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在回國的時候,歐陽給父母和歐陽各帶了件羊毛衫。這到不是歐陽小氣,而是歐陽實在不知道該買些什麼東西,只能買這個比較實用一點的。

站在萬里高空之上,歐陽俯視著神州大地,「做神仙就是爽,不用再忍受做飛機時的提心弔膽,萬一掉下來可就掛了。想去什麼地方一個瞬間移動就到了,或則駕雲慢慢的飛也不錯。」

歐陽不由的想起了做神仙的總總好處。

「老婆,我回來啦。」 太乙 話音剛落,歐陽整個人忽然出現在了客廳裡面,還好張菲雪已經知道了歐陽那神出鬼沒的本領,要不還真的會被嚇一跳。

由於和歐陽已經有了實質性的關係,張菲雪索性從學校里搬了出來和他過起了同居的生活。見歐陽回來,張菲雪一下次從客廳的沙發上跳起來,抱住歐陽,「老公,有沒有給我帶禮物啊?」

「帶啦帶啦老婆。」歐陽連忙說道,從空間戒指裡面拿出那件羊毛衫,「老婆,我給你買了羊毛衫。這可是正宗的英國羊毛衫。」

張菲雪搶過歐陽手中裝有羊毛衫的袋子,跑進了卧室,然後關上了門,把歐陽關在了門外。

在心中默數三十秒之後,歐陽施展穿牆術進入了卧室。果然,張菲雪正在換衣服,原本穿在身上的已經已經脫在了一邊。

一見這樣的*歐陽這種才剛剛告別處男身份的人還怎麼忍受的不,連衣服都懶的脫,直接一個金蟬脫殼,歐陽整個人忽然從衣服中脫離出來。

「老婆,我來啦。」在歐陽的大叫和張菲雪的驚叫聲中,兩人開始「運動」起來。

◆◆◆◆◆◆◆◆◆◆◆◆◆◆◆◆◆◆◆◆◆◆◆◆◆◆◆◆◆◆◆◆◆◆◆◆◆◆◆◆◆◆◆◆◆◆◆◆◆◆◆◆◆◆

有錢了之後,現在首先要做的就是把珠寶公司辦起來。但辦公司說起來簡單,但真正實施起來卻不是歐陽想的這麼容易。最起碼,歐陽現在就需要一個管理者,也就是經理人。

歐陽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做一個公司管理者的料,所以他只能去找一個人才來幫助自己管理未來的公司,自己呢,就躲在幕後數錢。

但人才真的是這麼好找的嗎?歐陽在上海的人才市場守株待兔了幾天,不要說人才,就是連個普通的管理者歐陽都找不到。那些歐陽看的順眼的,能力就不夠強了;能力強的,長的就寒磣了點。

鬱悶的走在上海的大街上,忽然看到前面不遠處有一大群人為在那裡,一個個都抬著頭往上看,邊上好象還有個記者正抗著部攝象機在拍。

愛看熱鬧這是中國人的天性,就算是歐陽這樣的神也不能免俗。歐陽順著這些人的目光往上看,「自殺」這兩個字第一時間出現在歐陽的腦海之中。以歐陽的視力,可以清楚的看到一個中年男子正站在頂樓,好象隨時都有跳下去的可能。由於警察和消防官兵現在還沒有到,萬一這個男子跳下來的話,那是絕對不可能活的了的。

俗話說的好,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在沒有引起別人注意的情況下歐陽一下子瞬移到了頂樓。

偏偏就在這個時候,該名男子跳下了樓去,樓下觀望的人們發出了一片尖叫之聲。

就在所有人都認為這名中年男子要被摔死的時候,忽然一道人影出現在了空中,接著又是一閃,跳樓的中年男子和後來出現的那道人影就這樣眼睜睜從下面百十來人的眼中消失了,就好象根本發生這樣的事情一樣。

