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在沒有釋放荒蕪的情況下,它的氣血竟然讓四周燃燒,蒸發空氣!

「三瞳天狼!這可是妖中之王啊!」有人不禁感嘆道,「如今的強大的靈妖寵物,也就只有聖教聖地才擁有眾多!

連東方帝族,也只有寥寥幾種。

你看看那個青年,才通幽後期,就有如此恐怖的靈妖!真是羨煞旁人!」

「那傢伙叫屈有才,好像是皇品荒蕪。」有人小聲說道,「你們可別亂說,這人囂張得很。

上次有人在這裡鬧事,他直接殺了喂狼!」

「真是欺人太甚!難道我們永昌州就沒有人嗎?讓他們這麼欺負?」

一個眉目清秀,眼睛圓大的青年一臉不滿道。

「還能怎麼滴?誰叫咱們永昌州沒有聖地聖教,連至尊宗門都沒有!」

「哇!!那騰雲上的人……」

突然有人震驚的喊道,目光十分的灼熱和狂喜,「好像是瑤池聖地!」

「哪呢哪呢?!!」有人立刻驚喜的朝天空看去!

只見天空一股濃雲飄然飛過!

最外圍的人身穿白色綢緞,頭戴羽冠,神色淡然,高高在上!

他們毫不猶豫的從眾人頭頂上飛過,飛向山門,然後緩慢而停。

「聖女!!我好像看到聖女了!!」後面的人立刻激動得滿天通紅,興奮的指著上面道,「你看,聖女,跟天仙似的聖女!」

「哪呢?我看看!」瞬間人潮湧動,當看到外圍的一名絕美的渾身光華流離,好像朦朧之中透露一股仙氣一般出塵女子,

所有人痴迷不已,「太美了!這,這就是聖女啊!完了,我心要化了……」

「一群傻逼!」這時,一個青年一臉鄙夷的恨聲道。

顧凌覺得有些眼熟,還是剛才眼睛又圓又大青年,他大聲道,「你們眼瞎啊!有聖女站在邊上的嗎?

那是婢女,聖女的婢女,懂不懂啊?」

一群人看著他有點蒙圈,隨後爆發出驚人的轟動!

「我的天,婢女都這麼美!那聖女本人呢?那不比天仙還美?」

「媽呀,快讓我飛上去看看!」

「我也要去!!」

「吼!!!」然而,在山門上,那頭三瞳天狼一聲怒吼,直將正準備飛身的修士,全都轟散!

甚至擊飛!

「不知所謂!」而那名叫屈有才的青年一臉鄙夷的看著身下的散修,冷笑道,「聖女之容,豈是爾等螻蟻瞻仰一二的?

還有,我再跟你們警告一次!

我們屈家的聖人大墓,僅僅只是對我們邀請的人開放。

你們這群螻蟻,給我有多遠滾多遠!

不然,我把你們殺了,全都喂我的天狼!」

「曦靈聖地駕到!」

「伏山聖地駕到!」

「青幽聖地駕到!」

「蓬萊聖地駕到!」

……

(本章完) 此時,天地間異變突起!

一道道七彩斑斕的雲層從天空中落下,齊齊的凌空在山門之上!

那一排排聲勢浩大;那一排排狂風呼嘯;那一排排鋪天蓋地;直叫路人目瞪口呆,敬畏不已!

在其中,甚至有人看到衝天的紫霞升起,在他的背後那是光芒萬丈,霞光震天!

「道皇!!道皇!!」

剎那間,所有人轟動的滿臉激動的顫抖!

那一聲聲驚徹天空的聲音,直叫人山人海的修士們齊齊的震驚失色!

但隨後,他們又爆發出無比的崇敬和驚呼之色!

甚至連屈有才的警告全都絲毫不顧!

