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因為這樣做的損耗實在太大了!

一般來說,一名君主級強者身上抽取出的全部生命本源物質只夠一名封號境界的強者突破到王者境界,可以說是一種巨大的浪費。

很少有強者願意這麼干,畢竟除非能夠抓捕到比自己高了三個生命層次的強者,否則對於本身的生命進化而言,那點生命本源物質可以說是杯水車薪!

然而太平天國諸王不同!

在場幾人都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那團如星雲般緩緩旋轉的生命本源物質蘊含著何等浩瀚磅礴的能量,只要能夠吸收一部分,必然能夠讓自身生命層次飛速進化!

傳說他們身上獲得了極為完整的上古傳承,生命本源與眾不同,具有部分超脫級生命的特性…

深吸一口氣,朱胖子強行按耐住心中的炙熱,開始觀察那幾根巨大的鎖鏈,眼中逐漸有了凝重之色。

蝙蝠王那雙猩紅的眼睛中光芒閃爍,從趙天身上一掃而過,最後同樣落在了那團淡金色的星雲漩渦上。

場中一時竟安靜下來,沒有人再開口說話。

「能夠修鍊到絕世王者的果然沒一個簡單角色。」

趙天臉上依舊帶著微笑,心中卻有些嘆息,對面那三人並沒有一見面就衝過來,他之前的那個計劃也只能夠放棄了。 不過,他之前就考慮過出現現在的情況,畢竟能夠成為絕世王者沒一個是傻子。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行險一搏!

趙天抬手一張,和對面三人的虛空中有波紋盪起,幻天盤從盪起的波紋處現出身形來。

嗖的一聲,幻天盤化作一道流光飛射而出,落在了趙天手心中。他面上表情絲毫未變,將幻天盤揣進了懷中。

接著,趙天乾脆坐到了一邊,一言不發。

時間一點點過去,這片龐大的地下空間沒有人說話,光輝瀰漫,光明讚歌,有神聖的天使在禮讚,若幻若真,竟有一種神聖感。

「我想大家都發現前面不是那麼好闖的,不如乾脆先聯手將這小子解決了!」

豬胖子率先開口,此刻,他的面容已經平靜下來,身上的氣息也從剛才的虛弱快速恢復,重新回到了巔峰。

「這位朋友說的不錯,還是別讓不相干的人摻合進來好了,而且我對這小子很感興趣。」

一段時間后,蝙蝠王也開口,語氣陰森,帶著強烈的惡意,他那雙猩紅的眸子死死地盯著趙天,很貪婪。

「一個剛剛達到王者的人類而已,有什麼資格和我們一起。

大家一起出龍,別讓他跑了!」

絕世王者級別的恐怖威壓肆意擴散,如一波驚濤駭浪,鋪天蓋地的朝著趙天碾壓而來,太狂暴了!

朱胖子、遠古巨鱷王與蝙蝠王眼神不善,帶著濃烈的殺氣,如同一把把將要出鞘的利劍,似乎下一刻就要攻擊。

「單位,大家都是聰明人,就不用耍這些小手段了。

你們能看得出來這個法陣最好是有四名強者同時從四個方向進入,最後才有可能破除這個法陣,我自然也能夠看得出來。」

趙天依舊帶著微笑,淡定而從容,他接著又繼續說道,否則幾位以為我是在這裡閑著無聊,專門等你們的?