就在所有人都還沒有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那名記者手中的攝象機卻已經忠實的將這一幕記錄了下來,他還不知道,就是這一份影響記錄,讓他從此平步青雲,成為了國際上鼎鼎有名的記者,真可謂是名利雙收。

且說在那中年男子跳下樓的一瞬間,歐陽也動了,他在一次施展了瞬間移動,將身在半空中的那名男子給救了上來。當時只顧著救人,忘記了掩藏自己,所以也就沒有料到這件事情所引發的事情。那真是讓他所料未及。

(每天中午十二點和晚上十二點雷打不動的更新。) 慕傾怡站在窗口,眼望著外面那méngméng細雨,陳陽還沒有到,慕傾怡剛剛給杜萌去過電話,知道杜萌已經接到了陳陽,正在回來的路上。

她的爺爺是不住在這裡,慕老爺子目前是深居簡出,輕易不肯lù面,這次的事情,慕老爺子沒有想要lù面,也許,這和慕老爺子的心裏面還沒有真正的認可陳陽,在慕老爺子的心裏面,慕傾怡和陳陽只是在做著一筆交易。

對於這個孫女,他是很了解的,只要是慕傾怡決定的事情,就一定會堅持下去,其實,當初,慕老爺子就對慕傾怡要和陳陽結婚的事情頗有微詞,只是因為岳林山的緣故,慕老爺子的話沒有能說出來。

慕老爺子是不管慕傾怡的事情,要是慕傾怡需要他時,這老爺子也會出來的!

慕傾怡轉過身來,走回到房間里,這是竹園,是屬於她的別墅,院子裡面是她喜歡的竹子,恐怕這也是第一次讓一個男人住進她的別墅裡面吧……………。

小姐,一切都準備好了!」一名女僕走到慕傾怡的身前,1小心翼翼地說道:「按照您的吩咐,已經單獨準備好房間,就在您的房間旁邊。」

「知道了!」

慕傾怡擺了擺手,那女僕下去了,慕傾怡回到她的桌子前,剛剛坐下來,電話響起來,慕傾怡拿起手機,具到打電話的號碼之後,她稍微頓了頓,隨即接通了電話。

「傾怡!」從電話裡面傳來了方世鋒的聲音,似乎方世鋒喝了酒,明顯有些醉意。

慕傾怡沒有吭聲,都在京城裡面待著,她和方世鋒之間卻見過兩三面,大部分的時間裡面,慕傾怡都沒有出去參加社交活動的興趣愛好,正因為她的這種專註於產業的態度,讓慕傾怡有更多的精力可以去規劃慕家的產業格局。

至於方世鋒,在慕傾怡的眼睛裡面,不過是一個依靠著方家的家世不成材的男人而已,都已經快到三十歲,還沒有能獨當一面,挑起方家的大業來,這不得不讓慕傾怡對方世鋒的能力心存懷疑。

當一個男人被女人懷疑的時候,他本身的能力就已經註定了有問題的。

「傾怡,你能告訴我,你為什麼要和我解除婚約嗎,我直到現在還是不明白,就算我是廢物,但那名臭醫生不更是廢物嗎,你和你並不配!」

「配不配是由我決定的,而不是由你決定的!」慕傾怡冰冷的聲音從電話裡面傳了過來「至於和你解除婚約的原因,那隻能歸咎於你的叔叔太強橫,我不喜歡被人威脅。」

「就這樣簡單?只是因為我叔叔強橫,你是跟我結婚,又不是跟我叔叔,假如你不喜歡我叔叔,我們大可以離開,去國外,或者去哪裡都可以。」

「有這個必要嗎?」慕傾怡淡淡地問道。

「當然有這個必要,傾怡,只有如此,我們才能在一起。」

「我看未必吧,我現在已經嫁人了,和你沒有關係,陳陽今天也會到北京來,我們會去國外渡mì月,你現在說這些明顯晚了,方世鋒,你已經年紀不小了,應該獨當一面,而不是像小孩子一樣的喝酒解悶……………,!」

