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在場皆是陣法大家,雖然事先沒有注意到魔族的陰謀,但是如今一切呈現在羅盤之上,還是很快會推演出一個大致。

「理論上他們是不應該這樣,只不過這次我受軍團長的命令潛入魔族的任務,就是讓他們變成這樣,所幸我未辱使命,已經完成任務!」李逸晨當即說道。

「你一個人讓魔族一個分部改變陣形?」燕青明大瞪著雙眼看著李逸晨,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要知道讓魔族改變陣法,這可是比讓團滅這一支魔族隊伍更加困難的事情,此刻哪怕劉浩然也大吸著涼氣。

李逸晨當初傳回的信息乃是完成任務,按劉浩然看來,李逸晨估計是想辦法把這一支隊部搞殘到令他們無法運轉原來的陣法,如此一來雙方一旦開戰,魔族的戰陣會因為這一部的缺失而造成運轉的遲滯,那麼人類獵魔戰隊也就能有機可趁!

可是如今李逸晨給他的答案卻是他令魔族改變了陣法的布置,哪怕想破腦袋,劉浩然也想不到李逸晨是如何做到這點的。

「當然不是我一個人了!」李逸晨微微一笑道。

「老劉,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明明安排了這些手段卻一直不告訴我們,讓我們白白擔心這麼多天,這可是你的不對了!」

「老實交待,你是不是把你的潛龍衛隊派出去了!」

如果李逸晨說是他一個人完成,自然沒人相信,但如果劉浩然另完安排得有其他人,那麼這次任務雖然還是困難重重,但也不是不可能完成。

如此一來魔族這一戰的確會不攻自破,大家自然不用再像從前那麼緊張!

「他說的不是他一個人,那裡因為為了安排他順利潛入魔族,為了掩人耳目我安排了兩個新兵和兩個老兵與他同行!」知道眾人有所誤會,劉浩然當即解釋道。

什麼?五個人?其中還有連他在內的三個新兵!

聽到劉浩然的解釋,在場所有人再也無法淡定起來!

潛龍衛隊一共二千三百人,乃是劉浩然這一軍團里精英中的精英組成,若是說由這一支隊伍潛入魔族完成這樣的任務,大家還覺得可以理解,可是就李逸晨他們五個人,不要說能不能找到疾風魔這一分部的位置,就算找到他們又能做什麼?

「李逸晨,如今你的信息關係到人類成千上萬的獵魔戰士的性命,你確定你沒有說謊?」燕青明不由再次緊盯著李逸晨。

「唉……我已經說了,你們不信,我也沒辦法,反正一天之後,魔陣必潰,到時一切自有分曉,如今大戰已經開啟,就算我說的是假話,你們也不可能調整部署了,那就一起等吧!」李逸晨自己也知道此事的確令人難以置信,當即也難得去解釋。

「好,就算你說的是真的,那麼你能告訴我們你是如何做到這點的嗎?」燕青明雖然沒有否認李逸晨的說法,但就這麼乾等著,他也坐不穩。

「好……我們也學習一下你的手段,剛才也可以借鑒來對付魔族!」當即亦有其他軍團長贊同道。

李逸晨是不是說謊,只需要他把整個過程說出來,大家自然能辨別其中的真偽!

「過程……」李逸晨不由一愣,自己這一次的過程可以說順利的連自己都不相信,若是再跳過天運神劍的部分講出來,只怕就更沒人相信了。

不過想到這裡,李逸晨突然眼前一亮,「過程不便多說,不過我有辦法讓大家相信!」

李逸晨說著揮手之間一團黑影從逍遙聖戒中飛出直接落在地面!

「這……這是……疾風魔……」看著地面上的魔族屍體,終於有人認出那是疾風魔的屍體。

「不錯!我擒下這傢伙之後,這傢伙骨頭到是挺硬,我足足折磨了他一天一夜,他才肯配合我完成改變陣型之事!」李逸晨當即說道,「不過為了怕他的屍體留在魔族被發現,所以我直接帶到儲物戒中了!」

事實上折磨疾風魔的自然是秦官,而秦官被疾風魔囚禁了十多年,受盡苦楚,那麼他折磨疾風魔的手段自然可以想象是何等的殘酷。

以至於此刻哪怕這些軍團長對魔族肯定也用過不少非常手段,但此刻看著疾風魔的屍體仍由不由大吸涼氣,同時還心裡有著幾分佩服。

能在李逸晨這些手段之下支撐一天一夜,這傢伙的骨頭到的確挺硬的!

