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1 日

在胡天傲的身旁,那位有著宗玄境實力的老者依然伴隨,雙眼耷拉,對周圍完全不顧,乾枯的臉上沒有絲毫表情。

當看清來人的時候,傅然嘴角掠起一抹幅度,對這位城主之子他可沒有絲毫興趣,但是現在住在王府之中,那麼王義的事情他自然要出手相助,不過是武玄境的小子而已,竟然出手相助靈玄境,這句話若讓外人得知,定然笑掉大牙。

想到此處,傅然突然別頭不著痕迹的掃了一眼賈勇,若是此人到時候有什麼異動,那麼他也不介意試試二品符師到底有何等本事。

胡天傲在所有人的注視下來到二層閣樓上,不知是否有意,竟然臨近傅然等人,而且還投來一個若有所指的笑意。

雖然對胡天傲不太感冒,但是傅然還是忍不住感嘆,拿宗玄境高手做護衛,在這中等城之中,如此張狂的事情恐怕也只有城主才有這等本事了。

半柱香過去,整個會場已經座無虛席,就在此時,一位身穿黑袍的老者無聲出現在會場中央。

「高手!」

在這位老者出現的瞬間,傅然瞬間給對方帶上高帽子,能夠無聲無息的出現在會場之中,恐怕至少也需要宗玄境的實力才能夠做到,當然這都是他的猜測而已。

黑袍老者環視一圈,目光掃過二層閣樓,輕笑一聲,朗聲道:「老夫乃鐵木商會萬勇城分會副會長,名為鐵木鷹,今日這場拍賣將由我來主持。」

鐵木鷹頓了頓,笑道:「直接入正題吧,今日將拍賣十件物品,每一件都極為不凡,那現在開始拍賣第一件。」

聲音落下,一位侍女雙手捧著木盤出現,盤中乃一塊紅色石晶,散發著玄力波動,出現的瞬間,一些心思細膩的人便能夠發現,整個會場的溫度都提升不少。

「這乃火晶,只有火雲豹體內才有一定可能性出現,而這火雲豹乃五階玄獸,而這一塊火晶便出自一頭火雲豹,有著極為龐大的火玄力,而且十分純正,對於修習火屬性玄決的人有極大的幫助,我想也不用我過多介紹,各位應該明白這東西的妙用,起價八萬金幣,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一萬金幣。」鐵木鷹道。

「八萬金幣?太高了吧!」

「你知道什麼,這火晶對於我們來說沒用,一萬金幣也不值,但是這東西對於修習火屬性玄決的人來說,可是至寶啊!」

「十萬金幣!」

「十五萬金幣!」

「十七萬金幣!」

望著下方不斷攀升的價格,傅然也是搖頭,當初他在魯南城購買龍骨的時候,十二萬金幣便將袁季逼退,但是在這裡,十二萬金幣不過是個小數目而已,而且這還僅僅是第一件拍賣品,到後面恐怕將會出現天價。

「二十五萬!」

一位中年叫價,頓時讓那些還蠢蠢欲動的人失望搖頭,二十萬金幣可不是小數目,雖然在這裡有很多人能夠拿得出手,但是這僅僅是第一件拍賣品,沒有必要死拼。

最終這火晶拍賣出二十五萬的價格,鐵木鷹帶著笑意吩咐侍女將第二件拍賣品奉上。

木盤中躺著一張白紙,但是就是在這張白紙出現的瞬間,整個會場的所有人都將視線落在其上,眼中出現精光,即便是傅然也不例外。

「我想各位已經看出來這是什麼東西了,不錯,這是符紋,乃是一個二品符紋。」鐵木鷹介紹道。

當聽聞是二品符紋的時候,不少人都搖頭失望,雖然二品符紋威力不錯,但是最多也只能牽制靈玄境而已,更加重要的是這符紋乃是一次性,大多數人都將符紋留作保命用,但是一個二品符紋能保命么?

「那是二品隨身聚玄符,手法稚嫩,是一位才踏入二品的符師畫出。」在傅然的心中突然響起焚老的聲音。

原本失望的眼神瞬間變化,隨身聚玄符?傅然這東西可是極為有名,有錢也買不到的東西,不想會在這裡出現。

一旦將這個符紋催動,便能夠將周圍的玄力聚集在一起,而且還隨著自身的移動而移動,對於修鍊有著莫大好處,不但如此,若是在遇敵交手中用處這東西,那裡實力將會瞬間提升。

鐵木鷹將所有人的神色收在眼底,也不意外,當初他在聽聞是二品符紋的時候也是如此,不過聚玄符可不同,更何況還是隨身聚玄符。

「這是由當朝小公主所畫,我們會長也花了一番周折才從宮中求得十張而已,這二品隨身聚玄符能夠維持大概半年時間聚而不散,各位出價吧,十萬金幣起拍,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一萬金幣。」鐵木鷹介紹道,他知道,一旦得知是二品隨身聚玄符,會有人出高價的。