方世鋒聽到慕傾怡這一番話之後,稍微頓了頓,隨即又說道:「假如陳陽死了的話,那我們是不是有機會?」

「你有這個本事嗎?」慕傾怡反問道。

「當然有,為了你,我可以做任何的事情!」

「喝酒?說狠話方世鋒,我想你是在方家那邊感覺到了威脅,你其實並不是真的想要得到我,而是你更看重了我們慕家的產業……………,!」

「不是!」方世鋒否認道。

慕傾怡淡淡地聲音傳了過來「在我瞧來,你就是這樣打算,方曠世不是派人去中海市嗎,我不認為去中海市只是為了玩,我倒是聽說在中海市有一個很適合的人選,那人應該會來協助你吧堂堂方家大世子要由外人來輔助,這種恥辱不是你所能承受的,你需要的就是我幫你吧,………,!」

慕傾怡的冷哼聲傳了過來,方世鋒聽到慕傾怡的冷哼之後,不甘心地說道:「我沒有,我是方家的唯一繼承人,沒有人能代替的了我。」

「那倒未必,方家的後人要是沒用的話,怎麼可能不由外人代替,難道會眼看著方家的產業毀於一旦,方世鋒,想必是你的行為讓方曠世失望了,想想也是可以理解,你又不是方曠世的兒子,雖然有著血緣的關係,但不能排除招一個女婿我記得你叔叔有一個女兒在國外應該回來了吧……!」

「不可能,不可能的……!「方世鋒嘴裡說道。

「是不是,你心裏面最為清楚!」慕傾怡淡淡地說道「方世鋒,想要別人尊敬你,那你就要拿出本事來,只想著指望女人幫你,像你這樣的男人又怎麼會有出息?」

慕傾怡一說到這裡,方世鋒的惱怒聲音就從電話裡面傳了過來「慕傾怡,你不要以為我離不開你,我方世釋在外面有的是女人,還輪不到你對我指手畫腳!」

「生氣了,這應該是你內心裏面最〖真〗實的想法吧!」慕傾怡聽到方世鋒的聲音之後,她並沒有一點惱怒,嘴裡淡淡地說道:「方世鋒,你有對我生氣的力量,倒不如好好考慮你的以後路如何走就這樣吧,我的丈夫就要到了,我要和他一起用餐。」

「慕傾怡,我發誓,你總有一天會知道,你的選擇是多麼的愚蠢!」方世鋒恨恨地說道。

「隨便!」慕傾怡淡淡地說道。

掛上電話,慕傾怡的臉上帶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來,在慕傾怡的眼中,方世鋒就是方家最不穩定的棋子,這也是方曠世所擔心的事情,假如真的把方家的產業交給方世鋒來管理的話,說不定那方世鋒就會把方家給拖挎。

方曠世的想法是好的,但幕傾怡卻故意在方世鋒身上加了一把火,要是能讓方家窩裡斗,那對慕傾怡來說,可是一個好的結果,她不必再去顧慮著方家會在她全力投資國外的時候,對她目前還在國內的產業進行阻擊。

這個轉型是需要一個過程的,並不是說想要轉型就可以轉型。慕傾怡又起了身,走到窗口,眼望著外面那méngméng得細雨。

陳陽到竹園時,天已經黑了下來,竹園裡面亮起了燈,陳陽上次就對慕傾怡huā了如此多的錢搞了一個竹園發出了一番意見,他這主要是針對慕傾怡本人的,這次是晚上進來的,發現竹園確實有一種別樣不同的感覺,這種感覺讓陳陽忍不住嘀咕道:「果然是一個會享受的女人啊!」

杜萌有意識地和陳陽拉開了一段距離,對於陳陽的這一番話,杜萌不知否可,陳陽也沒有指望杜萌會說什麼,在這一路上,杜萌就是這個態度,顯然,陳陽之前對杜萌的那些調戲讓杜萌對陳陽心裏面有了警惕。