看著疾風魔這般慘狀,大家似乎開始有些相信疾風魔真的配合李逸晨改變了陣法的部署,至於李逸晨從儲物戒中放出疾風魔的屍體,自然更不會有人懷疑,畢竟儲物戒指之中儲存屍體並非什麼令人意外之事。

只是想到李逸晨在疾風魔身上的手段,雖然大家也知道為了人類的勝利,李逸晨用再過激的手段都屬正常,但此刻看著這個表現上文質彬彬的傢伙,心中卻還是陰陰有股寒意。

「那我們就在這裡等結果吧!」終於,劉浩然開口說道!

李逸晨連疾風魔的屍體都能帶回來,那麼還有什麼理由不去相信他的話呢?而且就算不相信,大家此時其實也不可能做出太多的調整。

等待是漫長的!尤其是前期李逸晨的部署還未來得及發揮出作用的時候,魔族針對人類戰陣的反擊十分的強勁,此刻一條又一條前線吃緊的消息傳回來,在場的各軍團長雖然心中期盼著第二天的到來,但是在第勝利的來臨之前,大家還是一刻也不敢放鬆…… 轟……轟……

經歷了漫長的一天一夜的等待,就在第二天,天剛放亮之際,一聲聲滔天巨響傳來,哪怕是身在養魂境戰場這邊亦能感覺到大地劇烈的晃動起來。

就在所有軍團長不由自主的站起來之際,他們手中軍團長令再次傳來陣陣嗡響!

「軍團長,魔族不知道在使什麼奸計,在我們面前自相殘殺起來!請求指示!」

「軍團長,魔族的幾個分部自己衝擊自己的隊伍,不知道他們在搞什麼詭計,請求指示!」

「軍團長,我們前方的魔族突然遭遇到他們身後魔族的攻擊乃至我們也損失慘重,請求指示……」

一道道信息不斷的傳遞過來,此刻哪怕這些身經百戰的軍團長們,拿著軍團令的雙手也不自覺的顫抖起來。

李逸晨成功了!出現這樣的情況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李逸晨沒有說謊,他已經成功了!

他的成功則意味著原本已經極為被動的人類大軍不僅能取得這一場戰役的勝利,並且還能重創魔族,可以說挾這一役勝利之威,在一路追擊而去,哪怕是他們都無法想像出這一戰最終會帶來多麼巨大的戰果!

「還請李公子安排各方部隊!」雖然前方部隊在請求他們指示,但他們知道如今真正最了解的戰局的人乃是李逸晨,那麼接下來的命令自然由李逸晨來下才最為合適!

李逸晨自然也知道這一戰的結果將關係到所他能得到獵魔功勛,當下到也不再客氣,不過他的指示卻很簡單,保持與魔族交戰之態勢,不給魔族撤軍的機會,同時不可拚命,有危險就避!

如今勝利已經再握,李逸晨自然不可能下達讓大家玩命的命令,只要咬住魔族,讓他們面臨停止陣法則被人類戰陣絞殺,不停陣法則自己搞死自己的局面,其他的就只是時間的問題。

「李公子高才,燕青明佩服,之前因為心憂戰局而對李公子有所不敬,還請李公子不要見怪!」待李逸晨下完命令之後,燕青明當即抱拳道。

雖然從武者的角度來講,李逸晨只是一個晚輩,從軍隊的角度來看,李逸晨只是一個新兵,但李逸晨如今所做的這一切卻是他燕青明一輩子也做不到的!

「李公子救千軍將士於危難之中,請受我等一拜!」見狀其實軍團長亦紛紛站直,整理好衣衫後行禮道!

身為軍團長,誰沒有跟隨他們多年的部隊,而當他們聽聞劉浩然指出他們陷入魔族陰謀的時候一個個都全身冰冷,他們甚至可以預見,這一役之後,不知有多少曾經跟隨他們的兄弟將要留在這個戰場。

可是如今李逸晨憑一己之力,力挽狂瀾,這麼感激既是代表著部隊領導人的敬意,同時也有他們私人發自內心的感激。

「大家這是……」見狀李逸晨連忙還禮道,「其實這一切都是劉軍團長對我信任與支持,否則我就一個人也無法做到這點!」

面對眾人的感激,李逸晨不由有些汗顏,他從來不覺得自己是一個崇高的人,這一次若非為了找一個理由運尋找天運神劍,他還真未必會來趟這灘混水,因為在行動之前,他也覺得危機大於成功!