「竟然是二品聚玄符? 重生之花開芳菲 二十萬金幣。」雖然只能維持半年,但是也會引來不少人的爭奪,半年之內若是沒有動用,那麼符紙上的符紋便會消散,這跟畫符符師的實力以及符紙有很大的關係

在鐵木鷹聲音落下的時候,立即有人出價,直接將價格提升到二十萬金幣,翻了個倍,然而即便如此,還有不少人目光熱切的望著那張畫有二品聚玄符紋的白紙。

唯有傅然例外,此刻他的所有心神都放在了畫出這個二品聚玄符的符師身上。

「沒有想到她居然還有符師天賦,現在更是二品符師……..真是錯過了一個好媳婦啊!」傅然輕笑。 ?「十歲元玄境,十歲二品符師……果然恐怖啊,難怪帝皇願冒天下大不韙退掉婚事!」

傅然搖頭,這個時候他才明白帝皇當初為何要讓柯立上門退婚,原來這位小公主現在已經有了如此恐怖的實力。

不但具備了元玄境的實力,更是二品符師,其前途無可限量。

「小子,你心不平靜了,第一次出現這樣的情況,跟那二品隨身聚玄符沒什麼關係,你就算心動那東西也不會如此,因為你如果想要聚玄符的話,找我就可以了,那麼讓你心不靜的應該是那位小公主吧!」焚老笑道。

傅然沒有立即回應焚老的問題,微揚頭,似乎望穿空間,看見了一位頂著天才光環的少女。

片刻后,傅然這才道:「焚老,看來你和我都需要努力了啊,不管是因為什麼原因,帝都我都必須去,到時候恐怕還要和那天才小公主交手,在任何對手面前我都能夠輸,但是不能輸給他,輸了,先輩的臉也被我丟完了。」

感到傅然的決心,雖然焚老不知道他與小公主之間的關係,但是也明白這一次傅然是認真了。

「難得看到你小子對一件事這麼有幹勁,那我也不能坐視不管,你可是我的合作夥伴啊…….」焚老笑道。

焚老的話中沒有任何壓力,極為的輕鬆,好似這件事對他來說極為的輕鬆。

「焚老,那天才小公主和我一樣的年紀,而且已經有了元玄境的實力,又能夠畫出聚玄符這等符紋,可不是什麼平庸之輩啊!」傅然忍不住提醒道。

雖然接觸符紋不多,但是聚玄符在符紋之中卻是鼎鼎大名,其恐怖的能力讓無數人為之而瘋狂,但是其難度也不是一般的二品符紋能夠比擬的,小公主能夠畫出也足以說明一些問題。

「小傢伙,我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你身上了,你也得相信我一點吧…….十歲的元玄境,十歲的二品符師,天賦很不錯,即便是在中州也算得上天之驕子,可惜的是她並不是生活在中州,只要他沒有踏出東域一步,我保證五年之內你比她更強,東域符師之中,唯有那兩人能夠讓我看得起而已。」焚老道,言語中全是自信。

傅然點了點頭,他明白焚老的意思,在加爾之中最強的不過是五品符師而已,又能夠將小公主教導到什麼地步,而焚老很明顯至少也是六品符師,兩者之間不過一品只差,但是卻是天與地。

「三十萬金幣!」

一道聲音將傅然拉回拍賣,這由出自小公主的二品隨身聚玄符居然拍賣到三十萬金幣,讓他感嘆符師的特殊。

「三十五萬!」

當有人叫價三十五萬金幣的時候,終於畫上了句號,三十萬金幣已經不算小數目了,即便在場所有人之中能夠拿這麼多金幣的人也不多。

接下來的幾場拍賣讓傅然暗暗咂舌,這些才是大財主啊,第八件拍賣品居然拍出了百萬金幣。

對於這些拍賣品傅然沒有絲毫興趣,唯有那地級玄決能夠引起他的注意,這也是因為王義的關係,不然他也不會關注,有了讓焚老都讚美不已的凌決,一般玄決自然難以入眼。

至少在短時間內不需要其他玄決,玄決能夠讓人提升修鍊速度,也能夠增強實戰能力,但是嚼多不爛的道理他還是明白的,他連凌決都還沒弄明白,自然不會再去修鍊其他玄決,何況他現在身處萬勇城,隨便出手定然會引起他人注意。

「第九件拍賣品!」

在鐵木鷹的一聲招呼之中,侍女將第九件拍賣品奉上,當看清這此拍賣的什麼的時候,不少人都皺起眉頭。

一支筆!