「老闆!」杜萌把陳陽帶到了別墅裡面,在大廳裡面,慕傾怡身穿著居家的休閑短裙,頭髮扎了起來,就如同一名居家的女孩子,她的腳上穿著一雙略顯卡通氣的拖鞋,精緻如珍珠一般的腳趾頭lù在外面。

聽到杜萌的聲音之後,慕傾怡抬起她絕美的俏容來,目光先掃過陳陽的臉上,最後落在杜萌的身上「去吧!」慕傾怡淡淡地說道。

杜萌點了點頭,就在杜萌要離開的時候,杜萌還看了陳陽一眼,然後才離開,很快就聽到了汽車離去的聲音,慕傾怡站起身來「我帶你去房間,洗過澡之後,我們一起用餐,假如你有什麼事情要問的話,等我們用餐完畢之後,我會給你一點時間提問題的你現在還有問題嗎?」

「有一個小小的問題,你今天穿的內kù是什麼顏sè?」陳陽故意拋出這句話來,在客廳裡面站著的女僕聽到陳陽這句話,那臉sè都是以便,誰都知道慕傾怡最討厭的就是被男人如此的猥瑣問著問題,而慕傾怡一旦生氣起來,那可是不得了。

「白sè!」出乎在場所有人的意料,慕傾怡竟然沒有生意,而且還回答了陳陽的問題,恐怕再也沒有比這奚能讓人大跌眼鏡的事情了,慕傾怡竟然一反常態起來。

「我喜歡另外一個問題,晚上是否我們一起睡覺?」陳陽再次問了一個更加大膽的問題起來,這次慕傾怡微微頓了頓,嘴裡說道:「你和我分房睡,我們還沒有到那地步,當然,你要是真的進來的話,我不會介意開槍的!」

「算了,算了,我本來就對你沒有什麼太多的興趣,一個只喜歡玩槍的女人,我是不喜歡的!「陳陽這句話剛剛說完,就聽到慕傾怡咳嗽了兩聲,陳陽抬起頭來「怎麼了,生病了?」

「沒事兒,一點小感冒!」

「你不要忘記了,我可是醫生,我來給你檢查一下!」陳陽說道。

慕傾怡微微頓了頓,隨即說道:「等你洗完澡再說吧,我可不喜歡一個男人渾身臭臭的衣服,我也給你準備好了,等下洗完澡,換件衣…!」

陳陽聽著慕傾怡的這一番話語,忽然笑了起來,慕傾怡看了看陳陽,嘴裡說道:「笑些什麼,還不快點過去……!」

慕傾怡這女人雖然對陳陽擺著冷麵,但陳陽還是從慕傾怡那一番話話語之間感覺到了慕傾怡和以前的不同,慕傾怡有了改變,到底這慕傾怡改變的原因,陳陽卻說不好,或許女人到了一定的年齡都會改變吧1

陳陽的心裏面默默嘀咕著,洗過澡后,陳陽回到了房間,chuáng上擺放著乾淨的內衣、內kù、睡衣,陳陽拿過來內kù一瞧,笑了起來,沒有想到慕傾怡如此上心,尺寸正好,看起來,慕傾怡的情報還是很準確的!

陳陽沒有多想,直接穿上了,雖然他也帶著換洗的衣服,但既然慕傾怡都給他準備好了,陳陽也沒有必要費那工夫,一定要穿自己的衣服。

慕傾怡在餐廳裡面等著陳陽,但洗過澡后的陳陽出現在慕傾怡的面前時,慕傾怡的臉上閃爍出淺淺的笑容來,嘴裡淡淡地說道:「其實,你有些事情也並不是特別的討厭,就比如說現在!」

