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在他的資料中陳青雲似乎沒有這麼強吧!怎麼才過了兩年的時間,竟然有了這麼年夜的提升。

「住手吧!」中年人喊了一句。

所有人住手,陳青雲扭過身,看到中年人手中已經多了一把手槍,而槍口已經頂在了藍茜的腦袋上。

「這麼做很沒品。骷髏會的名聲完全會因為的這個舉動而毀壞了。」陳青雲也是無奈,現在藍茜在對方手中,他也一點招數都沒有。

「能抓到就可以了。這個酒店已經都被我包下來了。只要我不,也沒有人知道。好了,不要空話了,將晶元丟過來吧!」

陳青雲正在考慮是不是借著拿晶元的時候弄把飛刀直接掛了對方。固然,這是理想化的,從中年人氣定神閑的態度來看,他似乎很有信心,並沒有因為自己放到他幾名手下而影響到他的心情,怎麼看起來反而有些高興呢?

如果貿然出刀要是被對方躲開了,因此惹怒對方傷害了藍茜,這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中年人似乎看透了陳青雲的心思,打了個響指,立刻有幾名手下擋在了他的身前,完全封堵了陳青雲的視線。他再想直接出刀,顯然是不成能了。

「會什麼,我全部知道。我勸最好不要做出什麼激怒我的舉動。否則我不介意辣手摧花。雖這是個搖錢樹,但為了保命,錢對我沒有任何意義。」

陳青雲心一驚,看來對方綁了藍茜並不是偶然,他們應該也查到了藍茜的秘聞。這下就更加的難辦了。

「晶元!」中年人淡淡的道。「我的耐心其實不是很好,請不要挑戰我的忍耐極限。這樣對,對我都不是很好。」

「給!」陳青雲將晶元丟給一名骷髏會的手下,後者拿到了中年人的面前。

接過了晶元,中年人並沒有太多欣喜的臉色,而是隨手放在桌子上。

「給他一把槍!」

「這是什麼意思?」陳青雲拿過槍,莫名其妙的問道。難道對方想要跟他對決槍術?

「的腦袋還值一個億歐元,我可不想白白浪費資源。現在給一個選擇。死,或者她死。我以真主立誓,只要們有一個人死了。那麼我就會放另外一人離開。」

此刻,陳青雲真的很想年夜喊一聲,我媽的!這算是什麼選擇?

對方究竟是什麼人都沒有摸清,對方就已經想要他的命了。

「們是什麼人?就算是死,也總該讓我死的明白吧?」陳青雲問道。與此同時,他的一隻手自然垂下,藏在衣袖中的飛刀落下來一把。

「歸正都是要死的人了。知道的太多,死得更加的鬱悶,還不如不知道。給五分鐘考慮,我抽完這根香煙,如果不選擇,我就替選擇了。」中年人絲毫不給陳青雲尋找破解的機會。

陳青雲皺起了眉頭,他不是不成以為了藍茜去死。不過,他現在真的死不起。要知道他要負責的人可不是只有藍茜一個人。能不死,他固然不會選擇去自殺了。不過如果不自殺真的不克不及就藍茜,那麼他也不會有任何猶豫。

再三猶豫之後,陳青雲突然弓起身子將手中的飛刀丟向空中。力氣很是年夜,刀速很是的快,眨眼間就消失在視線內。因為動作突然,可以所有人都沒有搞清楚陳青雲這個舉動是在做什麼。等他們抬頭望向天空的時候,飛刀早就飛得太高看不到了。

「不要浪吃力氣了,做任何事情都是白搭。還有2分鐘。」中年人吐了個煙圈,淡淡的道。

「殺了他們!不消管我,他就是瘋子。就算死了,他也不會放過我的。不要上當了!」藍茜年夜聲的喊了一句。

陳青雲苦笑了一下,如果他能將這些人都殺了,他是絕對不會手軟的。不過,現在他缺少一個機會,剛剛的招式是他學會飛刀以來第一次使用小*說就來這次能不克不及破解了這次危難,完全要看這招的成功率了。

「心!」陳青雲年夜喊了一聲。

眾人一愣,這是什麼意思。因為之前陳青雲的舉動,年夜家自然而然的抬頭望過去。只見天空中一把飛刀落了下來,並且正好就在中年人的頭頂。

中年人也是一愣,立刻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剛剛陳青雲是在丟飛刀,這招實在是太詭異了。將飛刀直接飛上天空,利用拋物線的落點來攻擊人。雖然不是直行攻擊力不強,可是從高空落下,加速度也是很是的快,力道也不。一旦命中,就算不死,恐怕也會受傷。

一個人竟然可以將飛刀玩到這種爐火純青的境界,實在是太天才了!