可是如今卻換來眾人的感激,甚至在眾人行禮之際,李逸晨感覺到一股從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信仰之力,雖然眼前只有十二人,但他們身上凝聚出來的信仰之力居然不比青雲閣那麼多人弱上幾分。

信仰之力不斷衝擊著身體,李逸晨感覺丹田再次沸騰起來,彷彿有一股力量不斷衝擊的著丹田四壁一般。

「我好像感覺到突破契機,我需要修鍊一下!」感覺到身體的異常,李逸晨不敢多說,當即雙腿一盤而坐的同時,神魂亦直接從逍遙神戒中進入丹田。

看著剛才還好好的李逸晨,突然說突破就突破,眾人更是不由面面相覷,不過在劉浩然的提議下,他們還是覺得不能打擾到李逸晨修鍊,並且一致走出軍營之外,圍在四周給李逸晨護起法來。

「剛剛聽到勝利的消息就能突破,這說明他的積累早已達到突破的要求,一直沒有應來契機,那肯定是因為心中擔憂著戰局的變化!」

「是啊……按理說,他若是馬上就能突破,那麼也應該突破到合體境後期再進入獵魔戰場,但他卻沒有,這說明,其實進入戰場的時候他距離突破還有一定的距離,如今卻在短短几天達到突破的標準,這隻能說明,他在魔族經歷的一切只怕並不如他說得那麼雲淡風輕!」

「雲淡風輕?怎麼可能!不要說他,哪怕是就算是我們這樣的境界,潛入魔族腹地,估計就算我們修為不受限制,只怕也未必能全身而退,而他不僅全身而退,還令疾風魔數萬魔族改變戰陣,這其中可以想象,不知在生死邊緣遊走了多少次,也只有不斷遊走在生死邊緣,才能令他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完成突破!」

「陣道天賦如此了得,人品如此之高!劉師弟,我看此間事了,你和他談談,讓他加入我們陣神殿算了!」

「不錯,我贊成林師兄這個主意!雖然這些年統領軍團,見過的天才如過江之鯽,但真正能讓我魏某人說出佩服的後輩,也就只有這個李逸晨了!」

守在軍部大營之外,一眾軍團長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起來,不過對於李逸晨卻是誰也沒有吝嗇讚美之詞!

「這……這是什麼情況?」作為與李逸晨同行完成任務之人,方雨軒他們雖然沒有資格進入軍團部,但也被安置在不遠的軍營之內,閑得無聊走出營帳的寒武看著十二位軍團齊齊站軍團部的營帳之外,連忙叫來方雨軒等人!

「李逸晨哪裡去了?軍團長他們都出來了,怎麼不見他!」方雨軒也是眉頭一皺,雖然與李逸晨之間的關係她自己也說清楚算什麼,但心中還是隱隱有著一份關心。

而此刻趙龍和趙虎卻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說道,「雖然我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十二位軍團長的站位方式乃是站的警衛哨,如果李逸晨還在營帳之內,則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十二位軍團長在給他站崗!」

作為老兵,他們自然比其他三人更有眼力,只不過說出這個結果,卻連他們自己都有一種不敢相信的感覺。

「啊……十二位軍團長給李逸晨站崗?那豈不是說他是總軍團長了?」寒武不由一驚,隨即笑道,「不過從這光景來看,就算李逸晨做不了總軍團長,估計他答應我們的加入宗門之事,應該已經跑不掉了!」

雖然說出李逸晨要做總軍團長,但這樣的話,明顯寒武也不會相信,不過從眼前形勢來看,自己加入天虛殿之事,到應該已經跑不掉了!

不過此刻進入修鍊狀態的李逸晨根本不知道外界發生一切!

在十二位軍團長無形之中的信仰之力下,李逸晨感覺丹田中的氣息彷彿突然沸騰一般,隨著神魂歸體,這些力量不斷的融入神魂之內!

合體境亦是修鍊神魂之力的一個過程,之前應來突破契機,神魂不在體內,那股力量自然只得衝擊丹田,如今神魂歸位,那些力量彷彿找到宣洩口了,不斷匯於神魂,感覺到神魂不斷壯實的同時,丹田中的不安也隨之消停。

這段時間與方雨軒的冰火同修,再加上剛才突然湧入體內的信仰之力令李逸晨體內的力量的確達到突破的標準,而原本就服用過混元金果的他,又根本不需要去感悟不同境界的壁障,所以此刻李逸晨到是不想突破都困難無比。

力量不斷的隨著不滅真解的運轉而凝聚於體內,歸於神魂,片刻之後隨著一聲仰天長嘯,李逸晨緩緩睜開雙眼,此刻李逸晨感覺全身彷彿有著一股充滿力量的味道,內視之下發現神魂亦比起之前更加的凝實起來。

可以說如今自己哪怕是身魂合一一整天的時間,估計也不會出現以前那種魂力不濟的情況!