雖然這個場域十分強大與恐怖,但是更大的危險或許來自被圍在中央的太平天國天王洪秀全。

太平天國四王或許本身實力強大,曾經達到君主級,生命本源更是特殊,擁有部分超脫級生命的特性,然而畢竟被抽取了這麼多年,其本身實力也不知還能剩下多少。

但是洪秀全不同,據種種傳說,當太平天國四王與洪秀全聯手征戰時,就會發生不可思議的變化,從而讓洪秀全爆發出不可思議的戰力。

這個傳說不光趙天知道,朱胖子與蝙蝠王等三人也有所了解。

天王洪秀全居於中央,他被綁縛在一根特殊的十字架上,無盡的金色光點在他身周環繞,組成浩瀚無邊的星雲,神秘而美麗,有一種神聖感。

太平天國四王分屬四個方位,彼此氣機勾連,相互之間形成了特殊的聯繫,一旦有生命真正闖入其中,就會遭遇到無可想象的恐怖打擊。

趙天突破進入其中,得到生命本源物質,必須與其他三人聯手,在同一時間攻擊太平天國四王。

「太平天國四王中應該是東王楊秀清最強,那我就選擇東方好了。」

寶貝,你再跑試試! 說話間,趙天也不管朱胖子等人的反應,自顧自轉身向著東邊的那口棺材走去。

現場沉默了一下,朱胖子、蝙蝠王與遠古巨鱷王一時間都沒有說話,他們彼此打量了一下各自的臉色,作出了決定。

「我就選擇西邊好了」

突然,朱胖子開口說道,他意味深長地一笑,邁步間就站到了西邊的那一口巨大棺材下方。

很快,兩位絕世獸王也沒有多說什麼,遠古巨鱷王選擇了南王馮雲山,蝙蝠王選擇了北王韋昌輝。

四根粗大的鎖鏈,上面刻畫著繁複而神秘的古老符文,一端時時的捆縛在純白色的巨大棺木上,無時無刻不在吸取著棺木中被封印者的太平天國諸王的生命本源物質。

光明能量瀰漫,濃郁到極點,一顆顆光點如星辰般閃爍,讓這片龐大的地下空間猶如光明神國墜落到了人間,太神聖了!

嘩啦啦…!

突然,清晰的鐵鏈抖動聲回蕩耳際,四道可怕的氣息瞬間爆發。

遠古巨鱷王狂吼一聲,本就兇惡的面容越發猙獰,他雙手抱住面前這根粗如手臂的巨大鐵鏈,一根根青筋如同小龍,太驚人了!

扯動鐵鏈,巨大的鐵鏈如同怪蟒,翻滾扭動,時不時劇烈的碰撞,發出清脆而密集的金屬碰撞聲。

趙天心臟如鼓般跳動,洶湧的生命能量在他身體內流轉,如同奔騰的長江大河,他感受到一塊塊血肉都晶瑩發光,骨骼越發璀璨,無窮的力量在身體內醞釀。

給我下來!趙天一腳狠狠地踩入大地,如同立地生根,他雙手探出死死地抓住鐵鏈,狠狠地向後一掄。

只聽見轟的一聲巨響!

巨大的純白色棺木就如同一輛大卡車般狠狠的撞在了地上,土石迸濺,趙天身體化作一道幻影,朝著在地上砸出一個大坑的巨大棺木衝去。

幾乎與此同時,朱胖子、遠古巨鱷王與蝙蝠王都全力爆發,絕世王者威壓瀰漫,一道道氣血狼煙橫貫天際。

轟隆隆…!

大地震名,一塊塊碎石飛濺,那三口純白色的巨大棺材都轟然砸進了大地之中,濺起漫天煙塵。

中心處那金色的星雲漩渦彷彿被狂風吹動,明暗不定,虛空中一道道紋路交織蔓延,應激而發,似乎要形成一種可怕的場域,封鎖這片天地。

然而,那些從虛空中浮現而出的細密紋路卻黯淡了下來,只聽見一陣如琴弦斷裂的聲音,這些虛空紋路竟然就在剛剛發動的瞬間崩潰了!

砰砰…!

漫天的煙塵中,肉體碰撞之聲不斷響起,飛沙走石,人影晃動,十分的激烈!

「同樣受到了這片天地的限制,只能發揮出絕世王者級別的能量。」

趙天身影變換,手上凝聚出一把天青色的戰刀,他縱身躍起,揮舞著戰刀直接朝著對方力劈而下。

砰的一聲,天青色的戰刀狠狠的劈在一道身穿青狍的消瘦身影身上,趙天臉上卻沒有絲毫笑容,反而急速抽身後退,但是還是晚了一點。

一個普通平凡的拳頭在他眼前急速放大,逐漸佔據趙天全部的視野,一股鋪天蓋地如同世界末日的恐怖威壓瞬間籠罩而下。

嗖的一聲!

趙天又一次被打飛,狠狠的摔落在地上,他心中慶幸,如果他遇到的是真正的東王楊秀清,在這一群下多半會身死。太強了!

楊秀清是一名身體消瘦的中年人,並不高大,但是他的身體卻強大得可怕,即便是趙天全力攻擊,戰刀斬在他的身上,也只能在皮膚上留下一道道白色的痕迹,格外變態!

趙天甚至懷疑,這位東王楊秀清即便是站在那裡讓自己全力攻擊,自己恐怕也無法真正傷到對方!

楊秀清身上的衣服已經顯得極為破爛,露出衣服下閃爍著琉璃光澤的皮膚,他就彷彿一尊不壞的金身佛陀,無法阻擋,轟隆隆地朝著趙天碾壓而來!