因為年夜家都在看飛刀,這個時候陳青雲動了,將所有的潛力都在這個時候激發出來。沉魚此刻也被握在手中,它要開始年夜開殺戒了。

中年人面前的這些人望向飛刀的時候肯定不會想到這是他們望向這個世界最後的一個眼神了。

等他們感覺到危險來臨已經來不及了,他們的腦袋幾乎同時離開了身體。

「!」

陳青雲將沉魚壓在了中年人的脖子上。

「別殺他!」藍茜趕緊作聲制止。

「為什麼不克不及殺他?」陳青雲問道。

「呃……他……他是二叔。」藍茜欠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

陳青雲那時就傻眼了,二叔,藍茜的二叔?

「嘿嘿,還不趕緊叫二叔。第一次見面,就拿著劍放在二叔脖子上,可是不對的!」因特笑著道,並且用兩根手指夾著沉魚推到了一邊。

「親愛的,真帥!」藍茜雙手一掙脫,捆綁在身上的繩索立刻就脫開了,直接跳到陳青雲身邊,摟住胳膊,翹腳香了一口。

陳青雲滿腦袋黑線,無語道:「們兩個演戲騙我玩?不知道這都是生命嗎?」

女人,玩夠了沒? 剛剛的一劍就滅了7個人,結果竟然是為了玩,這讓陳青雲有些憤怒了。可是,想想藍茜其實不是這種人!

「對,對不起。」藍茜見陳青雲生氣了,立刻就害怕了。

「這不怪藍茜,是我逼著他這麼做的。也了解骷髏會,他們是拿錢處事。既然入了這個行,那麼怎麼死都是一樣。我這麼做可不是閑著沒事跟鬧著玩。拿上的晶元,跟我到樓下談談吧!我這次來炎黃,就是為了見的。」因特收起笑容,對陳青雲道。

陳青雲點頷首,看著藍茜含著眼淚的年夜眼珠,有些不忍的捏了捏對方的臉蛋。

「在這裡等我,禁絕亂走。」

「恩,藍茜會乖的。不成以不要人家。」藍茜撒嬌道。

陳青雲潰退,這妞要是跟玩可愛,玩嫵媚,還真不是誰都能承受得了的。

兩人下了天台,來到樓下的總統套房內。

「想喝點什麼嗎?」因特問道。

「沒心情,直接正事吧!」因為對方做出這種事情,讓陳青雲心情十分的不爽。如果對方不是藍茜的二叔,他還真有心思先揍對方一頓,然後再談事情。

因特笑了笑,給自己倒了一杯酒。

「我這次來是想求點事情。」

「。」

「我想奉求照顧藍茜一段時間。目前柴爾德家族裡面呈現了點意外,搞得一團糟。並且有人想對藍茜晦氣。所以,她現在留在家族裡面十分的危險。為了她的平安,我必須要考驗一下對他的愛,我對之前的那些做法向報歉。」

:今天還有第二更! 而在同一時間,秦浩天寶塔空間內的天之鑰也有些的躁動不安了。??高速手打文字??|i^

就在秦浩天此時在有些猶疑的時候。一道火紅色的光華衝天而起,漂浮在虛空當中。

「天之鑰!」看到這個天之鑰,在場的所有的修鍊者,此時的臉上都爆發出了貪婪之色。

看著現場眾位的修鍊者,有些蠢蠢欲動的,飄渺宮宮主的臉色有些的冷,冷然的說道:「這天之鑰是我飄渺宮之物,誰膽敢染指,就是和我飄渺宮為敵!」

飄渺宮作為東大陸修鍊者的領袖,在她這麼赤果果的威脅下,現場果然有些人被震住了。雖然對厲天行留下了的天之鑰,無比的覬覦。但是飄渺宮卻是橫在他們面前的一個大山。是以,現場雖然大多數的人都有些蠢蠢欲動的,卻是沒有人願意先出手。當然,天之鑰作為厲天行留下來,打開寶庫的鑰匙,沒有人願意放棄的。即使對手是飄渺宮。