一支黑色的筆,筆桿乃是用獸骨製作而成,至於筆頭,還沒有人能夠看出什麼來,很明顯這是一支符筆。

符筆,沒有足夠實力的符師在畫符的時候都必須藉助之物,分為九品,很少出現在拍賣會上,畢竟符師太少了。

「這是一支三品符筆,距離四品也僅在咫尺而已,筆身乃是用四階玄獸黑貂骨頭製作而成,而筆頭乃是用四階玄獸青雕之羽,足以排在加爾帝國符筆前百,起價百萬金幣,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五萬金幣。」鐵木鷹道。

聲音落下,卻沒有開口,這支符筆很好,但是也得落到符師手中才有用,對於修玄者來說,符筆沒有絲毫用處,而在場的符師也並不多,百萬金幣也讓他們望而止步。

對於傅然來說也是如此,雖說這東西對他有用處,但是已經有了符筆的他自然不再需要符筆,不過對於這個價格,他還是忍不住翻了翻白眼,當初他還認為三品符筆不過數十萬金幣而已,但是沒有想到起價都需要百萬金幣,這還僅僅是三品符筆而已。

就在此時,焚老的聲音突然在傅然心中響起:「小傢伙,這東西不錯,拍下來!」

聞言,傅然沒有立即行動,反而心中問道:「我不是有了符筆么?幹嘛還花冤枉錢拍下這支符筆?」

「你有符筆?哪裡?那是我的符筆,小子,當年我為了這支符筆差點丟掉性命,你可別想從我不花任何代價就從我手中拿走!」焚老沒好氣道。

「我借用,這下行了吧!」傅然無奈搖頭,不過也從這一點看出一些東西,能夠讓焚老這等高手都拚命的符筆,可是不簡單。

「小子,這御炎品級太高,你還無法完全控制,即便是強行使用,也必定畫符失敗,而眼前這支符筆剛好。」焚老解釋道。

傅然點了點頭,剛才焚老開口讓他拍下這支符筆的時候,他便想到這種可能,雖然有些不願花百萬金幣,可這也沒有辦法的事情。

「一百零五萬金幣。」

然而就在傅然即將開口的時候,那不遠處的胡天傲卻突然叫價,將所有人的視線都吸引而去。

「那胡天傲是符師?」傅然別頭向身旁的高泰問道。

「應該不是,從未聽說過那傢伙是符師。」高泰搖頭道。

既然不是,幹嘛要花百萬金幣買這支符筆?

突然,傅然想到什麼,眼角的視線落在賈勇臉上,果然看到一臉貪慾,再看看胡天傲,他大概明白了什麼。

廢材王妃 「一百二十萬金幣。」

他可不管這胡天傲為什麼要拍這支符筆,既然他需要,那便出手,雖然對方是城主之子的身份,底蘊不簡單,但是在論金幣上,他也不懼一個區區城主之子。

聽聞傅然叫價,王義等人皆是投來吃驚的目光,在他們印象中,傅然跟符師可沒有絲毫關係,難道隱藏了符師的身份?

「十歲的符師?」

想到傅然的年紀,王義等人便否決,但是又想起那帝都的小公主現在也不過十歲,但是卻能夠畫出二品隨身聚玄符,這種否決也逐漸動搖。

原本認為手到擒來的符筆,卻突然被人橫插一腳,胡天傲眉頭一皺,當發現叫價之人是傅然的時候,與王義等人相同的想法出現。

「哼!」

冷哼一聲,胡天傲收回視線,一個小鬼而已,居然還和他搶,完全是找死的行為。

「一百五十萬金幣。」

胡天傲再次叫價,直接加價三十萬,讓所有人都倒吸涼氣,這城主之子的胡天傲也太捨得了,居然花一百五十萬購買一支符筆,不過一些知道符筆價位的人也是暗自點頭,一支三品符筆差不多就在這個價格左右。

「一百八十萬金幣。」

傅然眼皮都不動一下,平淡開口,如同這一百八十萬金幣對他來說是小菜一碟一樣。

「你……..」胡天傲變色,沒有想到傅然居然還叫價。

「想拍就繼續出價。」傅然看都不看胡天傲一眼,平淡道。

胡天傲冷哼一聲,不著痕迹的看了一眼賈勇,似乎從後者那裡得到信息一樣,沒有再出手。 ?見傅然不眨眼就拿出一百八十萬金幣拍下這支三品符筆,王義與高泰五人還好,畢竟他們都知道其身份,然而落在趙濱等人眼中卻又是另一回事。

一百八十萬金幣可不是一個小數目,不是什麼人都能夠拿得出手的,在他們一行人之中,恐怕也只有王義有這個能力了。

「一百八十萬金幣買一支三品符筆,有些虧啊!」 驚世帝妃:神醫七小姐 王義輕笑道。

聞言,傅然面帶笑意,眼角的視線掃過胡天傲,道:「這還僅僅前戲而已。」

既然傅然都沒有在意,他王義也不好再多說什麼,視線落在鐵木鷹身上,等待著最後一件拍賣品的出現。

直到這個時候,整個會場的氣氛明顯有些不同,所有人都明白接下來將會出現什麼東西,地級玄決啊,出現的次數可不多,而且何況這次還傳出消息還是地級中等玄決。

地級中等玄決,在萬勇城還是第一次出現,這種級別的玄決一般只有帝都才有可能出現,每一次的出現都會引起不小的轟動。

鐵木鷹環視一圈,輕笑道:「想必在場的各位已經得到了一些消息,不錯,這次最後一件拍賣品乃是地級中等玄決。」

轟!