而此時的屈有才顯然也沒有精力去理會這群修士,他滿臉殷勤的上前,恭迎道,「眾位前輩,道友,感謝各位的到來!我家祖師已經在墓內恭候多時了!」

「瑤池聖女,曦靈聖女,伏山聖子,蓬萊聖子,沒想到你們都來了啊!」

而此時拓拔家族的那名老頭一臉淡笑道,「真是聲勢浩大啊!」

「不比你們青幽聖地,」瑤池聖地的人最先到,其中一個老嫗淡然回笑道,「你們的聖子隱秘至極,連長擎聖人的神威,也都不願意來瞻仰瞻仰!」

「我侄辰沖正在閉關,哎,只能說可惜啊可惜。」老頭嘆氣道。

「據說你們青幽聖子,有大帝之資,」另外一個白髮蒼蒼,卻容顏未老的英明男子,撫摸自己的白鬍子,呵呵笑道,「我蓬萊仙島路途遙遠,都想一睹貴地聖子真容啊。

今日,也著實可惜了。」

「哪裡哪裡,都是徒有虛名,」老頭謙虛的說道,「也不知道是誰謠言,真是令人慚愧啊,倒是你們蓬萊聖子真是好福氣,有你這樣的一位道皇護道,令人羨慕啊!」

「哼,廢話就別多說了。」曦靈聖地的一名成熟的寒冷女子一臉漠然道,「我們來,可不是拍馬屁的。」

「曦凝姑娘說的對,」伏山聖地的一名中年男子,神色淡然,如泰山一般沉穩的笑道,「咱們萬里迢迢是為了瞻仰聖威的。

再者,我們也應該一同商議和解決關於這個全能帝的問題。」

拓拔雲天此時小眼睛亂轉,特別是瑤、曦兩家的騰雲之間,偷瞄的時候心臟跳得十分的劇烈,好像要突出來一般!

特別是再看到瑤池聖女那四周流動的霧氣,還有白色的縹緲,令他滿臉通紅,心臟更加的緊張!

等他再度抬頭,卻瞬間呆住了!

那是一張純美無暇,白嫩至極的臉龐!哪怕是帶著一層面紗,都能感覺出怦然心動的美感!

遠遠望去,令人心曠神怡,令人為之平靜!

在他的心中竟然升起不了一絲褻瀆的感覺!

再看看另外曦靈聖女,他又是滿臉獃滯和漲紅!

不再是綾羅綢緞,而是慾火噴血般的錦衣纏身!赤紅的腰束令人口乾舌燥!

滿腦子裡都是那修長傲然的筆直玉腿!

再望高了看,拓拔雲天感覺自己的口水都來不及咽下,差點留了出來!

那是什麼樣的尤物,才有此等胸襟啊!

一呼一吸之間,感覺差點噴涌而出!簡直就是人間極品!天界聖品!

看一眼,拓拔雲天就感覺自己的血氣上涌,轟的一下,腦中一片空白!

他渾身燥熱的不敢在望上看,他用非一般人的意志強忍著低頭,撫平自己激動得心!

而與之相反的拓拔文命,他空洞的眼神里只有另外兩名聖子!

伏山聖子綾羅綢緞,古典至極,樣貌驚人,儀錶堂堂,雙眼十分孤傲和冷漠!

而蓬萊聖子又是另一番特色!

他身長八尺,古銅之色,雙眼鼓動,十分明亮,不算英俊,卻又一股男兒的霸氣和兇悍之色!

「參見各位前輩,我等空靈門晚輩給各位前輩請安!」此時,空靈門的蘇塵等人也騰雲而來。

「我等玲瓏天青宗的晚輩給各位前輩請安……」

餘下的是各個地方宗門,其中竟然還有天化宗。

這倒讓拓拔家那個老頭多看了幾眼,卻沒多說什麼。

而下方的顧凌看到騰雲中楊煙雨的影子,他的眉目不禁緊縮,露出一絲冰冷的舔血。

下面的路人各個頂頭膜拜,目光瞻仰,都捨不得挪開自己的眼睛!

