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在他的心裏面,其實他自己也能夠明白很多的事情。

在葉清音心裏面,其實她自己也懂了一些道理。

只是就在今天,他們也明白很多的事情,是沒有辦法能夠勉強的。

「這樣把,我能夠給你的建議就是現在可以好好的去找馨子談一談,如果她對你有感覺,你的訂婚禮可以暫時不訂了,如果她沒有感覺,那麼你知道的。」

葉清音話已經說到了這個地步,她的意思也已經到了這個地步。

所以她自己也在希望簡馨和沈闊能夠有一個好的回憶,這是她自己內心的想法。

只是這個時候,葉清音還在想著應該可以怎麼做。

在葉清音心裏面,其實很多的事情和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樣。

就現在來說,他們就知道應該可以怎麼做。

沈闊知道了葉清音這是什麼意思,「清音,我知道了,我會找簡馨談的,可是我就怕她恐怕對我,不會說出真心話。」

這是讓葉清音為難的事情,只是這個時候,葉清音也知道,已經到了這個時候了,簡馨不會把實話說出來。

「我只能告訴你,馨子她,對你肯定是有感覺的,至於寫一份感覺是否會不會表現出來,這就要看看你自己了。」

葉清音最後只能作罷了,沒什麼好想的,只能這麼辦了。

沈闊跟葉清音道了一聲就離開了,當秋如詩和豆豆一起下來的時候,沈闊已經不見蹤影了。

「清音,談得怎麼樣,他們同意了嗎?」這是葉清音心裏面的想法,也不懂這算是談得了了,還是。

「媽,沈闊去找馨子了,至於怎麼樣,看她們自己吧。」 秋如詩也知道只能是這麼做了,「是啊,就看他們自己的造化了,好了,我給你們做點甜點去。」

總算是解決了問題,秋如詩現在又開始有動力開始做吃的了。

豆豆這會剛剛幫忙回來,「媽咪,沈叔叔怎麼沒有道別就走了呀,」

這讓豆豆很是驚訝,他還沒有和沈叔叔玩夠呢。

葉清音也知道豆豆想要說的什麼,「好了,好了,沒事,你啊,不是盼著可以早日可以當花童嗎,因為沈叔叔這不是去努力了嘛。」

葉清音覺得這個理由哄自己的兒子,那絕對會是滿分,

果然,豆豆一聽到是這個事情,立馬不追究了。

「好耶,好耶,就這樣就好啦,」豆豆心裏面很是開心,他自己現在就喜歡這樣。

葉清音心裏面偷笑,就知道這樣和自己的兒子一說,有效。

沈闊來到了簡馨的公寓,他發現自己像是好久都沒有來過這裡了。

也不知道簡馨這個時候在做什麼,這一次,沈闊毅然決然的下了車。

豪門交易:老婆,借你&生&個孩子 抬起頭看向簡馨所住的公寓,他知道,這是自己為自己的內心爭取的最後機會了。

簡馨也不知道怎麼了,自己從小區超市買回來的啤酒一點都不好喝。

她明明已經選擇了度數比較高的,可是就是沒有辦法把自己灌醉。

這個時候,她聽到了敲門的聲音,「誰啊,」

她今天想要躲在房間里一天,一點都不想出門。

可是在她完全沒有任何反應的時候,門再次響了起來。

簡馨十分煩躁的看向門板,到底是誰,沒事大白天的敲門,

簡馨這個時候心裏面也不舒坦直接拿起酒瓶,朝著門口走去。

要是在平時,她開門的時候,總是會在貓眼看看,到底是誰。

可是她自己今天喝的也多,現在整個人也開始有點迷糊了。

所以,乾脆直接的開門,「誰啊,沒事一直開什麼門。」

沈闊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暴躁的簡馨,讓他突然間忘了自己來的目的。

簡馨沒有聽到對方的回應,突然一看,居然是沈闊來了。

她下意識的想要關門,只是這個時候沈闊立馬快速反應過來。