「僅僅對付一個靈魂已經完全消失,只殘餘著身體本能的東王楊秀清都如此困難,那位天王洪秀全又應該有多麼變態!」

趙天擦去嘴角的一絲血跡,對方的軀體雖然強橫無比,但是出手的威力卻依然還屬於絕世王者,並沒有突破天地極限。

那那幾人還真是夠能忍的,不著痕迹的瞥了一眼另外一邊同樣在激烈大戰的三處戰團,趙天狠狠一咬牙,取出三尖兩刃槍,再次沖了上去。

這一次,手持三尖兩刃槍,他的攻擊終於不是毫無作用,如同月牙般的槍芒劃破虛空。

東王楊秀清跳躍,進行躲避,他的肉體依舊還活著,身體本能自發運轉,感覺到了危險。

趙天手中的三尖兩刃槍畢竟是一件神話級兵器,雖然殘破的極為嚴重,其中靈性幾乎被完全磨滅,但其本身的鋒銳依舊無比可怕,即便是楊秀清遠超同級堪比普通王者的軀體也無法正面承受。

殺!

趙天大喝,手中提著的三尖兩刃槍越發璀璨,一道道半月形的槍芒朝著四面八方激射。

眼看下一刻,月牙槍芒已經將東王楊秀清圍在其中,趙天手中三尖兩刃槍橫掃,就要將楊秀清斬為兩截。

突然,一道暗沉的烏光猶如穿越空間一般突然出現在了趙天的背後,那是一顆尖銳無比的獠牙,以一種無與倫比的速度直接射向趙天的後腦。

太陰險了!這顆獠牙包裹在烏光之中,悄無聲息,竟沒有散逸出絲毫的能量波動!

緊跟在後面,蝙蝠王如同一道黑色的閃電,極速撲殺,他的雙手此刻已經變成了尖銳無比的利爪,帶著滔天的煞氣,彷彿要將虛空都撕裂。

哧!

就在那間不容髮之際,趙天的頭毫無徵兆的向右一偏,恰好躲過了這次攻擊,只有幾根髮絲掉落。

他的身體如同違反慣性,急速前沖的身體突然拐了個彎,眨眼間就向左衝出了數十米。

下一刻,已經來不及收住去世的東王楊秀清與蝙蝠王便轟然撞在了一起,那裡如同有一枚小太陽瞬間爆炸,刺目的光輝耀得人幾乎睜不開眼睛! 轟隆一聲巨響,空氣發齣劇烈爆炸,一隻墨綠色的巨大爪子,從天而降,當頭蓋落。

遠古巨鱷王竟也動手了!

趙天感覺到周圍的空氣如同變成了粘稠的水銀,粘稠而沉重,讓他急速前奔的身體瞬間慢了下來。

太陰險了!遠古巨鱷王竟然選擇在這個時候動手,趁著趙天剛剛躲避開蝙蝠王的攻擊,心情剛剛放鬆的時候,十分的突然!

難道他們真的聯手,趙天腦海中念頭閃過,他身上五色光芒流轉,如同在身上披上了一層五彩霞衣,堅固而永恆。

他揮動雙拳,極盡演化,五行化生,陰陽相合,生死輪轉,一圈淡淡的黑色光暈在他身體周圍凝聚。

轟…!

今天動地的巨大爆炸聲中,一輪刺目的光暈向著四周擴散,形成了洶湧的狂風,直接將這片區域的所有煙塵吹散。

虛空中接連有人影閃爍,遠古巨鱷王極速衝殺而來,殺氣沸騰,而在他的背後,一道人影緊跟在後面。

「這麼拚命,不怕最後被人愚翁得利!」

趙天眼神依舊平靜,靜靜地站立在原地,道。

在他身體外,一圈淡淡的黑色光暈正在緩緩消散,那是五行混洞,很快就要崩潰了!

畢竟只是剛剛創造出來,趙天心中對於這門秘法反倒越發期待了,如今就能夠越級抵擋住絕世王者級別的全力一擊,等到再度完善,其威力必然大增。

「雖然不知道你們用什麼方法在短短的十多分鐘時間內就恢復了之前受到的損傷,竟然能夠發揮出巔峰戰力。

不過這樣也好,我早就想和一名真正的絕世王者大戰一場了。」

趙天淡淡笑著開口,道:

「聽說鱷魚皮特別適合做女士皮包,你的這張憑我歸我了!」

轟隆一聲,趙天身上騰起了熊熊燃燒的烈焰,背後光影浮動,一條似虛似幻的五彩神鏈從虛空中凝聚而出,浩瀚磅礴的能量瘋狂的湧入他的軀體之中。

殺!