「借過,借過……」

這時,顧凌悄然聽到旁邊的一道急促的聲音,他倒也沒有注意,寥寥看了一眼,卻是剛才的那位雙眼圓又大的青年。

他正匆匆忙忙的往外趕,一邊跑一邊還喊道,「各位同仁,此地不宜久留啊,等他們人都進去了,那屈狗才肯定會放狗出來咬人了……」

這話一出,讓四周的人哄然大笑,不過一想他說得有道理,隨後竟然也陸陸續續的想要遠離這裡。

只不過當青年路過顧凌的時候,不經意間掉了一個東西。

顧凌沒有理會,而是先行離開這裡,等有機會了再來一睹聖人之威!

「嗯?」只是突然,他感覺自己的腳下被絆了一下!

整個神色猛然的一驚!他竟然一時之下挪動不了了!

正當他警戒的動用荒源和靈氣暴動的時候,他又感覺渾身一緊,一股巨大的能量轟然而動!!

「砰砰砰!!!」

巨大的爆炸聲響遍整個天際!

甚至讓聖地和那些宗門的人齊齊側目相望!

只見地上的某一處,全都是赤紅的火焰,那溫度極其的駭然和恐怖!

一時間竟然將附近十幾米的範圍內的修士全都粉碎!

「天雷烈火珠!」上空的白髮蒼蒼的道皇一臉凝重的說道,「這等遠古的天雷烈火竟然會在這個地方出現!」

「怎麼回事?!」

而其他人都是愕然和恐懼,還有不少人無比慶幸和後背發涼的看著這一幕!

「哈哈哈哈!什麼聖子,什麼聖女……」而更令人詭異的是,在烈火之中還傳來無比囂張和霸氣,甚至冷笑的嘲謔:

「有我聖荒魔王在此,爾等有什麼狗屁資格談聖體?

聖子通通給我抽皮拔筋,給我當提鞋小童,聖女通通給我做侍寢奴婢,給我當丫鬟!

哈哈,哈哈,我聖荒魔王無敵!哈哈!」

「聖荒魔王!!!」

烈火附近的修士猛然大驚失色,齊齊的恐慌無比的飛馳逃離!

而天上的幾大聖地的大佬齊齊的臉色難堪至極,暴怒不已!

聖子和聖女反倒是一臉淡定和從容,蔑視的看著身下的火焰,其中竟然還有一個身影毫髮無損的站立著。

「聖荒魔王?呵呵……有趣,有趣,」浮山聖子嘴角勾笑。

「嘿嘿……我正想和這個聖體大戰,沒想到自己送上門來。」蓬萊聖子嘴角裂開,興奮無比,一副戰意盎然之色!

而帶著面紗的瑤池聖女看不清神色,不過從她的容貌上來看,沒有什麼變化,好像一切都跟它沒什麼關係。

萌寶成雙,總裁爹地請接招 反倒是曦靈聖女,那水靈的雙眼中露出十分有趣的眼光,整個臉龐的美艷簡直令人間至美的東西都黯然失色!

她的臉龐好像能擠出水來一樣,幽美、白嫩,還帶一絲的童顏!

有一個詞在拓拔雲天腦海里想了很久,童顏**!

而此時,最為震驚和動容的是楊煙雨,她滿臉憤怒和殺意的死死盯著烈火之中的身影!

她要極力的看穿他是不是顧凌,她要親眼看到他死無葬身之地!

她全然忽略了那些聲音的內容,只記得,聖荒魔王!

(本章完) 此時的顧凌很蒙圈,特別是當一道傳音從自己身邊傳出去的時候,整個人都炸了!

誰認出我來了?還想陷害我?顧凌心中凜然,同時猛然的一驚!

剛才那個青年!

天雷烈火的威力雖然十分強大,但在顧凌釋放荒源和靈氣護體的瞬間,全部都被抵消!

同時也掙脫了腳下的束縛神通!

整個人想也不想的猛然閃雷而出!

然而!

在他的前面猛然出現一道巨大的流光閃動!直接將他的去路封死!

顧凌極為陰沉的暴動荒源加天化之力,全力轟擊而去!

卻只能引起光幕的一絲震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