「但在大部分的時間裡面,我還是很討厭的!」陳陽把慕傾怡那還沒有說出來的話說了出來,慕傾怡聽到陳陽這句話,沒有否認,只是淡淡地說道:「人無完人!」

陳陽坐在慕傾怡的對面,就在女僕端上菜的時候,陳陽忽然問道:「美國的事情都做完了嗎?」

「吃飯的時候,可不可以不談這些事情!」慕傾怡淡淡地說道。

「可以!」

慕傾怡握起酒杯來,陳陽也舉了起來,倆人輕碰了一下酒杯,彼此喝過酒之後,正是用餐起來,偌大的餐廳裡面,只有陳陽和慕傾怡倆人在安靜的用餐,女僕都站在一邊,等待著慕傾怡的吩咐。

慕傾怡沒有任何的言語,甚至於連眼神都沒有和陳陽碰觸,就是安靜的用餐,當用餐過後,慕傾怡擦了擦嘴chún,向後一靠!

陳陽也用過了晚餐,慕傾怡的眼睛掃過陳陽的臉上,嘴裡忽然說道:「我聽說你昨天晚上和兩名美女一起醉酒了,一男兩女,這種事情我也有興趣,我很想知道,到底那兩名女孩子是誰?」

「你在吃醋嗎?」陳陽問道。

「當然不是!」慕傾怡也淡淡地說道「只不過,很好奇。」

「那還不是吃醋了嗎?」

「我說了,是好奇!」慕傾怡堅持道。

「吃醋就是吃醋,難道你不知道吃醋是女人的天xìng!」陳陽說道。

「我是好奇!」慕傾怡再次堅持道。

陳陽無奈地嘆了口氣「既然好奇的話,那我也沒有義務要告訴你,還是不說的好,現在呢,讓我給你看看病!」

「你說我也知道!「慕傾怡說道「我只想聽你親口說出來。」

「老婆,你真是在吃醋…不過,我很高興你吃醋!」陳陽笑道「那表示在你的心裏面有我!」。 「你是誰?為什麼要救我呢?」中年男子臉色蒼白,估計是剛剛他跳樓的時候下墜的速度過快而導致他無法正常的呼吸引起的。

歐陽把他放在地上,也不擔心有人看到,歐陽沒有回答他的話,只是問道:「你又為什麼要自殺呢?」

「活不下去了,真的活不下去了。」該男子悲憤的說道。

這名男子姓付,名生,在上海市也算是鼎鼎大名的啦,他是一名職業經理人,能力很強,才四十歲的他已經是年薪百萬。

他有一個老婆,比他小十幾歲,也是上海知名的珠寶設計大師,原本生活應該很幸福的他就在一個月前,一切的事情都變了。老婆背叛他了,帶走了他的所有存款;公司里也在這幾天遺失了一份重要文件,所有的線索又都指向了他,讓他百口莫辯。

公司的老闆念在過去為公司兢兢業業工作,為公司創下不少業績的功勞下,不去追究他的法律責任,但他也被公司無情的辭退了。

之後自己去找工作,沒有一家的公司企業肯在雇傭他,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付生選擇了自殺。

歐陽心中一陣狂喜,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公司啊。自己上海的各大人才市場蹲守了數天,就是想找稱的上人才的職業經理人,但沒有找到。

反而是在街上隨便走走,人才就自動上門了。

忍住心中的喜悅,歐陽的臉上沒有流露出半點的喜悅的表情。這個時候,歐陽還不知道他說的到底是真的假的,如果是真的,歐陽決定幫他,但如果是假的,那就讓他去繼續完成他剛剛沒有完成的事情。

歐陽的精神力瞬間就侵入了付生的大腦裡面,確定了他所說的是事實之後,歐陽說道:「不知道你接下來想怎麼辦,還是去自殺嗎?你死了就能解決問題嗎?沒有人會可憐你。」

很顯然,付生被歐陽的話打動了,「那你說我現在該怎麼辦?」

歐陽假裝沉思,片刻后才道:「這樣吧,我馬上就要成立一家珠寶公司,正好想找一個經理人。我想以你的能力肯定是可以勝任的,我聘請你做我公司的總經理,年薪五百萬。不知你同意嗎?」