趙天一聲大吼,一塊塊拳頭大的岩石爆成齏粉,整個人直接朝著前方殺去。

另外一邊,蝙蝠王終於擺脫了東王楊秀清,與遠古巨鱷王會和在一起,他們身上光驗肺疼,幻化出巨大的鱷魚常委與鋒銳爪子,繚繞著可怕的煞氣,揮動之間交織成一片密密麻麻的光幕,鋪天蓋地而下。

那道虛幻光幕所過之處,空氣被直接打爆,如同有千百顆炮彈同時爆炸,大地也在龜裂,一塊塊磨盤大的岩石飛起,又在空中炸裂!

最終碰撞的結果是,那片地方出現了一個深達數十米的大坑,其中的岩石彷彿蒸發了一般,完全消失。

趙天縱身飛躍,橫渡虛空,落在岩石上,腳步依舊很穩,對方剛才的那一擊並沒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傷痕,但是他事實上受傷了!

一顆顆血液晶瑩如同血鑽,每一根骨骼都晶瑩而剔透,洶湧的生命能量在體內運轉,修補著無數細小的傷口。

趙天感覺到身體正在逐漸從麻痹中恢復過來,那些細微到盡在精神層面可見的傷口正在洶湧的生命能量下快速恢復,僅僅是幾個呼吸的功夫,原先動用五行鎖鏈後足以讓他重傷,不養上十天半個月休想好掉的傷勢,如今竟已對他造不成太多傷害!

相較於之前,趙天如今無論是越發強悍的王者級軀體,又或者是身體中孕含著的生命能量,都要比從前強上了何止十倍。

雖然動用五行神鏈,隨著他對天地間五行之道的感悟從冥冥中灌注入她體內的天地偉力也會越發蓬勃,但是已經可以逐漸承受了。

「嘀嗒…!」

遠古巨鱷王此刻的眼神十分可怕,他的身體崩裂出一道道巨大的傷口,有晶瑩的寶血不斷滴落。

「那些生命本源物質我不要了。」

遠古巨鱷王開口,道:

「我不和你爭,另外那人也爭不過你,」

「嘿嘿! 霸總裁情陷小新娘 遠古血脈…」

聞言,蝙蝠王先是一愣,突然反應過來,他搖了搖頭,帶著詭異的笑聲,毫不猶豫的轉身沖向了地面上的那團金色星雲漩渦。

他身體上爆發出一圈濃烈到極致的黑暗,粘稠如同液體,一團團的飛出化作一條條繩索,竟直接將東王楊秀清、北王韋昌輝、南王馮雲山束縛在了原地。

「可惜了!」

蝙蝠王依舊很想吃了趙天,如今遠古巨鱷王似乎因為剛才的刺激,身上蘊含的一絲遠古血脈被激活,無法正面戰勝。

好在,那一絲遠古血脈太過強大了,如今的遠古巨鱷王與其說是他的靈魂在控制,倒不如說是那一絲遠古血脈在操控著遠古巨鱷王自身的軀體。

蝙蝠王化作一道黑光急速沖向了地面上的那團金色星雲,另外一邊,朱胖子竟然不知用什麼方式讓西王蕭朝貴一動不動的凝固在了原地,如同一尊雕像,也如一道幻影般撲向了那團星雲漩渦。

幾乎在剎那間,兩人幾乎不分先後的沖入星雲漩渦中,朱胖子只感覺到全身上下的毛孔瞬間張開,一絲絲金色的能量從他全身上下的毛孔中湧入,十分的舒服!

口鼻間似乎聞到了馥郁的芬芳,朱胖子運轉特別的吐納術,如長鯨吸水一般吸收著眼前的生命本源物質,一道道金色星光如同一條條小龍,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

同時,蝙蝠王也在金色星雲漩渦中竭力吸收,那些生命本源物質,兩人一邊運轉著特殊的呼吸法,打開全身上下所有毛孔,拚命吸收著金色星雲漩渦,同時也在相互廝殺,瘋狂交手,想要獨佔這片金色星雲。

然而,此刻的趙天已經沒工夫再顧得上那些生命本源物質,面對眼前那名渾身傷痕纍纍的對手,他竟感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壓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