詐的爭鬥。

「我需要在你們四個人中,選出一個人當隊長,用來統一調度整個學府的學霸,爭取獲得更多的資源,取得好成績。」諸葛青雲笑看著諸人:「你們覺得誰來當這個隊長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