趁著簡馨因為喝了酒反應遲鈍,讓他鑽了一個空,直接走進來

當他看到地上瓶瓶罐罐的時候他有點懷疑自己的眼睛,他是不是來錯地方了。

客廳一股酒味,地上擺滿了五六個瓶子,所以,簡馨喝了這麼多。

「簡馨,你這是做什麼,沒事喝什麼酒。」沈闊知道喝太多酒容易傷身,所以不免得口氣有點冷硬。

簡馨一點都不滿意沈闊這麼和自己說話「你是誰啊,憑什麼管我,我告訴你,這裡是我家,我想喝酒喝,要是不高興,你出去。」

她心裏面一點都不舒服,因為現在他自己就是覺得這一切和平時的不太一樣。

沈闊也懶得理會她,低下頭把地上的空瓶子收拾一下。

就怕有人碰到會摔倒,簡馨就安安靜靜的看著沈闊這個時候蹲下來,撿起地上的瓶瓶罐罐。

她一時間忘記做出了反應,總覺得這個樣子還是不錯的。 沈闊把所有的空瓶子都放進垃圾桶,來到窗戶邊把門打開,整個客廳里的氣味散了不少。

簡馨也懶得理會,自己獨自一個人坐在位置上。

沈闊看到這樣的場面,其實他的內心有點竊喜,這是不是說明了,她的心裏面還是在乎自己的。

「簡馨,你,你是不是對我。」在偷喜之餘,他覺得自己太開心了。

簡馨一看沈闊的眼神,就知道他想要和自己說點什麼。

「沒有,什麼都沒有,我只是突然間愛喝酒而已,什麼事情都沒有。」

簡馨這個時候,心裏面一點都不想繼續和他說話,她知道自己的小心思,已經暴露在沈闊的眼前了。

沈闊還是不信,「你知道你現在這個模樣,像什麼嗎?」

他就是覺得希望簡馨可以和自己坦白,把一切事情說清楚。

說實話,這個時候,他儼然已經相信了葉清音對自己所說的話。

所以這個時候,他自己也很開心,總算是可以見到自己所做的有意義。

簡馨看著沈闊,「像…像什麼,」說著她又對著酒瓶又繼續喝起來。

沈闊笑了笑,「你現在像撒謊了以後,不敢出聲的模樣,」

沈闊這個時候就想著自己要怎麼說,這個時候,他就想著要怎麼說。

這個時候,沈闊還覺得自己要怎麼辦,可是現在他就想著要怎麼說。

簡馨現在就想著,自己要怎麼繼續面對。

這個時候,她心裏面也在想著要怎麼趕走沈闊。

沈闊有點不好意思,其實他還是第一次有這樣後知後覺的感覺。

「簡馨,你不要再欺騙你自己了,我知道你現在是對我有感覺的,你不用這麼對我。」沈闊覺得簡馨其實可以大大方方的說出來,也不知道她為什麼一定要這麼藏著掖著。

簡馨沒有說話,獨自的喝酒,在她心裏面,其實她覺得自己沒有必要把這些說出來。

「沈闊,你要是想要繼續和我說這些,請你回去吧,我覺得我和你沒有什麼話好說。」

簡馨悶頭的再繼續喝下去,越發越覺得自己買的酒沒有用,越喝越清醒。

直到現在她的腦海里還記得沈闊和葉清音說的話。

他還有一周以後就要訂婚了,來這裡說這些有的沒的,太讓人煩。

簡馨一想到這,繼續喝了一大口,酒入喉嚨,她忍不住大聲的咳嗽。

沈闊一看,她咳著整張臉都紅了,他直接霸道的奪過她手裡的酒瓶。

「簡馨,別喝了,有什麼話就說,不要一直猛的喝酒,你這到底是在做什麼。」

現在,沈闊對簡馨這樣的行為,實在看不過眼,就是不想讓她繼續喝下去了。

沈闊心裏面也憋著一口氣,拿起簡馨喝過的酒瓶,自己咕咚咕咚也喝了幾大口。

簡馨愣了幾秒,著急的打在沈闊的手臂上,「你,你幹嘛,沈闊,那是我喝過的酒,」

沈闊倒是還沒有明白她所說的重點在哪裡,「你喝過了,又怎麼了,」

簡馨用力的拍打他的手臂,不知道為什麼越拍力氣越大。

沈闊不得以抓著她的手,「簡馨,你幹什麼,」 沈闊其實不是擔心自己疼,而且擔心,簡馨現在這麼做會傷害到她自己。

「你這樣拍我,待會你的手會疼,聽到沒,不許這樣做。」沈闊也是心急了,和簡馨說話的口氣也重了些。