「哼,宮主這話就有失道理了。這天之鑰明明就是厲天行留下來的東西。如何成為你飄渺宮的了。應該是見者有份才對嘛!」說話的是三十六洞的洞主夏天豪。

「你……」飄渺宮宮主聽著夏天豪如此說,一時之間還真不知道該如何的反駁。不過夏天豪的實力絕不在自己之下,她此時也只能是忍住心中的怒氣。

「就是……這應該是見者有份才對……」因為有人出頭了,是以邊上有人陰陽怪氣的跟著說。

「哼……我說過了,誰敢動手,就是和我飄渺宮為敵……」飄渺宮宮主將鋯月聖劍橫在胸前,冷然的說。

在飄渺宮宮主如此的強勢之下,邊上的人雖然確實是有些蠢蠢欲動的,卻是沒有人願意先出手。畢竟這裡是在飄渺宮的地盤上。得罪飄渺宮是一個很不智的事情。

但是別人害怕飄渺宮,可是北影狂刀卻不怕。看著虛空那漂浮在空中的天之鑰,北影狂刀飛掠而上,伸手向那天之鑰抓去。

「哈哈哈……這天之鑰是我的了……」

見北影狂刀出手了,邊上的三十六洞的洞主夏天豪也按耐不住了。也跟著向那天之鑰抓去。

飄渺宮主見眾人並未將自己給放在眼裡,心裡大為的憤怒。手中的鋯月聖劍一抖,向著虛空劃了過去。

凌冽的劍氣,向著空中的北影狂刀飛撲了過去。_!~;

雖然北影狂刀並不怕飄渺宮主,但是飄渺宮主用鋯月聖劍所揮出的無形劍氣也不是他所能輕易忽視的。

雖然那天之鑰近在咫尺。但是北影狂刀顧忌身後向他的身上射來的無形劍氣,卻也只能是暫時的放棄了眼前似乎是唾手可得的天之鑰。

他身上的狂暴的氣息爆發了出來。看著虛空向他身上射來的無形劍氣。鐵拳一揮,向著那無形劍氣轟了過去。

「轟!」的一聲,那無形劍氣被北影狂刀給轟碎了。

「哼,你竟然敢阻止本尊?」北影狂刀似乎被飄渺宮宮主給激怒了。一股無形的殺氣鎖定在了飄渺宮主的身上。

「天之鑰是我飄渺宮的東西,本宮絕對不會坐視任何人染指本宮的東西。」飄渺宮主將手裡的鋯月聖劍一橫,冷然的對著北影狂刀說道。

「你阻止的了我么?」北影狂刀冷熱的說。

悠然,虛空之中,一道聖潔的能量從虛空中的圓月向那天之鑰射了下去。正射在那天之鑰之上。

天之鑰無比貪婪的吸收著空中的月華。對四周覬覦其的修鍊者,卻是視而不見。

「這難道是火之鑰?」秦浩天看這在虛空中吸收月華的「火之鑰」喃喃的說。

在厲天行所留下來的九把天之鑰中。最為重要的是四把帶屬性的天之鑰。如火之鑰,風之鑰。大地之鑰,空間之鑰。而這四把帶屬性的天之鑰中,又以空間之鑰最為珍貴。當然這也只是相對的來說。這四把帶屬性的天之鑰其實都非常的珍貴。不單其是打厲天行寶藏最為重要的東西。就是其本身的火屬性,也是火屬性的修鍊者最為覬覦的。

在火之鑰在吸收著天空中的月華的時候。周圍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能量光罩,似乎在保護自己。

邊上的三十六洞的洞主夏天豪知道火之鑰擁有極大的靈性,自己雖然是玄主期的修鍊者,但是想要抓住這天之鑰卻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夏天豪看著眼前的天之鑰。大喝了一聲,一拳向著那天之鑰抓了下去。不過在天之鑰的周邊有能量罩的保護。夏天豪的這一抓,被那能量罩給擋住了。發出了比比**的聲音。

夏天豪有些難以置信,自己的這一抓,少說也有十萬斤的力量,竟然被擋住了。這讓夏天豪真的覺的有些的意外。

「哈哈哈……你以為憑你就能破開這火之鑰嗎?就是本尊想要破開這火之鑰都沒有這麼容易。」北影狂刀很是不屑的對著那三十六洞的洞主夏天豪說。

夏天豪覺的有些羞愧,以他的身份,在這麼多人面前丟了這個臉,著實的是讓他有些的難堪。

火之鑰終於將空中的月華給吸收完畢。就在火之鑰周圍的能量罩消失的哪一個瞬間。 都市神醫 周圍原本虎視眈眈的修鍊者,終於忍不住,向著虛空中的那個火之鑰沖了過去。 娛樂圈bug 先前礙於北影狂刀和飄渺宮宮主,沒有敢動手,可是在這一刻。貪婪終於戰勝了他們的理智。

火之鑰是有靈性的,自然不會輕易落入人手。再加上有眾位修鍊者的互相牽制。火之靈還是輕易的掙脫眾人的包圍圈。

但是周圍的修鍊者本身就是沖著火之鑰來的,又豈能讓它輕易的衝出自己的包圍圈。

秦浩天雖然對火之鑰是志在必得的。可是他也知道,在這個時候,自己如果得了火之鑰,絕對是會被人給吞了。

但天底下有些時候,很多事情就是這麼的怪,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也不知道是不是秦浩天現在對火之鑰是沒有想法的。但那火之鑰還偏偏的就要向他的所在沖了過來。