在這樣的條件下如果有人還能不同意,那絕對是個智商有問題的人,更何況是付生這樣的幾乎已經走進絕境的人呢。

「我同意,」付生沒有絲毫的猶豫,「不過這年薪是不是定的太高了,我……」

歐陽打斷了付生的話說道:「不,這個年薪並不高,只要你為公司做了貢獻,我保證你的年薪會越來越高的。」

見他同意了,歐陽從空間戒指中拿出支票,給他開了五百萬,然後說道:「這是你頭一年的年薪,回去好好的整理一下自己,你現在這個樣子可一點都高級經理人哦。」歐陽打趣道。

最後,歐陽叫付生在兩天以後到他的家中找他,然後把自己的地址告訴了他。

由於剛剛救付生自己使用的瞬間移動,所以這次走也就沒有再避開他,直接在他面前使用瞬間移動走了。

付生見歐陽在他的面前就這樣憑空的消失了,驚的嘴巴變成一個o形,舊舊不能恢復過來。

好半天,付生在算恢復過來,但他也不得不面對一個現實,自己要走著回家了。這裡可是郊區,半天都沒有一輛車經過。付生心中是暗暗叫苦。

◆◆◆◆◆◆◆◆◆◆◆◆◆◆◆◆◆◆◆◆◆◆◆◆◆◆◆◆◆◆◆◆◆◆◆◆◆◆◆◆◆◆◆◆◆◆◆◆◆◆◆◆◆◆

第二天早上,歐陽依然躺在床上睡的正香,電話響了。歐陽迷迷糊糊的抓起手機,習慣性了看了一下來電顯示,是張菲雪打來的。

歐陽隨之接通了電話,「喂,老婆,怎麼啦?」

「老公,你好厲害啊,我好愛你啊。」電話里傳來張菲雪的電話,從她的聲音里可以聽的出,此刻他很興奮。

有什麼事情能讓他這麼興奮啊?歐陽暗道,於是問道:「老婆,什麼我好厲害。不明白啊。」

「等我晚上回來再說啊,我要上課了。」話還沒說完電話就直接掛掉了,對著還在嘟嘟響的手機,歐陽忍不住說道:「莫名其妙。」

看了一下時間已經十點多了歐陽也就從床上爬了起來,在穿衣服的同時順手開啟了電腦。

對於電腦歐陽可以說是一個超級小白,平時他上電腦也就看看小說,在研究研究六合彩。每次開啟電腦連上網路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看打開qq。

其實歐陽很少在qq上聊天,但他喜歡那qq等級,在上一世中,歐陽的qq就被他掛到了三個太陽這樣的牛b等級。

現在是2003年,qq的等級還沒有開始出來,但歐陽還是延續了上輩子的習慣,每次打開電腦馬上就上qq,今天當然也不例外。

熟練的輸入自己的qq號碼和密碼,然後才打開小說網站,看起小說來。

從初中開始,歐陽就喜歡上了看小說,那個時候歐陽最喜歡的是李涼和松柏生的武俠小說,因為他們兩位筆下的主角都很牛,通常都是一掌下去就會有n多的人掛。

後來網路小說開始流行起來,歐陽也漸漸的迷上了網路小說。一直到重生之前,歐陽都還非常的喜歡看網路小說,尤其是那種主角超級變態的那種小說。

重生之後,歐陽成神了,他發現,那些小說中的主角還沒有自己厲害,他才漸漸的沒有那麼迷小說了。

雖然是沒有以前那樣的迷戀小說,但愛好小說的興趣,歐陽到是沒有變。 才剛剛打開起點中文這個網站,一則qq新聞忽然彈了出來。

「真是煩啊,開一次qq就彈一次。」說著,歐陽就想把這qq新聞給關了,手還沒有點下滑鼠,一則新聞引起了歐陽的注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