完成突破,卻發現四周無人,李逸晨不由走出營帳之外!

「李公子……你已經……」看著李逸晨出來,原本還有些擔心李逸晨的燕青明,話剛說到一旁,卻發現李逸晨已經突破到了合體境後期!

這……這也太快了吧?

前後也就一個時辰的時間,李逸晨居然就完成突破,雖然合體境算不得什麼太高的境界,但哪怕是再怎麼天才之人,要跨過這一步,估計也至少人十天半月的感悟才能完成吧?

可是李逸晨一個時辰就完成了這一步!

十二位軍團長面面相覷之際,皆看到對方眼中的驚恐,聯想著之前他們的猜測,此刻他們覺得李逸晨能做到這點,只有一個可能!

那就是李逸晨之前在魔族的經歷,比他們剛才想象的恐怕還人驚險萬分,否則沒有這種生死邊緣的經歷,絕對不可能有武者能做到這點!

「李公子,你為了人類辛苦了!」一想到這裡,十二位軍團長再次同時抱拳行禮道!

不過如今可不是在軍團部的大營,這裡可是在外邊,除了他們四周還有不少的將士,看著軍團長這般行為,雖然大家皆是一臉茫然,但軍團長都行禮了他們還敢例外?

「李公子,你為了人類辛苦了!」

「李公子,你為了人類辛苦了!」

隨即所有將士依次而為,一聲聲沉喝彙集在一起,化著一道道劃破長空的喝聲…… 辛苦?

面對著這等聲勢的齊喝,李逸晨不由愣在那裡!

自己不就突破過合體境後期嗎?這有什麼辛苦的?而且還提升到為了人類的高度?什麼時候自己的突破已經關係到全人類的利益了?

心中雖然不解,但李逸晨此刻還是只得抱拳道,「應該的,應該的……身為人類的一份子,自當如此!」

總裁你丫是惡魔 感覺到其中有所誤會,李逸晨只得拿出萬金油般的回復!

不過李逸晨這番話聽到諸多軍團長耳中卻成為一種居功不傲的境界!

這些年軍部何種天才沒見過,只不過這些天才進入獵魔戰場,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賺取獵魔功勛,可是李逸晨這次的任務,若是用獵魔功勛來算,以他們十二位軍團長的能力,似乎也不知道應該如何去估算。

但人家從頭到尾對於獵魔功勛之事卻隻字不提,彷彿這一切真的如他所說,在他看來都是他應該做的。

「對了……諸位軍團長,不知道這次的任務獵魔功勛應該如何去算?」此刻的李逸晨餘光剛好瞟到方雨軒等人,不由開口問道。

我去……你就不能晚點在問嗎?聽到李逸晨這番話,本來還在心理把李逸晨的形像無限拔高的各軍團長突然覺得一時不知道如何形容現在的心境!

雖然大家都知道,獵魔功勛肯定少不了李逸晨的,但如今你已經是大英雄了,就不能矜持一點,注意一下自己的英雄形像嗎?

大煞風景!此刻不少人心中頓時生起四個字來!

「那個,因為這次行動不止我一個人參與,我有沒有到無所謂,但與我一起出生入死的夥伴們,他們卻不能不考慮!」雖然不知道眾人心中的想法,但李逸晨還是十分客氣地說道。

當然這到不是說李逸晨不在乎獵魔功勛,畢竟想要加入寒冰宮,他自己至少也得需要四千獵魔功勛吧!

只不過在李逸晨看來,若是連方雨軒他們都能分到獵魔功勛,那麼還能少得了作為主導者的他?所以此時說起話來,自然也放高自己的姿態!

唉……又誤會人家大英雄了!人家要獵魔功勛並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與自己一起完成任務的同伴!此刻之前還有些覺得李逸晨大煞風景的軍團長們不由再次讚許的望著李逸晨!

自己有沒有無所謂,但同伴不能吃虧!這樣的精神正是軍營中最看重的精神!

因為李逸晨如今在他們心中已經成為挽救人類的大英雄,此刻他們在心裡自然是全把李逸晨往著好處去想!