看這虛空中,那團向自己所在飛來的火之鑰,秦浩天皺起了眉頭。他有一股感覺,這火之鑰這個時候,就是沖著他來的。

「我的天啊!哥這個時候,可不想引火燒身。」秦浩天心頭狂喊。

在這當兒,對眾人趨之若鶩的火之鑰,秦浩天卻是避之唯恐不及。展開身法,想要躲開火之鑰。但是秦浩天的速度雖然快,但火之鑰的速度卻是比他更快。

「轟!」的一聲,秦浩天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火之鑰從空中砸到自己的身上。

「咦……:」虛空中的眾人看著火之鑰衝到秦浩天的身上就不見了。皆為一驚。都有些難以接受,自己等人,在尋找的天之鑰,就這麼的消失了。

北影狂刀的身影漂浮在秦浩天的面前,對著秦浩天冷然的說道:「小子,沒想到在我們這麼多人中,深藏不露的人竟然是你啊!不過你還是把天之鑰交出來吧!我想你也看到形勢了,在我們這麼多人當中,你想要把天之鑰給帶走,是不可能得。」

「浩天你……」站在聖殿殿主天羽身旁的西門靈鳳看著秦浩天的神色很是擔憂。

此時秦浩天的心頭卻是有苦難言。望著周圍眾位修鍊著虎視眈眈的神色。他知道自己時候說什麼都是沒有用的。

御膳小娘子 「不論你們信不信,我只能時候,這天之鑰,我沒有拿!」秦浩天攤了攤手,很是無奈的說。

「哼,你以為我們都是瞎子么?我們所有人都看見,天之鑰是在你身上不見的。」三十六洞洞主夏天豪對著秦浩天說。

「施主,有時候放棄才是正道……希望施主不要得不償失。」說這話的是老實和尚。

秦浩天有些無奈,連老實和尚都不相信自己。更遑論別人了。

「大師難道也不信任在下?」秦浩天嘆了口氣說。

「阿彌陀佛……」老實和尚深深的看了秦浩天一眼,不再說話。

「哼,你以為你不承認,本尊就拿你沒辦法了嗎?」

說著,北影狂刀的手一拍,一股浩瀚的力量,將秦浩天的身體束縛住了。

「咯吱!」「咯吱」秦浩天感到周圍的能量,在向自己的身體擠壓過來。讓秦浩天感到自己身上的骨骼似乎都要被揉碎的一般。

豆大的汗珠從秦浩天的額頭滲透了出來。

「交是不交?」北影狂刀對著秦浩天冷聲說。

「老大……」死神小隊的人雖然想要衝上來。但是一股無形的能量罩,卻是將他們擋在了外面。

「哼……在下沒有,如何交?」秦浩天拼盡了全身的力量,但是他的力量和北影狂刀實在是差的太遠了。

「哼,那你去死吧!」北影狂刀聞言,冷哼了一聲。

秦浩天感受道周圍的能量似乎要將他整個人碾碎。那種痛苦,非筆墨所能形容。

就在秦浩天以為自己要死的時候,他脖子上的玉墜悠然,散發出了一道璀璨的光華。 第0867騙:快給我人工呼吸

藍茜的尊長對陳青雲來也算是尊長了,對方都到這個境界了,他也欠好再繼續生氣下去了。00ks.com

陳青雲嘆了口氣,問道:「柴爾德家族出了什麼事?便利跟我嗎?」

「我們被天的人入侵了。挪用了年夜量的資金,目前我們已經統計出來的數據是1300個億美元。我想這個數據應該還不是完全的。」

1300個億美元,那是何等龐年夜的一個數字,估計也就柴爾德家族能抗得住。換做其他的家族早就支離破碎了。

陳青雲沒有想到天的下手如此的狠。從因特慎重的臉色來看,天貪圖的其實不但僅是錢。

「目前我們已經查詢拜訪出一些姦細,雖然是暗箱操作,不過也讓對方有了警惕性。所以,這段時間內柴爾德家族的明日系成員被暗害了幾個。我想他們的目的是想控制住整個柴爾德家族。作為第一順位繼承人,藍茜就是我們柴爾德家族的希望。如果她出了危險,那我們就完全的輸了。所以,我代表柴爾德家族請求呵護藍茜。為此,我們願意付出任何價格。」

柴爾德家族的情況要比陳青雲想象中還要嚴重。他和藍茜的關係原本就不一般,就算對方不請求他,他會失落臂藍茜的安危嗎?

「經濟戰,我是幫不上什麼忙了。不過,我可以向包管藍茜的平安。只要我還活著,藍茜就不會有任何閃失。」

「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