當鐵木鷹證實的時候,即便是早就得知,但是會場中還是出現騷動,所有人目光火熱,全是貪慾,這等玄決若是到手,實力必將提升一個檔次。

「趕快拿出來瞧瞧!」

「不錯,快點!」

一道道等不急的催促聲響起,見此,鐵木鷹單手一翻,其手中便出現一卷泛黃的獸皮,似乎有著滄桑氣息散發而出。

獸皮出現的瞬間便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然而從表面上看去,沒有絲毫特別之處,但是在場的任何人都明白這東西的珍貴。

「這部玄決名為冥王決,乃是數百年前一位名叫落冥前輩所創,而這位落冥前輩乃輪帝境強者,練至大成甚至有地級高等玄決的威力,當年落冥前輩便是靠著此玄決在東域創下赫赫名聲。」鐵木鷹介紹道。

傅然可不知道落冥是誰,也不管他有什麼本事,此刻他的全部心神都放在了鐵木鷹手中的獸皮上,他知道下一刻這卷獸皮便會引起在場不少人的爭鬥。

「起價兩百萬金幣,每次加價不得低於十萬金幣。」鐵木鷹道。

聲音落下,卻沒有想象中的爭先恐後,因為所有人都明白,即便叫價也是無用,下一刻便會被別人以更高的價格壓下,一時間竟然沒有人沒有叫價,而鐵木鷹也不著急,地級中等玄決這等寶物,可沒有人見到不會心動。

「兩百五十萬。」

天魔弈 不過片刻,終於有人忍不住,開口叫價,傅然尋聲望去,叫價者乃一位中年男子,看其打扮也是頗有家財,然而想要得到這地級中等玄決,恐怕還差了些。

傅然明白,既然有人打破了寧靜,下一刻恐怕便是比拼財力的時候了。

「三百萬。」

「三百四十萬。」

「四百萬。」

果然,不過數個呼吸時間而已,價格便被提升到四百萬程度,令傅然暗暗咂舌,這萬勇城與魯南城比起來,果然不在一個層次。

「五百萬。」

一道帶有傲氣的聲音出現,令所有人的視線望來,而傅然卻是例外,聽聞這聲音的時候,他便知道是誰了,除了那胡天傲之外還有誰?

此刻的胡天傲一副懶散模樣,似乎對那地級玄決毫不在意一般,也似乎剛才那五百萬的叫價並非出自他口一般。

在胡天傲之後,一時間竟然沒有人再開口了,這一點在傅然的預料中,以前者的身份和財力,一般人根本無法比擬,有自知自明的人自然不會再叫價,然而也不是所有人都會買他胡天傲的賬。

「五百一十萬。」王義開口道。

聞聲,胡天傲眉頭挑了挑,含有不明意味眼神掃了王義一眼,冷笑一聲,就欲開口,然而卻有人搶先一步。

「六百萬。」

此價一出,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愣,萬勇城所有人都知道胡天傲與王義因為坊市的事情爭鋒相對,胡天傲叫價,王義出價壓制在所有人看來是極為正常的事情,此刻就算對玄決有想法的人也要避開,沒有想到居然還有人插足。

視線望去,身居二層閣樓的一位中年漢子,面無表情,臉上還有數條恐怖的傷疤,散發出恐怖的氣息,一看就明白是在刀尖上舔血的高手。

「這是疤刀,沒有想到他居然都出現了,剛才竟然沒有發現。」見到此人,高泰低聲驚呼。

傅然神色微凝,在這位中年漢子身上,他感覺到了一種極為恐怖的氣息,這種感覺還是第一次出現,恐怕其實力極為恐怖。

而從高泰的話語還有王義等人的眼神中,傅然都感覺到了對此人的忌憚,即便是那胡天傲,神色也出現細微變化,若是說在萬勇城中有誰讓他忌憚的話,此人便是其中之一。

「他是……」傅然忍不住向高泰詢問。

「他名為刀疤,但是所有人都稱呼他為疤刀,乃是疤刀傭兵團團長,宗玄巔峰實力,一般宗玄境落在他手中唯有落敗的下場,在萬勇城高手之列之中,此人有一席之地。」高泰介紹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