簡馨借著酒勁上頭,「你,你是我什麼人啊,憑什麼這麼管我,我告訴你,我就是要打。」

簡馨心裏面特別的委屈,明明說訂婚的人是他,可是他現在來這裡做什麼。

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讓她自己整個人特別的奇怪。

所以這個時候,他自己也在擔心要怎麼辦。

只是這個時候,他自己也知道了應該要怎麼做。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他自己也明白了應該要怎麼說。

這個時候,葉清音心裏面也在想著,應該要怎麼辦。

儘管他們自己也知道,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該做。

沈闊心裏面還是覺得不舒服,因為他還沒有得到她的同意。

「簡馨,你為什麼不肯面對自己的感情,我知道,在你心裏面,你一定有我的位置,你說對不對。」

她現在整個人都在想著應該要怎麼回答這個問題,這個時候,簡馨很迷茫,該是怎麼樣回答才好。

這個時候,她自己也很迷茫,很多的事情不太能夠解決。

就在這個時候,她自己也懂得了應該要怎麼做。

在這個時候,他們心裏面也懂得了應該要怎麼說。

就在這個時候,他們之間也明白了很多的道理。

簡馨笑了笑,「是,沒錯,我心裏面是有你的位置,可是那又如何,難道明天結婚的是我們嗎?」

錯愛成婚 簡馨繼續搶走了沈闊手上的酒瓶,沒錯,她自己現在整個人就是想要直接拿走。

儘管是這樣,可是他們自己也不明白該怎麼說。

就在這個時候他們自己也很難說得清楚,自己應該要怎麼說。

沈闊知道了簡馨的意思,「嗯,我知道了,可是,說不定我們明天就可以去結婚,走。」

這個時候沈闊直接拉著簡馨起來,心裏面十分的激動。

簡馨不太明白他這是什麼意思,「你,這是做什麼。」

她這個時候有點醒了,可是她不知道沈闊這是想要做什麼。

沈闊這個時候心裏面也很著急,「我們現在就去登記結婚。」

他還以為簡馨這麼說,並不是無意之中的。

簡馨被他這樣的舉動嚇到了,「我,你,沈闊,我那是胡說的,你不要當真,我就隨口一說而已,」

簡馨覺得自己現在所說的話,就只能夠這麼一說。

其實她真的害怕,她看得出來沈闊眼裡的認真,所以連她自己也在害怕。

只是這個時候,連她自己也不懂應該要怎麼辦。

就是這個時候,他們也懂得了一些道理,只是還不知道應該要怎麼辦。

只是眼前的事情,對於她來說,根本不可能,「你…你回去吧,這裡沒有什麼事。」

沈闊這個時候怎麼可能還放棄,「不,簡馨,你忘了剛剛自己所說的話了嗎,走吧,我們現在就去。」

他現在意識很清醒,他完全知道自己現在在說什麼,並不是開玩笑。 即使他所說的不是開玩笑,可是在簡馨心裏面,他這樣說就是在開玩笑。

她完全知道沈闊這是因為在酒精的作用下才會這樣。

所以她自己也明白了一些事情,無論如何,就是覺得這個模樣,沒有辦法說出來。

「沈闊,你喝醉了,我覺得你還是休息一下吧,我給你倒杯水。」

簡馨無論再怎麼不清醒,這個時候已經完全清醒了。

她就是覺得這一切真是太難說了。

就在眼前,她自己很明白很多的事情,跟自己所想的不一樣。

當簡馨起身要去廚房給沈闊倒水的時候,沈闊直接拉住她的說。

「不行,簡馨,我不讓你離開,我不讓你離開我,」沈闊說什麼就是要把簡馨留下來。

簡馨沒有辦法,只能任由他,「好好,我就坐在這裡,這酒濃度這麼高嗎,為什麼你一喝酒醉了。」

她自己實在是沒有辦法理解,自己喝了那麼久也沒有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