而此刻旁的寒武等一眾人,此刻看向李逸晨時眼中也是滿滿的感激!

從一進入魔族他們便被人敲暈,不要說完成任務有多艱難,至今為止,他們甚至連任務的內容是什麼都不知道,可是如今李逸晨卻已經十二位軍團長面前給他們討要起獵魔功勛!此刻大家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這個隊長他們沒白跟!

「這次的具體獎勵只有等戰鬥結束之後才好論功行賞,不過我可以保證,他們的獵魔功勛絕對可以滿足他們加入任何心儀的門派!」眾軍團長對視之間,一時也無法估算出應該給多少獎勵,只得先做出一個大概的推算。

畢竟這一戰結束,可以說能夠反敗為勝,全憑的是李逸晨他們五人,如此一來他們的功勞真要換成獵魔功勛,只怕整個軍部都沒有這樣的先例,他們真的不知道如何去換算,此事估計還需要仔細斟酌一番。

原本聽到前半句寒武等人還心中一緊,不過聽完後邊,幾人皆是一臉興奮!有了軍團長這句話,他們終於可以踏實下來了!

「李公子,你已經突破完了,我們還是進營帳在說吧!」接著劉浩然又開口說道。

畢竟如今雖然人類已經基本可以定義為大勝,但後續如何收拾殘局,讓戰果擴大還需要更多的調配,此刻在營帳之外,自然也不是議事之地。

有了劉浩然的提議,眾人又回到軍團部的的營帳之中,不過就在李逸晨閉關這一個時辰之外,魔族更是全線潰敗,而且已經進入不計後果的撤軍狀態!

顯然魔族也意識到,他們的陣形出了問題,不僅不能攻擊對方,反而形成自我反噬,若是再這麼打下去,根本不用人類大軍動手,他們自己就能把自己搞死完,面對著這樣的情況,魔族只有不計後果的撤軍,能撤出多少是多少!

「接下來李公子認為我們應該如何?」將各方信息傳遞過來之後,眾人再次向李逸晨請教道。

畢竟通過這場戰鬥他們親眼目睹了李逸晨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本事之後,誰也不敢再把李逸晨當作一個普通的新兵看待,所以都沒有人再去叫李逸晨的名字,而叫稱他為李公子!畢竟李逸晨也沒有軍銜,除此之外,他們也不知道應該如何稱呼李逸晨才能表示出他們對李逸晨的尊敬。

「這個……」李逸晨不由一愣,隨即笑道,「大家也太高看我了,我之所以之前能做到那步,只不過是一時靈光閃過,看出魔族的陰謀,並僥倖化解,但要說行軍大仗,我卻是個後學晚輩,這樣的事情,只怕還得有勞諸位軍團長來完成了!」

事實上,李逸晨的確知道自己破壞魔族的陣法還可以,但這種收拾殘局的事情,他還真不在行,雖然他來指揮,在現有的局面下肯定人類也不會再輸,但對於戰果的擴大肯定不如在場的這些久經戰陣的軍團長們!

不過這番話說出來,大家卻不由眼前一亮!

翻手之間反敗為勝,還說你不會行軍打仗?這樣的話說出來誰信?所以李逸晨這番話在大家的耳中卻成為另外一層意思!

那就是李逸晨在告訴他們,我的功勞已經撈夠了,接下來的殘局大家來收拾,你們也分一點功勞,有好處大家都要撈到不是!

在軍隊的戰鬥之中,這樣的情況也的確常有發生!無論誰上都能贏的戰鬥,通常一些功勞多的部隊都會讓給其他部隊去完成,以此接下一份善緣!

有手段!識大體!懂進退!

這一刻大家看著李逸晨的眼神明顯變得更加的和善起來!

就事而論,這一次他們讓人類大軍陷入絕對被動的局面,追責下來,他們每個人都有責任,但如今李逸晨卻送他們每人一場功勞,如此一來,就算得到不獎勵,但至少也能令他們功過相抵吧?

大家客氣一番,自然也開始不斷調度起各自的部分趁勝追擊!當然同心也對李逸晨更是感激不已!

「那個我剛剛突破完了,境界還需要鞏固一下,我就不在這裡打擾大家安排了!」看著一眾軍團長忙活起來,無所事事的李逸晨再次開口道。

「多謝李公子!」誰也沒想到李逸晨不僅把功勞分給他們,還主動離開,這明顯是完全不與這份功勞沾邊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